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四集 第八章 东州武林
    “想当初,老子的队伍才开张……”

    怪腔怪调的小曲在镜花大陆更加流行,石爵爷的丰功伟绩人人乐道。传说中,小家丁已变成了三头六臂的绝世怪物,一人独闯水月宗祠,单手击杀三大长老,一脚踏平了皇朝叛乱。

    “嘿、嘿……”

    石诚仰躺在软榻上,享受着两个美丽侍女的细扇凉风,恶奴的眼眸不由迷离陶醉,早巳将逃跑的念头丢在了九霄云外。

    恶奴一边放纵自己的大手,在侍女衣衫内游走,一边又强自压制着自己的阳根,这些美丽的小娘皮全是女皇赏赐的宫女,让他是想吃,又不敢吃。

    美色当前不享用,那会遭天谴地!可是,如果吃了她们,会不会被女皇知道真相?唉……

    欲火与理智几番冲撞,正当侯想不顾一切,扑向几个美丽宫女时,扭着细腰的假女人及时出现,小兔子尖着嗓子,不满地瞪着一群狐狸精,“老大,有人找你。”

    “不见,没空。”

    有美女享受,石诚可不想去与什么狗屁官员周旋。

    小兔子脸带神祕,不退反进,凑到老大耳边道:“老大,可是一个美女哟!”

    “美女?”

    好色的男人本能地跳了起来,走出两步又停了下来,“美女——也不见,让她回去吧,有事上朝见面时再说。”

    水月皇朝里,美丽诱人的女宫女将多了去了,恶奴面对她们却只能处处小心,时间一久,他竟然对当官的美女产生了厌恶之感。

    “老大,那美女可不一样,不是官员,还说是你的——老婆!”

    “啊,老婆!”

    惊声还在原地盘旋,恶奴的身影已嗖的一声冲出了院门。

    老婆?会是纤尘吗?不对,她是朝廷钦犯,八成是玉莹,要么是月媚,嘿、嘿……太好啦,如果是月夫人就更……

    一张张绝色玉容从少年心灵闪现而出,直到这一刹那,迷失在富贵荣华中的少年才蓦然醒悟,原来自己同样深深思念着她们,原来权势并没有让他真正快乐。

    “蹬、蹬!”

    石爵爷冲得又快又猛,短短几十秒之内,他已下定决心,再不让亲亲老婆独自离去。

    “主人,想死奴家啦!”

    石爵爷还未站稳脚步,一片香风已扑鼻而来,一双高挑矫健的长腿凌空一跃,一个雌豹般女人呼的一声扑入了他怀抱。

    “啊,影娘,怎么会是你?”

    石诚抬眼看到的是一张陌生的面容,但嗅到的却是熟悉的味道,看着女人颈部小麦色的肌肤,少年脑海一个几乎被遗忘的角落里,终於浮现出了女杀手的身影。

    “你这没良心的,升官发财了,就想抛弃黄脸婆呀,小心奴家告你御状。”

    女人修长的手臂环住了少年脖子,结实的在男人胸膛上滚动摩擦;一见面,箭女就用百般销魂的本领,轻易就将石诚迷上了床,迷得他分不清东南西北,不知今夕何夕。

    女杀手修长健美的身子骑在了少年腰间,长腿向下一屈,滋的一声,泥泞幽谷野性地吞噬了少年还在发呆的心灵。

    “啊……石头,把你那玩意儿变大一点,快,奴家下面好痒呀,快给……给奴家止痒,喔……”

    石诚为了男人的自尊,奋不顾身向上一顶,百变如意的水之神枪瞬间顶到了女杀手心窝,杀到了她痒处,顶得影娘朱脣一张,大呼小叫,胡言乱语。

    “石头、石头……老公,石头,喔……好……好男人!”

    少年也是欲火上升,两手捏住了影娘结实的,十指无情地蹂躏,幻化出百般荡的形状。

    疼痛与快感同时侵入了影娘脑海,眼波一乱,美人长腿不由自主酥麻发软,恶奴一个翻身就压在了她身上,捞起一条浑圆修长的玉腿,扛在了肩上,随即奋力挺身而入。

    “啪、啪……”

    撞击的声浪一浪高过一浪,脣舌在迷离中追逐,身子在狂野中纠缠,突然,石诚发出了一声闷哼——不是快乐,而是痛苦,影娘竟然一口咬破了他的嘴脣,还疯狂地吮吸着他的鲜血。

    “妈的,贱人,你这疯婆娘,老子你——”

    粗话——让人完全释放的粗话冲口而出,石诚原本还有点怜香惜玉,这一怒,男人的阳根立刻少有地粗壮,轰的一声,又一次全根而入,将影娘插得鲜血进射,尖叫连连。

    “呀——对啦,就是这感觉,喔……石头,你好强!”

    女杀手结实的翘臀刹那紧绷,发梢与脚趾都失去了控制,女人在疼痛中回味着脑海的梦境,满足的美眸涌现强烈的异彩。

    原来,女杀手喜欢——暴力之欢!“叭!”

    恍然大悟的石诚再不客气,抡起巴掌就是一阵抽打,每一掌下去,男人的阳根也会全力上顶一次,每一次,他必会扯下女杀手一根芳草。

    “啊……呀、呀……奥……”

    呻吟与呐喊交织飞舞,疼痛与满足浑然相容,小家丁与女杀手编出了一曲变态之音。

    过后,男人抱着女杀手亲昵私语,影娘虽然满身伤痕,但却一脸艳光,手指一边在石诚胸膛上画圈,一边呢语道:“主人,奴婢不想整日东躲西藏了,你如今已贵为侯爵,一定要帮奴婢回复自由之身,嗯,好吗?”

    石诚对影娘的目的已经隐约猜到,女人虽然有点现实,但男人念及自己也不是君子,一点不满随即烟消云散,大手再次在女人修长狭长的花办上划动起来。

    “嘿、嘿……你是我的女人,当然没问题了;放心吧,如今冷云见到本爵爷也不敢不让道,我明天就进宫为你说情这只是小事一桩。”

    “咯、咯……主人,你真是奴家的英雄,嗯……主人,奴家后面又痒了,来嘛!”

    杀手果然不是普通人,敢主动向石诚挑战的女人还真没几个,但影娘竟然主动像小狗一样趴在了男人身前,还把美臀翘得又高又圆。

    “噗!”

    石诚向后退出了几步,然后无师自通地学会了“百步穿杨”一声勾魂荡魄的撞击,男人阳根猛然了女杀手的菊花。

    “噌!”

    野性妖娆刹那笼罩了箭女身子,翘臀更是艳光四射,臀浪在男人的充塞中无比浑圆翘挺。

    ※※※※※※※“陛下,奴才有事相求。”

    “石头,说吧,朕说过,只要能办到,一定答应你。”

    石诚果然没有食言,见到水月女皇,他立刻跪在御书房内,用最恰当的词彙,说出了为箭女开脱的请求,末了补充道:“陛下,箭女救过奴才一命,她此时又很有悔意,恳请陛下给她戴罪立功的机会。”

    “咯、咯……”

    水无心笑得花容绽放,乱抖,正当石诚以为这小事已经顺利搞定时,变态女皇突然一拍龙案,“大胆石头,竟敢与叛逆勾结,妄图把刺客引入朕身边,来人呀,拖出去,斩!”

    “斩?砍脑袋.”石诚发懵的脑海还未反应过来,两个粗蛮的女兵已一把将他按倒在地,然后拖着石爵爷的双脚,大步拖了出去。

    “陛下,冤枉啊,公主,救命……”

    “母皇,不要!”

    恶奴的保命符闻讯而来,可迎接她的是水无心一脸的歉意,“宝贝,对不起呀,母皇一时冲动,已经把石头砍啦!你看……”

    顺着母亲手指的方向,小公主侧脸一看,正好看到两个刽子手带着一身血腥在远处走过,一人拖着一具无头的屍体,一人则提着血淋淋的脑袋,虽然看不清五官,但那标帜性的怪异短发不是石头,还会是谁?沉默突然来临,一秒、两秒、三秒,小公主眨了眨眼,费力地思考了好一会儿,突然,迟钝公主发出了迟来的惨叫。

    “呀!石头——”

    小公主急切地扑向了头首分家的小家丁,人在半空,她却突然昏倒了过去;水无心轻舒长臂接住了女儿,变态女皇眼中闪过一抹心疼,但更多的却是异样的坚定。

    小公主被迅速送回了寝宫,冷云在一片混乱中出现了,一番低低的耳语,让女皇阴沉的面容终於有所起色,“嗯,冷将军,一切按计画行事,如有意外,你尽可先斩后奏。”

    冷云躬身回应,随即略一犹豫,还是好奇地问道:“陛下,这么多人选,为什么要偏偏选中他,他不会武功,难成大事,而且小公主似乎受了很大打击。”

    水无心变态地冷笑了几声,望着宫外天空道:“正因为这样,朕才必须让他在京城消失,不管如何,决不能让朕的女儿喜欢上一个男人,还是一个废物,朕不立刻杀他,已是看在他对朕有救命之恩:冷将军,你知道最后该怎么做了吧?”

    冰块女将的气息更冷了三分,啪的一声行了一个标准军礼,超越正邪的面容毫无变化,凝声道:“陛下放心,末将明白。”

    冷云大步离去,水月女皇四肢舒展躺回了龙床,随即意念一转,又颁发了一道圣旨,“传朕旨意,任命小兔子为大内总管,即日进宫服侍。”

    石爵爷被斩头的消息一夜间就传遍了京城,前一秒,他还是皇朝红人,下一刻已是刀下亡魂,皇朝官民对这巨大的落差只有慨叹,却没有惊奇,因为这——就是喜怒无常的水月女皇!旧总管的血迹未乾,新总管已走马上任,小兔子比前任更加忠心,为了更好服侍女皇,他不住豪华的总管府,直接搬进了皇宫的下人院子;如此举动,换来了皇朝上下一片“讚誉”之声。

    小兔子平步青云的刹那,正是一辆普通的马车灰溜溜驶出城门瞬间。

    “主人,笑一个嘛,来,吃一粒葡萄。”

    风儿用力吹开了车帘,车内的春色流淌而出,只见一个身高腿长的野性美人儿罗衫半解,正把她天生的葡萄往男人嘴里送。

    勾魂葡萄晶莹鲜红,可那男人却一掌推开,很是烦躁地摆了摆手,“别闹,没心情!”

    女人小麦色的玉脸不退反进,在男人脸颊摩擦不休,玉手还探入男人两腿之间,昵语萦绕道:“主人,你还在生气呀,奴婢又不知道会这样,要不,你狠狠惩罚奴家一顿吧。”

    “小娘皮,你想得倒美,是不是下面又痒了?”

    男人的怒火终於打破了愁云,背对车帘的瘦小身影一转,一张清瘦的脸颊映入了天地之间。

    清瘦脸颊,五官端正,双目时而明亮有神,时而浑浊老实,大口开合之间,小虎牙忽闪忽现——这不是已被砍头的石爵爷吗!脣角一翘,狡猾的气息好似水一样开始蔓延,“死而复生”的石诚一个挺身,了“红颜祸水”的内,一边插,一边忍不住怨气道:“鸡鸡那个东东,老子爵爷当得好好的,就是你这小娘皮,害得老子又要在刀口上讨生活,我插,我插,我插插……”

    车内戏越演越烈,车外景象飞速倒退,丝毫不受一对奸夫妇的影响,那头戴竹笠的车夫的定力还真是不一般。

    石诚的身子在激烈冲撞女人,心神却不由自主飘回了恐怖的“杀头”一幕。

    刀光一闪,一颗活生生的人头在石诚眼前飞过,血箭从脖子里疯狂喷出,可怕的景象远超石诚想像;不待刽子手走过来,小家丁已经扑通一声,当场吓昏。

    等他从虚无的黑暗中找到光明,却发觉自己还在女皇寝宫,心惊胆颤的小家丁环目一扫,女皇变态的背影瞬间映入了他眼帘。

    不待恶奴眼中的迷惑化为声音,女皇首先背向石诚一招手,声音悦耳,没有半点杀气,“石头,过来,你看看这幅地图,能看出什么吗?”

    几张碎片拼凑在一起,陈旧的颜色显示着年代的古老,小家丁小心翼翼看了一眼,随即诧异道:“陛下,这是不是传说中的兵库地图,奴才记得,左边那一角,就是奴才从月家偷来的。”

    “嗯,不错,这就是货真价实的兵库地图.石头,你再看看,这缺了什么?”

    “还缺两个角。”

    地球少年说到这儿,眼中立刻浮现不妙的预感,他知道,自己的美好生活即将终结,肯定又会被这变态婆娘变着法子折磨了。

    “是啊,已经四张了,就缺两个角,真是憾事!”

    水无心果然“不负”石诚所望,赤裸的身子一转,高耸双乳与饱满桃源同时逼向了少年,“石头,你愿意去一趟东州,从武林盟把地图给朕带回来吗?唉,朝野上下,千万人中,只有你侯才是朕唯一的福将呀!”

    侯被女皇的话语感动得泪流满面,心中却是哭爹叫娘,他怎么可能不愿意,恶奴就像赌咒发誓般回应了女皇的“请求”“哈哈……好,石头,你果然是朕的大大忠臣,既然如此,朕就赦免了箭女之罪,并任命她为你的贴身护卫。”

    变态女皇乐得花枝招展,就在石诚准备退下时,她又很是轻描淡写道:“对了,石头,既然已经去了东州,就顺便把那群武林叛逆全部灭掉吧,他们不是准备召开什么武林大会吗?相信以你手段,应该轻而易举。”

    “奴才遵旨!”

    恶奴终於退出了寝宫,离开了变态女皇,脑海的呻吟差一点就冲出了口:呜……鸡鸡那个东东,要老子“顺便”灭掉武林,还真是轻而易举——送死呀!贱婆娘,死变态,早知道,上次就该她!“主人,你在想什么,这么生气?”

    箭女的娇喘呻吟把石诚的思绪从云端唤回,一低头,他这才发觉无意间把箭女当作女皇大干特干,干得女杀手已是眼眸泛白,水流氾滥。

    对身下这正亲密连接的女人,少年总有几分警惕,贼贼一笑,胡认道:“我在想东州武林是个什么模样,为什么陛下拿他们没有办法,嘿嘿……影娘,你整天东溜西窜,应该知道吧。”

    在恶奴不弱反强的猛烈之中,女杀手花办翻飞,但还是清晰地把传说中的“武林”描述了出来。

    自从水无心登基之后,就立志铲平天下男人;皇权之下,个人之力岂能反抗,在残暴变态的镇压下,不想被女人奴役的男人们最后不约而同逃到了同一个地方——东州,一个男人反抗女皇的最后据点,久而久之,也就形成了一个脱离朝廷控制的独特存在——江湖武林!东州既武林,武林既江湖;独特的地形,特殊的民心,让水无心恨得咬牙切齿,偏偏又无可奈何;而武林男人们也不敢踏出东州,时间一久,武林与朝廷之间竟然诞生出一种微妙的平衡。

    “咦,这儿就是东州呀。”

    时光恍然而过,石诚掀开车帘,仰望着那连绵无尽的山脉,他终於体会到了皇朝大军的无奈。

    东州原来就是一个高山包裹的盆地,无论多么强悍的军队,在这儿也摆不出阵形,面对东州地界数万一流武林高手,即使是女战神也曾经慨叹过——天下之大,唯有东州非她所长!

    沉默寡言的车夫似乎没有看到石诚伸出来的脑袋,兀自一挥长鞭,马车灵巧地在悬崖栈道间穿梭,虽然平稳熟练,但依然吓得石诚小心肝儿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地球少年突然想起了一句老家地球村的千古绝句——蜀道难,难於上青天。

    一吐舌头,恶奴瘦小的身形又缩进了车内,不一会儿,车内就响起了从齿缝间飘出的呻吟声,还有忽强忽弱的撞击声,以及箭女那忽快忽慢的解说声。

    经过多年变幻,东州黑白两道,大帮大派就有一百,其中又以梦幻山庄、刀堂、剑阁、玉狐山四大势力为龙头。

    箭女说到这儿,突然一声尖叫,用力夹住了石诚的腰肢,片刻后,带着余韵的话语才继续道:“刀堂千金与梦幻山庄大公子结成了武林侠侣,夫妻恩爱,两家好似一家,势力在东州一直首屈一指;而玉狐山的传人玉面飞龙也与梦幻山庄的千金梦羽衣是未婚夫妻,看来这新一届武林盟主依然会是梦幻山庄庄主梦余恨。”

    “啊!”

    少年身子一震,脑海一亮,刹那浮现出一个绝色窈窕的美女倩影,那仙女脚踏浮云,手舞双袖,头顶一片——金银之光。

    又一次听到贪钱玉女的名字,石诚不由心中发笑,更下意识记住了劳什子玉面飞龙的臭屁外号。

    行行复行行,石诚与箭女边插边聊,一晃就过了好几日,高耸的群山突然消失,少年眼前一宽,一片宽阔的天地扑面而来。

    马车也在这时停了下来,那木头一般的车夫突然变成了冰块儿,“石爵爷,请下车,按计画行事。”

    车门一开,衣衫不整的少年跳下车来,双足一落地,顺势就是躬身一礼,乾笑着对“车夫”道:“冷将军,你就别折煞奴才了,呵、呵……奴才改日一定为将军牵马做蹬。”

    车夫竟然是冷云伪装,难怪虚空突然冷风嗖嗖,冷云冷冰冰地道:“陛下旨意,冷云将全力协助爵爷行事,爵爷有事尽可留下讯号,冷云告辞!”

    “多谢将军给了箭女戴罪立功的机会。”

    女杀手无声无息地出现在石诚身边,脸戴面具,衣衫整齐,话语平静,谁也不会把先前车中发出野性呻吟的女人与此刻这平凡的仆妇联想到一起。

    冷云回身看了看箭女,语气难得有所变化,“箭女,你以后就是石爵爷的影子护卫,切记本将军交给你的任务,如再有差池,休想得到解毒药。”

    马车扬长而去,一个小药瓶凌空扔进了箭女手中,随风传来冷云那超越正邪的玄冰之音。

    “这瓶解药够你俩压制毒性三个月,到时自己回宫向陛下讨赏赐吧。”

    箭女紧张地将解药放入了怀中,石诚却暗地里咧嘴一乐,小虎牙瞬间闪闪发亮:鸡鸡那个东东,又来这一套,嘿、嘿……真是一群白痴。

    站在空旷的野外,石诚贪婪地呼吸着山野的气息,随即小心地试探道:“影娘,如果咱们找人解了毒,你会跟我一起逃吗?”

    “石头,这可是毒医房炼制的独门毒药,除了女皇外,无人可解;况且,这也是报效朝廷的好机会,一旦成功,你又可以升官发财了,咯、咯……咱们干嘛要逃,奴家才不想整日东躲西藏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