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四集 第七章 戏水之狂
    自从石诚发动突袭之后,寝宫外已是一片混战,可惜大内侍卫根本奈何不了强大的老怪物们,地上倒下的大多是侍卫们的屍体。

    石诚与小公主双脚还未站稳,一片剑花已包裹了他们全身,极怒之下,水月长老们不再顾及小公主的死活。

    不知是吓得忘记了武功,还是内息被石诚借走了,迟钝公主反而成了小恶奴的拖累,“石头一脚”虽然踢偏了一把利剑,但另外两把长剑还是刺到了二人咽喉之前。

    千钧一发之际,两把飞爪凌空飞来,内息控制的铁爪一收,火花四射,飞爪锁住了剑刀,险之又险地将石诚与小公主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狡猾家丁脸上喜色充斥,眼中对此却没有半点意外,一记难看的懒驴打滚,他滚出了包围圈,滚到了凭空冒出的——黑月铁骑面前。

    “呜……上将军,不是说好中午就到吗?你怎么迟到了呀?”

    一道平凡的身影排众而出,眼神一闪,天地刹那为之一亮,平凡化为了神奇,水月长老们的心情飞速跌到了谷医。——月无情,怎么会是月无情,不是说她已退隐了吗?战局再没有了悬念,一场狗急跳墙的叛乱被血腥镇压,掉入陷阱的三大长老甚至没有机会后悔,因为他们都被石诚的毒血送进了地府。

    地球少年当然不会救三个老不死,他本也不想救水无心,但看在小公主面上,恶奴还是趁着外面硝烟未退,小跑着冲回了寝宫。

    宫外杀声仍在盘旋,宫内一片血气之中,却出现了靡春色。

    石诚将昏迷的女皇放在了龙床之上,迅速脱掉了自己的裤子,大手急躁地起来;女皇已命悬一线,但他却怎么也弄不出“解药”来,恶奴越是心急,阳根反而越是不争气。

    “石头,你在干什么?玩新游戏吗?”

    众人都在宫门外专心杀敌立功,唯有小公主很有空闲,好奇地跟了进来,看着石诚在那儿“忙活”见惯皇宫风月的少女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反而脱口惊叹道:“哇,石头,你那儿好大呀!嘻、嘻……母皇真傻,还说你是一个天闆呢。”

    少女的嘻笑钻入了少年耳中,一抬头,小公主那柔若无骨的肉感玉体映入了恶奴眼帘,刹那间,只听噌的一声,男人的被苏醒的阳根打得隐隐生疼。

    “公主,快,来帮个忙,再晚你母皇就没救了。”

    一听关乎母亲生命,小公主立刻听话地爬上了龙床,肉感的身子紧紧贴在石诚身旁。

    “公主,用手握住我的,呀,别捏那么重,对了……”

    恶奴爽得神魂飘荡,眼神迷离,深吸一口气后,他才止住了将肉感而又可爱的小公主推倒的冲动,然后哑着嗓音继续指挥道:“再把你母亲的腿分开一点,用手指扳开她的阴脣,嗯,用力点,扳大一点。”

    财运公主小脸不知何时晕红瀰漫,一手握着石诚,一手扳开了母亲,然后呢声问道:“石头,这样够不够大,你能了吗?”

    “轰!”

    纯真的话语,肉感的身子,还是一对美丽母女花,石诚虽然对残暴女皇很感冒,但欲火却依然沖天而起。

    在小公主的“牵引”下,他猛然向前一插,滋的一声,将女皇的瞬间胀成了“O”形,狠狠向乾涩的插去。

    过於强烈的,还有抑制不住的报复之心,让石诚这一插又狠又重,七寸巨物更故意暴长两寸,全根而入的刹那,水无心昏迷的身子也禁不住弹了一弹。

    “啊,流血啦,坏石头,你弄伤母皇了!”

    母女连心果然不假,小公主下意识用力向外拨男人的,却不知道,这样只会弄得石诚更加冲动,弄得水无心受伤更重。

    小公主拼命向外拉,拉到一半,恶奴突然伸手在她小巧而浑圆的上轻轻一捏。

    “啊……”

    石头的手仿彿会妖法,又好似点中了迟钝公主的道,粉嘟嘟的小脸一红,小公主瞬间身子发软,后继无力。

    “啪!”

    抽出一半的硕大阳根又了水无心,一向玩弄男奴的变态女皇,此刻却被恶奴弄得桃源血迹斑斑,红肿不堪。

    鸡鸡那个东东,你这变态婆娘,老子代表天下男人——你!我插、我插、我插插插……

    报复的快感在血色中升腾,石诚站在床边,水月女皇半边身子被拉出了床外,每插一下,男人就会拔下女皇一根芳草,每抽一次,又一根芳草也会飘然落地。

    抽、插,拔毛……恶奴的双手已经不受控制,长久的怨气令他干得凶猛,拔得欢畅,女皇高大丰满的凤体被小奴才插得波动不休,也被恶奴扯得连连弹跳。

    “石头,别拔啦,娘亲下面的毛毛都快被你拔光了,还肿啦!”

    小公主坐在母亲身旁,手足无措,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办。

    “公主,不这样,不能救活陛下,你看,陛下的气色不是好多了吗?”

    水无心毒气瀰漫的脸颊果然多出了一丝艳光,昏迷的女皇在梦中不知生死恐惧,反而发出了销魂梦呓。

    妈的,贱婆娘,这样也能做春梦!如果说天下美女之中,还有石诚不想的人物,那无疑就是身下这变态女皇,虽然正插在又肿又红的桃源之中,但被拔光后,恶奴的却随着而反常下降。

    唉……原来“奸屍”真没乐趣,还奸的是这贱变态的老娘皮,鸡鸡那个东东,糟啦,开始罢工了。

    意外的危机突兀来临,水无心的生机已微弱至极,可是石诚发软的却自行滑了出来;恶奴从没想到过,原来是这么困难的任务,女皇一死,他转眼就会从功臣变成逆贼,死定了!危急关头,狡猾爵爷眼珠一转,郁闷的目光看到了玲珑肉感的小姑娘,少年的欲火噌的一下,终於有了复苏的迹象。

    “公主,过来一点,把衣服脱了吧,这样才能救你娘亲,快呀,陛下要断气了。”

    迟钝公主脑海一乱,小手顿时变成了石诚意念控制下的工具,三两下,粉嘟嘟的娇嫩裸体出现了;不用恶奴指挥,小公主自动像先前那样,握住了石头那带着母亲血丝的阳根。

    男人的再次向上一翘,硬度是够了,但要想迅速火山爆发,这还不够。

    “公主,你下床来,站在我后面,用力推——”

    娇小公主赤身从后抱住了地球男人,浑圆的在男人背上轻轻滚动,光洁无毛的处子贴上了石诚的大腿,肉感的小手扶正了阳根,另一手抵在石诚臀上,用力一推。

    “噗!”

    火热的被小公主推进了她母亲花办之中,刺入女皇刹那,小公主又抱着石头往后一拉,硕大的巨物刮着变态女皇的四壁缓缓后退……

    刺激之火凶猛地袭人了石诚脑海,他一边感受着可爱女儿肉感的身子,一边着变态母亲的饱满,的火山在上百记后,终於在极度的酥麻中轰然爆发。

    也许是地球少年被这异世界的变态病毒所感染,也许他真的对水无心太多怨气,射到一半,足以解除毒性后,他突然抽离而出;一个纵身,恶奴跳上了床,然后闪电般将了水无心丰润朱脣之中。

    一路飞洒,从水月女皇一直洒到了脸上,然后悉数灌入了女皇口中。

    “呃!”

    男人最为迷恋的十几秒酥麻过后,石诚终於发出了满足的呻吟,身子向一旁倒去;不料水月女皇脣舌却自动追了过来,贪婪地又包裹住了依然火热的阳根。

    女皇脑袋一上一下,猛烈地吸吮,让石诚先是吓了好大一跳,然后才呼出一口热气;原来女皇还没醒,这只是她的习惯反应。

    鸡鸡那个东东,果然是一个贱变态的臭娘皮!老子再满足你一次,嘎嘎恶奴的被变态女皇吸吮得又挺又硬,一边大力吸气,一边咧嘴一乐,小虎牙瞬间闪闪发亮,邪恶无比。

    意念一动,玄妙的水之玄功立刻关闭了精门,打开了道,还在女皇口中流动,洪流已经汹涌灌入了她体内,灌得变态女皇咽喉急遽滚动,大口大口的吞嚥着恶奴的洪流。

    “哈哈……”

    女皇的腹部逐渐鼓起,恶奴对这变态婆娘可没有半点留情,直到体内最后一滴液射完,他才愤恨不平的抽出了,低头一看,男人快意恩仇的笑声瞬间充斥了空间。

    太爽了,女皇的肚子已经大成了西瓜模样,那可是他这“低贱男人”的伟大创造,瞬息之间,地球少年心底的怨怼完全得到了发泄,这才从变态回复了正常。

    “公主,咱们要帮你母皇沐浴净身,才能完全排出毒素。”

    石诚这完全是胡扯,他只是不想事后被水无心发现真相,经过几次打击后,他早已对变态女皇有了深深的忌惮与提防。

    恶奴一边把女皇抱入了寝宫浴池,一边眼神一变,恳求的目光好似风雨般包围了财运公主,随即故技重施道:“公主,陛下醒来后,一定会杀奴才的头,你可一定要救奴才一命呀!”

    “嘻、嘻……石头,你救驾有功,母皇怎么会杀你呢?”

    小公主迟钝的思维并不能与恶奴同步,欢喜地为母亲洗着身子,一点也没明白小恶奴真正的意思。

    石诚用力挤压着女皇的腹部,在水之玄功的引导之下,变态婆娘的阴脣猛然一胀一分,水流似箭般喷射而出,看着女皇在自己的洪流,恶奴又一次乐得双肩发抖,虎牙闪烁!女皇腹部回复了平坦柔腻,皇家家丁的手指继续分开了女皇的阴脣,仔细将自己留下的味道洗了个一乾二净,然后突然环手抱住了小公主稚嫩的青春玉体,咬着少女耳垂密语道:“公主,女皇醒来后,你一定要说,是咱俩用假帮她解的毒,不然女皇一定会砍我的头。”

    彩云公主的小脸越来越红,一边闪躲恶奴吹进耳中的热气,一边乖乖点了点头,“嗯,那我就那样说吧;石头,你为什么要骗母皇是天阉呢?”

    “公主,奴才原来真是天阉,只是最近又突然正常了。”

    这样的谎话也只有小公主会信以为真,迟钝少女甚至好奇地将男人阳根从水中捞起,瞪大美眸凑了上去。

    少女的幽香冲入了阳根,又冲入了少年鼻翼,平和的池水猛然波澜一荡,石诚两手同时抓住了小公主盈盈一握的浑圆,十指轻柔地推动乳浪。

    “公主,你能另外再救奴才一次吗?”

    不待小公主回应,恶奴已突然一脸痛苦道:“奴才吸出了陛内的毒气,但毒气却留在了奴才的那儿,只有公主你能救奴才,啊……要毒发了,快吸呀!”

    “你也中毒了,啊,别怕,我救你!”

    小公主脱口而出,过了几秒,这才猛然反应过来,少女的本能让她从浅水中跳了起来,惊叫道:“石头,你让我用嘴给你吸,这……唔!”

    肉感少女话音未完,一根火热的巨物已突然充塞了她小嘴每一寸空间,洗净的依然充斥着男人的味道,瞬间把小公主熏得晕晕乎乎。

    少女的可爱让石诚喜欢,少女的肉感又让他兴奋,少年终於明白,原来自己也有点变态,小公主越天真可爱,他玩弄起来越火热刺激。

    抱住小公主的苹果小脸,恶奴开始了轻轻的,动作虽然轻微,小公主也没有什么配合,比起她母亲的技术差远了,可是恶奴的感觉却美妙了数十倍。

    处子的青涩,青春的稚嫩,还有那特别的柔腻性感,当纯真小公主下意识伸出香舌,在阳根圆头上轻轻一舔时,身经百战的男人竟然当场丢盔弃甲,败得一塌糊涂。

    男人的灵魂刹那间炸成了万千碎片,奔腾的摧毁了闸门,直接冲入了未来女皇、当今公主的粉嫩小嘴之中。

    “唔……唔……”

    咿唔之声从阳根与小嘴的缝隙间钻出,一缕白色的痕流过嘴角,滑到了少女之上,但更多的却被小公主吞了进去。

    “扑通!”

    男人在心灵与的双重极乐中摔落水中,小公主则站了起来,香舌在脣边一卷,将最后一滴白色液体舔上了舌尖,仔细品味了几下,品嚐得特别认真,特别可爱。

    “呼……”

    天与地,风与水,万物似乎都被这一幕弄得魂摇魄荡,情难自禁。

    香舌终於缩回了小嘴,小公主又思索了几秒,突然一脸慌乱道:“哎呀,石头,我把毒药吃进去了,我会不会也中毒呀?”

    中了毒当然又要解毒,身酥骨软的恶奴猛然眼中二兄,目光如电,射向了小公主桃源禁地的美丽花蕾,一想到花朵将在他灌溉下绽放,少年就像绝世高手般一跃而起。

    纯真的少女岂能抵挡色狼的诱骗,好在这时女皇的身体出现了动弹,小公主的心思一下转到了母亲身上,连中毒之事也忘了一乾二净。

    少女扑向母亲,恶奴则兔子般向外窜去,冲到门口,他又急忙探回半边身子,又一次对小公主叮咛道:“公主,你可千万要救我呀!”

    半个时辰后,水月女皇终於出现在金銮大殿,丰满高大的身子略显彆扭地坐在了龙座上,圆润的脸颊一怒,掀开了皇朝有史以来最为惊人的大屠杀。

    “杀,给朕杀光水月宗祠的叛逆,一个不留。”

    曾经崇高的圣地一夜间被摧为了废墟,水月长老们虽然一个个功力高深,但奈何已是无头之蛇,只能死的死,逃的逃,水月宗祠就此从世间消失。

    “无情,以前是我听信了小人蛊惑,错怪了你,唉……这次幸亏你洞察先机,不然水月两家的千秋基业就坏在我手里了。”

    御花园中,两个决定天下命运的女人又站在了一起。

    水无心一生之中难得自我检讨了一次,随即话锋一转,凝视着上将军眼眸道:“无情,回来吧,三军上下还是需要你坐镇的。”

    月无情平静地回应着水月女皇的目光,她比任何人都明白水无心的性格,先别说这话有几分是真,即便此刻是真,也只是“此刻”而已。

    “无心,你知道,我从小其实更喜欢做菜下棋,打仗那都是被逼的,现在塞外已平,你就让我做一回自己吧。”

    “咯、咯……”

    水无心笑了,笑得比先前灿烂了许多,挽着上将军胳膊,在花草修竹间悠然漫步,“无情,我说不过你,从小到大都一样;好吧,以后有事我再请你出山。”

    月无情与黑月铁骑很快就离开了京城,临走之际,女战神只对恶奴说了一句话,“石头,契约完成,你的命是你自己的了,以后——好自为之!”

    “多谢上将军不杀之恩!”

    石诚俯身一礼,少年眺望的目光充满了佩服,自从迷迷糊糊与月无情订下约定后,直到现在,他才完全明白了月无情的神奇。

    想到这儿,地球少年不由暗自一叹,可惜当皇帝的不是月无情,这老天真会捉弄天下人,不过……嘿、嘿,不这样,也不会有他这恶奴的浑水摸鱼,风光无限!

    随着女官拉长的尾音,恶奴第一次正式踏入厂金銮大殿,从他跨过门槛的刹那,就代表着水月皇朝一位新贵的诞生。

    “石头,你这次又立了大功,要朕如何赏赐,说吧,只要朕能办到,一定答应。”

    “能为陛下效忠,是奴才的光荣,奴才岂敢贪功,还请陛下收回赏赐。”

    满朝文武之中,唯有石爵爷一人不称“下官”而是继续那卑微的“奴才”称呼,这让文武百官不由暗自后悔,对石爵爷的马屁神功佩服得五体投地。

    唉,早知道自己也自称奴才了,看女皇那脸色,笑得多欢畅。

    “咯、咯……石头,你是谦虚,还是害怕呀?”

    水无心下意识向后一靠,龙椅虽然舒服,但火辣辣的却让她立刻弹跳而起,不待恶奴有所反应,变态的长鞭已凌空飞卷。

    “唰、唰!”

    满天碎布纷飞,石诚的锦衣华服变成了丝缕,赤裸的身体更被女皇一鞭卷了过去。一切发生在刹那之间,等文武百官看清变化时,水月女皇已在不停拨弄男人那“出名”的天阉。

    “石头,你真是用假给朕解的毒?”

    少年心中不禁郁闷无比:鸡鸡那个东东,这变态婆娘真可恶,老子救了她,她却非要在这“细节”上纠缠不清。

    “陛下,奴才当时也是一时情急,冒犯了凤体,还望陛下饶奴才一命。”

    变态女皇果然喜怒无常,杀气腾腾转眼变成了风放浪,捏了捏少年,很是遗憾道:“朕什么时候说过要杀你了?唉,如果天下真有那么粗大的就好了。”

    说到这儿,水无心情不自禁双腿一夹,丰满的身子强烈抽搐了一下,颤巍巍的乳浪差一点让小恶奴当场露出原形。

    水无心放开了石头,又突然变得无比威严,尽显皇者气势道:“石头救驾有功,特赐一品侯爵之位,封号——侯,赏金万两,黄十条。”

    丰……侯?十……十条:黄?石爵爷的脑袋立刻晕晕乎乎,竟然连下跪谢恩也忘了个一乾二净。

    “铛——”

    退朝的钟声悠远回荡,女皇在几个俊美男奴簇拥下回转后宫,文武百官则整齐地涌向了——侯!“侯,下官对你的敬仰……”

    恶奴拱手回礼不绝,随即又挺直了瘦小的身板儿,带着万两黄金与十条黄回到了他永远也摆脱不了的大内总管府。

    “老大,你可回来啦,大家快一起鼓掌,热烈欢迎——侯回府。”

    掌声如雷响起,小兔子带着一府奴才整齐地排成了两行,就像迎接祖宗一般将——黄迎进了府中,然后与原来那孤单的一条一起,悬在了中庭大厅之上。

    侯爵只是看了一眼,就被这空前壮观的景象吓得逃窜而去,他随即下定了决心:鸡鸡那个东东,打死老子也不进大厅了,那不是整日待在女人的下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