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四集 第六章 狗急跳墙
    “小人参见石爵爷……”

    “奴婢给爵爷请安……”

    石诚不疾不徐向宫中走去,一路之上各种问安声络绎不绝,踏上青云的地球少年终於真正享受到了人上人的滋味。

    “嘿、嘿……你俩越来越漂亮了!”

    女皇寝宫门口,石诚又遇到了以往蔑视他的两个女官,石爵爷两臂一伸,两女官立刻半跪着为他宽衣解带,对於男人乱动的色手,她们不仅不生气,反而还妩媚一笑。

    地球少年例行为女皇美容后,走出寝宫时,又在几个女官勾了勾,顺手拔下了几根芳草,拔得女官们大呼小叫,风情万种。

    回到总管府,躺在不倒椅内,石爵爷翘着二郎腿,豪兴大发,顺口哼起了小曲:“想当初,老子的队伍才开张,七八个人来,四五条枪……嘎、嘎!”

    走腔走调的小曲飘飘荡荡,传出了府门,传遍了京城,最后意外地成为了镜花大陆最为流行的经典名曲,石爵爷的风采更加无人不知。

    时光一晃,地球少年度过了人生最悠闲、最堕落的几天。这一日,水月女皇带着大内侍卫出宫狩猎去了,石爵爷立刻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彩云宫。

    迟钝公主粉嘟嘟的小脸主动迎了出来,“石头,今儿玩什么?”

    看着小公主肉感的身子,恶奴很想玩“上床”但一想到水月女皇的变态,他立刻色欲全消,忠心地回应道:“公主,今儿玩新鲜好玩的,咱们……”

    “啊,这可是假传圣旨,母皇知道了,会打我的,不行!”

    假圣旨已经通过财运公主的小手递出了宫,可是她现在才反应过来,迟钝得果然可爱,让石诚爱到了骨子里。

    恶奴大展三寸不烂之舌,很快就哄得财运公主双目发亮,玩兴大发,他悬着的心房终於落地,咧嘴一乐,小虎牙瞬间闪闪发亮。

    假圣旨传到了小兔子手中,娘娘腔副总管很快就来到了水月宗祠,一口气念完了圣旨,然后一脸媚笑道:“三位长老,陛下对您们可是尊敬有加,特意命奴才送来了好多礼物,羨慕死奴才了。”

    大长老随意瞟了瞟那几箱礼物,连打开一看的兴趣也没有,衣袖一挥,小兔子立刻自觉地退了出去。

    三个老怪物的目光凑在了一起,三长老脸上的面容充满了怀疑,“水无心为何召咱们去陪她打猎,地点还是——东郊猎场,难道她知道了?咱们不如先下手为强!”

    二长老沉思片刻,摇了摇头,很是肯定道:“我对水无心有了解,她如果知道了,早巳派大军前来,绝不会绕这种圈子;况且,仓促起事,盟友都没有准备,即使杀了水无心,咱们最后也讨不了好,不宜莽撞。”

    一番计议后,大长老最后总结道:“你俩说得都有道理,小心为妙,咱们多带人手去,如果没有异常,就陪水无心玩玩,一旦发觉不对,就——破釜沉舟。”

    三大长老率大批一品长老离去不到十分钟,石诚就来到了阴森森的城堡前。

    守门的老怪物本要阻止,今非昔比小恶奴立刻狐假虎威大吼道:“大瞻,公主千岁想来玩一玩,你们也敢阻挡不成?”

    财运公主配合着小家丁,摆出了公主殿下的威风,一脚踢开了大门,然后小手一挥,大群大内护卫一拥而入。

    留守的普通长老们神色一惊,正要发出危险的信号,小公主的笑声又让他们哭笑不得,“嘻、嘻……现在开始躲猫猫,我与石头一组,你们来捉我们,不许假装找不到哟。”

    小公主拖着大内总管跑进了宗祠深处,水月长老们你眼望我眼,一时间挡也不是,不挡也不是。

    财运公主傻傻地跟着小奴隶乱跑,而石诚心中已是暗自乐开了花:嘿、嘿……等会儿找到那几箱“礼物”再让小公主碰巧打开,看到里面的造反证据,到时老子就可以用来要胁这群老怪物了。

    恶奴虽然已是上流人士,但手段却变得更加下流,竟然先下手为强玩起了诬陷,果然天生狡猾,深谙“上流社会”生存之道。

    “咦,箱子呢?糟啦,这群老怪物把东西转移了。”

    石头在中庭大厅转了好几圈,但却没有找到小兔子送进来的礼物,心绪一沉,意念一动,他牵着小公主向更深的庭院跑去。

    大内侍卫们正在周边假意搜寻主子,几个水月长老则一直盯着小公主与石爵爷的身形,见二人胡乱冲进了一个已经荒废的院子,众长老苦笑的脸颊瞬间阴沉无比。

    几个老头子、老太婆再也顾不得隐藏,立刻从暗中闪出,闪电般扑进了院门。

    “咦!”

    前后相隔只是刹那之间,水月长老们环目一扫,荒芜院落中却没有两个入侵者的身影,老怪物们双目一紧,先天念力如丝飞舞,探测着虚无空间每一寸角落。

    念力扫过,依然没有发现活人的气机,反而在院墙外隐约听到了小公主的笑声;众长老不由同时神色一松,放慢步伐追向了笑声传来的方向。

    笑声忽远忽近,忽快忽慢,不知不觉间,带着一群水月长老兜了好大一圈。

    一会儿过后,一个脾气暴躁的老太婆实在忍不住了,先天内息猛然从足底透入了大地,一刹那就扑入了笑声传出的竹林之中。

    “咦!”

    林中并没有小公主身影,反而惊得一只小鸟惊惶而去。

    另几个老怪物也疾如狂风冲了进来,随即忍不住同声惊叹,“彩云公主的身法好快,难怪能打败火圣女!”

    十几秒过后,小公主的笑声又在远处出现,水月长老们不由哭笑不得,他们这才明白,小公主真是进来躲猫猫的,不过戏弄的不是大内侍卫,而是他们这些老傢伙。

    先前那座荒芜的院子里,一堆枯叶两边一分,两个脑袋带着一身碎层冒了出来,石头一边被灰尘弄得不停打喷嚏,一边又洋洋得意,水之玄功果然妙用无穷,连水月长老们也能骗过。

    “公主,我没骗你,好玩吧!”

    “嘻、嘻……好玩,太好玩了!”

    迟钝公主欢快地拍着肉感小手,兴奋的苹果小脸突然又充满了担心,“石头,他们会不会伤害我的鹦鹉呀,人家教牠说话,可教了好多天。”

    “公主的鹦鹉,他们敢打吗?呵、呵……”

    恶奴拍着胸脯安抚了财运公主,随即目光一跳,落向了蛛网密布的厢门,水月长老们紧张的神色,让他对这荒芜院子充满了好奇。

    进入房内,依然是一片尘封的景象,恶奴东翻西找,却什么也没有找到,小公主虽然不明白小家丁找什么,但也陪着他在灰尘之中玩得不亦乐乎。

    “他娘的,算啦!”

    石诚失望之余,重重一掌拍在了一个柜子上,不仅拍得灰尘沖天,还拍出了一大群蟑螂。

    东郊猎场,水无心诧异地看着意外到来的三大长老,略一询问,变态女皇已经大概明白,“长老切勿生气,都是彩云胡闹,朕这就回宫教训她。”

    水月女皇不仅猜中了真相,还猜到了怂恿女儿胡闹的真凶,水月宗祠可不是寻常地方,女皇不由怒火万丈,纵马就冲回了皇宫。

    “快,回去再说。”

    三大长老也想到了某个恶奴的影子,老傢伙们的预感比水无心更加不妙,更加清晰,内息透人马身,快马四蹄瞬间风驰电掣。

    “哇,蟑螂!”

    小公主一见蟑螂,竟然兴奋无比,高高跃起,然后重若干钧一脚踩下,脚底未落,劲风已将“小强”压成了肉酱。

    “吱呀——”

    小公主踩死了蟑螂,就连墙壁似乎也在为她欢呼,蟑螂惨叫的刹那,一堵墙壁诡异地分成了两半。

    “啊!”

    小公主的惊叫,石诚的欢呼,於半空交会,两人都呆望着墙后那寒光四射的密室空间。

    一会儿过后,石爵爷与小公主突然从暗中冒了出来,不待水月长老们明白过来,他俩又带着大内侍卫离开了水月宗祠,弄得一群老怪物一脸的莫名其妙。

    “公主,快,直接回宫找陛下。”

    石诚紧紧地捂着自己的怀兜,里面装的是意料不到的“好”东西,恶奴一边猛拍马股,一边虎牙闪闪发亮,自我陶醉不已。

    嘿、嘿……老子果然是大大的福将!水月宗祠,你们这群老怪物,就等着给老子舔脚底吧。

    公主与石诚直接冲到了女皇寝宫,这才滚落马下,石诚连气也来不及喘,更没时间脱光衣服,猫腰就冲进了宫门。

    “陛下,大事不好,水月宗祠要叛乱!奴才与公主都亲眼看到了他们私藏的龙袍、玉玺、武器,还有叛乱的诏书!”

    “咯、咯……是吗?”

    水月女皇也是刚回宫不久,一丝不挂的高大凤体回身一转,长鞭突然将石诚卷上了半空,变态女皇毫无预兆地翻睑了,“臭小子,竟敢在朕面前耍把戏,想诬蠛他们,也不知道想个高明的法子,该打!”

    水无心说的是“打”而不是“死”无意之间,泄露了她心中真实的念头。

    “母皇,你误会了,女儿真是亲眼看见……”

    小公主跃身而起,不待母亲答应,先将小石头救了下来。

    水无心烦躁地收回了长鞭,又气又笑的对宝贝女儿道:“彩云,这可不是玩游戏,不要胡闹;咦,宝贝,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快,给母皇看看。”

    “这是女儿在宗祠密室拿的,挺好玩;母皇,你喜欢,女儿改日再去拿一把就是了。”

    小公主乖乖地将精緻好看的短弓递给了水月女皇,她与石诚只知道这弓箭很漂亮,但水月女皇的感觉却不亚於晴天霹雳。

    一运内息,女皇有点凝重地拉开了弓弦,口中喃喃自语道:“破——天——弓,竟然是他们,哼,来人呀,发兵!”

    就在这时,寝宫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喧哗,宫门砰的一声被一个女官的身体撞开,水月大长老带着十余个老怪物踏步而进,老远就怒斥道:“水无心,你身为皇帝,荒无道,如何对得起列祖列宗,还不跪下听读祖训!”

    图穷匕见,狗急跳墙,一道苍黄的圣旨压在了水无心头顶之上。

    “哼,拿着鸡毛当令箭!”

    暴怒之火将水月女皇烤得一脸紫红,长鞭打碎了那讨厌的劳什子祖宗圣旨,女皇暴吼道:“冷将军,诛杀叛逆!”

    冷云应声而现,但冰块女将项上却多了一把利剑,二长老押着冷云走了进来,老脸每一条皱纹似乎都在颤抖,“水无心,从你母亲那一代就打压老身,嘎、嘎……现在该你们倒楣了,跪下吧,老身让你死个全屍。”

    “唰!”

    弓弦声压得皇宫阴暗低沉,几个一品长老一字排开,几张修补好的破天弓对准了水月女皇,而三大长老则联手封锁了女皇逃逸的路线。

    时光在这刹那似乎已经停顿,石诚很想溜之大吉,可是满天杀气却令他举步维艰。

    鸡鸡那个东东,怎么会变成这样?如果真让老怪物成功了,老子不是自掘坟墓吗!不,不行,一定不能让他们成功篡位。

    “大长老,天下兵权都在朕手里,你以为你能坐上皇位?”

    一生最严峻的时刻,水月女皇竟然变得无比冷静,长鞭一摔,她甚至放弃了无谓的反抗,赤裸玉体悠然躺在了龙床之上。

    大长老阴沉一笑,刺耳无比,“水无心,想死的话本座立刻成全你;想活嘛,就乖乖把皇位让给彩云丫头,老身会扶植她成为一代明君。”

    “咯、咯……挟天子以令诸侯,长老果然计画周全呀!”

    水无心在生命与皇位间挣扎了片刻,随即双目神光直射道:“尔等就不怕朕反戈一击?”

    “嘎、嘎……只要你自毁功力,又何惧之有?”

    三大长老齐声冷笑,大长老一边说,一边加强了气机,“本座数到三,你若不答应,就取你母女人头,本座一样可以改朝换代!”

    “一!”

    “二!”

    老太婆还真不含糊,一下就数出了两个数,眼看“三”字就要冲口而出,水无心看了看至今还一脸迷糊的宝贝女儿,不由黯然一叹。

    “且慢,长老且慢,何必两败俱伤呢?”

    小小的石爵爷竟然在这等时刻出声了,一脸贼笑的少年小心翼翼地挪开了一把挡在身前的利剑,然后无比诚恳道:“陛下,大长老,性命重要,请容许奴才出个两全其美的主意。”

    水月宗祠此番逼宫,实属突然,根本没有周密计画,大长老也不想两败俱伤,略一示意,挡住石诚的水月长老这才收回了利剑。

    人微言轻的石爵爷矮着身子,来到女皇与大长老身前一丈之处,双膝一跪道:“陛下,既然是祖训,你就让位给小公主吧,反正也是一家人,肥水不流外人田嘛;大长老,你说对吧?呵、呵……”

    变态女皇与老太婆都没有开口回答,而是静静地等待着皇家家丁说出真正解决之法。

    恶奴一番废话后,话锋一转道:“陛下如果担心出现意外,大可以——歃血为盟,三位长老都是德高望重之人,相信最为看重誓言,不如就以报应为誓。”

    “这奴才建议不错,老身同意。”

    如果用一个虚无的誓言就能换回大业,三大长老怎有反对之理。

    “哼,你这狗奴才……”

    水无心也明白所谓的誓言只不过是一堆废话,变态女人第一反应就是石头被水月宗祠收买了;第二反应,女皇不得不黯然叹气,这其实也是她的下台阶。

    “呵、呵……陛下,大长老,那你们稍等,奴才这就给你们准备仪式。”

    石诚小跑着忙碌起来,在一把把寒光闪烁的利剑下,地球少年上演着有点莫名其妙的独角戏。

    几支檀香,一个案几,还有一大碗冷茶——水月皇朝立国以来最简单的仪式迅速开始,恶奴刚要把大碗端到众人面前,一个水月长老却一挥手,将碗抢了过去,仔细检查了好一会儿,才将其递还了石诚。

    “小兔崽子,老身还以为你想下毒呢,怎么,现在才想着讨好呀?嘎、嘎……”

    二长老得意地嘲讽了石头一番,然后第一个划破手指,将一滴鲜血洒了进去;三长老滴血过后,大碗一转,来到了女皇面前,变态女皇略一迟疑,也将指尖在刀刀划了一下。

    “大长老,您老乃万金之躯,就让奴才为你代劳吧,奴才对你的忠心好比那火山爆发,一发不可收拾;又好似皇朝日月,日日月月,永不坠落……”

    听着熟悉的马屁声,水无心的怒火差点火山爆发,奈何形势比人强,变态女皇只得把头一扭,齿缝间进出了三个字,“狗、奴、才!”

    女皇越生气,大长老越快乐,刹那之间,老太婆改变了杀石头的主意,她要留着小奴才,专门用来气水无心。

    “嘎、嘎……石头,老身还真有点喜欢你了,行,你就代老身滴血吧!”

    “谢大长老,祝大长老万岁、万岁,万万岁!”

    恶奴无比忠心地将手指划出了一个大大的口子,看来他表示效忠的决心还真不小。

    “滴答!”

    时光在这一刹那悠然变慢,清晰地看着恶奴的鲜血落入水面,荡漾出层层波纹。

    “陛下,请暍血酒,喝下此酒,陛下以后就不用担心了。”

    水无心双目喷火,长鞭再次滑入掌中,小恶奴可不是傻子,急忙招手道:“公主,你过来陪陛下聊一聊吧,陛下心情不好。”

    “女儿,你不用过来,母皇没事。”

    恶奴的威胁起了作用,水无心立刻喝了一大口。

    “嘎、嘎……”

    三大长老笑了,真正发自心底的笑了,当水无心无奈地交出玉玺之时,她们一一接过血碗,无所谓地暍了一口。

    “啪!”

    玉玺一落,传位诏书正式生效,大长老一挥手,命令道:“来人呀,送太上皇进练功房散功,以后没本座命令,不准她离开房间半步。”

    水无心的脸色青红交加,但看清情势的她却认命无语,就在这刹那,石头又出人意料地出声道:“大长老,刚刚喝过血酒,发过誓,不能这样对待陛下呀!违了誓言,上天会惩罚的!”

    “哈、哈……这蠢货还真好玩!”

    一时间,满屋都是笑声,就连身处绝境的水月女皇也是面容扭曲。

    “啊,报应来了,你们看。”

    石诚突然一脸恐惧地指着大门外的天空,众人笑意充斥的目光自然地随之一动。

    几乎是在众人回头的同一刹那,一道寒光从小家丁袖中射出,那挟持冷云的长老突然砰的一声飞抛而去,在血雾中——死不瞑目。

    异变陡生,众人还在报应与誓言的迷信中发愣,须臾之间,又有四五个水月长老倒地身亡;回复自由的冷云五指一收,将一柄掉落於地的利剑吸入了手中,用惯长刀的皇家女将纵身一跃,剑出刀式,狠狠将一个猝不及防的水月长老劈成了两半。

    血雾满天飞溅,终於刺激了一群老怪物的神经,二长老第一个反应过来,枯瘦的十指好似鸟爪般扑向了最可恨的小家丁,“小贼奴,老身撕了你!”

    “公主,救命啦!”

    一旦被人发觉,恶奴的偷袭就再无用武之地,不等老怪物杀到,他已抱着脑袋冲到了小公主身边,急急地握住了小公主手腕。

    “砰!”

    虚空幻影一闪,“石头一脚”恍如神来之笔,竟然将二长老踢飞在地。

    “啊!”

    昏死的二长老滚到了众人脚下,异变——可以称之为惊天动地的异变立刻映入了众人眼帘。

    “石头一脚”不仅踢飞了二长老,小恶奴还把大长老与三长老同时踩在了脚下,奇怪的是水月女皇也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水月宗祠的老傢伙们听好了,投降不杀,不然一个也别想活。”

    石诚——嚣张的小家丁手舞足蹈,大肆打击着水月长老们的自尊与斗志。

    “杀了他,为大长老报仇!”

    寝宫内,水月宗祠的人数依然占据着优势,而小恶奴也低估了老怪物们的变态思维,转眼之间,胜负已不再重要,造不造反也无所谓了,恶奴反而成了老怪物们的第一目标。

    妈呀,逃命吧!面对汹涌的杀机,石爵爷立刻撤退就跑,藉着小公主传来的功力,他拖着迟钝公主破窗而出,转眼又陷入了一群普通长老的包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