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四集 第四章 各怀机心
    “噢……”

    舒爽的呻吟在房中盘旋,月二小姐一低头,正好看到最为羞人的画面。

    唔……天啦,臭石头竟然分开了她双腿,还用手指把她的媚脣大大地分开,让她的情景无比清晰,一丝不漏地落人了小家丁眼中。

    “哈、哈……”

    美女不仅在眼前小解,而且流的还是他的液;这可是天下男人梦寐以求的月二小姐,怎不让恶奴为之热血沸腾;水流刚一结束,石诚已顺势向上一顶。

    “滋……”

    破浪分水之中,男人的阳根又深深塞入了美人,二人坐在床边,开始了激情狂乱的起伏。

    的撞击声,的呐喊声,床杨的摇晃声,声声交织在一起;酥麻,痠胀,,重生……交欢的快感在二人荡来荡去,的余韵盘旋了好久、好久……

    时间悠然流淌,月光已不舍地离开了这诱人犯罪的空间,突然,一道河东狮吼打破了灵欲合一的完美气息,“臭石头,你竟敢诱奸本小姐,我要杀了你!”

    “二小姐,这不都是为了研究吗?你……你不讲信用!”

    不知是小家丁的委屈起了作用,还是的异样影响了杀气,月媚愣了一愣,美丽的大眼睛眨了眨,突然又杀气全消。

    “嗯,说得也是,那就算啦,不过下次不许不打招呼,不然我就闱了你。”

    小家丁脸上是诚惶诚恐,心中却是乐开了花,嘿、嘿……小娘皮还念着下一次,太爽啦。

    “变态”的对话还未结束,鸡啼之声已穿窗而入,月媚急忙飞跃下床,一边慌乱穿衣,一边自言自语道:“糟啦,要是被师父与娘亲抓到,就惨啦。”

    嗖的一声,月二小姐风风火火破窗而去,恶奴却还在凉风中发呆,她略显不适的丰盈倩影又突兀地飞了回来,站在窗外,很是得意地道:“石头,从今儿起,你就是我的人了;记住,师妹要想碰你,必须经过本小姐同意。”

    “啊!”

    美人已真正离去,石诚却在一片狼藉之中目瞪口呆,一脸无尽的苦笑。

    鸡鸡那个东东,老子成了她的人?这……到底是谁搞定了谁?唉……

    朝阳很快笼罩了大地,日月自然,恆久交替,月氏众女每天闭关练功,随着时间越来越近,天地仿彿突然变得一片凝重,小家丁再也没有机会与美女主人卿卿我我。

    身在将军府,就在上将军眼皮下,欲火闹心的地球少年唯有仰天长叹:“唉……长夜漫漫,孤枕难眠呀!”

    无聊之下,小家丁难得主动来到了皇宫,不料财运公主竟然也在闭关练功,皇家家丁不由暗自一愣,难道小公主真要参加比武?我可是胡说的,不会这样也猜中吧!脚步一转,无所事事的少年又回到了自己的总管府,但木青霞却做得更绝,一句疗伤不能打扰,将他挡在了门外;小兔子倒很是开心地要陪老大解闷,可惜石诚却不敢领娘娘腔手下的情。

    “唉……”

    行走在繁华的京师大街之上,石头突然发觉,自己竟成了孤家寡人,恶奴仰天一叹,随即漫无目的在城内溜达起来。

    狡猾家丁的人生突然变得风平浪静,他无聊地打着哈欠,玩弄着头上的蜘蛛丝,一玩就玩到了万众期待的一日。

    “咚——”

    一声鼓响悠扬飘动,紧接着千面鼓声震天动地,京城的天空瞬间云沉风卷——水月大典来临了。

    皇宫门前的京城广场早已是旌旗招展,三座高达十米的木楼品字而立,广场中间,则是一个比木楼稍矮的宽大祭台,也是庆典最后一个余兴节目——比武擂台。

    水月女皇,上将军,还有宗祠大长老几乎同时来到,三人客套寒暄了几句,又看了看对方身后带着的一千高手亲随,凝重与亢奋同时在他们心中升起,但众人脸上都是毫无半点变化,各自走向了所属的观礼木楼。

    水无心身后自然是文武百官,声势浩大;月无情领着十几个月氏高手走得不疾不徐,稳重如山;一向神祕的水月宗祠这次却几乎是倾巢出动,人数只比女皇一方少一点,所有一品长老一个不落。

    这可是皇朝十年一次的大典,大大热闹的节日,城中百姓自然兴致高昂,有如潮水般涌向了广场,而一个瘦小的身影却与千万人背道而驰。

    “木伯母,咱们是不是再多找点帮手,这点儿人够吗?”

    事到临头,小家丁才开始害怕,他满心期待,却不料木青霞只召来了一二十个江湖高手,还都不是什么大人物。

    毒手天仙对石诚的性格已有所了解,一把抓住了小家丁不进反退的衣领,一边纵身飞跃,一边低声解释道:“高手都去了东州,参加即将召开的武林大会,咱们人手虽然不多,但水月宗祠只是一个空堡,不要怕!”

    石诚随口回答了一声,低头看了看自己离地的双脚,他莫名其妙地心弦发慌,但却找不出不对劲儿的地方。

    广场上,水月宗祠所属的小楼内,三长老隔着屏风向四周一望,然后来到大长老身边道:“没有见到那奴才;首座,那小子狡猾得很,会不会趁机去救水圣女?别忘了,还有一个毒手天仙一直没现身。”

    大长老轻轻品了一口香茶,这才慢条斯理地笑了笑,“陆云天身在东州,区区一个毒手天仙不用担心,咱们好好看戏吧;一切听我命令行事,呵呵……咱们出头的日子该到了!”

    水月女皇也发觉了小家丁的擅离职守,变态女皇望向冷云,冰块女将立刻禀报道:“四城大门都已紧闭,他逃不出去的。”

    女皇一鞭将一个抽得皮开肉绽,怒火稍泄后,她转念想到恶奴身中剧毒,谅他也不敢逃跑,这才又将心思转到了庆典之上。

    女皇的左边就是月氏小楼,月家人也在寻找小家丁,月媚与玉莹都闹着要去抓石诚,闹得众人耳根不静,月夫人自己也是迟疑不决;女战神轻盈一笑,平凡的容颜瞬间光芒万丈,“谁也不得离开广场,违令者,军法处置!”

    军令一出,谁敢不从,月氏上下顿时静得落针可闻。

    “双——一一道道飞爪抓住了水月宗祠的墙头,几十道身影灵巧无声地顺着绳索飞越而上,最为难看,也最为轻松的自然是石诚,恶奴不费一点力,就被木青霞拎进了城堡。

    一切果然正如预料一般,水月宗祠空空如也,比往日还要死寂几分;恶奴立刻精神抖擞,指引众人很快就来到了关闭纤尘的牢门前。

    “纤尘,娘亲来啦!”

    毒手天仙双足一点,丰盈倩影急速跃过了十丈空间,先天内息涌到掌心,灿烂的光芒对准了牢门。

    独特的感应让陆纤尘知道救兵来到,内息被禁的她却是花容失色,惊声大叫,“娘亲、石头,快走,有陷阱!”

    广场上,庆典的祭祀仪式已快结束,女皇的心跳不由加快了几分,久等一刻即将来临时,皇朝第一女人反而有点多想了,“冷将军,你说,朕这般逼上将军,到底是对,还是错?”

    冷云标枪般笔直的身形动也不动,回答依然一平如水,她明白这只是女皇情绪的瞬间波动,并不是真想徵询意见。

    “陛下,不管对与不对,已经到了这一步,不可能再回头。”

    “嗯,那倒是!”

    水月女皇仿彿为自己找到了违背先祖遗训的理由,一边玩弄心爱的长鞭,一边抬眼看向了侧面的月氏小楼,“无情耐性还真好,这么久也不出来照个面,咯、咯……”

    一缕疑惑在笑声中闪现,长鞭一顿,女皇凝视着异常平静的月氏小楼道:“冷将军,过去拜见一下上将军,朕要知道她在做什么?”

    “啊!”

    一道突然的寒光划空而过,一个江湖高手惨叫着摔下了墙头,阴森森的水月宗祠刹那间变成了修罗战场。

    两枝幻影利箭左右夹击,射向了猝不及防的毒手天仙;两箭快如闪电,交会之处就是木青霞凌空身影的落点。

    事出突然,木青霞也不由神色凝重,念力一动,先天内息强行中途改变了方向,让她以违反自然的方式急速向下坠落.偷袭的暗箭从木青霞两鬓射过,两声闷响之中,石粉飞溅,箭身竟然全部射入了石墙之中。江湖美妇躲过了血光之灾,但椭圆的玉脸依然大惊失色,远超常人的阅历让她脱口惊呼道:“啊!破天箭.”一切说来话长,异变只不过在刹那之间,等木青霞飘落地面时,男尊帮帮众已死伤了一半。

    几十道灰色的人影纷纷从暗中闪出,五张破天弓遥遥锁定了木青霞的气机,还有小家丁那闪烁的眼神。

    “杀,一个不留!”

    刺耳的声音仿彿来自九幽地狱,杀气充斥之中,不为世人熟知的水月宗祠显得更加诡异可怕。

    不待敌人出手,毒手天仙抢先垂直跃起,丰满的玉体狂风般凌空一转,一排火龙针扇形射出,还以颜色。

    天下第一暗器在真正主人手中威力又是不同,恶奴看着几个掉下地来的长老屍体,不由恍然大悟:鸡鸡那个东东,原来这玩意儿还需要用内力,难怪老子怎么也按不动第二个按钮。

    火龙针虽然厉害,但毕竟孤掌难鸣,水月箭队的老怪物们也是人老成精,左右一散,几张破天弓逼得木青霞只能左闪右躲,而其余老怪物则用普通弓箭猎杀其余江湖高手。

    箭雨铺天盖地而来,狡猾家丁立刻抱着头向一块假山后冲去,只听劈里啪啦的连串闷响,他跑过之处留下了一大片“枝丫”小家丁与两个帮众同时躲在了假山后,三人不约而同长出一口大气,喘息刚刚出口,石诚心房突然一颤,恍惚间,他不受控制地向侧面一滚。

    “啊——”

    一枝破天箭射穿了山石,石诚躲开了,但两个男尊帮高手却被箭羽钉在了地面。

    破空之声连续而来,危急瞬间,小家丁狡猾灵活的脑筋已不管用,唯有把眼一闭,乾脆把他的生命交给了水之灵觉,恍恍惚惚,左窜右跳,片刻后,石诚竟然鬼帮神助般逃到了牢房门前。

    圣女老婆就在一墙之后,石诚不由心窝一热,重重一脚踢向了牢门。

    “哎哟!”

    牢门纹丝不动,小家丁却抱着脚原地打转;略一凝神,恶奴猛然紧咬小虎牙,瘦小的身板儿反常地冲出了屋簷,他双手抆腰,对着屋顶的箭手就是一顿泼男骂街。

    “鸡鸡那个东东,你们这些老不死,下面都烂掉了的丑八怪,还不给老子下来投降,不然老子把你们的鸡皮全剥掉……”

    “唰!”

    好几枝原本对准木青霞的破天箭猛然转向,水月长老们一生何曾受过这等辱骂,咆哮怒火刹那沖天而起,誓要把可恶的小家丁射成一滩肉酱。

    “石头,小心!”

    毒手天仙趁机跃上了屋顶,冲过了弓箭的威力空间;手握火龙钻的江湖绝色大展神威的同时,心房忍不住剧烈一跳,没有想到石头为了给她解困,竟然不顾自身安危,这怎不让木青霞对小家丁的看法瞬间天翻地覆。

    不用木青霞提醒,石诚早已在对手发箭之前就连滚带爬冲回了屋簷下。

    破天箭如影随形,破空而至;屋簷轰然碎裂,狠狠射穿了小家丁的——家丁帽,然后轰的一声,将内含金铁的牢门射成了碎片。

    “老婆,救命啦!”

    石诚靠着水之玄功又躲过了一劫,先前一点勇气也化为了轻烟,张开双手就从破洞冲了进去,然后又一脸煞白退了回来。

    血雾突然静止,惨叫也好似束缚於虚空,已杀到箭队面前的木青霞黯然一叹,竟然放弃了扭转战局的唯一机会,跃回了地面。

    胜负的天平刹那山倾水泄,完全倒向了宗祠一方。

    陆纤尘从牢房中走出来了,但她颈上却架着一把利剑,一个水月长老阴森森地环视着一干自投罗网的高手,眼中竟然闪现出失望的眼色,刺耳怪笑道:“就你们这些小猫小狗,也想来水月宗祠捣乱!首座有令,格杀勿论,不得耽搁!”

    死亡的阴云刹那笼罩了男尊帮上下的头顶,小家丁更是紧张到大气也不敢出,奇怪的是,在这等时刻,石诚竟然不停抬头望天,嘴中呢喃不断,彷彿在向上天请求救兵。

    “启禀陛下,末将进不了月氏观礼楼,守门军卒说,上将军下了命令,任何人不得喧哗,不准出入。”

    冷云碰了壁,但还是好似一块冰雕一般,水无心则是发丝飞扬,怒气上涌,“哼,好大的架子,朕倒要看看,她们谁敢挡朕的驾。”

    水月女皇大步下楼,走到楼梯口,又微微一顿凝声道:“传令下去,御林军准备,如有不妥,立刻按计画绞杀月氏一族.”“嘎、嘎……好戏上演了!”

    大长老刺耳的怪笑在身周回荡,二长老的目光则从窗缝中紧盯着水无心的脚步,三长老袍袖一挥,老小子也不能抑制心情的激动,“准备发信号,命令箭队出发,不管哪一方先出手,咱们都要帮上一帮。”

    大长老接过了话头,阴森杀气直扑水月女皇,“一会儿开战,让箭队全力射杀水无心,但要留下彩云公主,咱们还要靠她掌控大局。”

    月氏小楼内,响起了玉莹惊慌的叫声,“不好啦,女皇下楼了,看样子是向咱们这儿来的,伯母,怎么办?”

    众女的目光同时转向了月青虹,美妇人的目光则转向了上将军的——座位,月无情竟然不见了!“蹬、蹬!”

    水无心的脚步并不快,也不重,但每一步似乎都踩在了所有人心坎上,一步、两步……百步距离很快就会消失,天下大乱即将来临,功力稍弱者已感到双耳嗡鸣不已。

    惨叫又一次打破了水月宗祠的情势,一个水月长老刚刚张弓搭箭,一只不愠不火的手掌轻轻印在了他背上。

    那功力已达先天之境的箭队长老竟然没有感应到身周空间的变化,直到心脉断裂,他才不敢置信地回头一望,随即死得一脸理所当然,原来是她,死在她手上,一点也不丢人!“嗖!”

    箭手死了,但已满月张开的破天弓还是射出去了,那只修长整洁的手掌再次“缓缓”一拂,动作随意,但那疾如闪电的神箭却被定在了虚空,随即自动凌空一转。

    连串的断裂声不绝於耳,“叛变”的破天箭转眼间就射断了其余几张破天弓弦。天下有什么能断破天神弓,自然是破天神箭啦!异变发生得无声无息,却又是天地变色,水月长老们齐刷刷地看向了那突然冒出来的人影,下一刹那,所有人的斗志瞬间化为了清烟。

    那挟持陆纤尘的长老竟然撒腿就跑,其余老怪物的动作也很是迅速,统一的向宗祠深处逃逸而去。

    不战而屈人之兵,能有如此威力者,整个镜花大陆只有一个人——女战神,月无情!

    轻盈立於屋脊之上,上将军负手而立,既无女人的娇柔,也无男人的粗蛮,超脱男女之别的平凡身影成为了天地的主宰。

    战场的变化验证了传说,跑得慢的几个水月长老还未反应过来,十数道铁炼已凌空飞射,纵横交叉,锁住了他们所有逃避的可能,紧接着,短矛从黑月铁骑手中投出,轻易结束了猎物们的性命。

    “上将军,你终於来啦,吓死奴才了!”

    石诚从发呆的江湖人群中跑了出来,一边拜见月无情,一边给了木青霞母女一个稍后解释的眼神。

    “叛徒,奸细!”

    愤慨之声在几个倖存的男尊帮帮众间流转,水月长老们虽然死的死,逃的逃,但水无情也是他们的敌人,而且还更加强大,众人下意识把死亡的恐惧化为了怒火,宣泄的对象自然是两面三刀的小家丁。

    月无情的目光只在木青霞脸上稍作停留,随即云淡风轻地命令道:“保护木女侠一行离京!”

    黑骑兵离开了马背,功力一点也不比江湖一流高手差,阵形一变,黑月铁骑既像押解,又像护送,把倖存的江湖高手全部夹在了中间。

    木青霞的思绪刹那间百转千回,虽然不明白月无情为何要帮自己,但她却感应到了女战神的诚意,果断地将火龙针放回了袖中,大胆地走入了包围圈。

    陆纤尘跟在了娘亲后面,一行人缓缓离去,月无情果然没有翻脸动手,只是优雅而淡然道:“石头,约定未完,你还不能走。”

    “嘿、嘿……我只是送一送,马上回来。”

    缩在人群里的小家丁讪笑着退了回来,一边敷衍月无情,一边摇手送行,心声玄妙地在水圣女心房响起,“纤尘,我会尽快去找你的,千万不要回来找我,那我更难脱身了。”

    无双纤腰微微一颤,水圣女的心声同样飘入了石诚心窝,“石头,保重,纤尘在江湖等你。”

    心声来来去去,两人早已看不到彼此的身影,等石诚回头一看,除了几个黑骑兵外,月无情也已经消失不见,果然是神出鬼没的女战神。

    “女儿,别想了,咱们走吧!”

    平安出城的木青霞一提马韁,还未四蹄绝尘,美妇人突然一声惊叫,“哎呀,我的火龙钻,哼,臭小子,姑奶奶饶不了你。”

    “嘻、嘻……”

    娘亲的宝贝被坏老公偷走,水圣女反而愁云尽消,抢先纵马冲向了广阔天地。

    飘逸圣女在为情人有了护身符开心,却全然不知情人偷走的可不只是娘亲的宝贝暗器,还有……

    “咯、咯……”

    木青霞也笑了,绝色美妇笑得同样欢欣,眼中悄然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异彩,随即深深潜入了她心灵深处。

    一切就当作一场春梦吧,过了就散了!春梦总能了无痕,恶奴制造的春梦也会随风而逝吗?“大胆,竟敢挡朕,来人呀,拖下去——”

    守在月氏楼前的两个女兵只是来不及闪开,就被水无心立刻安上了杀头大罪。

    “玉莹参见陛下,祝陛下青春永驻,天下无双!”

    关键时刻,小魔女及时出现,当了小家丁的老婆,玉莹竟然也学会了一套马屁之术,拍得水月女皇神色一展,“咯、咯……小丫头,小嘴越来越甜了,这身子也越来越熟了,长得真快!”

    “陛下,玉莹从小到大都特别崇拜你呢。”

    女皇的眼神已有几分火热,男女通吃的目光上下扫视着少女稚嫩的身子,而小魔女却一脸天真,不仅不防,反而还主动挨了上去。

    原来月夫人用的缓兵之计竟然是——美人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