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四集 第三章 欲望实验
    “噗、噗……”

    玉手与阳根摩擦得快又重,月二小姐的妩媚艳丽却在这时隐藏不见,科学女狂人无比的专注,美眸大张,不带半点,凝视着男人阳根的神奇变化。

    石诚感到自己的在发热发胀,欲火一涌,男人大手抓向了奶牛;指尖刚与接触,科学女狂人内息一震,震得少年手骨生疼,“臭小子,别乱动;影响本小姐研究,我就把你这玩意儿切开来研究。”

    石诚从月媚眼中看到了危机,他可不想小鸡鸡真变成小鸡丝,意念一动,阳根猛然一跳,强烈脉动之中,天下第一精喷射而出,直冲屋顶,然后白白浪费在地上。

    “咯、咯……射得真高,石头,咱们再来!”

    处子向前一俯,离阳根圆头只有咫尺距离,月二小姐还故意对着小家丁妖娆一笑,皓齿轻咬朱脣。

    此情此景如此激动人心,石诚双目死死盯着春光半露的,暗地里把牙一咬,他终於下定了决心,虽然已经不用搜寻什么无聊的兵库地图,但恶奴对二小姐的兴趣是不弱反强。

    “二小姐,你知道女人为什么会有快感吗?”

    月媚一边用掌心摩挲男人,一边随口回应道:“为什么?”

    “嘿、嘿……”

    石诚看到了月媚眼中闪现的思绪,他知道,成功已是指手可待,心中乐得贼笑连连,但恶奴的神色却无比严肃,“二小姐,女人会有快感,甚至大呼小叫,那是因为……”

    “说,为什么?臭小子,别吞吞吐吐的!”

    月媚想起了师妹被臭小子插得发狂的一幕,科学美女不由好奇大生,柔腻的玉手抓住春丸,十指齐上,使劲儿挤压着少年的。

    “啊……疼,二小姐,别……别捏,我说就是了。”

    变态世界的女人总会带给石诚痛与快乐,恶奴双目突然灵光闪烁,神祕的气息在深邃的目光与语调中无声瀰漫。

    “!女人会快乐,都因为你们的里面,有一个——。”

    “鸡点?胡说八道,本小姐从小过目不忘,饱览群书,也没听说过有什么东西叫鸡点!臭石头,又想骗我,找死!”

    阳根的声音猛烈加剧,月二小姐说到愤怒之处,突然扶正了阳根,然后一张口,狠狠咬了下去,红脣香舌刹那吞没了男人要害。

    “呀——”

    少年发出了“恐惧”的惊叫,颤抖的声音似乎从齿缝溢出,“啊……二小姐,别……别咬了,呃,饶命啦,断啦,要断啦……”

    石诚越求饶,月媚咬得越欢,二人就像斗法般开始了别样的比赛。

    “二小姐,不许用舌头,噢……你……你再舔,我就……啊……不客气了!”

    见月二小姐的香舌不听劝说,忽轻忽重的在上刮过,石诚的“怒火”终於全面爆发;小家丁发狂地抱住了美人主子的脑袋,拼命向下按去,同时怒吼道:“小娘皮,我给你拼啦——呃!”

    家丁的反抗只是昙花一现,奋力向上挺了不到十下,男人的就轰隆隆喷射而出,全都了二小姐嘴里,灌了满满一大口。

    石诚僵硬的身子缓缓倒回了床榻,月二小姐这时才抬起头来,她竟然没有将吐掉,小口小口地嚥了下去,而且还双眸微闭,仔细记下了其中每一丝滋味。

    “嗯,臭小子,这玩意儿颜色像牛奶,可味道一点也不像哟……”

    美少女香舌在脣角一卷,将最后一滴卷了进去,少年的阳根瞬间直指苍天,而美少女下一句却将他弄得哭笑不得。

    “嗯,我要将这味道记在纸上,石头,今儿就到此为止了。”

    科学女狂人的变态果然不一般,妩媚玉体急速跃向了门外说走就走,石诚怎么抓,也抓不住!

    鸡鸡那个东东,可恶的小娘皮,又要老子自己收拾残局,唉!发泄一半,石头不由难受地长出一口热气,眼珠一转,他不由将报复的意念转向了小娘皮的娘亲;恶奴眼中的亮光一闪即逝,又郁闷地倒回了床榻;自从上将军回府后,月夫人再不给他接近的机会。

    欲求不满的怨气还在室内盘旋,房门突然两边一分,月光下,月二小姐去而复返。

    “石头,鸡点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此时此刻的月媚声调悠长;春风拂动中,发丝飞扬;秋波荡漾下,妩媚绽放。

    石诚使劲眨了眨眼,看到的还是二小姐半解的罗衫,直到极品逼到眼前,小家丁才恍惚大悟:看来是天下第一精生效了,嘿、嘿……竟敢吞下老子的,美人还不自投罗网!处子向下一沉,月媚坐在了赤裸家丁怀中,丰润玉脸嫣红瀰漫,性感朱脣娇喘吁吁,但她的“变态”还是没有丝毫改变。

    “石头,说呀,什么叫鸡点,是不是小鸡鸡一样的小点点?咯、咯……”

    石诚低头一瞄,看到月媚已出现了一团湿痕,他不由对科学女狂人佩服得四体投地,一肢高举。——鸡鸡那个东东,这个时候还不忘科学研究,真乃神人也,恶奴两手齐上,美少女的亵衣艰难地从高耸双峰滑落,衣衫离体的刹那,浓郁的幽香瞬间扑面而来;时光一热,定格了这一唯美的瞬间。

    “轰!”

    一道惊雷在石诚脑海炸开,天地万物瞬间离他远去,唯有处子的肉色与鲜红汹涌起伏。

    呃,果然是月氏,虽然没有月夫人那般饱满柔腻,但却更加挺饱高耸,诱人的正中,草莓一般的娇嫩鲜红,引得石诚垂涎欲滴,当场就一口咬了下去。

    少年的面容沉入了乳浪之中,碰到了滚动的处子乳核,他情不自禁脸颊一斜,拼命追逐,一时间,只见乳浪滚滚,变幻不定。

    月二小姐媚目入丝,但依然没有忘记心中的好奇,妩媚少女一把将小家丁的脑袋从内拔了出来,而石诚的大口舍不得草莓,这么一扯,竟然将拉出了一道销魂的波浪。

    “石头,不许摸下面,啊……快说,什么叫鸡点?”

    春衫离体,丝被落地,石诚的目光又射向了美女主人最后的禁地,大手一边拨弄淡雅芳草,一边随口胡谗道:“鸡点,是女人专门接待男人鸡鸡的小点点,嘿、嘿……小姐真聪明,一下就猜中了。”

    石诚的大手已轻轻剥开了少女刚刚成熟的花苞,指节缓缓在花办间摩擦,他又继续下套道:“想不想知道在哪儿呀?这可是惊世大发现,保证整个镜花大陆都没人知道。”

    “想,我想,石头,快把它找出来!”

    科学女狂人双目发光,一半是欲火在燃烧,一半则是探寻奥妙的兴奋。

    “没问题。小姐,那你先平躺,对了,把枕头垫在下面,再翘高一点儿,来,伸出一根手指,跟着我一起动。”

    月氏二小姐就此被“鸡点”推倒,小家丁不仅伸出手指钻入了美女主人,还让美少女自己也探指而入,双指齐下,玩弄着那开始绽放的桃源花苞。

    两只手指将处子两边分开,前所未有的触觉让月媚的玉体似蛇一般扭动,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躁热更是冲口而出,包围了二人发红的身子。

    恶奴贪婪地呼吸着处子花办的芬芳,中指小心地又深入了一节,然后往外退出一寸,紧接着又深入了两寸。

    “噗!”

    终於,指尖被一层柔软的阻碍挡住了,男人正在犹豫是否要用手指夺取贞节,科学美人却自行往里深入,一边抽动她的手指,一边还奇怪地问道:“石头,我里面怎么会有这玩意儿?这就是鸡点吗?”

    “二小姐,那不是,你别弄破了!”

    关键时刻,男人反而将月二小姐的手指勾了出来,恶奴意念一转,终於正式开始了寻找之旅。

    半截中指弯成了一个小钩,少年一边仔细地在少女中转动、按摩、游走,一边仔细观察着月媚眼中妩媚烟波的变化。

    “呀……痠,好痠呀,胀……又开始胀啦……”

    几十秒钟的搜索后,月二小姐椭圆艳丽的玉脸突然一片绋红,朱脣紧咬,似乎在强忍什么,眼底一片羞涩。

    恶奴何等聪明,少女身子的每一丝反应,都从传人了他手指,又钻入了他脑海,当月媚的桃源紧咬手指刹那,石诚不由心中一喜一愣,想不到火辣性感的月媚原来这么浅。

    “唔……”

    月媚羞窘的呻吟迸射而出,少年闪电般一连十几下“点刺”点得她与又鼓又胀,意冲入了丹田,就连先天内息也没有这般冲力强大。

    “二小姐,你怎么啦,是不是有意呀,想就点头吧,奴才愿意为你服务,嘿、嘿……”

    得意之时,男人的小虎牙不由自主亮出了好色的红光,对於月媚的“无知”地球少年更是乐得心花怒放。

    “不……不是,我才不……啊……不想呢!”

    月媚下意识夹紧了双腿,把石头的色手夹在了腿间,但这丝毫不能阻止意的攀升;恶奴一边继续追问着脸红似血的二小姐,一边疯狂轰炸少女的。

    痠、胀、痒、麻……万般难受的感觉汇集在一起,妩媚少女无意间一低头,竟然看见自己的芳草已是根根直竖,两办媚脣更是前所未有的晶莹肿胀,原本紧闭成一线的玉门如今已好似一张小嘴,羞得少女心房一颤,脊背一麻,一股幽香春潮喷射而出。——啦,高贵的月二小姐啦,在小家丁面前“”啦。

    “唔……”

    月媚羞得脸儿埋入了枕中,片刻之后,科学女狂人又突然本性大发,勇敢地低头一看,“咦,这小便怎么这么奇怪?石头,你刚才弄的地方,就是我的鸡点吗?是不是每一个女人的鸡点都在那儿?她们被这么弄,也会出奇怪的小便吗?”

    “扑通!”

    石诚终於被打败了,经过如此激情的前戏,月二小姐竟然还能这么“清醒”太伤他的自尊了!恶奴狠狠的咬紧了小虎牙,“二小姐,这不是真正的,我的手指不够长,算了吧,咱们改天再研究。”

    恶奴作势要下床撤退,月二小姐不由一翻白眼,摆出主人威风道:“臭石头,你不会换长一点的棍子吗?白痴!不许下床,继续!”

    石诚为难地左右看了看,然后将红光直冒的圆头送到了二小姐面前,很是勉强道:“二小姐,这儿没合适的棍子,我用这棍子弄进去,行不行?”

    “它!”

    月媚的一挺,连绵乳浪随着少女思维一起涌动,眨了眨眼后,她竟然反应了过来,“不……不行!那不是行房吗?娘亲说了,只能与丈夫行房。”

    石诚为难的神色一下变成了不层,悄然激将道:“二小姐,咱们这是探寻,不是行房;你要怕了,那就算了吧。”

    少年话音未落,少女已气愤地躺了下去,两腿一开,自动把阴脣用力分开,“哼,臭石头,插就插吧,本小姐从来没怕过,不就是插一下嘛,快呀,真啰嗦!”

    “小姐,那我来啦……”

    恶奴说话之前,阳根已刺到了花办之间,硕大的在柔腻之中摩了摩,随即缓缓向里一入,等他说完第一句,圆头已经插进了之中。

    柔腻的触感瀰漫而生,石诚眼神一乱,他没有想到,月媚的身子这般丰盈,但却是如此紧窄,夹得他似乎连灵魂也开始收缩,男人全身的感觉瞬间集中在了一点,快感百倍放大。

    “呀……好胀,臭石头,你把我下面戳破了没有?”

    月媚就是那么与众不同,双手撑在床上,强行半坐而起,无比好奇地低头观察着二人“连接”的方寸之间。

    科学女狂人还在继续她特别的研究,石头这时却只有刺激——勾魂蚀骨的刺激,月二小姐看得越仔细,他的动作越是清楚缓慢。

    一寸、两寸、三寸……阳根一寸一寸地,蜜脣花办一点一点的绽放,推进的动作又轻又慢,但推进的快感却恍如闪电,重若雷霆。

    “噢……”

    月媚又咬住了自己的朱脣,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瞬间侵占了她脑海,美少女再难集中精神,不由自主胡言乱语道:“哦……啦,臭小子,你插:本小姐,啊、啊……,不……”

    迷乱的呻吟变成了不满的埋怨,“疼,石头,你弄疼我了,停下!”

    这可是男人最为自豪的瞬间,石诚怎会停下;四寸的阳根先向后一退,月媚的眼眸刚刚有所放松,突然又狠狠向里一插,又快又猛,那冲击的波浪瞬间充斥了少女全身,就连少女脚趾也禁不住仰天翘了起来。

    “呀——”

    月媚突然发出了穿云裂空的惊叫,她只觉身子被瞬间撕成了两半,一低头,只见男人的腹部紧紧抵在了她上,两人之间再无一丝空隙。

    了,全部了,小家丁终於完完全全地夺取了美女主人的贞。

    几秒的哀声很快过去,月媚没有大哭大闹,也没有怒声斥责,而是无比好奇地问道:“石头,找到鸡点了吗?为什么师妹一点也不疼,而我却疼死了?”

    “这……”

    恶奴二十年的人生里,头昏的次数也没有今天多,受不了的少年乾脆不再回答,两手撑床,开始了密集的,一时间,撞击声回荡不休。

    “啪、啪、啪……”

    阳根每一插都是全根而入,每一抽也是又快又重;之间,弄得饱满花办翻进翻出,温润与柔腻包裹少年身心,坚挺与火热则侵略少女灵魂。

    一次猛烈的撞击,月二小姐终於被撞得平躺在床,科学女狂人玉体向上一弓,欢鸣同时撕裂了虚空,“呀!插……插到鸡点了,插到啦……”

    石诚竟然也有了几分“变态”的阳根突然由动化静,少年故意问道:“二小姐,你怎么知道插到了?”

    “唔……”

    羞涩的呻吟低低流淌,窘迫的艳红瀰漫了,月媚风风火火的本性让她又不愿躲藏,强自瞪眼反击道:“笨死了,你插得本小姐又想了,不是插到鸡点,会是什么?”

    “哦,原来是这样,小姐,你真是举一反三呀,佩服、佩服!呵、呵……”

    恶奴咧嘴一乐,他就像诱骗无知少女一般,诱骗着这个变态异界里最有“文化”的绝色千金。

    又是一连上百记,波动震得床嘎吱作响,一次直捣黄龙的耸动,佳人呼的一声,骄傲地沖天而立,颤颤巍巍,摇摇晃晃,好不迷人!“……又啦,石头,你又插中鸡点啦!喔……臭小子,你……你也在呀,还敢在本小姐身子里,讨厌,快抽出来。”

    男人的与女人的春水在中交会,如此酥麻透心的时刻,石诚岂会抽出来,死死抵在美女主人,圆头更是暴长两寸,滚烫的直接射入了花房,在少女生命之中,留下了他一代恶奴不灭的烙印。

    一波精告一段落,但恶奴的邪恶这才刚刚开始。

    意念一动,神奇的水之玄功关闭了精门,打开了道,石诚半软的阳根也不从少女抽出,而是直接水流奔腾,真正在了月媚的里。

    “咦,怎么又来啦,哇,好多呀……”

    溪水奔腾,激流冲撞,恶奴得痛痛快快,小虎牙乐得光芒闪闪。

    哈、哈……太爽啦,把这小娘皮当壶,太爽啦!鸡鸡那个东东,让你这女人打老子,让你欺负老子,让你看不起男人,老子——淹死你!身在女人当道的异世界,平凡的男人终於有了自尊的爆发,水之玄功推动水流凶猛喷射,转眼就将月媚的胀成了气球,好似怀孕美妇一般。

    “啊,石头,别射啦,胀……要胀破啦!”

    男人阳根故意变大了一圈,将少女媚脣胀成了美妙的“O”形,胀得一丝缝隙也没有,令水流只能继续往月媚花房里灌溉。

    “呜……石头,好难受呀,好石头,好老公,你快抽出来吧……”

    关键时刻,月二小姐竟然福至心灵,学着师妹的口吻求饶,微妙的变化果然有效,肆无忌惮的石头心弦一惊,杂乱的脑海终於清醒了几分。

    哎呀,怎么把月媚当成水月女皇那变态婆娘了!月媚对我可不错,不能弄伤了她。

    水流刹那停止,但狡猾恶奴深知美女主人的脾气,知道此时绝不能道歉,随口嬉笑道:“小姐,奴才这是在给你清洁里面,呵、呵……来,我抱你下床,出来就没事了。”

    恶奴随即将美女主人抱入了怀中,轻轻栘到了床边,动作虽然温柔缓慢,但月媚的身子还是忍不住发酥发软,好似怀孕般玉体刹那浮现惊人的艳光。

    “嗯……石头,快呀,要……啦!”

    “啵!”

    最让男人心跳的颤响声中,阳根抽离而出,石诚抱着月二小姐半边身子悬在床边,开始了戏的又一个。

    月媚坐在小家丁怀中,火热的托着她酥软如水的,火热的柱身甚至贴在了她菊花之上,这让美少女怎么能安心小便。

    “嗯,石头,放我下来,我要到屏风后去。”

    “小姐,去干什么?说呀,你不说我怎么放?”

    石诚的大口咬住了美少女耳垂,吮吸片刻后,男人的红舌沿着月媚的脸颊移动,最后,色胆包天的恶奴竟然吻住了主人的朱脣。

    “唔……”

    月媚再没有了研究的精力,所有的理智都被这一吻抹杀,妩媚佳人迷迷糊糊地张开了檀口,任凭小家丁肆虐。

    两舌交缠,灵欲碰撞出灿烂的火花,但这并不能阻止美人的越来越胀;眼看就要在地板上,月媚用力一扭头,甩开了恶奴的追吻,娇喘吁吁道:“,我要去,石头,快放开我,,别咬!”

    小家丁不再回话,而是一低头,大口贪婪地咬住了极品,舌尖灵活地卷动,弹打乳珠,一手激情地揉捏那起伏的乳浪,另一手则开始在美人上推挤。

    酥麻在月媚双乳内炸开,陷入迷乱的月氏美人银牙一开,野性的呻吟冲出了朱脣,玉门一开,哗的一声,男人灌入的水流轰然喷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