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四集 第二章 上将无情
    很快,一盘普通的辣椒土豆丝就出锅了,不等端到桌上,石诚的手指已经伸了过去,一边吃还一边连连点头,大有王婆卖瓜之嫌。

    厨娘也嚐了一小点,超越了上千年的饮食文化当然不一般,吃着果然不一样的香脆土豆丝,平凡的厨娘首次凝视了石诚一眼,“你是府中的下人?没见过呀。”

    石诚瘦小的腰板儿立刻挺得笔直,拍着胸膛,大话顺口就来,“大姐,我可不是普通的下人,告诉你,我可是……上将军身边的第一红人。”

    念及厨娘不可能与上将军有什么密切关系,石诚一边大吃着厨娘做的一桌子佳餚,一边继续大吹大擂,越吹越玄乎,“大姐,告诉你吧,就连上将军也夸我做的菜好吃,不信,你去问问上将军。”

    “哦!”

    厨娘平静的双目终於有了波浪,似笑非笑地看着狼吞虎嚥的少年,“那你说说看,上将军这人怎么样?”

    “唉,你真可怜,连上将军也没见过;告诉你吧,上将军身高八尺,膀阔腰圆,青面獠牙,威风八面,不用出招,只要一吼,敌人百万雄兵都吓得是屁滚流,哈哈……”

    “噗嗤!”

    厨娘终於忍不住笑出声来,上下看了看滔滔不绝的新家丁,随即话锋一转道:“小兄弟,既然上将军都夸你菜做得好,咱们不妨切磋、切磋,这儿有得是材料,要不你炒一盘你说的牛排来试试?”

    “这……”

    石诚在现代其实就会做个蛋炒饭,还是焦糊那一种,好在生在资讯时代,自然好处多多,正所谓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头;眼珠不转,他已计上心来。

    “大姐,我一般不教人的,看在你这人还不错,今儿就教你几招,不过最好的学习是亲自动手,这样吧,我说,你做。”

    二人又站在了灶台旁,开始了别样的教学之旅,少年说三句,总会错一句,但他从不自我反省,还总是哀声叹气道:“唉,大姐,你领悟力不够,朽木呀,朽木!”

    经过几番实验之后,一道异界牛排竟然被二人七拼八凑弄了出来,看着那半生不熟的牛排,厨娘双目不由浮现一缕怀疑。

    “这算什么,在我家乡,有些人只吃五成熟,里面还有血丝呢……”

    少年正在夸夸其谈,不料厨娘冷不丁冒出一句道:“茹毛饮血,原来你是来自原始部落的呀!”

    啊,石诚差一点昏倒,绕来绕去,自己这现代人却变成了野人呵呵……

    “大姐,做这么多,你不吃吗?”

    当石诚肚子圆溜溜地鼓起时,这才看到厨娘基本没有动筷。

    “我只喜欢做菜,不饿。”

    厨娘盈盈一笑,“对了,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什么时候进府的?”

    就在厨娘五官绽放的刹那,石诚突然陷入了“幻觉”之中,眼一眨,他的瞳孔情不自禁放大了几分;怪啦,刚才怎么看到美女了,不对、不对,一定是吃得太饱,思觉失调,这厨娘怎么可能是大美女呢?少年一时陷入了沉思之中,厨娘呼唤他好几次,他才傻傻地回应道:“我叫石诚,大姐可以叫我石头,我是跟随梦城月夫人一起进府的!”

    话音还在厨房内回旋,石诚又忍不住吓了好大一跳,鸡鸡那个东东,见鬼了,老子怎么连真名也说出来了,要知道,这可算是一个大祕密。

    莫名的心慌让少年如坐针毡,随意地与平凡厨娘告了个别,他就要转身离去。

    “吱呀!”

    厨房门在这时由外推开,两个女兵看见石诚微微一愣,随即啪的一声,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弄得小家丁不停眨眼。

    “启禀上将军,边疆有急报,请上将军审阅。”

    “上……上将军?”

    顺着女兵的目光,石诚看到了——“厨娘”几秒后,变成化石的少年轰的一声,又用老套的姿势昏倒过去。

    鸡鸡那个东东,老子当着她的面说她身高八尺,青面獠牙,呜……老天爷,你玩死我啦!

    “师父!咦,石头怎么在这儿?”

    活泼的马尾破空而来,玉莹虽然只是看到了一个倒卧的背影,但石诚就是化成灰,也逃不过她的火眼金睛。

    “莹儿,他就是你说的打不死的沙包呀!嗯,还真有趣;放心,他没事,可能是吃得太饱了。”

    上将军莞尔一笑,瞬间化平凡为神奇,单调的将军府也明亮了几分;玉莹不由一呆,她可很少见师父笑过。

    平静的烛火映照着简单大气的书房,也映照着月无情那忽而平凡,忽而绝色的素颜,还有月青虹的丰满倩影。

    秉烛夜谈自是机密之事,月夫人凝重地道:“将军,要想维持如今现状,看来是不行了,再这样,月家恐怕就会大难临头,咱们不如……”

    “青虹,有些话不可说,我也永远不会做,那样只会害苦天下万民。”

    月无情挥手虚空一挡,挡住了同族姐妹后面的话语,雕塑般玉容一展,露出了她深藏的优雅清灵,“唉,你也知道,我遇到烦心事才会躲进厨房,其实我又何尝不知现今处境,但咱们并不是只有一个办法……”

    烛火微摇,上将军修长的手指在茶水中轻轻一点,随即在桌上写下了四个大字;烛火一跳,月青虹呆了,呆了好久。

    上将军缓缓瞬闭上了双眸,刀削般曲线一收,绝代风华瞬间消失,平凡再次掩盖了神奇。

    石诚就这样见到了传说中杀人如麻的上将军。恶奴从那天起,再也不敢在将军府随便溜达,一想起月无情那双“平和”的眼睛,小家丁就不由暗自发毛。

    鸡鸡那个东东,自己连真名都说出来了,这上将军不会是懂催眠术吧,她会不会已经知道了自己不良的企图?想到这儿,石诚更觉这将军府威严强大,而自己就是那傻头傻脑的笨奸细;绝望爬入了小家丁脑海,就连陪大小魔女玩耍也失去了兴致。

    “石头,你怎么了?不会是被人家打傻了吧?好石头,你就笑一个嘛,最多我不打你啦。”

    小魔女话虽如此,但控制不住的拳头又把石诚变成了流星。

    倒楣家丁还未落地,月媚已横空飞来,把他抢了过去,“石头,姐姐今天出关,走,咱们迎接她去。”

    “月茵,出关?”

    石诚萎靡的心神猛然一振,如果不是月二小姐提起,他差一点忘记了月大小姐这关键人物的存在,恶奴岂会放弃这救命的最后机会。

    紧闭的房门悠然而开,石诚与月媚突然识海一热,恍惚间还以为自己坠入了火海。

    满天灼热来得突然,去得也离奇,刹那之间,天地又回复了风轻云淡,而石诚眼前已多出一个娇弱的西子美人,多出了那双楚楚动人的星辰美眸,还有那被忧伤遮掩的月氏。

    空间异常的变化让石诚心惊肉跳,看来月茵已经怪病痊癒,而且功力大增,如果她比武胜利,自己就会——人头落地。

    石诚以最为诚恳的神色走上前去,“恭喜大小姐出关,呵、呵……小的这就去准备好酒好菜,为大小姐庆贺一番。”

    将军府客院内,一桌酒席很快就摆在了月家母女三人面前,忠心家丁很是积极,跑前跑后忙活了半天,终於在月茵平日爱喝的香茶里下了化功散。

    “石头,这儿没有外人,你也坐下吧。”

    说这话的不是与家丁私通的月夫人,美妇人在人前对小家丁反而很是疏远,也不是直爽的月媚,科学女狂人一向不注意这等细节,而是甚少与石诚讲话的月茵。

    “大小姐,那我就……坐下啦!”

    石诚脸上一片自然,尽力保持着自己平日的行事作风,他一边加强着憨厚气息,一边藉着斟茶的动作,躲开了月茵那让人心动,也让人心慌的西子美眸。

    月茵优雅而随意地看了看石诚的眼神,随即与母亲、妹妹谈起了大典比武之事。

    “女儿,你参加比武,胜算有八九成吧?”

    “咯、咯……以姐姐的功力,年轻一辈谁是她对手?”

    月茵无声一笑,轻柔地端起了茶杯,悦耳天籁细细萦绕,“胜出应该没问题,不过我不会杀死对手的,那太残忍了,这让女儿很是烦恼。”

    “杀死!”

    石诚的瞳孔猛烈受到了刺激,如果用一场胜负来保他小命的话,他绝不会犹豫;但如果用一条人命,还是月茵的命,狡猾家丁开始犯傻了,不由自主追问道:“大小姐,庆典比武,也会死人吗?”

    月夫人以诧异的目光看向了小情人,月媚则撇着小嘴,抢在姐姐之前回答道:=坦是女皇定下的破规矩,比武之前要签下生死状,输者不死在对手手中,也会死在刽子手刀下。”

    石诚耳中立刻一片嗡鸣,他已把水月女皇想得很变态,但直到这时,才发觉自己的想法还是太纯真。

    月茵手中的茶杯缓缓向玉脣接近,小家丁涣散的目光猛然一跳,不由自主伸手道:“大小姐,茶凉了,我给你换一杯去。”

    “不用,这种茶不能喝太烫。”

    “哎呀,糟糕,我想起来了,煮茶用的是髒水,大小姐,不能暍!”

    情急之下,不会武功的少年竟然有出手如电的感觉,但即使是真的闪电,也不见得能击中火之圣女。茶杯轻易从石诚掌下飘过,月茵脣角的微笑依然,但话语却惊得石诚一蹦三尺高。

    “石头,你为什么改变了主意,是心软了,还是想换一种毒药?唉,你怎么忘了,我可能感应到你的想法。”

    “臭小子,你敢下毒!”

    一声河东狮吼,紧接着就见一颗人形流星在天空飞过。

    “砰!”

    大地被流星砸出了深坑,烟尘瀰漫,鼻青脸肿的小家丁躺在坑中,再不想起来。

    鸡鸡那个东东,上天为什么安排一个月茵出现?呜……上了天堂一定要告状,老天爷也不能侵犯个人隐私呀。

    无耻小家丁还在妄想上天堂,一张平凡的面容悠然挡住了他仰天的视线,上将军飘然而来,浅浅一笑,“石头,想不想活命?”

    贪生怕死一向是小家丁的秉性,见机就上也是他的爱好,可石诚此时却一脸心灰意冶,懒懒地一扭头道:“不想!”

    “臭小子,为什么?”

    月媚愤怒的玉脸在石诚头顶挤出了一点空间,月二小姐的眼神说不尽的複杂,随着呼吸时高时低,波涛汹涌,狠狠压迫着恶奴心灵。

    小家丁的精神之火似乎又被点燃,一撇嘴,一腔的怨慰长江大河般奔腾不休,“哼,老子受够了,不想再被人威胁;杀吧,十八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

    “呼……”

    一股劲风咆哮而生,月夫人的手掌比刀更利,比锤更重,撕裂虚空砸向了石诚头顶,“吃里扒外的小贼奴,我成全你!”

    心底那不敢对人言的剧痛,让月青虹人生少有地杀气充斥。

    危急时刻,一只娇弱的玉手挡住了月夫人的内息,“娘亲,石头先前已有悔意,他定有苦衷,咱们不妨听他解释一下。”

    月茵话音未落,又一道娇小的倩影划空而来,李玉莹一把抱住了月无情胳赙,不停摇晃哀求道:“师父,不能杀石头,人家已经……已经……怀了他的孩子啦。”

    众人不约而同身形一震,就连石诚的目光也嗖的一下飞向了少女的肚子,却正好碰上了小魔女对他狡黠的眨眼。

    “莹儿,休要胡闹!你们先行退下,为师自有定论。”

    上将军何等人物,随手一搭玉莹脉搏,立刻拆穿了少女谎言,但她并没有发怒,反而奇怪地将众女赶了出去,独自面对着一头雾水的小家丁。

    几女都停在了院门外,月二小姐一边竖耳偷听,一边似是自言自语,又似好奇追问道:“你们说,师父为什么要单独审讯石头?”

    李玉莹苦着脸想了几秒,突然一蹦三尺高,大张着小嘴惊叫道:“啊,难道师父也与石头有一腿!”

    “璞嗤!”

    月夫人满腔的恨火也挡不住爆笑,就连月茵也乐了,最绝的是月媚的反应,她竟然相信了师妹的猜测,一下子紧张起来。

    “不好,师父要抢石头,我可不是对手,唉……倒楣!”

    紧闭的院门终於打开,月无情闲庭信步,负手而出;众女抬眼一看,竟然看到了好手好脚的石头,而且还一脸的得意。

    月茵深邃的美眸闪过一缕灵光,深深地看了小家丁一眼,随即飘然回到了房间;平静下来的月夫人也大致猜到了原因,与月无情眼神刹那交流,得到肯定的回应后,美妇人恨恨瞪了小家丁一眼,也拂袖而去。

    “石头,不要忘了咱们的约定,你们两个丫头也去练功吧。”

    上将军迈步而去,身着便服的女战神举手投足之间,威仪与优雅浑若天成,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会为之目眩神驰,高山仰止!月媚与玉莹可不会轻易离去,围着小家丁团团打转,好奇不已。

    “石头,师父与你定了什么契约,说呀!”

    “臭小子,还不老实交代,是不是与师父有一腿?”

    石诚竟然也禁受不住小魔女这话的威力,浑身一哆嗦,急忙举手招供道:“两位美女,我招,我立刻招。”

    恶奴眼珠一转,故意压低声调道:“其实也没什么,上将军就是要我教她做菜,还保证不干坏事,她就放过我;哎呀,你们看,天上是什么?”

    两女本能地抬头一看,却什么也没看到,等她们一低头,小家丁已像兔子一样逃得无影无踪。

    石诚的解释太假,两女怎会相信,玉莹也不急着追,两手一叉腰道:“哼,死老公,想骗本小姐,门儿都没有,看我怎么问出真相来。”

    说到这儿,小魔女不忘以示威的眼神瞄了师姐一眼。

    月二小姐向来不是示弱的对象,反击的话语比思绪还快,习惯性地一挺妖娆道:“咯、咯……师妹,我也能问出真相来,而且比你更快。”

    “哼,你休想,一定是我比你快。”

    “那咱们就来睹一赌,看谁赢。咯咯……”

    特别的世界总会出现特别的结果,一个特别的赌约就此诞生了。

    “哈啾!”

    刚刚逃回房间的狡猾家丁猛然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他一边擦满头冷汗,一边下意识咕哝道:“鸡鸡那个东东,老天对老子还算不错,呵、呵……这样也行!”

    真相——到底是什么?

    ※※※※※※※※

    “这真是月氏的兵库地图?你怎样得手的?快说,若有半句假话,人头落地!”

    残影还在十米外晃动,水月女皇的脸庞已飓风般逼到了石诚眼前,鼻尖几乎抵着少年额头,期待的宝贝一下落人手中,变态女皇一时间不敢相信,很是怀疑。

    “奴才就是天大的胆子,也不敢矇骗陛下;这是奴才历经艰险,从月二小姐背上印下来的;如果陛下不信,奴才愿意把头颅送上。”

    石诚说得是斩钉截铁,还首次在女皇面前露出了委屈的表情。

    “嗯,好,做得好!石头,你果然是朕的大大福将,又立了大功一件,对了,记得搞定比武之事。”

    皇家家丁“正常”的反应让女皇龙颜大悦,秀发一荡,突然话锋一转,风无比道:“咯咯……石头,给朕美容吧,嗯,你已经好几天没给朕涂抹精油了。”

    “奴才遵旨!”

    皇家家丁如释重负,也对女皇跳跃的思维大为佩服,鸡鸡那个东东,这变态婆娘真可以,前一秒还要杀老子,下一秒却要老子玩弄她,靠!※※※※※※※※※腰痠背疼的小家丁刚回到将军府,可怜的耳朵立刻被一双小手揪成了九十度,“奸细老公,又到哪儿鬼混去了?嗯,身上还有一股脂粉味,你敢红杏出墙,哼!”

    李玉莹翘着小巧的琼鼻,好似小狗一样围着石诚嗅了一圈,不待恶奴开口狡辩,她更加凶恶地瞪着月牙美眸道:“不讲也可以,那就把师父与你的约定讲出来,不然……”

    “老婆,上将军是怕你守寡,所以给了我改过自新的……啊!”

    机会两个字还未出口,少年已经嗖的一声飞上了天。

    “大胆奸细,还敢胡说八道,看招!”

    玉莹魔女本性大爆发,般攻击,一点也没有留情的意思。

    “扑通!”

    最后,石诚习惯性地跳进了水井之中,这才结束了自己的沙包工作。

    小魔女原本还不想罢手,但上将军的声音却及时隔空飘来,“莹儿,你师姐已经闭关了,还不回房练功;从今儿起,没有为师命令,不许离开练功房。”

    小魔女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月无情板着脸说话,马尾一沉,少女吐了吐小香舌,迅速逃回了房间,难得老实练起功来。

    好一会儿后,地球少年才爬上了井沿,带着一身水渍回到了下人院子,房门刚刚推开一半,一股狂风一把就将小家丁卷了进去。

    “嗯,石头,是谁这么讨厌,竟把你打成这样?”

    正在“闭关”的月二小姐竟然出现在了奴才房中,还明知故问,大肆挑拨石头与师妹的关系;笑脸如花的妖娆美少女一挺双峰,轻易将小家丁的目光勾了过来,“咯、咯……石头,要不你把真相告诉我,我帮你报仇?”

    两女为的是同一目的,不过小魔女用的是拳头威逼,月媚则用色诱,聪明地抓住了小家丁的弱点。

    “这,我……上次已经说过了。”

    石头无比艰难地挪开了目光,然后——砰的一声,被月二小姐扔上了床。

    “石头,湿衣服要尽快换掉,不然会生病,来,我帮你。”

    月二小姐果然好心,风风火火的将小家丁扒了个精光,但她只负责脱,一点也没有为小家丁穿衣的举动。

    “啊,二小姐,你……你要干什么?别……别过来,再过来我要叫啦!”

    小家丁一睑惊恐,抱着被子躲到了床角。

    “咯、咯……叫吧,你叫得再大声,也没有人会听到,师父与娘亲她们都在闭关练功,没人回来救你的。”

    月媚得意地抖动着极品,乳浪翻飞之中,变态美女一把抓住了恶奴的阳根,“石头,说吧,不说的话,我就让你——精尽人亡。”

    话音未落,月二小姐已忍不住开始上下,熟练的“逼供”一旦开始,二人就像吸毒般再难自拔;相隔一段时日后,“实验”终於从梦城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