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四集 第一章 弄月春色
    “臭小子,这有什么犹豫的,当然是救纤尘了!”

    静养於床的木青霞半坐而起,激动的呼吸牵动了内伤,柳眉微蹙,苍白玉脸平添一抹惊心动魄的潮红。

    “伯母,别生气,我当然会救纤尘了。”

    石诚不由自主冲上前去,扶住了江湖美妇,香肩雪肤一人手,少年忍不住心神一荡,十指在薄薄春衫上压出了明显的凹痕。

    暧昧的风儿伺机已久,异样的沉寂又一次突兀来临,石诚虽然松手很快,但美妇的丰腴身子依然颤了一颤。

    让人难熬的十几秒时光后,小家丁还在继续催化暧昧,木青霞则银牙暗咬,强自回复了平静,双目精光闪烁道:“水月庆典之日,大部分水月长老必会出席,到时我会联络附近分舵的高手,突袭他们的老窝,定能救出纤尘。”

    恶奴虽然有心维持空间的异样,但还是禁不住兴奋回应道:“哦,我明白了,青霞的意思是先拖着水月宗祠,然后再来个出其不意,OK,没问题。”

    更加亲密的称呼让江湖美妇身子再次一绷,对於臭小子时不时的奇言怪语,她已见惯不惊,一翻白眼,突然翻脸道:“滚回将军府去,别打扰姑奶奶养伤。”

    地球少年对异界女人的“变态”也是习以为常,呵呵一笑,再次狠狠盯了木青霞半露的一眼,这才快速逃了出去。

    “臭小子!”

    木青霞对着少年的背影追骂了一句,这才低头看了看自己那单薄的亵衣,美妇人不由心房一慌:糟啦,忘了穿外衣,又让这臭小子占便宜了!跨出总管府门槛的刹那,狡猾家丁已经拿定了主意,面对女皇与宗祠的夹击,他唯有一字记之曰——拖,拖到大典之日,救出纤尘,然后靠木青霞之力一走了之。

    对了,在逃跑之前,还是可以执行香艳计画地,嘿嘿……恶奴想到美处,不由咧嘴一乐,小虎牙瞬间闪闪发亮。

    水月宗祠,石诚又来“送礼”了,不过他这一次竟然没有带上迟钝的财运公主,让笑呵呵的三长老诧异地愣了愣。

    狡猾家丁俯身一礼道:“三长老,奴才已经打探出水家比武选手,原来就是彩云公主。”

    “此话可有根据?”

    三长老脸上的笑容更加浓厚,但却笑得石头浑身发冷,恶奴两腿一打颤,但话语却更加肯定道:“这是奴才亲自从小公主口中听来的,她的怪病已痊癒,女皇想让她藉庆典建立威信,小公主正在加紧修练什么神功,听说已快大成了。”

    一想到石诚与彩云公主的特殊关系,三长老终於收回了几分杀气,不待老小子开口,恶奴已自动继续道:“长老放心,奴才一定会将化功散投入公主食物。”

    “哈哈……石兄弟放心,老夫也会照顾好陆姑娘。”

    一对大小狐狸各有心思笑出声来,恶奴成功“拖”住了水月宗祠的老怪物,又把目光转向了水月女皇。

    当水无心的长鞭又要高高举起刹那,狡猾家丁抢先跪了下去。

    “启禀陛下,奴才已经打探到,月家这次会派月茵出战,奴才与梦城月氏关系不错,定能轻易下药,请陛下放心。”

    “哼,那你为何还不动手?”

    长鞭还是挥舞出去了,不过只是撕裂了小家丁的衣襟,并没有一如往常,把石头打得皮开肉绽。

    “陛下,奴才是想,如果提前下手,万一被月氏发觉,奴才掉脑袋事小,月氏换高手坏了陛下大计,那奴才就是死一万次,也对不起陛下呀!”

    恶奴说得是五内如焚,七情上面,终於换来了变态女皇轻轻一点头,“嗯,说得有理,那就按你的意思去办吧;对了,石头,你的气色不错呀。”

    “哎哟,疼死啦!救命……陛下,求你赏赐奴才一粒解药。”

    水月女皇怀疑的目光刚刚扫向皇家家丁,他瘦小的身板儿已突然彊屍般摔倒,片刻前还是满面红光,此刻却是黑气瀰漫,五官扭曲,大颗大颗的汗珠不停冒出。

    “咦,这毒性怎么这么猛,难道毒医房那群蠢才把剂量弄错了?咯、咯……石头,把这粒解药吃了吧,可以管上十日。”

    石诚艰难地吞下药丸,好一会儿后,才回复了正常,恶奴一边谢恩,一边暗地里揉了揉腿根处的淤血。

    鸡鸡那个东东,刚才用力过猛了一点,一不小心把自己的毛毛都扯掉了好几根;臭婆娘,总有一天老子要剃光你的!

    “拖”字诀再次成功,小家丁得意洋洋回到了上将军府,安安心心地开始了他的香艳任务。

    美妙的夜晚在暧昧中降临。

    石诚还未翻窗而出,一个娇小人儿已经一闪而入,残影还在原地颤动,玉莹已把猝不及防的恶奴冲翻在地。

    美人自己投怀送抱,恶奴自然喜出望外,大手刚刚揽住小魔女细腰,不料玉莹却恶狠狠地揪住了他耳朵。

    “臭小子,老实交代,有没有在外拈花惹草?还有,月姨为什么说你是天闱?”

    耳朵被揪成了九十度,可少年却笑得很是灿烂,不答反问道:“老婆,你这儿大了好多呀,嘿、嘿……老公的功劳大吧!”

    以恶奴的狡猾,对付还未出师的小魔女,自是小事一桩,大手熟练地攀上了玉女峰,暧昧地在上轻轻一捏,刁蛮干金瞬间浑身发软,倒在了恶奴身上。

    石诚呼吸一热,小魔女虽然不是第一目标,男人的欲火依然铺天盖地,他连床也来不及上,一个翻身,就地压在了少女娇小而不失曼妙的青春玉体上。

    “唔……”

    大口的灼热覆盖了玉莹小嘴,当火热的红舌追逐丁香的瞬间,玉莹突然由一匹野马变成了小猫,任凭恶奴的大手攀上,随意揉捏。

    一对有情人儿如胶似漆,眼看就要鸳梦重温,水融;不料,房门突然被撞开,一对极品火辣辣地破坏了和谐春色。

    “你们在干什么!好呀,师妹,半夜三更不睡觉,竟然来偷男人;哼,我要代师父教训你。”

    “哼,师姐,那你又来这儿干什么?”

    小魔女毫无惧色跃身而起,气势虽不差,但却半露,微凉,怎也没有罗刹之气。

    历史第无数次重演,两个美女半真半假打斗起来,从屋内打到屋外,又从院子打到了屋顶,巡逻的女兵们苦笑着摇了摇头,继续各干各的工作,而石诚则难受地捂着,他知道,自己今晚又要当孤家寡人了。

    呜……看来应该把两个小娘皮分开,各个击破,不然老子非被憋死不可,更别说查验地图的“伟大”任务了!要想支开很有主见的月二小姐,当然很不容易,好在地球村来的狡猾家丁就是不一样,第二天,他随便一个跨越时代的“发明”轻易就把科学女狂人弄进了实验室里。

    虽然还是大白天,但月二小姐刚走,恶奴立刻钻进了小魔女房间,狡猾家丁在威严将军府的荒生活又翻开了新的一页。

    “啊,坏蛋……又咬人家……”

    马尾已完全散开,野性的发丝在床边凌空晃动,玉莹的月牙美眸刹那蒙上了一层迷离轻雾。

    抚弄娇小玲珑的玉体,吮吸那盈盈一握的稚嫩,享受着自己亲手开发的美丽果实,石诚心中的自豪不可言语,他一边推动乳浪摇晃,一边呢语道:“老婆,想不想念老公的精油呀,嘿、嘿……”

    玉莹敏锐地感应到滚烫的东西抵在了她花办之上,少女心儿一荡,脑海立刻浮现出那最羞人的一幕,也是最让她难忘的一幕。

    少女不由自主向上一顶,娇嫩身子与阳根接触得更加紧贴,那触感瞬间十倍放大,刺入花办的圆头刺得玉莹的呻吟脱口而出。

    得到如此邀请,少年乐得浑身滚烫,顺势重重向前一入,猛然充斥了玉莹的身心。玉门,阴脣,,最后是,一寸、两寸、三寸……男人的一路势如破竹,圆头深深陷入了一团柔腻之中。

    少女的娇嫩不同美妇的饱满,紧窄的夹得男人魂魄发酥,激动的阳根猛然冲破了柔腻的包围,进入了少女的花房。

    “呀——坏蛋……臭小子,你这……啊……大坏蛋!啪!”

    小魔女就是与众不同,身心飘上了青天,但她的怒火却与酥麻分离开来,挥手就在男人背上来了一巴掌,一边打一边骂,芳草稀疏的桃源也猛然重重夹了一下。

    “你这小娘皮,竟敢打老公?反了天了!”

    少年的狠劲儿也上来了,水之神枪调整到最佳大小,连续不断地将美少女花办弄得翻进翻出,一汪又一汪春水四溢流淌。

    “啊!”

    屋外悄然响起半声惊叫,月二小姐热辣的身子紧贴门扉,手捂朱脣,呆呆地看着门内的一幕。天啦,大白天,他们就……唉,晚来了一步,讨厌,就知道这臭小子无事献殷勤,没安好心。

    生气的月媚本要震开房门,就在这一刹那,石诚突然抱着玉莹一滚,换了一个方位,正好把二人的交接之处映入了月媚眼中。

    “啪、啪……”

    狡猾家丁突然由不疾不徐变成了狂风骤雨,每一次都会弄入,每一次抽出,必然会把大半阳根抽离,只留圆头在花办间旋转。

    “唔……”

    呻吟从月媚齿缝间进出,房中的春色更加清晰,她能看到坏石头阳根上的晶莹水色,甚至还能看到师妹的一根芳草缓缓飘落。

    芳心怦怦狂跳,月二小姐在震撼中心弦一变:咦,怪了,自己也与石头玩过实验,为什么没有房中那种气氛,为什么师妹叫得那么大声,还拼命抖动,真是奇怪?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月二小姐竟然还有此等“研究”精神,科学女狂人的名号果然惊天地、泣鬼神。.月媚凝神细看,房中的少年又突然放慢了速度,阳根紧抵玉莹,缓缓旋转起来,转上三五圈,才会突然重重一下。

    狂野转瞬消失,似水柔情悠然流淌,少男少女搂抱着坐在了床上,肢体交缠,脣舌相连,不一样的气氛引来了“科学家”更大的好奇,月二小姐看得更是仔细,不知不觉中,奶牛已经挤压在门屝之上,鼓胀的乳浪压得木门瑟瑟发抖。

    哦!难怪气氛不一样,自己与臭小子没有嘴对嘴,还有,最关键应该是下面的连接,嗯……难道那样真有那么舒服,为什么会那么舒服呢?旧的疑惑消失,新的疑问又连串丛生,月媚圆亮的美眸看得更加专注仔细。

    “呀——”

    房内突然传来一声前所未有的尖叫,玉莹就像八爪鱼一般缠住了石头瘦小的身子,而少年也是咬牙切齿,男人的吼叫首次钻入了月媚耳中。

    天长地久的十几秒过后,玉莹才缓缓回过神来,脸上一片幸福艳光,但小魔女口中依然本性难栘,“臭小子,这么用力,想弄死人家呀。”

    “老婆,刚才不知是谁一个劲儿叫『老公,再用力一点』,嘿嘿……”

    贼笑声中,男人又翻身而上,吓得小魔女嫣红的细脸一片惊慌。

    “不要啦,老公,好老公,人家下面都肿啦,不来啦!”

    “不行!”

    砰的一声,房门被重重推开,高挑妩媚的月二小姐风风火火冲了进来,少女双目异彩瀰漫,很是变态地催促道:“继续,你们快开始呀,我还没看够呢,快呀……”

    “扑通!”

    石诚虽然不意外月媚的出现,但却被科学女狂人认真的话语当场雷倒,先前费尽心机营造的气氛就此破坏一空,更别说一箭双雕的奢望了。

    几秒的尴尬沉寂过后,吓呆了的玉莹突然发出了穿云裂空的尖叫,一边将被单裹在身上,她一边跳了起来,恼羞成怒地扑向了月媚。

    “轰——”

    可怜的屋顶出现了大洞,瓦砾纷飞之中,某个坏蛋家丁惨叫着飞了出去,他这才明白,自己是自作自受,计画虽妙,奈何两个小娘皮太变态,呜……笨死啦!“你们在干什么!”

    威仪的呵斥中止了闹剧,月夫人一手一个,提着两女飞速离去,转身之际,美妇人不忘狠狠瞪了小情人一眼,内息包裹着她酸溜溜的声音,直接在少年耳中响起。

    “臭小子,待会儿再给你算帐,还不快把衣衫穿好,难看死了!”

    机会就这样被意外浪费,石诚虽然还想继续伟大的任务,可惜有了防备的月夫人再不给小奴隶机会。

    美妇人不但命人看守两个“纯真”少女,还将小奴隶叫进自己房中贴身监管;不论石诚怎样找藉口,甚至把她弄得瘫软似水,美妇人就是不改变主意。

    “嗯,石头,你要是……敢动媚儿,我就……啊……真阉了你!”

    豪门美妇双眸似若滴水般妩媚,小家丁虽然知道大半是在吓唬自己,但还是心惊肉跳,一怒之下,把一腔郁闷都发泄在了美妇人前后两处内。

    唉……身为一个平民,还是一个“低贱”的男人,要想在这镜花大陆立身保命,真他娘的难、难、难!“啪、啪……”

    想到这儿,一代恶奴的短发立刻根根直竖,之物威力大增,红光直冒,九寸巨物全根而入,美妇仿彿被戳成了两半。

    满足的呻吟与的撞击持续不断,无双一次次代替红肿的安抚暴动的水之神枪,靡的交欢在美妇主人与狡猾家丁间荡漾不休。

    终於,月夫人的向上一升,惊声的尖叫中,豪门美妇在极乐中昏迷,恶奴眼珠一转,溜入了后院的茅房,准备来一个遁,然后再偷偷潜入二小姐房间偷香窃玉。

    恶奴进去不到十秒钟,茅房门竟然被重重推开,两个女兵肆无忌惮地走了进来,叉腰而立,斜视着一条腿搭在矮墙上的小家丁。

    “嘿、嘿……我们地球村流行这样撒,有益身心健康。”

    狡猾傢伙一脸自然,随即作势要脱下裤子,可惜两女兵一点也没有闪躲的意思,其中一女不层地撇嘴道:“脱呀,快脱呀,男人的玩意儿姑奶奶见多了,要不咱们给你把吧?哼!”

    “不、不……不用,我刚才已经完了,多谢两位美女。”

    异世界的变态再次打败了地球少年的无耻,小家丁又乖乖回到了月夫人房间。

    女皇给的期限一天天过去,石诚虽然不会惧怕什么毒药,但却害怕变态女皇的长鞭,可惜任凭他多么狡猾,依然无计可施。

    这一天,恶奴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懒洋洋地伸展着四肢走出房门,抬眼四望:咦,侍卫到哪儿去了?难道她们不监视老子了吗?太……太不正常了!不妙的预感没来由地钻进了恶奴心中。

    整个将军府显得异常安静,石头走了好大一圈,这才在府门口看到了两个守门女兵,一问,恶奴眼底残余的睡意瞬间吓到了九霄云外。

    “上将军?啊,上将军回来啦!”

    如雷贯耳的名字早已深深刻入了脑海,潜意识之中,心怀不轨的小家丁已对未曾谋面的上将军有了三分惧意,心一慌,他就躲进了皇宫大内。

    他本想寻求女皇的庇护,不料水月女皇竟然也出城十里迎接上将军去了,让狡猾家丁脖子一缩,对镜花大陆的女战神已是七分惧意。

    鸡鸡那个东东,这么强大的人物,老子怎么继续动手脚?※※※※※※※京城外,十里亭,人影密布,鸦雀无声,整个水月朝堂似乎都被搬到了这儿。

    水无心高坐汗血宝马之上,外披玄黄披风,内罩玄黄战甲,头顶王冠灿烂夺目,眉心宝石光华流转,皇者之威直逼天空艳阳。

    地平线突然沙尘翻滚,沙浪好似咆哮怒潮,急遽翻涌而来,当距离文武百官还有;刚之地时,天地就像中了魔咒一般,突然由动化静。

    尘浪缓缓落地,一排排黑色的骑兵出现在百官眼中,黑盔黑甲,黑刀黑马,震慑镜花大陆的黑月铁骑就像一排化石,矗立在大地之边。

    当最后一点烟尘飘落的刹那,一骑战马独自排众而出,不疾不徐向水月女皇踏来。

    同样也是黑盔黑甲,脸戴面具,但万众的目光一下就认出了她,整个水月皇朝,包括塞外各族,能让高山仰视,日月无光者,唯有——上将军月无情一人而已。

    “无情,我等你回京相众这一刻,一等就是十年呀!”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这一次一定陪你聊上三天三夜,把咱们姐妹十年的思念一起聊完。”

    大陆最有力量的两个女人终於近在咫尺,亲密的称呼只在她们彼此间回荡,平和的笑声却令风云变幻。

    石诚在外溜达了半天,下意识走向了城门,当初他连梦城也出不去,更别说这堂堂京师了,几个大内侍卫的身影随便一晃,大内总管立刻跑得比兔子还快,飞快逃回了上将军府。

    将军府上下依然一片冷清,上将军应该还在皇宫,恶奴不由轻松了几分,鸡鸡那个东东,死不死不管了,先把肚子填饱再说。

    还未走近厨房,一阵诱人的香味已飘入了石诚鼻中,少年不由加快了脚步,不打招呼直接推门而入。

    香气环绕之中,一个身着灰色厨裙,瘦瘦高高的厨娘正在灶台边忙碌,对於石诚的出现,她只是回头看了一眼,随即又挥动锅铲,与油烟奋战不休。

    现在还不是吃饭时分,这女人一定也是想偷吃的同行,嘿、嘿……

    心中这样认定,石诚的胆子立刻大了几分,看了看对方那曲线分明、不够娇柔的平凡脸颊,同样平凡的傢伙不由生出了一丝亲切。

    小家丁来到灶台边,一边大吞口水,一边欣赏着厨娘熟练的动作;看了一会儿,地球村的乡巴佬忍不住道:“别慌,土豆丝先放进冷水里泡一泡,再下锅,这样吃起来脆,你们女子吃了还不会长胖,呵、呵……”

    厨娘半天没有理睬陌生人,直到这时才抬起了刀削一般的下颔,看了看石诚的一脸馋相,然后半信半疑地照做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