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三集 第十章 春色重温
    这一天,石诚又溜到了一处墙角,拨开一块石头,毫不犹豫地眼睛凑了上去,好色的大口随即开始自言自语。

    “唉,真可惜,没有美女,那个脸太长,那个腿不够细,咦,那个还不错,就是看不到……”

    “看不到什么?”

    一道幽幽的问话轻轻钻入了石诚脑海。

    “笨,当然是看不到胸——啊!”

    小家丁话到中途戛然而止,身子一抖,眼前瞬间发黑发晕,天啊,完蛋啦。

    一只拳头将色奴送上了天,变成人形的星星,玉莹愤怒地教训色狼,边打遥骂道:“你个大坏蛋,一天就抓住了三次,老实交代,你到底在墙上打了多少洞?”

    人形星星急速下坠,头晕眼花的石诚这次却没有摔在地上,而是摔在了温泉里面,落入了一群裸女之中。

    “咦,男人!”

    几十个女兵齐唰唰地围了上来,围着浴巾的女兵甚至一把扯去了屏障,“上将军不许我们在外奸掳掠,这贱男自己落下来,应该不算犯军规吧?”

    “救命啦——”

    情景是性福的,但少年的叫声却是恐怖的,他眼中已看不到美丑,也变成了狼牙利爪,天啦,原来落入一群女色狼手中是这么的可怕。

    连串嬉笑之中,碎衣布片满天飞舞,等石诚奋力从裸女群中杀出来时,他浑身上下已是一丝不挂,吓成了一点点,好不狼狈!

    夜晚在期待中来临,小魔女很想与老公重温鸳梦,也把情爱之念付诸于了行动,但她走到中途,却被诚心搞破坏的死对头当场逮着,两女立刻开始了十几年不变的战斗,越打越欢,最后连最初的目的也忘了个一干二净。

    恶奴此时也是欲火中烧,不过他想的不是玉莹老婆,而是美妇;小家丁正在烦恼如何接近月夫人,不料月夫人的召见自动来到,让恶奴乐得心花怒放,自恋不已,嘿嘿,看来我石头还真是一个魅力帅男呀!

    “石头,当大内总管多威风,你为什么要回来当一个小小的家丁呀?”

    月夫人一边怀疑地扫视小家丁,一边缓缓脱去了紫色披风与外衫,薄薄的中衣挡不住艳光四射,紫色的肚兜已经清晰可见。

    月氏轻轻压向床杨,滚滚乳浪鼓胀而出,石诚又看到了熟悉的一幕,压抑已久的欲火立刻噌的一声冲上了头顶。

    “夫人,皇宫富贵虽好,但却太危险,呵、呵……奴才还是喜欢吃一口安稳饭,况且,夫人待我可比女皇好多了。”

    “咦,想不到你还有这等见地,世间千万人可都看不破这一点!石头,精油准备好了吗?”

    一代恶奴见夫人的玉容已埋入了软枕之中,色胆更加狂浪放肆,两手空空的他向前一跨,浓重的呼吸弥漫了月夫人丰腴的。

    “夫人放心,奴才早已备好了新鲜精油,还是热的呢……”

    美容之旅又走上了香艳的轨道,恶奴在将军府的荡之旅拉开了第一道

    第四集内容简介

    总是走狗屎运的小家丁,在进入狼虎成群的皇宫之后,生活依旧多采多姿,不但时时刻刻要讨好翻脸如翻书一样快的残暴女皇,还要随时提防水月宗祠那群老怪物的暗招,而即将到来的水月大典更让小家丁疲于奔命,因为双方都要他让己方获胜。这时候,苦恼的小家丁遇上了一个怪厨娘,怪厨娘还主动要与他进行一宗秘密交易,究竟厨娘的真正身分为何?又为什么将小家丁视为对象呢?

    【精彩片段】

    石诚突然一脸恐惧地指著大门外的天空,众人笑意充斥的目光自然地随之一动。几乎是在众人回头的同一刹那,一道寒光从小家丁袖中射出,那挟持冷云的长老突然砰的一声飞抛而去,在血雾中——死不瞑目。异变陡生,须臾之间,又有四五个水月长老倒地身亡;回复自由的冷云五指一收,将一柄掉落于地的利剑吸入了手中,用惯长刀的皇家女将纵身一跃,剑出刀式,狠狠将一个猝不及防的水月长老劈成了两半。

    第四集序幕。

    面对曾经态意玩弄的“猎物”恶奴还未正式按摩,他已赤裸了;美妇的亵衣离体而去,一代恶奴的大手贴在了柔腻的肌肤之上,以美容为名,肆无忌惮地品味着的滋味。

    小奴隶不想再浪费时间,意念一动,潜伏在月夫人体内的精立刻开始轻轻流转;就连水之圣女也抵挡不住此等威力,月夫人的呻吟自然也是萦绕不休,男人的揉动不再讨厌,一缕缕电流应指而生。

    “嗯……石头,重一点,啊……你看,我的双乳是不是更大了?”

    “大,好大!夫人,奴才有效吧,嘿、嘿……”

    家丁的声音不再恭敬,在手,美臀摇曳,石诚恍惚间又回到了梦城大厅那销魂的一夜,顺着脑海记忆,他五指一张,掌心覆盖了月夫人的饱满桃源。

    强烈的热力从少年掌心透体而出,受袭的月夫人没有惊叫,而是沉醉地身子一颤,美臀下意识向上摆出了更加肉感的曲线。

    “唔……石头,你这是……啊……做什么?”

    绝色美妇,无双,销魂呻吟……无不刺激着石诚身心的欲火,阳根不用召唤,早已坚挺无比,红光直冒,腾腾的热力将美妇的春水蒸发成了靡的薄雾,一时间,满室皆香。

    “夫人,我这是为你做美容,把腿分开一点,奴才手指进不去,呃,精油……快出来啦!”

    一次次用力的,男人终于火山爆发,滚烫的光速般在春丸内堆积,然后,他猛然一声——惨叫。

    “呀,夫人,你……”

    一只玉手化作了铁钳,死死抓住了石诚的阳根,让一波又一波的精在内奔腾,就是冲不出圆头,憋得石诚面容通红,浑身扭曲。

    “臭小子,果然是你!”

    月夫人的肌肤还弥漫着的嫣红,但她的双眸却充斥着杀气,原来这一切都是美妇人布下的一个陷阱,一个色诱真凶现形的圈套。

    石诚的阳根突突跳个不停,已被胀得隐隐发疼,心神更是三魂不见了七魄。

    鸡鸡那个东东,难怪说色欲薰心的男人都是白痴,老子已在月媚身上栽了一次,这次又栽在了她母亲手上,活该!

    “夫人饶命,小人实在不是有心冒犯,当日一进大厅,就被……夫人你按倒在地,强行把小人……”

    月夫人一愣,事情的经过她已推敲了上百遍,还真有可能是她了小家丁,小家丁为了她的面子编假话,也真说得过去。

    石诚已被憋得弯腰跳脚,但理亏的月夫人却还是不放手,镜花大陆的习惯让美妇人飞速抹杀了愧疚,恶狠狠地一挥掌刀道:“石头,念你救我一命,本夫人就饶你不死,不过你这恶奴竟敢欺骗主子,这孽根留不得。”

    强大的内息让掌缘发光,月夫人的杀气绝没有半分软弱,她对自己的本领也是信心百倍,但她却没有料到,不会武功的小家丁还有一样本领她抵挡不了。

    生死已在一瞬之间,石诚再不敢有半点停留,玄妙的意念彻底激发了月夫人体内的精,控制了美妇人的。

    潮水般充斥了月夫人心房,一汪春水随即冲开了紧闭的玉门,桃源花瓣一片泥泞,就连床榻也湿了好大一片,冰冷的杀气受到欲火冲击,月夫人的杀招自然顿了一顿。

    停顿只有一秒钟,已足够石诚与他的起死回生;阳根前所未有地猛烈一弹,虽然还不能挣脱束缚,但却轰的一声火山狂喷。

    “噗、噗、噗……”

    一发又一发流弹激射而出,恶奴故意射入了美妇檀口之中,特别的一沾香舌,就像毒药般令月青虹四肢发软,心神迷乱。

    射,使劲的射,疯狂的射,堆积的在虚空连成一线,那道白色的“线”从男人,一直连到了美妇的嘴中。

    转眼之间,月夫人的小嘴已被灌满,虽然一部分滑入了体内,但更多的却溢出了朱唇,顺着唇角流到了丰润下颔,流淌到了那对之上。

    不待从滑入肚脐,狡猾恶奴已一把推倒了美妇主人,然后一不做,二不休,在月夫人肥美多汁的花瓣上磨了磨,随即找准,狠狠向里一入。

    “滋……”

    春水哗哗激射,足有七寸的阳根闪电般消失不见,全根而入的刹那,神奇又暴长了两寸,狠狠刺入了月夫人。

    “呀——”

    趴伏在床的月青虹就连灵魂都在尖叫,身子被疯入的一刻,她迷离的脑海只剩下了唯一的意念。

    是他,果然是他,梦中的感觉又出现了,啊,好胀!

    石诚站在床远,一连就是上百记,彻底征服美妇人身心已成了他保命的唯一办法,况且,能占有这么美丽的贵妇,天下又有哪个男人会假意推辞。,阳根记记刺入,圆头次次刮过,石诚性起之下,两手抱着美妇香臀向上一提,月夫人的美臀本能地向上一升,双膝下意识自动跪在了床边,让少年插得更加深入而狂野。

    狂野的背入势刚一开始,月夫人的就开了,美妇人奔腾,而水之神枪立刻也暴射,男人与女人的在蜜道中激情交汇,的快感达到了最美的巅峰。

    不等喷射的快感结束,男人已再次挥动水之神枪,在美妇人旋转起来。

    双臂一揽,瘦小的石诚把丰盈夫人抱了起来,以立身搂抱的姿势在室内游走,每走一步,就是一次重重的,每一次进出,都会洒下一地的靡。

    “啪、啪、啪……”

    撞击的声音从没有停止的时候,的交欢写满了野蛮征服的。

    又是一声尖叫,月夫人的脚趾都在中绷直,石诚大手一挥,又将美妇人按到了地上,然后,新一轮的冲刺开始了。

    时光与月光一起转动,看得脸儿发红的弦月已过中天。

    “啊……不要,石头,求求你……不要,没水了,我下面已经没水了,好疼!”

    “不……不行,石头,我不行了,快抽出来!”

    高高在上的豪门美妇把头摇成了拨浪鼓,每当她想运功击杀恶奴时,男人的阳根就会吸走她的力量与意志,到最后,月青虹已乖乖地摊开了身子,任凭石诚的阳根在她视野与中进进出出。

    得到月夫人如此回应,少年的阳根却不满地又插了进去,三两下抽动后,男人手指在之处一抹,随即邪气地晃动指尖道:“嘿、嘿……夫人,你看,又有水了。”

    时光继续在狂乱中流逝,画面一闪,月夫人整个人抱住了厅中的柱子,而她的右腿则被恶奴拉得向后平伸,男人在后从容地蹂躏着她高贵的身子。

    三更的锣声敲响,石诚又一次紧紧抵住了美妇人,一动不动,一边灌溉美妇,一边凝视着月夫人散乱的美眸道:“夫人,你恨我吗?”

    “我、我……不恨,呜……求求你,饶了……我,别射啦……好胀!”

    哀声未落,石诚已扯下了一缕桃源芳草,然后强行命令月夫人的双手撑地,他则将美人双腿揽在了腰间,就此“推”着美妇在室内爬行起来。

    屈辱、辱、玩弄,恶奴狠狠打击着月青虹高贵的心灵,酥麻、酸胀、充实,快感又好似火一般融化着她的身子,爬行在布满与春水的地面,美妇人的眼神开始了闪烁变化。

    “噢……深……好深!来……来啦,我要来啦,石头,给……给我,快射给我……”

    一对特别的男女又躺在了床上,狂野之后,传统的男上女下式又成为了循环的起点,僵直几秒过后,石诚用美妇的夹住了阳根,一边,一边又一次问道:“夫人,你恨我吗?”

    “恨,我恨你,恶棍、色狼、坏蛋,我恨你——”

    这一次,月夫人说得是又急又快,还咬牙切齿,但少年却笑了,他知道自己成功了!

    天下第一精果然名不虚传,月夫人看着已然入梦的小家丁,她竟然生不出丝毫恨意;万千思绪从九天回归,美妇人凝神回首,眼中立刻跃入了一道黎明的曙光,天啦,这臭小子竟然弄了她一整夜!

    月夫人可不想自己“偷情”之事被人发觉,她用力撑起了酥软的双臂,身子一动,一股酥麻在涌现,瞬间弥漫了美妇全身。

    “唔……”

    羞红飞速蔓延,月青虹一低头,这才发觉,恶奴的阳根还插在她不堪挞伐的内,男人虽然已经入睡,但那坏玩意儿依然将她的高高鼓起,嗯,好大,好长!

    月夫人强行挪开了目光,抬起美臀,试图将阳根甩出体外,抬起一半,心儿慌乱、手儿发软的美妇突然后力不济,身子又向下一沉。

    “滋……”

    不知什么时候,美人桃源竟已是水色滋润,意外的一沉,换来室内低吟再现,春色复苏。

    月夫人脑海再没有羞涩,美臀比意念还快,紧接着已是二次抬起,然后轻轻滑下,随即左右旋转,然后又往上回升……

    “嘿、嘿……”

    某个“熟睡”的男人心花怒放,全身三万七千毛孔都在亢奋高歌,经过这美妙的“测试”他终于敢完全肯定,自己的“魅力”果然天下无敌——其实是他的天下无敌!

    一个翻身,男人不再装睡,搂住美妇双腿,随即就是一阵大开大合的,同时上身向前一缩,红舌闪电般杀入了月夫人檀口之中。

    “嗯……”

    家丁的热吻来得突然,美妇主人的反应则是欣然回应,两舌交缠之间,欲与灵终于有了第一次的交响之音。

    足足三分钟狂吻之后,石诚这才收回了红舌,不料,月夫人的香舌主动追了出来,反而杀入了男人口中,就像这镜花大陆的习惯一般,美妇香舌比男人还霸道几分,吻得石诚又乐又苦,差一点窒息昏倒。

    “啪、啪……”

    上下交缠的激情让时光如箭,等二人从狂乱中分开之时,天色已然大明。

    “石头,不要啦,小心被人……啊……发现,这可是在……上将军府!”

    美妇玉手想推开少年,但却是那么软弱无力,恶奴一边悄然从一旁的衣堆里摸出一个小瓶,一边咬着美妇耳垂调戏道:“宝贝儿,我还没够呢,再来一次,啪!”

    随着阳根的狂抽,月夫人很快又陷入了迷乱之中,身子不停颤抖,朱唇开合不断,全然不知恶奴已将药水抹在了她背上。

    “咦,怎么没有?”

    石诚眨了眨眼,随即又一边,一边再抹了一次药水,可结果还是一样。

    “石头,你在……抹什么?”

    下夫人,你看这是什么,嘿、嘿……尝一尝,味道怎么样,嘿、嘿……“狡猾家丁自然不会把药水给月夫人看,伸手在美妇一抹,然后又将手指伸到了主人唇边。

    男人手指微微向前一送,高贵美妇竟然不由自主张开了朱唇,以最为诱人的动作吸入了男人的手指。

    “呃!”

    轰的一声,石诚的因这刹那而,少有地主动倾泄而出……

    ※※※※※※※“什么?月青虹背上没有地图,这怎么可能!”

    水月女皇突然一扬手,长鞭勒住了石诚的脖子,“石头,你敢欺骗朕,不想活啦?”

    “陛下,饶命——”

    石诚自进皇宫以来,似乎说的最多的就是这么一句,任凭他如何伶牙俐齿,可惜女皇根本不给恶奴开口的机会。

    长鞭一收,大内总管的脖子转瞬被勒成了上下两截,少年眼前一片金光直冒,耳中似乎还听到了颈骨碎裂的声音。

    “母皇,手下留情!”

    最危险的刹那,救星终于出现,彩云公主不是一片云彩,而是一股狂风,人还未到,一道剑芒已经生生砍断了长鞭。

    “母皇,女儿的怪病只有石头才能医治,求母皇看在女儿份上,放过小石头吧!”

    水月女皇的权威受到了女儿打击,但她却没有怒气,随手松开了长鞭,疼爱地搂着小公主道:“刚才为娘是一时气糊涂了,宝贝儿放心,为娘向你保证,不再要石头的小命,乖,你先回宫休息。”

    “真的?嗯,谢谢母皇,那女儿先回去休息了。”

    一听救星要被哄走,小家丁不由使劲眨眼睛,可惜迟钝公主一点没有看懂他的意思,还对着石头甜甜一笑,欢快地离开了御书房。

    大内总管手脚一软,心中暗呼鸡鸡那个东东,这下玩完了,早知道就把爱钱公主教聪明一点了!呜……

    女皇的长鞭果然又把石诚卷上了半空,好在最糟糕的事情并没有发生,第一变态女人盯着奴才眼珠子,又冷又狠地把少年的心情弄得更加烦闷。

    “石头,朕再给你一次将功赎罪的机会,把梦城月氏所有女人的后背都给我查一遍,还有,过些日子就是庆典比武,不管你用什么法子,朕要月氏——输!月氏不输,你就再准备一个脑袋吧!”

    带着一身冷汗,石诚惊魂未定地走出了皇宫。

    狡猾家丁把小虎牙咬得咯咯直响,鸡鸡那个东东,女皇真他娘的超级变态,原来精也不是万能的,至少对欲海女皇就不见功效!

    大内总管虽然还未见过那什么上将军,但平日耳濡目染,早已在心中留下了一个可怕的模糊影子,一想起要与杀人如麻的三军统帅作对,石诚心窝更加发毛。

    唉……怎么可能在上将军府动得了手脚,还要把化功散放入劳什子比武选手的茶水里,老子连是谁都还不知道呢。

    恶奴的心灵还在痛苦挣扎,但老天似乎还嫌他不够烦,一辆神秘马车突然中途出现,一只大手幻影一闪,就把走在大街上的大内总管抓了进去。

    车内,胖乎乎的一个老家伙,赫然正是水月宗祠的三长老,老小子乐呵呵一开口,让本已头疼的小家丁差一点脑袋。

    “石兄弟,只要让月家在水月大典上比武获胜,老夫就送你一个大美人,哈、哈……这生意划算吧。”

    “让月家获胜……”

    三长老已经离去良久,被扔回大街的石诚还在呢喃重复,女皇要月家输,不然砍老子的脑袋;水月宗祠要月家赢,不然就杀老子的老婆,鸡鸡那个东东,这还要不要人活!

    该死的水月大典,比武大会!

    不过这三长老倒解决了他一个小小的难题,热情地告诉了大内总管,月氏参加比武大会的高手就是——火之圣女月茵!

    呜……又牵扯出了月大小姐,不说自己与月家母女的暧昧关系,就说月茵那双看穿天地的目光,就让恶奴扑通一声,心神昏倒。

    唉!到底怎么办呀?

    大典之日已越来越近,传闻杀人如麻的上将军也即将回朝,但双面间谍依然还是拿不定主意;粉身碎骨的压力铺天盖地,小家丁知道,自己必须在大典之日前,做出艰难的抉择!

    嘴唇一绷,恶奴猛然咬紧了小虎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