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三集 第九章 石头一脚
    下一刹那,小公主的惊叫钻进了石诚耳中,恶奴的心房急速一抽,恍惚间想起了小公主先前那普通的一句话:石头,你是我相爱的,我不帮你谁帮你。直到此刻,石诚才无奈地发觉,原来自己的心还是不够“坚强”自己的人还不是成大事的料!

    “公主,小心!”

    少年不受控制地扑到了公主面前,硬挨了一掌的同时,他本能地抬腿向后一蹬,没有招式,没有准备,完全就是那么随意地后腿一脚。

    “阿!”

    一大一小两声闷响在同一刹那响起,恶奴虽然疼得五内翻腾,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但那水月长老却抱着在地上打滚,叫得比杀猪还难听。石头呆了,石头乐了,石头更加嚣张了!他竟然昏昏乎乎地打败了水月长老,虽然招式下流,但赢得却是实实在在。时光倒退几秒,看到了奇迹的真相。迟钝公主的掌心冒出了一股迟来的强大内息,钻入了石诚手心,又从脚底一涌而出,让石诚在那一刹那变成了武林高手,神来的一脚飘逸地踢中了对手的。

    “哈、哈,老子会武功啦,这就叫——石头一脚,嘎嘎……”

    一脚成名的恶奴笑口大开,仿佛能把天地吞没,豪气一生,他拖着财运公主就冲进了乱阵之中,对准一个正被几个大内高手围攻的水月长老,他依样画葫芦,又来了一脚。

    “石头一脚”确实踢出去了,但小公主的内力却因为迟钝而没有出现,那水月长老随意一挥衣袖,就把恶奴从天上打回了地下。

    “蹭、蹭、蹭!”

    差点吐血的少年三两步逃出了战场,一边大喘气,一边低声咒骂:鸡鸡那个东东,老子以后再也不干傻事了,打架可不是好儿童,君子动口不动手嘛!

    “住手!”

    突然,城堡大门内外,方圆百米之内,空间变得好似一汪泥潭,大内高手们就连挥动兵刀也变得有心无力。

    “公王,怎么是你?”

    三道幻影有如从天而降,大长老那老太婆在惊诧中收回了杀气,问的是小公主,但眼神却瞟向了公主身边的小恶奴。

    财运公主肉感而可爱的身子一挺,恶奴早已编好的质问脱口而出,“大长老,你来得正好,本宫在总管府玩耍,可是竟然有水月长老前来刺杀本宫,哼,母后不在宫中,今儿你就给本宫一个解释吧。”

    石诚这时也从压力中挣脱,一抖肩膀,小家丁张牙舞爪,极度夸张地道:“刺客已被公主拿下,他虽不承认,但我可认得就是你水月宗祠的人;竟敢谋杀皇家公主,真是大逆不道,女皇狩猎回来,定要将他九族诛灭。”

    水月大长老眼神悄然左右一看,心中阴晴不定,老太婆也深知水月女皇的变态,不由暗骂手下愚蠢,也直骂运气倒楣。

    “彩云公主,这其中定有天大的误会,我可是你姑祖母,怎么会害自家人呢?”

    二长老微笑着接过了话头,上前亲热地道:“姑祖母已好久没见过你了,来,咱们进去聊聊,站在这儿风大,小心身子。”

    小公主迟钝的脑海不知如何回应,下意识看了石诚,石头又看了看大长老,正当他在犹豫时,三长老那胖老头也开口了。

    “呵、呵……石总管,正好里面有你一个故人,你也一并进来见见吧,如果不见,万一以后见不着了,岂不可惜?”

    “咯!”

    石诚心头一跳,不禁暗自咒骂,鸡鸡那个东东,狗屁圣地,竟然拿纤尘的安全来威胁老子,真卑鄙!唉,也真有效。

    念及对方不敢伤害小公主,自然也不会伤害公主的贴身家丁,恶奴终于咬牙点头,进入了阴森森的宗祠城堡。

    在恶奴的默许下,小公主被二长老带到了另外的房间,大长老则闭目养神,一副自以为是神仙的臭屁模样;三长老一脸笑容,把大内总管带到了一堵阴暗的墙壁面前,手指一点,一个隐秘的圆孔无声出现。

    “石总管请看,她是否你的朋友?”

    少年故作自然的把眼睛凑到了墙洞前,只是一眼,他一切的伪装都在激动的呼吸中化为了轻烟。

    天地二兄,高挑灵秀的倩影静静地飞入了石诚眼帘,月白的披风掩住了无双纤腰,但却掩不住水之圣女的飘逸悠然,陆纤尘竟然在灯下看书,一点也没有被囚禁的感觉。

    玉人美眸凝注在诗书之中,瓜子玉脸波澜不惊,仿佛一点也不知道有人正在凝视于她,唯有书桌下的玉足微不可察地动了一动。

    石诚心窝一热,往前一扑,下意识就要开口呼唤。

    “啪!”

    墙洞却在这时被三长老关闭,一脸笑意的老小子丝毫不掩饰心中的得意,“呵、呵,石总管,你放心,水月宗祠不是天牢,也不是地狱,不会亏待陆姑娘的!对了,她究竟是不是你的——朋友呀?”

    狡猾家丁自然知道对手的意思,这是要用水圣女来威胁自己,这老家伙竟然已把老子的底牌摸透,这还怎么赌下去?鸡鸡那个东东!

    “认识,认识,见过一两面。”

    随便应付了两句,石诚一边诅咒那个不知是谁的内奸,一边贼笑道:“嘿、嘿……三长老,能不能让奴才接我朋友回府招待两日?长老放心,刺杀小公主的刺客肯定与宗祠无关,女皇一定不会知道此事。”

    小家丁在笑声中开始了反击,他虽然没有了底牌,但还有一张王牌,财运公主的出现无疑让局势一转,皇家家丁又扳回了一成。

    三长老明显也知道女皇对小公主的无比溺爱,更了解女皇的偏执残暴,“哈哈,石兄弟,你我一见如故,陆姑娘这几日身染小恙,不易走动,还是留在老夫此处更好;身子重要,对吧?老夫向你保证,一定会保她平安。”

    石诚脸上笑得很是灿烂,心中也不郁闷。刺客其实早已死翘翘,没有了人证,他也就是玩空城计,能有如今结果,已经超出了小家丁的预期,他原来的目的只是想探明伊人的生死,从没有想过这样就能救陆纤尘。

    恶奴干涩地笑语回应了几声,最后带着小公主灰溜溜的走出了水月宗祠。

    “大长老,他们已经离开了。”

    三长老略一犹豫,望了望出身水家的二长老,小心用词道:下小公主竟然与一个奴才混在了一道,你看这事儿……女皇是否……真不知晓?“平淡的话语,但却有无限联想,三个长老都陷入了无声的思索之中,几分钟之后,大长老凝声道:“传令下去,观察宫中动静;另外小心戒备,看看能否钓到陆云天这条大鱼;至于那小奴才,先不动他,等水月大典到来再说,如有机会,咱们就把这小奴才废物利用,也不错!”

    水月大典,又是水月大典!

    “什么,你已经去了水月宗祠?纤尘也安好,太好了!”

    木青霞虚弱的玉脸因激动而红潮流转,眼前的小奴才仿佛笼罩在神秘的光华中,让她越来越看不清楚,也越来越惊叹不已。

    “木伯母,纤尘只是被软禁,暂时没事。”

    石诚没有掩饰自己双目的明亮神采,一边用力将心神从美妇人裂衣欲出的曲线上挪开,一边忧虑道:“不过也不能拖太久;对了,陆大侠什么时候能来,有他在,救出纤尘的把握就大多了。”

    一提到陆云天,木青霞的身子微不可察地颤了一颤,一缕羞愧油然而生,一闪而过,几秒异样的沉默后,美妇人以无奈的语调叹息道:“云天不知道我与纤尘来了这儿,而且武林大会即将召开,他应该已到东州武林盟去了。”

    “啊,你是说陆大侠……来不了啦!”

    失望浮上了石诚脸颊,一缕莫名的兴奋也同时凭空突生,毒手天仙不知是否看懂了小家丁眼底的复杂光芒,成熟绝色的玉容不由自主红霞闪动。

    石诚离开了房间,木青霞却久久也难以入定,毒手天仙眼中的光华是忽冷忽热,变幻莫测。

    杀了这小子,就可以洗刷自己人生的污点,可是……好像下不了手!

    不,不是下不了手,是还要靠他拯救纤尘,而且他毕竟是纤尘的男人,以后说不定会是自己的——女婿!

    女婿!一想到这儿,木青霞又像针刺般颤抖了几下,最后又强自平静了下来,美妇人终于找到了不杀石诚的理由——似是而非的理由。

    事情就这样陷入了僵持之中,石诚做了诸多准备,想了无数计画,但也想不出救出纤尘的办法,小家丁唯一能做的,就是隔三岔五去一趟水月宗祠,当然必定会带上财运小公主。

    虽然受到了水月宗祠的打击,但依然无损大内红人的名声,随着“石头笑话”的广为流传,新任大内总管的名字终于传递了镜花大陆,传入了包子城。

    一道娇小的身影纵马冲出了县衙大门,一千护卫既不敢拦,也拦不住。

    “玉莹,回来,你到哪儿去?”

    李县令虽是父亲,也是县官,但他却不敢管自己身分特殊的刁蛮女儿。

    “爹爹,我去拜见师父,她要回京了。”

    李玉莹口中念叨着上将军月无情,心中浮现的却是一张瘦瘦的贼脸,还有那狡猾无赖的笑容。

    梦城,月夫人登上了入京的豪奢香车,车门还未关闭,月媚火辣辣的身影已风一般刮了进来,“娘亲,女儿也要上京。”

    不待娘亲反对,月二小姐又道:“你不让我跟你一起去,女儿就自己一个人去。”

    车门第二次关闭,历史竟然再次重演,月茵娇弱的倩影飘入了母亲与妹妹的眼帘,西子佳人幽深的美眸淡化了她的热力,外柔内刚的火之圣女平静地解释道:“上将军来信,叫女儿入京参加此次庆典比武。”

    一声鞭响,香车美人与京城的距离不断缩小,与某个狡猾家丁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风云——绯色的云,暧昧的风,猛烈地袭向了水月京城的天空。“陛下,这是奴才新制的美容精油,请陛下检查。”,

    水月女皇看了看自己更加鼓胀的双峰,还有那回复到十八岁般鲜红的,不由满意地夸赞道:“嗯,石头,你这家乡土方还真有神效,咯、咯……”

    水无心赤裸的身子向后一靠,曲线更加热火动人,话语却变得轻描淡写,“石头,梦城月氏就要入京了,你想不想回去伺候旧主呀?想回去也可以,朕最欣赏念旧的奴才啦。”

    水月女皇双目平静无波,但石诚浑身上下,从发梢到脚趾都没有半点犹豫,扑通一声,呼天抢地跪在了女皇寝宫床前,顺口溜是随口就来.“陛下,奴才对陛下的忠心就好似火山爆发,一发不可收拾,又好比皇朝日月……”

    “日日月月,永不熄灭,对吧?咯、咯……起来吧,朕知道你的忠心了!”

    一股劲风托起了石诚的身形,水月女皇调侃奴才一番后,随手抛出了一粒药丸,“石头,这是御医进贡的大补丸,念在你对朕赤胆忠心,特赐你一粒。”

    面不改色的少年以清晰的动作吞下了赏赐,心中不由暗自偷乐:又是这一套,真他娘的没新意,可惜老子百毒不侵。

    “石头,朕想你回到月氏身边,回去吧。”

    相同的话语,但却因不同的声调而意义大变,皇家家丁呆呆地眨了眨人畜无害的眼神,乖乖接受了命令。

    见特别奴才似乎有点迷惑不解,变态女皇得意一笑,对着石诚勾了勾手指,“朕今儿心情不错,石头,过来一点。”

    水无心斜身侧躺在龙床上,茂密的芳草,饱满的桃源,清晰地映入了少年眼帘,情景如此香艳,但气氛却无比怪异。

    第一变态女人把神奇的精油放在了一边,把她自己的一个小瓶子拿了出来,不愠不火地命令道:“石头,把这药水搽在肤背上,不要说话,慢慢看下去。”

    抚弄主人肌肤是恶奴的专长,清水一般的液体很快就抹在了女皇丰润的裸背之上。

    大约十来秒钟后,石诚的眼珠子突然变大,少年瞳孔之中映现出一张蓝色的地图——一张映在女皇裸背上的地图。

    图像只停留了一两秒钟,很快又隐人了女皇肌肤之中,小家丁听话地呆呆站立,心中却已刹那转过了千百个念头,超人的直觉告诉他,重头好戏终于来临了!

    水无心翻身而起,赤裸的玉体来到窗前,丰润在阳光下更显艳丽动人,而欲海女皇的话语却没有丝毫阴柔的味道,“在月青虹背上也有一张这样的地图,石头,你是聪明人,该懂朕的意了吧。”

    烟尘微动,京城终于遥遥在望,月二小咀急躁地掀开车帘,眼神与心思同时飞入了京城。

    “媚儿,别看了,还要一炷香才能到城门口,放心,大活人跑不掉的,咯、咯……”

    月夫人的一边打趣女儿,一边落下了车帘,遮住了车内无限绝色的美风景。

    还未到城门,车夫就突兀地停了下来,不待车内主人追问,一道熟悉的透着几分懒散的声音已穿窗而入,“夫人,石头跟您请安了。”

    “唰!”

    马车门差一点被震飞,车帘更被狂风吹得横空飞扬,石诚话音未落,一道娇小的红色身影已经闪电般扑出;少年的大脑还未反应过来,眼神已被一只鹿皮长靴完全充斥。

    “老婆,饶命——”

    潜意识的尖叫比恐惧来得更快,可惜少女的脚尖更快,只听嗖的一声,天上多出了一个久违的人形星星,好是闪亮。

    “咯、咯……师妹,你下手也太轻了吧,看我的!”

    月媚也从车里跃出,丰盈的身子扑向了石诚落下的地方,然后一脚又将“星星”踢回了天上。

    “砰!”

    大地一声闷响,京师一霸的石大总管摔得是鼻青脸肿,头昏眼花,看着眼前的两双女人美腿,他不禁暗自悲号。

    呜……玉莹与月媚竟然也来了,鸡鸡那个东东,这不是要老子小命吗,早知道就不出城迎接装忠心了。

    玉莹的柳长细脸鼓得圆圆的,一把将瘦猴少年提了起来,然后哇的一声,大哭着扑入了男人怀抱,“老公,死老公,你死到哪儿去了,呜、呜……人家找了你好久,呜……我咬死你!”

    说打就打,说哭就哭,果然是经典小魔女,石诚肩膀被咬得痛入骨髓,心窝却是一片暖洋洋。

    “师妹,你抱够了吧,该让我抱一会儿了,石头可是我的家丁!”

    月媚双手擦腰,酸溜溜地伸手抢人。

    李玉莹可不是娇滴滴的乖乖女,抱着石诚就是不放手,还不忘反击牛师姐道:“少来了,石头可是我的人,我还没原谅你这强盗呢;石头,不许与她讲话,听到了吗?不然,哼!”

    “谁说石头是你的人,他……他早就是我的人了,石头,对吧?”

    月媚也在威胁少年,不过用的不是拳头,而是颤抖不休的!

    “呵呵……玉莹,你怎么与二小姐走在一道了?”

    被美丽女人争夺,那是男人一生最自豪的时刻,石诚此时就乐得骨头发酥,整个人还没有三两重。

    “人家是在路上的驿站遇到她的,如果不是伯母要我同行,我才不与骗子强盗一路呢!”

    小魔女对奶牛师姐抢人的行为还是耿耿于怀,一边说,又一边恨恨地瞪了月媚的一眼。

    三人还在用特别的方式享受重聚的兴奋,又是两道美得炫目的倩影下车而来。

    石诚见到月夫人自是欢喜无限,但见到月茵,他立刻心儿突突狂跳,一脸的害怕。

    娇弱玉人优雅轻笑,月茵星辰般深邃的美眸仿佛看进了石诚心间,“石头,我已经能自如控制内息,你不用怕。”

    众女之中,心情最为复杂的其实是月夫人,豪门美妇用尽全力维持着丰腴倩影的平静,但却控制不了双乳的发热发胀,就连两腿也下意识重重并在了一起,故意嘲讽道:“石大总管,你能亲自出城迎接,下官真是三生有幸呀!”

    石诚可不敢在月青虹面前装老大,同样心中发虚的少年低垂视线,憨厚的气息好似水一般流遍了全身,“夫人,千万不要折煞奴才,上次是事故,奴才绝不是想当逃奴……”

    大叫冤枉那可是石诚的专长,狡猾家丁连比带划,添油加醋,又吹又捧,将别后经过讲述了一遍,末了只差没有流泪,很是委屈道:“夫人,奴才为了回到月家,在女皇门外跪了……一天一夜,才得到了特别恩准,你要不收留我,奴才可就无家可归了。”

    “石头,她们不要你,跟我回包子城就是了。”

    小魔女无形中成了帮凶,她一开口,科学女狂人立刻冲了上来,拉住石诚另外半边身子,一边抢夺,一边昵声道:“石头是我的,谁也别想抢走,娘亲,让他回来吧,不然……女儿就离家出走。”

    “胡闹!”

    这可不是梦城,月青虹很想维护月氏的威名,不过她丰润玉脸只能坚持三秒钟,美妇人转眼自行笑出声来,无奈地低骂了几句。

    “好了,你们几个别闹了,先回府再说,要是落下笑柄,上将军回京,定会给你们一人一顿军杖。”

    上将军威名一出,就连玉莹也马尾一落,乖乖听话,而石诚脑海盘旋的却是将军府的青砖白瓦,住惯豪宅的家伙不由暗自思忖:唉,不会住进军营一样的上将军府吧?

    不幸的事情发生了,月夫人一行还真走进了上将军府,石诚目光所及,随处可见刀枪剑戟,杀气腾腾,果然与传说中的军营一般。

    “石头,师父还要一阵子才回京,不用这么小心。”

    玉莹温柔地安慰了石诚几句,然后突然一脸兴奋的红光,一拖细长的鞭子道:“咯、咯……好久没有练功了,老公,来嘛……”

    “啊——”

    凄厉的惨叫打破了将军府的沉静,娇小魔女追得狡猾家丁四处飞奔,月二小姐则驾着她心爱的飞人风筝在空中伏击,让一代恶奴上天入地也无处可逃。

    月青虹对此是无可奈何,月茵则微笑着进入了上将军的练功房,就此把自己关了起来。

    也许是主人没有回来的原因,石诚在将军府的生活并没有想像中枯燥,甚至还有意料之外的“福利”占地几十亩的将军府中,除了他一个男人外,竟然全是女人,在这炎热的镜花大陆,府中那烟雾氤氲的天然温泉就成了最“好看”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