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三集 第八章 美人沐浴
    完全沉入梦乡的刹那,七窍玲珑的美妇人脑海一颤,最后想起了一个难解的疑惑。石头到底是在真昏,还是在假迷?真,还是假……真的,一定是真的!杀了这该死的贼奴小家丁!怒火轰然占据了梦乡,因为木青霞恍惚间感到,一双色手正在自己脸颊、脖子,还有双乳上游动。

    “噌!”

    木青霞张开的双眸如刀似箭,凝神一看,石诚的大手果然正在玩弄她圆润的手臂。

    “木女侠,你醒啦,别动,我正在给你擦血迹。”

    少年仿佛丝毫没有看到美妇人不对劲儿的地方,一边侧身将毛巾放入水中搓洗,一边随口解释道:“我不敢让其他人知道你在这儿,只好我给你洗了;木女侠,你不会不好意思吧,呵、呵……不用谢我,咳、咳!”

    话语未了,石诚重重咳嗽了起来,剧烈抖动的肩膀,充分透露了少年元气的大伤。

    木青霞听得恍然大悟,再看看自己已经穿上了亵衣,相比石诚的平静自然,她不由感到一缕羞愧,唉,自己多想了,真丢脸!

    石诚拿着湿毛巾,熟练的擦拭着美妇双臂,一会儿过后,毛巾开始向女人的胸部移动,木青霞见状银牙一咬,暗自呻吟:不行,一定要阻止他,丢脸也要阻止。

    毒手天仙玉体在意念变幻中一僵,而石诚的大手也在这一刹那一顿,少年大张着“天真”的双目,突然失望地将毛巾扔入了水盆,“唉,这血迹真难擦,木女侠,要不就洗洗吧,我这就给你弄水去。”

    “沐……沐浴!”

    当木青霞听清石诚话语时,小家丁的身影已经走出了她的视野,绝色美妇本想拒绝,但她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脏兮兮的血渍,突然感觉身子发痒,而且越想越觉得痒,女人爱洁的天性让美妇人下意识改变了意念。

    内伤还要养好一阵子,先洗洗吧,不然会发臭的。

    袅袅热气弥漫在隐秘房间,石诚调好水后,自觉地走到了门外,亲切自然地道:“木女侠,你沐浴吧,我给你守着,不会有外人进来的。”

    江湖美妇狠辣的发梢已飘动不了,如云的发髻软软地披散在枕塌之上,玉手几番努力,但丰盈高挑的玉体却下不了床。

    木青霞眼中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忍受不了沐浴的诱惑,美妇人一咬牙,强自以最为平静的声调道:“石头,进来一下,扶我进浴桶。”

    “好啊!”

    少年应声推门而入,双目坦然凝视着木青霞半裸的身子,美妇人虽然不是全裸,但薄薄的亵衣却掩不住那浑圆的,还有丰腴的美臀。

    “木女侠,你就把我当成一个大夫吧,呵、呵……”

    石诚一边笑语化解木青霞耳垂的羞红,一边伸出双手,直接把绝色美妇横抱而起。

    “呃!”

    木青霞的身子不由自主滚进了石诚怀抱,巧合的是她饱满的双乳竟然紧贴着男人胸膛,虽然隔着两层衣衫,但美妇人还是感觉到了少年肌肤的火热,如此说来,石诚自然也能感受到她双乳的温度,甚至是的凸起。

    一切变化都在这刹那之间,美妇敏感地听到了少年心跳突然加强,石诚原本平稳的脚步也颤抖不平。

    “呼……”

    二人身处的空间无声变化,变得凝滞难行,热气同时堵住了一男一女的呼吸,沉默突然降临了;暧昧总是在沉默中疯狂蔓延,短短十几步距离,但木青霞却觉得好似天涯海角般漫长。

    “啊,臭小子的手指开始收紧了,不,不能怪他,这种情形怪不了他!可是……”

    江湖美妇用力扭动着身子,想把发胀的双乳挪开几寸,但这么一磨,反而让更加胀大火热。

    石诚突然小跑着向前冲去,然后一把就将木青霞扔入了浴桶之中,紧接着回身就跑;毒手天仙猝不及防,瘫软的身子不停下沉,转眼就浸到了下颔。

    意料之外的危险又把石诚吸了回来,少年手忙脚乱抱住了木青霞,道歉之余,他自然不敢再离开。

    木青霞闭目靠在了桶壁上,好一会儿后,心神也从惊吓中平复了几分,美眸一开,少年近在咫尺的正好对正了她视线,那高高耸立的帐篷形状清晰,就连圆头的形状也是隐约可见。

    “唔……”

    江湖美妇脑海如遭雷击,恍惚间,又想起了那羞人的画面。

    “木女侠,你能坐稳吗?要不……要不……”

    自然平静已经离石诚远去,少年说话之时,目光几乎是盯着自己的脚尖。

    石诚越是如此避忌,室内的气息越是怪异迷离,木青霞只能强装自然,主动说道:“身子都已经湿了,你帮帮忙也好,咯、咯……你不是说自己是大夫吗,有什么好避忌的。”

    “好、好,那我就……给你洗……洗身子了,木女侠,这……这儿洗吗?”

    石诚问得小心翼翼,动作诚惶诚恐,生怕逾越雷池,但他越是小心,越是弄得室内风吹春动,就连浴桶水面也是波纹荡漾。

    顺着少年手指的方向,木青霞一低头,正好看到自己半浮水面的双乳,薄薄的肚兜被水一泡,的红色也遮掩不了,拇指大的乳珠更是纤毫毕现,煞是诱人。

    水浪一涌,毒手天仙把双峰沉入了水面,然后似有若无地点了点头。

    水花一分,男人的大手追入了水中,湿漉漉的亵衣随即离体而去,木青霞就此赤裸裸地靠坐在浴桶内。

    特定的环境,特定的时间,终于让一幕奇迹呈现,堂堂毒手天仙、绝色,竟然赤裸在小家丁眼前,丰腴高贵的身子还任凭卑微的奴隶揉搓抚弄。

    粗糙的毛巾反覆在、上滑动,木青霞很想叫石诚停手,但却找不到理由,呼吸一热,美妇人犹如少女般嫣红的乳珠成熟绽放,胀大到了拇指大小,在鲜红之巅颤巍巍的耸立。

    “啊……”

    朱唇一颤,一声低低的呻吟终于冲出了美妇人唇舌。

    “木女侠,我弄疼你了吗?对不起,我这就轻一点。”

    石诚手掌立刻缓慢下来,原本搓洗的动作变成了温柔的抚弄,不似是在洗去血渍,反而更像床第间的前戏。

    “木……伯母,现在怎么样,合适吗?”

    称呼自然的改变,让木青霞刚刚有所平复的心房又加快了跳动,问话的同时,男人的掌心停在了一粒乳珠之上,似压非压,似摸非摸,说不尽的暧昧,数不清的迷离。

    “合……合适,石头,快,快一点!”

    颤抖的呻吟在木青霞唇边萦绕,她的意思是让石诚快一点结束,但少年却“错误”理解,大手在上加快了动作,洗遍了美妇人双峰每一寸肌肤;最后,少年掌心托在下缘,向上一抬,将饱满高耸的抬出了水面。

    “木伯母,你看洗干净了吗?”

    呼……春色弥漫加剧,暧昧飞上了又一个巅峰。

    木青霞突然听到桶墙壁传来一声撞击闷响,她口中回应着,心中却在思索闷响的来源。啊,难道是臭小子下面抵在桶壁上了?可是,声音怎么会那么重,好像锤子敲打一样,好有力!

    水面涟漪微荡,水中的美妇不由夹紧了双腿,毒手天仙很想保持平常之心,但一想到桶壁那声特别的闷响,美妇芳心总会怦怦狂跳。

    “哗……”

    石诚两掌一松,美妇双乳又沉入了水中,不待木青霞耳垂的嫣红消退,少年大手已向水中更深处滑去。

    木青霞感应着水流的变化,一个劲儿在心中叫自己别慌张,这只是奴隶为主人洗浴的正常程式,在这镜花大陆,这种情形多了去了;心虽如此自我催眠,但美妇的身子还是越来越热。

    腰肢与腹部的血渍很快就洗掉了,少年的手指在肚脐上轻轻划过,然后从桃源上方一跳而过,将美妇人右腿从水中捞了起来。

    “木伯母,你向后靠一靠,我给你洗脚。”

    石诚从下蹲变成了站立,上身前俯,仔细搓洗着木青霞的玉腿,动作专业,不愧是训练有素的第一家丁,唯有刚刚高过桶面的令他的奴隶素质大大下降。

    如果不是今时今日,如果不是此情此景,木青霞的玉脸也许连红也不会红一下,但她此时却被那强大的冲击弄得头一偏,眼一转,差一点又倒入了水中。

    石诚仿佛没有看到美妇人的异样,当洗到腿根时,毛巾又是一跳而过,认真而专业的小奴隶随即捞起了另一条玉腿,让木青霞紧绷的心弦再次忽紧忽松。

    嗯,石头下一步肯定要洗那儿,不行,那可绝对不行!美妇的底限受到了挑战,眼眸之中迷离消失,警惕再次重现。水浪暧昧荡漾,石诚的目光终于探向了美妇人最为神秘的部位。来啦,这一刻还是来啦!木青霞芳心呐喊不休,喉间却好似堵住了一块巨石。

    空间在这刹那仿佛缩成了一个圆点,凝重的压力潮水般淹没了二人的心灵,时间好似也因此而停顿,只有男人与女人那浓重的喘息,才能证明时空的永恒。

    美妇与少年的心神都集中在了那破水而入的大手之上,一分、一寸……水浪志忑地两边分开。

    虽然只是简单接触的逼近,但木青霞看到的不是少年的大手,而是那好大好热的,恍惚之中,美妇人竟然奇迹般拥有了一丝力量,玉掌推得水浪翻涌。

    “砰!”

    心弦即将绷断刹那,被遗忘的红木大窗突然四分五裂,满天碎木好似暗器纷飞,一道寒芒凌空一闪,刹那就锁定了室内猎物的气机,真正的刺客出现了。

    暧昧的风云瞬间化为了杀气,全身裹在夜行衣里的杀手横空飞跃,剑与人笔直地刺向了浴桶中的木青霞。

    杀气惊天,异变突现,石诚的眼睛与耳朵都反应不及,唯有一缕灵觉“看”到了蒙面杀手,看到了剑尖在虚空划过的轨迹。

    石诚突然用力扳倒了浴桶,水流哗的一声飞溅满地,木青霞虽然狼狈地摔在了水泊之中,但也侥幸地逃过了杀手一剑。

    剑气将木桶分成了两半,杀手单足在半空飘飞的小水珠上轻盈一点,以超越人体极限的方式折身而回,人剑合一又追向了木青霞的咽喉。

    在这不能用脑袋思考的时刻,小奴隶竟然爆发出一往无前的豪迈气概,怒吼着和身扑向了杀手,他这一扑,绝对是经典的“鸡蛋碰石头”.石诚傻了吗?狡猾恶奴永远也不会傻,他深深明白,杀手绝不会放过自己这无辜的池鱼,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拼死一搏。

    石诚英勇无惧,但杀手却没有改变剑势的意思,另一手腕轻轻一抖,一把短剑已滑入了掌心,情形一下变成了石诚的眼睛自动向短剑撞去.水花飞溅之中,时光紧张地记下了这危险无比的瞬间。

    杀手的剑尖刺破了木青霞咽喉肌肤,短剑的寒芒则充斥了石诚的瞳孔,一个是身负重伤的女人,一个是不会武功的家丁,面对一个功力高深的杀手,他们似乎已被现实判处了死刑。

    “呃!”

    一道坚忍的闷哼在下一刹那响起,砰的一声,石诚坠入了地板水泊之中,浪花又一次飞溅,时光回复了自然。

    一簇鲜血从——杀手腹部浸染而出,占尽上风的杀手已是百倍小心,但还是被一道强力的暗器连人带剑射到了墙角,暗器透体而出,杀手则果断地从破窗逃逸而去。

    “火龙针!石头,我的暗器怎么在你手里?”

    毒手天仙喉间留下了一个小小的血印,险死还生的美妇人对救命恩人却没有丝毫谢意,反而柳眉直竖,就连大露的春光也忘到了九霄云外.如果没有丢失火龙针,她又怎会落到这般地步?

    “这……呵、呵,木伯母,这不是你送给我的吗?”

    小奴隶干涩地笑了两声,还下意识把天下第一暗器藏在了身后,这么好的护身宝贝,打死他也不准备还给木青霞。

    “哎哟,什么人?大胆!”

    门外,负伤逃遁的杀手竟然遇上了闻声而来的小兔子,娘娘腔宫奴一手擦腰,一手点出兰花指,喝骂声刚一出口,就被杀手一掌打飞;倒楣的小兔子撞在了一座假山上,就连山石也变成了碎块。

    劲风再次凌空飞卷,杀手闪电般飞过了总管府的高墙,刚一落地,他突然感到手掌发麻,下意识举起打死小兔子的那只手掌一看,没有人性的杀手竟然发出了苍老而惊恐的惨叫声。

    举起的手掌绿得无比刺眼,一秒钟后,杀手就变成了绿色死尸,如果有用毒高手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惊呼——毒师又出现了!

    总管府内,大群护卫终于在事后出现,石诚独自迎了出来,自然地关上了房门,“刺客已被我打跑,你们加强巡逻,小兔子呢?”

    “老大,我在这儿!”

    皇家总管话音未落,最忠心的的下属已带着一身灰尘,从人群后挤了上来。

    “老大,我跑得太急,一不小心摔了一跤,咯、咯……”

    小兔子像女人一样笑了起来,化解了石诚怀疑的目光,然后扭着腰返身吆喝起呆笨的护卫,“去、去,快们的活去,不然月钱全部扣一半。”

    一会儿过后,两个护卫终于找到了死尸,绿色的尸体让石诚吓了好大一跳,他对此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但一时间却想不起来。

    小兔子的惊叹转移了石诚的思绪,“老大,看这腰牌,那是水月宗祠的标帜;糟啦,定是他们追踪那江湖女侠,追到这儿来了。”

    惊叫声微微一顿,小兔子又看了看死尸的颜色,随即以尖细夸张的声调继续道:“哇,这水月宗祠的自杀毒药真恶心!”

    石诚从来不愿意让自己烦恼,想不明白他就不再想,大手虚空一挥,大内总管心有余悸凝声道:“小兔子,你把这尸体处理掉,另外备一份厚礼,我要去拜见一下水月大长老。”

    “石头,你要去水月宗祠,那是送死,水月宗祠里面一只蚂蚁也能把你踩死。”

    斜躺在床的江湖美妇用力坐正了身子,看着小奴隶突然高大的形影,她下意识栘开了瞳孔的焦点,这才隐带恨意道:“男尊帮内部定有奸细,不然我与纤尘不会遭到水月宗祠的伏击,哼,姑奶奶一定饶不了这内奸!”

    “木伯母,内奸是谁咱们以后再查,救人如救火,一定不能让纤尘出事,我必须走这一趟。”

    小奴隶自然地坐在了床边,一边为木青霞拉了拉丝被,一边一脸神秘贼笑道:“嘿嘿……放心,我可是有保命符的,他们杀不了我。”

    “什么,出宫去玩?”

    小公主眼中亮光一闪,思索了好几秒,又黯淡下去,连连摇头道:“不行、不行,我见到其他男子,还是会犯病,石头,咱们就在宫里玩吧。”

    “公主,你只要抓住我的手,不离开我三尺之内,不是就不会犯病吗?外面可好玩啦……”

    石诚为了达成目的,大肆运用三寸不烂之舌,水月女皇只是出宫半日,他可不敢浪费时间,见迟钝公主还是犹豫不决,小奴隶突然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公主,救命啦,奴才小命要没啦!”

    狡猾家丁一生都把小奸小恶视作天道,诬蔑水月宗祠那是小事一桩,随口就来;无耻的家伙一把鼻涕,一把泪,把自己说成了正义的使者,而水月长老自然就是十恶不赦的大反派。

    “公主呀,你可要为奴才主持公道呀!”

    “太不像话了!石头,走,本公主这就陪你评理去,哼,”

    小公主粉嘟嘟的小圆脸绷得紧紧,还真有几分水月女皇的杀气。

    呼啦一声,小公主就此被恶奴骗出了皇宫,大内总管顺便也带了几十个大内高手保护迟钝公主,顺便也保护他自己。

    嚣张的皇家家丁很快就冲到了宗祠牌坊门楼前,指着那阴森森的城堡,他假意恐惧道:“公主,这儿比皇宫的规矩都要严,咱们……还是回去吧,算啦,奴才死不要紧,连累公主被这群老不死欺负就糟啦!”

    “石头,你是我相爱的,我不帮你谁帮你,别怕!”

    小公主豪气地拍了拍石诚肩膀,然后又充分体现了她迟钝的魅力,顺着石头表面的话语道:“如果你真害怕,那咱们就回去吧。”

    恶奴差一点当场昏倒,这样的反应只有小公主才会有,也怪他自作聪明,为了不让行动夭折,恶奴再不敢罗嗦,冲到牌坊前,抡起脚底就是重重一踹。

    “大胆,谁敢犯我水月宗祠!”

    刹那间,十几个老皮老肉的普通长老就飞越而现,石诚急忙往后一退,紧紧握住了小公主的粉嫩的小手,然后“代表”小公主对大内高手们比了个出手的动作。

    近百大内侍卫从公主身后涌了出来,挥动刀剑挡住了水月长老们的进攻,双方还未对上一句话,但已打得天昏地暗,飞沙走石。

    “嘿、嘿……”

    皇家恶奴乐得嘴唇发抖,小虎牙起起落落,欢呼不已。

    乱吧,越乱越好,老子一定要把这潭死水搅成波涛,淹死你们这群老王八蛋。

    水月长老出现的人数虽然不多,但一会儿过后,却占据了上风,一个老头子一掌震飞了两个大内侍卫,正好看到了小公主与石诚。

    彩云公主很少露面人前,害得这水月长老竟然不识凤颜,老家伙纵身一跃,致命的杀掌拍向了敌人首领。

    玄妙的灵觉似水流淌,令时光变慢,恶奴准确地看到了突袭的劲气,第一刹那,他心中乐翻了天:太好了,只要水月宗祠伤到了财运公主,变态女皇岂会善罢甘休,那时自可借女皇之力救出纤尘。

    杀掌拍到了小公主身前,粉嫩美少女虽然也感应到了危险的临近,但没有对敌经验的她除了慌乱,只有迟钝,迟钝到不知如何闪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