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三集 第七章 第一家丁
    “,重……重一点……”

    石诚已经用上了八分力气揉捏“G”点,可是水无心竟然还不满足,一挺,欲海女皇的身子弓挺而起,紧紧的咬住了奴才的手指,春潮的湿气离少年的指尖越来越近。

    “呀——”

    春水刹那迸射而出,水月女皇双臂一展,就势把石诚搂入了怀中,搂得皇家家丁浑身骨头劈啪直响。

    的余韵消失之后,水月女皇果然没有食言,“来人呀,送石总管回府,赏金千两,黄一条!”

    君无戏言,奖励迅速送到,一众女官一边恭送新一任大红人离去,一边又看了看石总管那天阉的,人人心中都充满了疑惑,个别聪明的女官则看向了石诚的唇舌,让小家丁下意识把嘴唇闭得紧紧地,死也不张开一丝缝隙。

    一个天高云淡的日子,石总管竟然神奇地全身走出了皇宫,还带着赏金千两,以及一条高高悬挂的黄!

    大内总管又开始洋洋得意,为自己的魅力而自我陶醉,全然不知两双冷冷的目光正在笼罩他背影。

    “陛下,就是这奴才夺了水圣女的贞洁与功力!”

    玄冰一般的冷云出现在了水无心身边。

    水月女皇玩弄着长鞭,惋惜低叹道:“唉,可惜没有早几个月见到这小子,现在已经吸不出他体内的水之玄功了,真是浪费呀!”

    “他与叛党有染,咱们的内应在情报里提过,要不要末将抓他回来,严刑拷问?”

    冷云的冷已经超越了男女之别,甚至也没有好坏之分,她仿佛天生就为冷漠而生。

    水月女皇一向宁可杀错,绝不放过,但她这一次却摇了摇头道:“算啦,公主的怪病还需要这小奴才;况且,再过不久就是水月大典,留下他,朕还有大用!”

    石诚站在皇宫大门一尺之外,深深地伸了一个懒腰,他第一个意念竟然是回府好好大睡一觉。

    一辆马车急驰而来,车门一开,细皮的小兔子跳了下来,激动无比地跪在了石诚脚下。

    自从石诚入宫伴驾之后,小兔子就升任了大内副总管,更实际上履行着一把手的职务,如今老大回归,但他依然一口一个老大,与往日没有丝毫变化。

    石诚一生从不信什么忠贞不二,但以他超人的眼光与水之灵觉,却丝毫看不出小兔子有虚伪的地方,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小兔子怎么会对他这般忠心。

    意念一转,一缕恶寒凭空突生,石大总管急忙登上了马车,而娘娘腔副手也紧跟着钻了进去。

    马车缓缓离开了吃人的皇宫,走出几条街,总管大人眼角一跳,余光扫到了车外景象,清瘦脸颊刹那一片惨白。

    人头,好几十个人头挂在一排旗杆之上,即便是大白天,他也不禁汗毛直竖。

    一缕异样在小兔子眼底一闪而过,随即又迅速回复了平日的娘娘腔,仔细地为石诚解释道:“老大,那就是专门斩首的午门,杆子上挂的是叛逆毒师的九族亲友,女皇陛下对叛逆从不手软。”

    也许是马儿也受不了午门的阴气,突然加速向前冲去,载着石大总管迅速回到了总管府。

    瘦猴一样的石总管可谓横空出世,在京城红得发紫,他虽然是一个卑微的奴才,还是低贱的男人,但有了女皇特别的恩宠,一下子就成了人人巴结的对象,可谓水月皇朝——第一家丁!

    “老大,你要想在这京城真正有一席之地,除了女皇,还要得到两个势力的认可。”

    小兔子不顾石诚对他的避让,娘娘腔自动往上凑,声调让石诚发寒,内容却让他心窝发热。在小兔子这“导游”的引领下,新任大内总管站在了京师郊外一座灰色的城堡面前。

    十几丈高的墙壁,尖尖的屋顶,天空乌云密布,地面鸟雀无声,石诚猛然间想起了童话故事里的巫婆城堡。

    鸡鸡那个东东,这哪儿是圣地,分明就是活死人墓地嘛。

    “小兔子,你没带错路吧?”

    “老大,奴才可不敢骗你,这儿就是皇朝最崇高的圣地——水月宗祠。”

    娘娘腔宫奴一边说,一边对着恐怖城堡俯身一拜,随即又以仅只二人才能听到的声调道:“老大,这儿其实就是水月两家的墓地,呵、呵……放心吧,按照惯例,大长老是不会见外人的,只要他们收下礼物就算大功告成,咱们很快就能离开了。”

    新任总管刚刚心神放松,城堡大门旁的牌坊小门却突然打开了,一个老得牙都快掉光了的老家伙探出半个头来,意外地“热情”邀约道:“大长老有令,石总管人内一见,其余人等在原处等候,不得大声喧哗。”

    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皇家家丁一个人钻进了那好似狗洞一般的小门。

    一入水月宗祠,石诚的眼中全是一片灰暗,几只乌鸦从头顶飞过,更让这“圣地”显得无比“崇高”而那领路的老家伙从头至尾也不看石诚一眼,一个劲儿向前飘去。

    老家伙双足点地之间,看似已要散架的身形就会飘出一丈以外,累得大内总管不得不撒腿狂奔,心中一个劲儿直骂这异界的变态。

    鸡鸡那个东东,真他妈是怪物,走路就走路呗,非要用轻功,这不明摆着欺负老子嘛!

    穿行了好一会儿,大内总管终于进入了一个狭长的大厅,大厅空间也是一片昏暗,只能隐约看到三个模糊的身影,好似朽木般无声无息。

    “奴才石头拜见三位长老大人,祝三位大人寿与天齐,青春永驻!”

    一堆不伦不类的恭维换来了大长老那老太婆的轻轻挥手,“石总管,回去吧,本座记住你了!”

    “啊!”

    石诚双脚还未站稳,又被赶了出来;大内总管带着一头雾水逃回了活人居住的地方,死气沉沉的大堂内,三个老不死却开始谈论于他。

    “如果情报不错,他就是在梦城出现的那小子;大长老,此子身分复杂,与西南王,还有男尊帮都纠缠不清,如今又成了大内总管,要不要趁早诛除隐患?”

    大长老鸡皮一抖,鹤发微动,凝声道:“暂时不必,也许以后咱们还用得上他,派人再去梦城,把这小子的来历查个一清二楚。”

    “哈啾!”

    石诚猛然打了一个重重的喷嚏,随口念叨了两句,一代恶奴这才抬头打量震慑天下的——上将军府,恶奴又意外地愣住了,他眼中竟然只是一座简朴的大宅,青砖白瓦,连一般富户的宅邸也比不上。

    “老大,上将军很少在京,而且她向来是军旅作风,所以宅院也好像军营一般。”

    小兔子果然是一个尽职尽责的导游,一边为总管解说京城大势,一边走向了守门的两个女兵。

    上将军府的人倒不冷漠,但却令石诚更加郁闷,守门兵卒不愠不火挥手一挡,一句将军从不收礼物就把他们挡了回去。

    “老大,别生气,谁来都是一样的。”

    石诚闻言,立刻瞪着一脸笑容的小兔子,语带不善道:“那你小子还带我来碰壁,鸡鸡那个东东,不安好心呀!”

    “老大,冤枉呀,我这可都是为您好,以免月氏那群军方大爷针对于您!”

    两处踩点过后,天下第一家丁算是在京城正式立足,水月宗祠与上将军府也在他心中留下了不灭的印象,而小兔子的忠心与能干更得到了他少有的真心认可。

    时光一晃又过了十几日,石诚在皇宫与总管府之间来回已成习惯,习惯总会成为自然。

    小家丁心中逃跑的念头越来越淡,女皇在他眼中也变得越来越艳;小奴隶有时甚至想,干脆大展神威爬上女皇的床,好在那只是一闪而过的色欲之念,地球村少年还没有傻到那等地步。

    除此之外,石诚与小公主的关系也是突飞猛进,恶奴需要小公主这保命靠山,而迟钝的财运公主也需要他这唯一的男性玩伴。

    逗乐的笑话从此在宫中内外,朝野上下流传,连带着第一家丁的名字也散布到了镜花大陆每一个角落,每一寸空间。

    一切似乎都在朝小家丁最喜欢的方向发展,直到——夜色下,总管府,京城大红人刚想关门睡大觉,卧房门突然被重重撞开,一道丰盈高挑的倩影挟带着狂风冲了进来。

    狡猾家丁第一反应就是掏出了火龙针,然后飞身一个懒驴打滚,滚到家俱后面的同时,他已经拉响了特别设置的警报;地球少年虽然不会武功,但逃命的本事却是一套一套的。

    盗版天下第一暗器紧紧对准了前方,恶奴已把自己的身形缩到了最小的程度,只等刺客出现,他就会绝地反击。

    “石头,快去救纤尘,呃!”

    剑光寒芒没有出现,急促的话音却在室内盘旋,紧接着扑通一声,刺客竟然摔倒在地,再没有了动静。

    似曾相识的声音让石诚一愣,脑海之中刹那云翻雾绕,片刻之后,一张丰润艳丽的面容,一双狠辣聪慧的美眸留在了他脑海之中。

    是她!怎么会是她?

    皇家家丁小心地从墙角探出半个头来,凝神一看,昏迷的女人果然是毒手天仙木青霞,他第一个女人的母亲。

    “砰!”

    石诚刚刚抱起江湖绝色,房门又被撞开,忠心的小兔子一马当先冲了进来,跑得比总管那些护卫还快。

    “小兔子,快找医生来!”

    石诚一抱,不仅抱住了美妇人,还抱住了一手的鲜血,木青霞紧闭的两唇之间,还在不断迸射鲜血,好不吓人!

    “医生?老大,医生是啥玩意儿?”

    “就是大夫,快去,找最好的御医来。”

    石诚的催促无比焦急,小兔子却没有移动的意思,伸手探了探木青霞的脉搏,他无奈叹息道:“老大,就是找御医来,也救不了她啦,她中的是水月大长老的冰魂掌,五脏都已冻结。”

    话语微顿,小兔子压低声调,忠心建议道:“老大,水月宗祠追杀的人就等于是皇朝钦犯,如果你认识她,还是悄悄把她埋了吧,不然会出大事的。”

    无意之间,小兔子显出了超人的见解,而一向精明的石诚却犯起了傻气,神色突然一片凝重,很是认真道:“小兔子,你先出去帮我把门,没我命令,你也不准进来;记得不要把这事泄露出去,我自有主张。”

    小兔子微微一愣,首次诧异地打量了与平时很不一样的上司一眼,随即忠诚地退了出去,关上了房门。

    黑暗之中,木青霞的生机越来越弱,眼看一代名花就要凋零,石诚却不愿认命,迅速把木青霞平放在床上,然后握住了木青霞冰冷的手掌.少年的意念疯狂卷动,当汗珠从额头冒出时,一股玄妙的水雾终于从他体内涌出,长江大河般涌入了木青霞的身子。

    昏暗的空间猛然一亮,亮光的中心,是发光的——石诚,平凡的地球少年此时竟然凌空飘起,身发万丈毫光,然后猛然从空中坠落,瘦小的身子砸在了一团柔腻之上;他很想睁眼看到结果,但脑海一震,也昏迷了过去。

    室内没有了声音,只有那水一般荡漾的光华忽明忽暗,在一男一女的身体间来回荡漾,一直持续了好久好久……

    时光悠然,如水流逝,不知过去了多久,武林绝色缓缓张开了眼帘。

    “啊,原来只是一场恶梦,好吓人。”

    木青霞眨了眨眼,自嘲一笑,身子一侧就要翻身而起;咦,胸口好闷,重量不对呀!犹带几丝迷雾的目光向下一沉,男尊帮帮主夫人的大脑当场当机。

    人,一个男人,自己身上怎么会有一个男人!而且两人还是赤身裸体,那男人的大口竟然含着她的睡觉。

    “轰——”

    恶梦残存的冰凉瞬间被怒火焚烧,毒手天仙一记耳光将寂静打破,也招来了暧昧的风云。

    被打的男人半梦半醒,打人的女人却气息一紧,一口鲜血喷涌而出;木青霞紧咬银牙,强自将呻吟压在了喉间,剧痛也让她完全清醒。

    毒手天仙以睿智狠辣闻名江湖,略一寻思,很快猜到了是石诚把她从鬼门关拉回,而她虽然逃过了死劫,重伤的身子却一时难以复原。

    “臭小子,滚开!”

    明白了前因后果,但木青霞眼中的杀气却没有减少几分,因为二人赤裸的身子依然重叠在一起,这简直岂有此理!

    阅历丰富的成熟美妇暗自一凝神,感到没有“异样”的感觉,这才稍稍安下心来:还好,这臭小子并没有趁机自己,啊,什么玩意儿?不好!

    毒手天仙心房还未落地,猛然又高高悬起,美妇人敏感地知道,两腿之间正有一物变热变大,变得好热、好大。

    因体位的关系,又因为男人清晨特有的坚挺,圆头正好顶在了绝色美妇那团柔腻的正中,虽然只是若有似无的接触,但已足以吓得美妇花容失色。

    恐惧之余,毒手天仙空白一片的脑海异彩一闪,她竟然在这时想起了包子城的一幕,想起了石诚的奇怪阳根,想起了恶奴戏主子的一幕,那玩意儿好奇怪,竟然能大小变化……

    “呃!”

    异样的呻吟在美妇人喉间回荡,脑海画面飞速与轻轻颤动的某物合为了一体,羞得毒手天仙银牙紧咬,心儿发慌。

    重伤的身子一颤,没能抖落沉睡的小男人,反而让那根大玩意儿在花瓣上研磨了好几下,轻轻的几下点击,点得木青霞呼吸一紧,就连乳珠也吓得高高凸起。

    美妇人重重啐了一口,一边暗自念叨自己是天下有名的毒手天仙,一定要冷静,一边艰难地抬起五指,狠狠在石诚腰间软肉上掐了一下。

    指甲差一点刺入肉中,昏睡的石诚疼得浑身一抖,终于迷迷糊糊张开了双目,身体自然地向前一动,这是苏醒之人的正常动作,但却吓得木青霞瞳孔收缩。

    男人的自然向前微动,坚挺的圆头就此实质地碰到了玉门。

    直到这一刹那,木青霞才发觉,她的不知何时已是一片泥泞,让男人的玩意儿轻易卡在了两瓣饱满花瓣之间,这、这、这……到底该怪谁?

    怪男人的太坚挺,还是怪她的花瓣太湿润?

    一切说来话长,现实只不过眨眼之间,就好似先天高手对决一般,木青霞的腰臀刚要甩脱“无意”入侵的根,石诚已“招式”一变,清醒过来的他上身向上一抬,自然而然地,阳根会因此往上一滑,圆头重重地滑过了花瓣,顶在了顶端那小小的珍珠之上。

    “呀!臭小子,不准动!”

    突然的袭击差点将木青霞的灵魂分为了两半,她连续动弹了几下,但不仅甩不脱异物,反而令男人的玩意儿在玉门口进进出出,点刺得她晕晕乎乎。

    “啊,怎么会这样!”

    几秒的发呆过后,小家丁终于被木青霞彻底掐醒,不待木青霞发怒,小家丁竟然抢先惊叫起来,受惊的程度甚至比木青霞更甚,“木……木女侠,你想干什么?”

    石诚双臂一收,护住了赤裸的胸膛,一副坚贞不屈的模样,而且还以怀疑的目光扫视着一脸扭曲的木青霞。

    “我……你……”

    毒手天仙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有今天,见石诚一脸的悲愤,她极度羞怒之余,不由又哭笑不得,恐惧、惊惶、羞窘、愤怒、奸笑……万般思绪同时涌现,难怪木青霞圆润的玉脸会怪异扭曲。

    美妇人凝神深呼吸了一口,然后急速凝声道:“石头,你压着我的伤口了。”

    “哦!”

    少年呆呆地点了点头,然后为了不碰到重伤的美妇人,他四肢同时用力,准备从木青霞身上爬起来,然后翻身下床。

    阳根无声无息地从两瓣红润间滑出,随着身体的上升,轻轻贴着浓浓芳草升起,木青霞急忙脸一转,眼一闭,但还是将那红光直冒的阳根看了个一清二楚。

    啊,那上面的水珠应该是自己流的,唔……这要是让纤尘知道了,怎么面对女儿呀?还有,如果云天知道……

    天仙之前还有毒手二字,这个外号绝非没有理由,木青霞眼底闪烁的异彩光速一变,一缕杀机突然钻进了心房。

    世间能守秘密的只有一种人——死人,木青霞虽然伤得连手指也很难抬起,但她却有的是法子置石诚于死地。

    美妇人意念变幻不定,石诚这时已爬起了一半,就在木青霞心中杀机涌现的刹那,少年突然发出了痛苦的闷哼。

    “噗!”

    一口热血飞洒而出,石诚面色一红,整个人又轰然倒了回来,鲜血与男人赤裸的身体同时压在了木青霞身上。

    妖艳的血色弥漫了空间,木青霞被少年热血喷了一头一脸,但这并不是最糟糕的地方,男人心神昏迷,但竟依然坚挺无比,这么向下一倒,正好对准了她泥泞的,好在美妇人意志无比狠辣,强忍刮骨的剧痛,身子向后缩了一寸,才让男人的险之又险的在桃源上一划而过。

    阳根虽然没有蜜道,但硕长的柱身却紧贴着两瓣,一股又一股男子热气直接烘烤着美妇人红润的。

    “呃!”

    禁地遭受如此蹂躏,木青霞的怒气却没有先前强盛。

    江湖美妇一生阅历何等丰富,一看石诚昏迷的面容,她很自然就猜到了更加清晰的真相,这小子一定是以真元相救,这才导致元气大伤,此刻如果强行推开他,那大乱的经脉必然永难修复。

    “唉……算啦,就当还他救命之恩吧!”

    善恶同存人心,一念之别,木青霞从毒手倾向了天仙,身子下意识舒展平躺,令昏迷少年躺得更加舒服,美妇人随即双眸微闭,开始调息养伤。

    “唉……”

    片刻之后,江湖绝顶高手竟然还不能进入调息之境;说来也是,与男人紧贴,胸前双乳更被少年火热的呼吸笼罩,二人如此赤身相叠,她如果还能心静,除非不是女人!

    时光在石诚的鼾声中悠然流过,木青霞不能调息,但也逐渐逐渐适应了这极度暧昧的情景,美丽的眼帘一搭,不知不觉也进入了半梦半醒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