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三集 第五章 误入皇宫
    召唤援军的响箭成功冲天而起,但震耳欲聋的轰鸣也响起了,前后只是一眨眼,滚木擂石已让谷口“消失”身经百战的大内侍卫也变得呼吸紧张。

    “废物,给朕冲上去,后退者,斩!”

    水月女皇一掌推开了护在身前的一群女侍卫,孤身立在箭雨之下,皇者霸气张狂而凌厉,紧缩着坡顶的几十个刺客身影。

    女皇的圣旨谁敢反抗,但大内高手还未纵身跃起,一团团乌黑的火油已泼了下来,好似瀑布一般飞流直下,紧接着一枚枚火箭四射纷飞。

    “轰!”

    火焰很快变成了火海,转瞬之间,烟火已经将山谷完全笼罩,除了不时狂奔的火人、火兽,再也看不清谷底情形。

    眼看山谷两顶的火势就要合为一体,吞噬一切,就在此时,一个霸气的人影猛然划破了烟尘。

    水月女皇足不点壁,依靠长鞭的旋转升空而起,鞭风不仅给了她飞翔的力量,还把满天利箭轻易扇飞,一群刺客的得意戛然而止,众人这才想起,身为天下五大高手之一,水无心的力量又岂可与常人等同视之。

    山顶之上,手持弩箭的几排刺客突然向两旁一闪,四个蒙面人影鬼魅般出现,四张特别巨大而古老的大弓满月而开。

    “啊,破天弓!”

    那足有拳头大小的破天箭还未离弦,水月女皇的心脏已开始急速收缩。

    此弓必须要有先天顶层的功力才能拉开,一把已足以纵横江湖,如今却一连出现了四把,天下间从哪儿冒出来这么多高手,这么多破天弓!

    扇叶般旋转的长鞭迎向了破天箭,天下五大高手的威名在这刹那光芒万丈,一连四重劲气犹如连绵波浪,从鞭梢涌出,准确地与四枝破天箭碰撞出璀璨的火花。

    箭鞭相碰,水无心凌空的身形不落反升,她竟然奇迹般冲破了箭网;水月女皇呼吸一张一收,残暴女人已做好了大屠杀的准备。

    “嗖!”

    就在女皇新旧内息交替的刹那,第五张破天弓出现了,最强的一箭出现在最应该出现的时刻。

    水月女皇黯然一叹,不得不向地面坠去,失败之余,一腔愤怒的女皇对准那最后射来的一箭,狠狠一鞭将之打到了天空云端。

    “砰!”

    女皇重陷火海的刹那,那枝冲天的神箭正好从某个男人射过,最后嘟的一声,插在了一个奇怪的飞行物上。

    “哎呀!救命啦!”

    虚空浮云之上,传来了一声惊叫;原始热气球在空中左摇右晃,小家丁几番努力后,一咬牙,一闭眼,来了个不闻不问,听天由命。

    鸡鸡那个东东,这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怎么逃?难怪那么多人不喜欢坐飞机!呜……我还不想死呀,菩萨保佑,天主保佑,上帝保佑……

    “嗖!”

    失去控制的热气球流星般向大地砸去。

    火海已烧死了半数大内侍卫,眼看杀戮陷阱就要完美闭幕,就在火焰扑向水月女皇凤袍的刹那,一幕奇迹却从天而降,震得山谷颤抖,火焰发愣。

    阵阵嗡鸣在众人耳中回荡,好一会儿过后,大内侍卫们才傻傻地摇了摇头,抖了抖发蒙的耳朵。

    箭雨消失了,好似瀑布般的火油也不再奔流了,变异来得如此突然,如此奇怪,以致于绝处逢生的人们忘记了欢呼,忘记了眨眼。

    “废物,还不追杀刺客!”

    坡顶几道幸存的人影惊醒了水月女皇,长鞭一挥,猎人与猎物奇妙地角色调换,大内侍卫追杀而去,而水无心则独自跃上了坡顶。

    一个大坑跃然入目,半边山顶竟然已被摧毁,一地的刺客尸体之中,四散着奇怪的碎片。

    水无心凤目之中闪过一抹诧异,下意识抬头看了看天空,一脚踢飞了几具尸体,水月女皇昂然转身,刚刚踏出一步,一道微弱的呻吟及时传入了她耳中。

    幻影一闪,水月女皇已跃入了坑中,高举的长鞭却在刹那间停顿,“咦,是他!”

    一场精心策划的刺杀意外落幕,水月女皇愤怒地离开了山谷,在她手中离奇的拎着一个漆黑的人形物体。

    危险过去,但风浪却才刚刚开始。回到宫廷的女皇先将所有刺客尸体搜寻了一便,找不到线索,倒楣的就成了皇宫中人。

    凡是知道女皇出巡的宫奴全部受到了牵连,上至大内总管,下至宫女男奴,水月女皇一声令下,世间就此多出了数十条冤魂,弄得皇宫上下人心惶惶,朝不保夕。

    石诚缓缓张开了沉重的眼帘,眼中的残梦还未消失,几张谄媚的笑脸已围了上来。

    “总管大人,您老醒啦!”

    “啊,总管醒啦,快来人,给总管大人更衣!”……

    洗脸漱口,穿衣裹带,石诚动也没有动一下,但很快就从头到脚换上了新衣。

    “大内总管,是我?”

    石诚反手指着自己的鼻尖,眼神仔细地在众人脸上“溜达”了一圈。

    “哎哟,当然是您老了,奴才可没有那等福气。”

    一个细皮的瘦弱男奴一边为石诚束腰带,一边给了大内总管一记媚眼,吓得如坠梦中的少年浑身直发抖。

    鸡鸡那个东东,老子怎么一下变成了大内总管,还遇上了这么恶心的死兔子!

    少年傻傻地任凭摆布,思绪则努力地回忆起来,热气球坠落的一幕闪电般在他脑海重播:哦,对了,老子遇到空难了回忆到这儿,喜欢看玄幻小说的少年忍不住双唇一颤,小虎牙吓得失去了光华:我不会已经摔死了吧,还是像小说里写的,附身在了别人的身体里“噌!”

    几个宫奴突然被发狂的总管冲得东倒西歪,石诚好似无头苍蝇般在房里上下乱穿,最后猛然停在了一面铜镜之前。

    镜中人一身华服,锦衣玉带,脚踏鹿皮长靴,头戴高级——家丁帽,看到这儿,少年竟然咧嘴一乐,又看到了熟悉的小虎牙,嗯,还好,还有老子熟悉的家丁帽。

    自得其乐的视线微微一聚,石诚笑得更加欢快,还是那张平凡的清瘦脸颊,还有那单薄的身板儿,唯一变化的是头发,好不容易蓄长的头发又变成了短发,还参差不齐,唉,这下又不像异界古代人了“总管大人……”

    几个宫奴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娘娘腔往前一凑,手又伸到了石诚腰间,尖声尖气道:“总管,陛下有令,您老一醒,就请速到御书房见驾。”

    “笔下?什麽笔下,写小说的吗?啊,你是说水月女皇!”

    石诚终于从昏睡的朦胧中吓醒,心房怦怦狂跳,但平凡的五官却没有什么变化,地球村少年迅速调整了思绪,以不冷不热的“总管”口吻道:“嗯,我头有点晕,你们说说,我是怎么当上总管的?”

    几个宫奴联手把石诚推出了房门,走向一辆豪华马车,众人一边行动,一边七嘴八舌地回答着总管的问题。

    当石诚坐进马车时,他已基本明白了一切,原来自己无意间救了水月女皇,还成了皇宫的大内总管,在京城拥有了一座豪宅,嘿、嘿……看来逃出梦城真是逃对了马车轻轻晃动,晃得石诚心窝发酥,眼目无意间一瞥,他看到了正在轿旁小跑的娘娘腔。

    一缕担忧从习惯的认知中冒出,石诚下意识夹紧了两腿,同时把娘娘腔招到了窗前,无比小声问道:“当大内总管会不会被阉?”

    “嘻、嘻……总管说笑了,身为陛下的男奴,怎会被阉呢?您放心,小人这儿有特别的壮阳秘方,您老如果需要……”

    娘娘腔又开始对总管放电,不过石诚这次只有欢喜,没有恶心,心情大好下笑问道:“嗯,改天给我看看啥秘方,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当宫奴多久了?”

    “回总管,奴才叫小兔子,也是新进宫不久,是您老的贴身随从。”

    娘娘腔果然人如其名,话语未了忍不住左右一看,这才凑到石诚耳边嘀咕道:“前几日宫中砍了许多脑袋,所以招了一大批新人,奴才也是这样入宫的,总管,您老以后有事尽管吩咐。”

    石诚对水月女皇的残暴可是记忆深刻,下意识脖子一缩,从最低级奴隶升为最高级——奴隶的少年缩回了马车中,久久也没有出声。

    时光一晃过了半个时辰,经过层层管卡,石诚终于来到了御书房门前。

    “站住,举手,检查!”

    守门的两个女官都是妙龄美女,但脸色却又冷又硬,先检查了石诚上下衣衫,然后竟然一把捏在了少年,准确地抓住了石诚的微型阳根。

    “你们……呃!”

    新任大内总管本要反抗,其中一女猛然狠狠捏住了他的春丸,捏得石大总管脸青唇白,从飘飘然中被打回了现实。

    原来所谓“大内总管”仍然是一个奴隶,一个皇家家丁而已,仍然会被这异世界的女人欺压蹂躏,鸡鸡那个东东小兔子翘着兰花指,细声细气地为菜鸟总管解释道:“总管,这是宫中规矩,觐见女皇陛下都要彻底搜身。”

    “这是什么?”

    两个女官在石诚怀中摸到了一个小匣子,好在她们认不出这是盗版天下第一暗器,石诚身板儿一挺,无比憨厚的气息好似水一样自然弥漫,“回两位大人,奴才这是用来讨好皇上的小道具,你们如果喜欢,就送给两位大人玩吧。”

    两女官闻言,手一抖,急忙把小匣子塞回了皇家家丁手中,她们可不敢抢夺女皇的东西。

    “奴才石头给陛下请安,祝陛下万寿无疆,青春永驻,天下无敌!L”石诚纵欲见到了水月女皇,学着小兔子的动作,他好似乌龟般趴在了地上,口中不伦不类的恭唱,心中却是一个劲儿骂娘。

    瘦猴少年心神忐忑了好一会儿,皇座之上,终于传出了水月女皇威严的声音,“嗯,抬起头来,让朕看看。”

    水无心就是水无心,虽然是在皇宫之中,但她不一般的性格还是没有丝毫改变,就连动作也与石诚初见时相差无几。

    女皇话音未落,长鞭的幻影已将小家丁卷了起来,拉到了她面前。

    “嗯,几个月不见,长帅了嘛,不错、不错,让朕再看看,下面有没有进步。”

    水月女皇丰满的凤体迸射着火辣辣的艳光,好色的女人拥有独特的魅力,丰润朱唇轻轻一吹,差一点吹得石诚原形毕露。

    可怜的总管大人转瞬就被扒下了裤子,露出了没有进步的,换来的是水月女皇失望的叹息。

    水无心的长鞭已经松开,凤手却依然不停拨弄着少年,一边“检查”一边喃喃自语道:“可惜,真是可惜,朕的福将怎能是天阉呢?嗯,干脆让御医给你换一条,换狗的好,还是马的好呢?”

    “啊,陛下饶命,陛下饶命!”

    石诚眼珠一翻,差点当场昏倒,目光强行从水月女皇怒突的上挪开,小虎牙悄然一亮,情急之下,他想到了转移女皇注意的绝世好计。

    “启禀陛下,奴才虽然不能为陛下侍寝,但奴才还有一项本领,能让陛下更加美若天仙,奴才的家乡地球村流行一门特别的本领——美容大法!”

    嘿、嘿……狡猾的家丁又用出了这老套的一招,不过招数不怕老,管用就好。

    果然,镜花大陆的女人反应都是一样,即使是权倾天下的水月女皇,依然是美眸发亮,雍容高大的玉体瞬间波浪涌动,急不可耐道:“如何美容法?快给朕试一试,如果所言非虚,朕重重有赏!”

    石诚刚要千篇一律地回应,不料他瘦小的身板儿突然又被长鞭卷到了半空,天下第一女人很是变态地拎着男人阳根上下甩动,话锋一转道:“小石头,你竟敢期瞒朕,世间哪有什么美容大法,朕要将你这没用的玩意儿剁下来喂狗!”

    “陛……陛下,奴才对你的忠心就像那火山爆发,一发不可收拾……又像皇朝日月,日日月月,永不熄灭……陛下不信,现在就把奴才赐死吧!”

    皇家家丁每一句都是尾音悠长,余音飞扬,脸上一片忠义之光,大手却暗地里握住了毒龙针:鸡鸡那个东东,如果这变态女人不相信,那老子就只能杀一个够本了。

    老天保佑,千万不要逼我呀沉默突然降临,水月女皇反常地凝视了石诚几秒钟,不知是因为石诚救过她的命,还是马屁拍晕了她,一向暴戾的女皇少有的和颜悦色,笑语道:“咯、咯……石头,朕只不过考验一下你,你这么好玩的奴才,朕怎么舍得杀呢?嗯,下去准备吧,朕要开开眼界。”

    “奴才遵命!”

    石诚平静地磕头退下,一直退出了御书房的门槛,走出好远,他发觉跟班小兔子还在发抖,而且连手指都紧绷到发白。

    “小兔子,不用怕;有本总管罩着你,没事儿的!”

    时空一转,石诚又变成了大爷,安慰了小兔子一番,他这才踱着四方步,慢悠悠地走出了皇宫。

    小兔子看了看得意洋洋的顶头上司,深吸一口气后,失控的情绪终于平复,手指迅速缩回袖中,娘娘腔宫奴加快脚步追了上去。

    新任大总管又回到了他位于宫外的豪宅,仰躺在凉塌之上,石诚享受着初夏的清风,然后仔细筹谋起来。

    即来之则安之,既然已经无意进入了皇宫,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站稳脚跟,那就需要水月女皇的宠信,要想受宠,就只有——美容大法,如果能把女皇搞定,说不定……嘎嘎几天过去,总管大人除了贪污以外,什么都没干;而小兔子则把一切杂事打理得井井有条,让新任大内总管很是欢喜,有了这么能干又忠心的手下,他贪污起来更是顺风顺水。

    鸡鸡那个东东,睡在钱堆里的感觉——真爽,嘿、嘿……

    狡猾恶奴咧嘴一乐,小虎牙瞬间无比明亮;决定成败,甚至是决定生死的时刻终于来临。

    石诚端着美容的绝世精油,一步一步走进了皇宫,一步一步地来到了女皇寝宫。在宫门外,他又遇到了检查。

    “脱衣!”

    两个女官二话不说,就把恶奴脱成了一丝不挂。好在大内总管已经知晓了这规矩——进入女皇寝宫者,无论男女,必须赤身裸体;恶奴坦然任凭摆布,亮出了他天阉的招牌,来到了赤裸女皇的床前。

    “啊……”

    极致的欢鸣在大床上回荡,水月女皇正骑在一个壮硕男奴身上纵横驰骋,另外两个男奴则在吮吸她的脚趾;见到石诚进入,水无心也没有停止的打算,继续压榨着男奴的精力。

    偷眼观看的皇家家丁不由大为咋舌,乖乖,好厉害!水月女皇绝对是他所见过最猛的女人被骑的男奴突然身体一僵,不待他从快感中清醒过来,水月女皇已将刚才还在交欢的男奴一脚踢下床去,“废物,才半个时辰就完啦,来人啦,拖出去仗打三十。”

    可怜男奴的惨叫声越来越弱,石诚瞬间噤若寒蝉,他仿佛看到了自己悲惨的未来。

    直到另两个男奴也被拖出去了,水无心才赤身坐了起来,对着石诚一勾手指道:“石头,过来,朕估算着,你也该来了。”

    石诚的呼吸不由自主浓重了几分,他已是美容的老手,但却比第一次紧张了无数倍;恶奴正想展开人生以来最胆大的征服计划,两道白色幻影突然横空而现,美容精油转瞬易。

    风停影止,两个同样一丝不挂的女官出现在石诚眼前。

    不顾大内总管的惊讶,两女官转向女皇俯身一礼,后翘的肉臀正好对准了少年,就连花瓣都清晰可见,少年“吓”得神魂颠倒,但女人们却无比平静。

    “陛下,御医已在宫外等候,很快就能查验清楚,请陛下稍待片刻。”

    “咚、咚!”

    精油被两个女官拿走了,石诚仿佛听到了自己心脏的强烈跳动声,回头一看,正好看到一个年女御医正在宽衣解带,然后赤着身子开始检验新奇的精油。

    恶奴在等待中开始手心冒汗,鸡鸡那个东东,皇宫就是不一样,老子真是太天真了,还想搞定女皇,能保住小命就不错了。

    一会儿过后,赤裸女官又回到了女皇面前,第一句话就将石诚吓了个魂飞魄散。

    “陛下,御医已经查出,此精油有问题……”

    “砰!”

    石诚还未听清女官的话语,眼前一花,整个人已被女皇的长鞭抽得凌空飞起,重重砸在了墙壁之上,生死不知。

    女皇还要再下杀手,那女官的声音又响起了,“陛下,下官还未说完,里面不是毒药,更像是一种催情药,但御医一时也不能肯定,她需要两天时间详细研究。”

    “春药,没有毒?”

    水月女皇一收长鞭,误杀了奴才,她眼中没有半点歉意,很是随意道:“哦,既然这样,你过去看看,石头死了没有,没死的话把他留在宫中,等结果出来再说。”

    倒楣的大内总管昏迷不醒,女官们直接就把他扔入了一间普通的杂物房,再没人管他死活。这就是水月皇朝,男人的命就像草一样贱,结局当然是草菅男人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