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三集 第四章 逃奴飞天
    月媚正欲向不远的出口追去,不料石诚竟然又吐出一大口鲜血,抱住她后脚死也不松手,无比虚弱道:“小姐,快……快带我回去……喝水,快,不然我就没救了!”

    “水?啊,好、好!”

    劲风一卷,两人的身影消失不见。月媚一口气就跑回了地面,冲入了后院,直到把石诚仍入古井之中,科学女狂人这才反应过来:糟啦,这下追不上敌人了!

    还好,终于把石头救回来了,嘻、嘻……以后不愁没有实验品了。

    日升中天,天清气朗,恶奴艰难地从井中攀爬了起来,一场生死风波这才彻底的风平浪静。

    几方人马谁也没有成功,好像也说不上失败,一切皆因一个不起眼的——狡猾家丁。

    月府后宅,月茵的目光从四个脸带残红的俏丫环身上扫过,然后以仅只母女二人可闻的声调问道:“娘亲,先前究竟发生了何事?”

    相同的问话,完全不同的深意,月夫人玉脸一红,她知道瞒不了七窍玲珑的大女儿,美妇人恨声道:“西南王那老狗买通下人,下了迷魂春药,意图占为娘便宜,好在石头及时出现,唤醒你父亲解了为娘的毒,而他就是被西南王打伤的!”

    “娘亲,为何不教训官胖子?”

    “官胖子的十万大军离梦城不远:上将军有令,不许月氏与人发生大冲突,算啦,方正他也没有占到为娘便宜,倒是可怜了春花秋月四个丫头,被白白糟蹋了。”

    月夫人深深呼吸了一下,然后隐去了眼底的一缕异样,然后动作扭捏地走入了自己的卧房,随风传来她欲盖弥彰的呆板话语:“茵儿,为娘受了点内伤,要闭关半月,这阵子就由你处理政事,不要打扰为娘。”

    客院之中,西南王笑得肥肉直颤,哪有半点郁闷的神色?憋了半天的王妃终于忍不住问道:“王爷,奴家怎么觉得不对劲儿,奴家好似被王爷你下了……”

    “迷魂催情散,对吧?哈、哈……爱妃,你没记错!”

    残留的感觉让西南王的“记忆”更加真实,笑着低声道:“石头这奴才真不错,不仅让本王玩了月青虹这美人儿,还特意编了一套谎话;可笑月青虹为了遮丑,竟然也说得面不改色,嘿、嘿……爱妃,本王记得曾经弄入你的,感觉怎么样呀?”

    “啊,坏王爷,难怪奴家坐着也疼!”

    王妃一头载入了西南王怀抱,“真相”虽然合理,但一点疑惑却在她心海深处盘旋不去。——不对呀,幻梦中那男人的可是超长超大,自己下面还未合拢的红肿玉门就是明证,那可不是王爷能够拥有的尺寸。

    冷云第二日就告辞离开了梦城,西南王仗着大军护身,本想留在月府继续图谋兵库宝图,顺便在尝一尝月氏的滋味,不料冷云前脚刚刚启程,西州的快马后脚就冲进了梦城,八百里加急快报让西南王瞬间脸色大变。

    “启禀王爷,大事不好!我西州银库遭男尊帮打劫,库银与兵器损失大半。”

    “啊!好你个路云天,本王与你誓不两立!”

    老窝乱成一团,管无极再也不敢有半点耽搁,在月家人的幸灾乐祸中,胖王爷也飞速离开了之城。

    男尊帮总坛,路纤尘是愁云尽去,挽住母亲手臂,半真半假撒娇道:“娘亲,你连女儿也骗,害人家白白辛苦了一场,原来只是你的诱饵呀。”

    母女独处,自然无须伪装高贵优雅,木青霞丰腴的身子笑得是花枝乱颤,有点“变态”的毒手天仙竟然倒打了一耙道:“娘亲可没强要你去梦城,不是你自己要去会情郎吗?对了,那小子死了没有?”

    路纤尘未语先羞,一缕嫣红弥漫了脸颊,儿女之情尽在叙述中浮现,话语未了又隐带怨怼道:“官兵从地道追来,石头为了掩护女儿自愿留下,原本只是让他假装受伤,但羽衣却重重给了他一掌,幸亏我挡下了一半掌力;哼,羽衣心眼儿真小。”

    见女儿如此偏袒男人,木青霞嘻嘻一笑,继续不按常理出牌道:“丫头,你也真大方,竟让自己的男人与其她女人发生暧昧,小心被抢哟!”

    水圣女还是好似水一样,不过却是欢腾的瀑布,摇着娘亲身子不依道:“什么我的男人,娘亲说的真难听,咯、咯……羽衣早就有未婚夫了,听说是什么江湖三英之首,她才不会看上臭石头呢!”

    母女俩的话题很快又回到了小奴隶身上,水圣女的叙述虽然“修剪”了许多,但依然听得毒手天仙呼吸发热,连声惊叹道:“那小子真是个怪胎!嘻、嘻,女儿,还有什么你没说,那小子狡猾得很,你可别被他骗了,快说说看,娘亲帮你参谋参谋。”

    远隔千里之外,一个无病无痛的小家丁猛然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鸡鸡那个东东,谁大清早就在念叨老子,是美女就好了,嘿、嘿……”

    带着招牌的贼笑,瘦小奴隶摇摇摆摆地走在了梦城大街之上,好不得意。

    上次大乱已过去了半个月,月府与西南王都在这风波中吃了暗亏,男尊帮也是有死有伤,就连梦城的城门也被砸碎了一角,可谓一片狼藉.万众郁闷,唯有小小家丁反而因此红得发紫,整个梦城都知道了石头管家的大名,梦城一干官员更是有事无事都要前来巴结一番。

    今天,他又像往常一样,吃了一肚子好酒好菜,揣着一兜子银票钱财,随意地挥了挥手,胡乱答应了几个官员的贿赂要求,然后脑袋空空地回到了月府。

    “石头,夫人叫你去前厅,等你好一会儿了。”

    春花与秋月迎面而来,两个俏丫环眼中已没有往昔的野蛮,反而还对着石头甜甜一笑。

    “夫人?啊,夫人出关了?”

    直到这一刹那,小小家丁发热的头脑这才清醒过来,他自然知道月夫人闭关的真正原因,不由暗怪自己对美妇人太过沉迷,用力过猛。

    想到这儿,小家丁既是得意,又是后悔:唉,月夫人绝对了解月知州那方面的能力,这不是留下了大大的破绽吗?小心,一定要小心!

    走过前厅拱门的刹那,憨厚老实的气息好似水一般弥漫了恶奴身形。

    “石头参见夫人,不知夫人召奴才前来,有何吩咐?”

    月夫人斜靠在软榻之上,双目似有意若无意地瞟了石诚一眼,随即平淡地问道:“石头,听媚儿说你又在暗道里受了重伤,如今身子怎样?”

    石诚感激地回应了一番,然后挠头回忆道:“奴才当日也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糊里糊涂就被抓进了地道,幸亏二小姐来得及时,救了我一命。”

    话语微微一顿,憨厚家丁自行以猜测的语气继续道:“嗯,抓我的可能就是攻入大厅的蒙面人,他们恨我破了他们的好事,所以想杀了小人。”

    小家丁害怕的表情引来月夫人浅浅一笑,慵懒的身子微微向后倚靠,轻轻挥手道:“石头,你下去吧,好好休息,本夫人会重重奖赏你的.”望着石头的背影,月夫人眼中的平静立刻被波澜搅乱。

    石头说的全是实话吗?当日……

    “嗯!”

    意念一回到生日当晚,月氏美妇不由发出了似有若无的呻吟,时光虽然已过了十几天,但她的异样依然还未完全消失。

    唉,算了,不想了,想明白了又怎样?也许,有些东西不明白反而更好一些,只是不管怎样,石头这奴才已经看到了自己的丑态,留,还是不留?

    “哈啾!”

    家丁帽一抖,石头又打了一个重重的喷嚏,小家丁莫名其妙背心发寒,回身四周一看,却没有发觉敌人的踪影,一向不信鬼神的他蹭的一下,跑的比兔子还快。

    自从被月夫人“夸奖”过后,小家丁这才明白,月府虽好,但他始终是与狗同等地位的家丁,一旦恶性暴露,以这女人当道的异界规矩,他一定不会死,而是比死还难看。

    逃,一定要趁月夫人翻脸之前逃出去,去找纤尘老婆,加入男尊帮……嗯,不,男尊帮也是危险地带,老子横财在手,干嘛要寄人篱下,还是带着纤尘逃到塞外,当一个土财主更好,嘿嘿!

    少年咧嘴一乐,小虎牙瞬间闪现幻想的白光。

    意念还在盘旋,石管家瘦小的身形已经来到了城门口,不料,“名人”的麻烦却在这时降临。

    小家丁还未走近,守城将领已主动迎了上来,一副自家人口吻道:“石兄弟,要出城办事呀,行,没问题,我这就排一队人马护送你,回来咱哥儿俩一起去喝花酒。”

    石诚脸上笑得时分灿烂,心中却是一个劲儿咒骂,又试探几句够,见动摇不了对方示好的决心,不得不又找了个借口回身而去。

    鸡鸡那个东东,老子已经换了衣服,还是被这些家伙认出来了,怎么才能逃出去呢?

    一声巨响在皇宫大殿内刺耳回荡,水月女皇一脚踢碎了白玉台阶,一掌拍飞了黄金御案,但这也不能消解她心中的愤怒。

    “冷将军,你是说毒师与叛逆是一伙?好一个叛逆!”

    冷云在皇朝大殿中依然好似一座冰雕,任凭女皇的怒吼在她耳边呼啸,她玄冰一般的面容也没有丝毫变化,“启禀陛下,末将只知道毒师离奇失踪,水月三老确实是死在他的独门毒雾之下,不过末将不敢肯定毒师就是叛逆。”

    冷云虽然如此解释,但水无心却丝毫没有听进心中,在残暴女皇的意识里,向来是宁可错杀一千,也绝不放过一个。

    “来人呀,抄毒师的家,女子贬为庶民,男子打入奴隶营,反抗者一律格杀勿论!”

    同一片天空下,不同的大殿里,也正在因为相同德事情而怒火中烧。

    “什么,三个二品长老竟然全被毒死了?”

    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太婆猛然张开了双目,微暗的空间刹那觉得无比刺眼。

    “启禀大长老,二长老已亲自查看过三位长老的遗骨,确实死于毒师之毒。”

    愤怒在大长老苍老的面容上跳跃,但她出口的声音却反而变得十分平静,“送我的拜帖到上将军府,让月家人前来交代,水空明三人虽然不重要,但水月宗祠的威信决不能被人践踏。”

    一旁另一个胖老头忍不住说道:“大长老,此事水无心也有责任,要不要也派人把她找来?”

    天下间,敢直呼上将军与女皇之名者,恐怕也只有这特殊存在的水月宗祠了。

    大长老侧首看了说话的长老一眼,眼帘微闭道:“三长老,别忘了宗祠的规矩,一入宗祠,再不是任何一家之人,咱们只须记住祖宗传下的祖训就是了。”

    宗祠的拜帖很快就进入了上将军府,然后迅速传到了人在边疆的月无情手中,镜花大陆的女战神禁不住叹息道:“唉,要来的还是来了。”

    “上将军,要不要做准备?”

    “不用,只要我月无情不答应,这天下还没人有那胆子。”

    上将军随意地动了动手腕,挥了挥衣袖,拜帖转瞬化为了纸屑,千百碎屑又好似长上了翅膀,很有秩序地自动飞进了壁炉之中,“回信京师,不许轻举妄动,一切等我水月大典时回京再说。”

    青山翠竹掩映之间,一袭白裙在微风中惆怅而立,路纤尘眺望着梦城的方向,万千情丝早已飞越万水千山,就连木青霞来到身边,她也没有发觉。

    毒手天仙敏感地捕捉到了女儿心意,语带无限感慨的问道:“纤尘,你是不是想去把石头就回来?”

    不待路纤尘点头,木青霞又继续道:“不是娘亲不让你去,不过现在真不是时候,咱们夺了官胖子的银两,他必会报复,总坛帮众出入决不能暴露,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原因……”

    木青霞诱人的朱唇透出几分冷厉,话锋一转道:“水月皇朝近日贴出皇榜,广招天下能人异士,为彩云公主治怪病,你的水之玄功可以保命续脉,为娘想你陪我走一趟京城。”

    “啊,娘亲,你还想刺杀水月女皇?”

    路纤尘的飘逸瞬间破碎,她没有想到娘亲的胆子大到了这等地步。

    “嘘,小声点,被你父亲听到,咱们就去不成了,其实我也是觉得这儿太闷,嘻嘻……”

    木青霞一下捂住了女儿小嘴,成熟的玉容流转着少女时代的活泼气息。

    风儿一荡,青山翠竹倍显迷离梦幻,恍惚间,成熟母亲像少女般精灵古怪,妙龄女儿却显得睿智成熟,一对“怪异”母女相拥而立,端是绝色销魂,风姿倾城!

    “噗、噗……”

    梦城月府,二小姐闺房之内,绝色千金正在握着小家丁的不休,玩得那瘦小奴隶眼目迷离,呼吸急促。

    就在快感向涌去的关键刹那,月媚身子一扭,极品反常地飘下了床榻。

    “唉……”

    科学女狂人竟然对“研究”失去了兴趣,令得不上不下的石诚忍不住问道:“小姐,你在烦恼什么呀?”

    月媚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她可不想让石诚知道师妹即将返回梦城,怪只怪石头这次立下大功,弄得名声远扬,性感少女随口敷衍道:“没什么,今儿没兴致,不想玩这个了。”

    “小姐,要不咱们研究热气球,我又想到了几个改进的地方。”

    石诚绝对是脑袋短路,不玩月媚的极品,反而主动进入了科学女狂人的实验室,还忙得满头大汗;月媚目放热光,紧紧盯视着石诚每一个动作,最低级的奴隶!小家丁总会带给她惊喜与好奇。

    “石头,你怎么懂这么多呀?你真不识字吗?”

    石诚手上动作没有丝毫停顿,口中则千篇一律地随口敷衍道:“小姐,我真不识字;只是小时候遇见一个叫花子老头,我给了他一根棒棒糖,他就教了我这些。”

    “咯、咯……石头,乖,努力工作,姐姐待会儿给你棒棒糖吃。”

    美女主人的鼓励果然有效,改良版热气球很快就大功告成,一缕灵感同时飞入了科学女狂人脑海。

    “什麽!小姐,我……我们要乘着这热气球飞出梦城?”

    石诚的眼睛瞪得溜圆:心中忍不住大声惊叹:呵呵,果然是英雄所见略同!

    老子早就想这样飞走了,多帅呀狡猾家丁一拍胸膛,义无反顾、忠肝义胆道:“小姐,先让小人飞上去试一试,没问题了,咱们再一起飞上天。

    男人的气概让月媚美眸发亮,以崇拜的目光仰视着石诚随热热气球一起上升的身影。

    “哇,成功啦。”

    欢声笑语还在盘旋,牵扯原始热气球的绳索突然从上方落下,随即传来小家丁的惊恐叫声,“啊,小姐,救命啦,我控制不了啦……”

    滑翔翼与热气球结合而成的新玩意儿飞得还真快,转眼就只剩下了一个小黑点,任凭月媚如何惊呼,最后也只得在焦灼中失去了完美实验品的影子。

    “不幸”的小家丁在天空中笑得前俯后仰,鸟览大地,飞翔虚空,狡猾家丁的小虎牙跳跃着自恋的光华,嘿嘿,老子真是天才中的天才呀石诚随手招来了浮云,意念一动,一缕神奇的感应立刻凭空突现;几秒过后,他疑惑地挠了挠头,喃喃自语道:“奇怪,纤尘不是说男尊帮基地在南方吗,她的气息为什么在北方出现?嗯,不管了,先找到老婆再说。”

    火焰一喷,方向一转,原始热气球猛然加速,带着小奴隶飞向了自由的未来。

    月府,乃至整个梦城都闹翻了天,月二小姐翻身上马,就要带着大军出城,希望虽然渺茫,但她决不放弃。

    “妹妹,马儿追不上的,先下来,咱们从长计议。”

    月大小姐说得在情在理,但月媚与姐姐的思维却完全是两个世界,她不但不下马,反而一把抓住了月茵手腕道:“哦,对了,姐姐,你与石头有感应,快上马,时间来不及了。”

    姐妹俩你说你的,我做我的,一时间在府门口僵持不下,眼看理智的月茵要被冲动的妹妹打败,意外突然出现。

    “圣旨到,月青虹接旨!”

    拉长的尾音悠然飘荡,一对鲜衣亮甲的士兵护着一个女官昂首而至,月府上下再次鸡飞狗跳,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府门前就跪下了黑压压一大片人影。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水月庆典将至,梦城月氏劳苦功高,朕特赐……”

    圣旨很快交接完毕,女官婉言谢绝了月青虹宴请的好意,迅速踏上了回京之路。

    “娘亲,好端端的,女皇为什么要招你上京?”

    月媚话音未落,月茵无奈的叹息已轻轻环绕,“唉,这就叫怀璧其罪,看来兵库地图这事儿还没有结束呀!”

    “哼,不理她,师父就要回来了,看女皇敢把咱们怎么样,”

    月媚一挺极品,随即又要翻身上马,出城追寻小家丁。

    “胡闹,圣旨岂能违抗,回房打理行装,时间一到就启程入京。”

    月夫人一把将女儿从马上拎了下来,先点道,然后才以怪异的声调道:“就让那臭小子先逃吧,以后有他好看的。”

    “石头不是逃走,是事故!”

    月媚不懂月夫人的心思,但月茵却微微一愣,深邃的美眸望向了远处天空,绝顶聪慧的娇弱佳人瞬间明白了许多东西。

    水月皇宫,一座粉红色的、不带半点煞气的可爱宫殿内。

    水月女皇轻轻地抱住了一个发抖的少女,此刻的水无心再不是女暴君,而是一个百分百的宠溺母亲。

    豆蔻年华的玲珑少女一直在瑟瑟发抖,仿佛见到了世间最可怕的鬼怪一般,阵阵呜咽之声让一旁的宫女们也忍不住眼眸发红。

    良久之后,小公主才昏昏睡去,水无心小心翼翼将女儿塞入了被窝,看着女儿煞白的小脸,她不由长长叹息了一声,充满了无奈。

    一个长得略像男人的宫女就把女儿吓成了这样,唉,怪只怪她小时候的特别教育,本想让女儿讨厌男人,没想到却在女儿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恶梦阴影影。

    水月女皇走出了彩云宫,但心中的郁闷却一时难以抹去,袍袖一荡,女暴君充满杀气道:“来人呀,摆驾,朕要出宫狩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