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三集 第三章 淫精解毒
    “还不快跑,傻站着等死呀!”

    石诚可不傻,一手拽着一女,趁机就是撒腿狂奔,陆纤尘与梦羽衣恐怕做梦也不会想到,她们会有这麽一天,竟然被一个小奴隶扯得离地飞起。

    人类的潜能在逃命一刻得以体现,石诚带着两个美人竟然逃得比兔子还快,不过他还是快不过水月三老。

    三个老家伙的怒吼吹飞了家丁帽,速度最快的水空明双目一缩,剑芒再次暴涨,电光石火般刺向了无耻家丁的後脑。

    “石头,小心!”

    陆纤尘已听到了剑刀破空之音,心房一惊,她下意识就要一掌拍开刺向石头的利剑,意念一动,内息却难以冲出丹田。

    不好!水之圣女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中毒,别说救石诚,就连她自己也只能任人鱼肉,这可如何是好?梦羽衣的情形绝不比陆纤尘好上分毫,窈窕玉女甚至放弃了反抗,双眸一闭,静静地等待死亡的来临。

    千钧一发之际,电光石火之间,石诚的速度没有半点变化,水空明的杀气也没有丝毫留情,火花一闪,利剑狠狠刺入了——石墙,一堵突然从地面冒出来的石墙。

    “啊!”

    惊诧声充斥了九宫迷阵,梦羽衣翘长的眼帘被异变弹开,正好对上了陆纤尘同样震撼的美眸,还有小家丁那洋洋得意的无赖贼笑。

    银库机关竟然在这时启动,九宫迷阵瞬间转动变化,将水月三老与石诚等人生生分隔在了两个空间。

    “快跟我来,你们两个绿脸傻妞,想死也别拖累我呀。”

    小奴隶的眼中可没有半点意外,因为机关就是他预先启动的。

    九宫迷阵以看似无序地疯狂旋转,各种致命陷阱连环出现,但石诚却带着两女在其中闲庭信步。

    “石头,你怎麽知道机关位置,难道你拿到机关图了?”

    “呵、呵……老婆,我从月夫人房中搜出来的,运气好而已,没什麽大不了。”

    小奴隶难得谦虚了一次,他可不敢说弄到这图的真正手段。

    “那你快带我们出去,咱们需要觅地驱毒,如果毒气攻人心脉,就糟啦!”

    梦羽衣隐带不满地打断了二人罗嗦的对话;自从石诚出现後,幻梦玉女对这有趣的小奴隶就一直看个不停,总也想不明白,一个不会武功的家丁,怎麽能杀死赫赫有名的毒师。

    石诚一回身,见两女果然已是一脸绿色,没心没肺的家伙却一点也不急,反而懒洋洋地道:“放心,我有万能解毒药,什麽毒都能化解。”

    毒气也掩盖不住水圣女玉脸的一丝羞红,狠狠白了坏家伙一眼,她自然知道什麽是“万能解毒药”。

    “纤尘,他真有万能解毒药?那太好了,我还担心以後变成绿色丑八怪呢,嘻嘻!”

    梦羽衣萎顿的神色一下精神了许多,对小奴隶的好奇又上了一个台阶。

    “哟,这不是买卖女侠吗?久仰、久仰……”

    石诚仿佛这才发现梦羽衣的存在,突然话锋一转,一副奸商的模样道:“纤尘是俺老婆,自然应该给她解毒;女侠,你准备出多少钱呀?”

    江湖玉女一脸毒气弥漫,身陷危境,但一听到买卖二字,梦羽衣眼中的亮光瞬间进射而出,不顾陆纤尘哭笑不得的表情,兴致勃勃的问道:“臭小子,那你开个价吧。”

    “嗯,救的可是女侠你宝贵的性命,至少也值十万两黄金吧,没有现金,打欠条也行。”

    小家丁心中已乐开了花,脸上却是一片忍痛割爱的表情。

    “十万两,太贵了,我的命不值钱,只值……一百两吧!”

    一谈到“买卖”,与众不同的玉女立刻显露出商人本色,就连自己的性命也大肆贬低。

    “没诚意,至少也要九万九千九百两!”

    二百两已经够了,本小姐最多再加……”

    一个小家丁,一个武林玉女,两人一个漫天要价,一个坐地还钱,竟然在这种时刻,这种地方,做起了“买卖”。

    一番谈判後,石诚看来真不是做商人的料,开价十万,最後竟然一千两就成交了,而且还是银票,无奈点头的同时,小奴隶轻轻一掌印在了墙上一块普通的砖石之上。

    “咯、咯……本小姐又做成了一单大买卖。”

    梦羽衣脸上的绿色已十分浓密,但她的笑声却是从心底发出,普天之下,还真有人愿意与她做买卖,相信她幻梦玉女是个精明的商人,嘻嘻,这小石头还真不错!“小贼奴,你死定了!”

    梦羽衣还在做她的商人梦,九宫迷阵突然闪电般由动化静,水月三老几个起落就扑到了三人近处,三个老家伙腾空而起,一腔闷气都集中在了那小贼奴身上,反而把两个正主儿忘到了一旁。

    迷阵通道一堵石墙这时突然两边分开,一条巨型石柱自水月三老後方轰然出现,凌空横撞而来;机关之力万钧不止,水月三老不得不向侧面飞跃而开。

    “嘎!”

    响亮的机括声穿透了层层墙壁,石柱竟然违反常理戛然静止,生生停在了石诚鼻尖一寸之前。

    “石……石头,你没事吧?”

    陆纤尘的秀发已被适才的劲气冲得向後飞扬,梦羽衣也本能地向後倒退了一步,只有石诚巍然不动,令两女敬佩不已,眼中异彩连连闪现,瘦小的石头在她们眼中已是无比伟岸。

    陆纤尘小心翼翼呼唤了几次,不见小奴隶回应,梦羽衣不满地伸指向前一戳,轻若鸿羽的力量过处,小家丁立刻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原来石诚已被吓得当场昏倒,原来他还是那个没有武功、胆小狡猾的小奴隶。

    昏迷之中,狡猾家丁的魂魄依然在颤抖,在嚎叫:鸡鸡那个东东,图上不是说会隔着一米远停下吗,吓死老子了,真他娘的没有品质保证!不待水月三老再次扑来,三人立身的地面突然向下二泛,一个大洞瞬间就将他们吸了进去;紧接着,洞口消失,九宫迷阵再次急速旋转起来。

    水月三老再次被困阵中,机关陷阱虽然伤不了他们,但一团五颜六色的烟雾却让三人魂飞魄散。

    “啊,你们看,毒师的屍体在融化!”

    月空英的惊叫刚刚出口,人还未凌空飞跃,月氏老女人的双脚已经化为了白骨。

    无比诡异的毒烟刹那充斥了迷阵每一寸空间,足足十几分钟後,滚滚浓烟才缓缓散落,毒师的屍体连带衣物彻底消失於天地之间,而阵中则留下了三具屍体,死不瞑目。

    天下第一杀手果然名不虚传,连屍体也能杀死三位先天高手,果然足够变态!

    银库之外,混战正酣,刀老四突然冲到了几个堂主身边,急声说了一番。

    资历最老的铁牛堂主略一犹豫,追问道:“真是圣女的命令?”

    “堂主请看,这是圣女权杖,小人不敢骗你,快撤退吧。”

    刀老四面容僵硬,更下意识垂下了光头;如果不是对石诚的坚定信心,铁血汉子绝不会撒这种善意的谎言。

    刀老四神色很不自然,好在圣女的权杖绝不是假货,银库之内又异常地久久没有回音,江湖联军突然撇下对手,潮水般冲出了月府,冲出了梦城城门。

    一场血腥的风波终於在天明时意外结束,梦城上下开始收拾残局,而月氏母女则将目光转向了静寂无声的银库。

    “小石头,咱们已经离开银库好几里了,停一停,快给我解毒,呃!”

    梦羽衣的发稍都已变成了绿色,虽然强自运功护住了心脉,但她随时都在鬼门关徘徊,江湖美人再也顾不得保持玉女形象,两脚一软,整个人靠坐在了布满灰尘的地道墙角。

    陆纤尘也变成了绿色美人儿,但水之圣女脸色是绿中透红,当着好友的面,她如何向自己的男人开口求“药”?狡猾家丁还想逃得越远越好,奈何两女毒性已深,回念一想,反正已经跑了这麽远,先解毒也不错,嘿、嘿!噌的一声,气喘如牛的少年突然变得龙精虎猛,翻身一跃,一把搂住了无力反抗的陆纤尘。

    “啊,石头,别……别……”

    颤音羞声还在回荡,圣女罗衫已开始飘飞,念及时间紧迫,危机四伏,石诚只是掀起了美人外衫,探手而入,半强迫地脱下了里面的亵衣,然後……

    “你……你们在干嘛!纤尘,他疯了,啊,你怎麽也……”

    梦羽衣心神一乱,美眸大张,江湖玉女本能地想躲到其他地方,可在这通道内,中毒已深的她除了转开面容外,根本没有其余法子。

    “女侠,我可是在给我老婆解毒,你不要偷窥哟!”

    不待梦羽衣怒斥,水之圣女急忙强忍羞涩,接过话头解释道:“羽衣,石诚的……阳……阳元可解天下奇毒,只有这法子,啊……坏蛋,不许挑动人家的……哦!”

    石诚熟练地捉到了圣女身子最敏感的部位,意念一动,男人的慾火已点燃了佳人体内的慾念,再一挺腰,硕大阳根随即深深了圣女花办。

    石诚一边用力深入,一边回首戏语道:“侠女小姐,咱们可是订了契约的,放心吧,我收了你的钱,一会儿就给你解毒。”

    “无耻,你这小贼,呃——”

    梦羽衣终於明白过来,原来自己竟然做了这麽一桩买卖;急怒攻心之下,毒气立刻趁虚而入,梦羽衣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

    水圣女眼见好姐妹情状,急忙飞身跃了过去,情急之下忘记了与石诚还是身体相连,这麽一跃,竟然“拖”着男人与男人的阳根冲出了好几米,最後只听“啵”的一声,硕大阳根与娇嫩花办这才分离开来,而那水色晶莹的阳根又正好对正了幻梦玉女的目光。

    “小贼,不准过来!本小姐就是死,也不受你这贼奴污辱,滚开——”

    石诚原本只想调笑几句,没料到弄巧成拙,更没料到爱钱玉女原来如此烈性,竟然气得放弃了对毒气的抵抗,自愿死亡;小奴隶向後一退,两手一摊,很不负责任地道:“老婆,不是我不救她呀,别怪我。”

    银库大门又一次缓缓沉入了地面,月夫人迅速关闭了机关,众人的目光随即一惊,他们已经有了不妙的预感,没想到现实比预计糟糕了无数倍。

    “娘亲小心,这儿还有余毒,我先用驱毒香熏一熏。”

    月媚对於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包括毒物都有天生的爱好,别人见毒往後退,她却是兴致勃勃的往前凑,一番忙碌後,等到毒气完全消散,已是半个时辰。

    月夫人站在银库之中,看着一分未少的库银,隐带疑惑叹息道:“叛贼应该是从暗道离开了,奇怪,他们为什麽不偷走银两呢?”

    月茵从水月三老屍骨边盈盈站起,静静地四周环望了一圈,以更加疑惑的语调道:“三位长老都是死在毒师的毒气之下,但毒师怎麽会……”

    月家众女以及冷云的目光齐刷刷地转向了西南王,胖王爷肥脸一抖,很是委屈道:“各位,小王以先人名义发誓,此事绝对与我无关。”

    无论西南王的先人有没有可信度,事实已经如此,月夫人也不得不接受功亏一篑的现实,“大家都回房休息吧,毒师之事烦请冷将军向陛下回禀,叛党离开已久,咱们追也无用。”

    众人纷纷退出了银库,唯有月媚暗地里转动着眼珠子,因为她在这儿嗅到了一种熟悉的味道,一种不应该出现在这儿的味道。

    硝烟还在夜空起伏,月二小姐风风火火冲入了小奴隶房间;下一刹那,极品穿窗而出,火辣倩影划破虚空,追进了月府的秘道之中。

    哼,不管臭小子的逃跑是主动还是被迫,这麽完美的实验品,休想逃出本小姐手心!※※※※※※※※※※※※※※※※“不行,不能让羽衣枉死在这儿!”

    陆纤尘细碎的银牙咬住了玉唇,突兀地回身握住了男人滚烫的阳根,眼中好似要滴出水来,无限魅惑低吟道:“老公,给我,快,给我!”

    如此邀请虽然有点不合时宜,但好色的男人岂有不纵体狂欢的道理,发亮的在娇嫩鲜红的花办上微微一磨,随即激情地向前一插,硕大的又陷入了柔腻之中。

    “啪、啪……”

    半昏半迷的幻梦玉女紧闭眼眸,但撞击的声音却在耳中回荡不休,她从来没有想到,陆纤尘竟然会发出那麽大的叫声,而且还会那麽放肆的胡言乱语。

    “啊……老公,好老公,快,再快一点,呀……死石头,穿……穿啦,快呀……羽衣的毒气要人心脉了,快,立刻,射呀!”

    飘逸圣女完全坠入了红尘,当脚趾都在酥麻中翘起刹那,她甚至已经忘记了梦羽衣的存在,只知道摇动美臀,追逐那透心蚀骨的快感。

    “好,我射,啊……老婆,不要夹那麽紧,我抽不动了……”

    男人的声音比平常大上了许多,眼神更有意无意地射向了幻梦玉女,江湖美人越是坚贞反抗,男人的目光反而越是炽热滚烫。

    正面立身抽查百余记後,陆纤尘高挑的身子向上一纵,整个人挂在了少年身上:石诚随即搂着她在通道内颠簸游走,一边走,一边上下抖动、左右旋转,随着一地春水飞溅,通道内的靡之气终於达到了全新的高度。

    水圣女玉体猛然一弓,抵在石诚胸膛的一下升到了少年脸上,佳人全身的感觉刹那全部集中在了桃源方寸之间,十倍清晰地感应到男人的阳根突然异常跳动,被大张的重重咬住。

    “老公,忍……忍一忍!”

    火山爆发的前一刹那,陆纤尘一抬腰臀,娇嫩花办用力将阳根甩了出来,绝美佳人随即玉体向下一滑,好似一汪春水滑到了男人脚下;玉唇一张,飘逸高雅的圣女竟然一口含住了男人的阳根,让石诚在惊喜中如遭电击,轰然奔腾而出。

    圣女玉唇紧紧地吮吸着,万千男人只敢仰望的梦中情人此时却蹲在男人脚下,大口大口地吞咽着。

    “呃——”

    石诚禁不住情怀大动,慾火在最为销魂的一刻猛然失控,激动的大手抱住了水圣女的头首,阳根一边持续喷射,一边在圣女口中抽动起来.“唔……”

    阵阵咿唔之音从美人唇边流出,当陆纤尘全身的绿色都消失後,她轻轻推开了石诚,然後含着一大口,急切地跃向了已被刺激得完全昏迷的另一位江湖玉女。

    水之圣女俯身吻在了幻梦玉女的绿色檀口之上,汹涌的从陆纤尘口中流出,大部分都流入了梦羽衣小嘴,一小部分则顺着梦羽衣的唇角往下滑动,流过了下颔,滑到了纤秀的脖子上,然後顺着衣领流向了窈窕玉女罗衫之内。

    石诚在一旁看得是目如火烧,刚刚有点软绵的瞬间又弹打在了他上,坚挺无比;男人不由分说向前一冲,嗖的一声,又了陆纤尘微微後翘的之中。

    “啊!”

    陆纤尘身子一颤,惊叫却只能在喉间打转,绝美佳人又羞又气,偏偏还不敢中断对好姐妹的“治疗”,只得任凭坏家伙从後恣意,插得她下俯的玉体波浪涌动。

    水之绝非凡品,感应到主人心中的羞愤,娇嫩花办猛然一收,变得无比紧窄,死死夹住了男人阳根,四壁随即一连上百记绞动挤压,绞得石诚在虎吼中飞上了之巅。

    这一次,男人的深深抵在了圣女花房深处,直到最後一滴精射完,他也没有抽离的念头,而是准备继续耸动,不料破坏者却在这时清醒了。

    低吟从梦羽衣口中传出,她终於也回复了正常的颜色,不过也许是因为间接解毒,幻梦玉女发梢竟然留下了几缕绿色,如此色彩,不仅没有影响玉人姿容,反而让梦羽衣绝色大增,窈窕之中平添了三分独特的魅力。

    从鬼门关回来的江湖玉女一睁眼,正好看到小贼奴的阳根好姐妹的,如此靡的景象竟然发生在她头顶上方,幻梦玉女甚至已嗅到了男人的味道。

    “轰——”

    羞怒之火夹杂着莫名的狂躁升腾而起,梦羽衣闪电般一脚踢在了石诚胸口之上。

    “小贼奴,我现在杀了你,然後自杀,还你一命。”

    不讲道理仿佛是这个异界的女人的通病,江湖传说果然更不可信,传说幻梦玉女好似梦一般完美,诗一般飘逸,但此时却好似发狂的母老虎,张开利爪就杀向了“无辜”的小石头。

    石诚没有还手之力,好在陆织尘及时把梦羽衣拉了回来,又急又快地把救治的真相说了出来。

    “我真没被他……侮辱?”

    梦羽衣明显在男女之事上没有多少知识,认真地想了想,又感受了一子的变化,正当石诚以为危险过去时,幻梦玉女无意闾香舌一动,正好舔在了唇角的白色痕迹之上。

    杀气瞬间二次爆发,两女又抱在了一起,小小家丁则一脸郁闷向後退却,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鸡鸡那个东东,早知道就强行干了这小娘皮,现在这处境,就怪老子心不够狠,手不够辣,唉……倒楣,好人果然——做不得!正在混乱之时,一串劲气破空声迅速由远而近。

    “不好,追兵来了!”

    两男一女不由脸色大变,刚刚解毒的两女只能使出一两成功力,这可怎生是好?

    “砰!”

    月媚野蛮地一掌震碎了挡路的暗门,碎石还在空中抛飞,月二小姐火辣辣的身影已穿越而过,前方突然传来熟悉的惨叫声,让她瞬间心急如焚。

    通道一折,高速飞奔的月媚终於看到了石诚,小家丁此时竟然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月二小姐的芳心刹那缩成了一点,紧张得已难以呼吸。

    “小……小姐,救命!”

    石诚一出声,月媚这才回复了行动的能力,残影还在几丈外发愣,极品已经扑到了少年身边。

    “石头,你受伤啦?放心,我这就召集暗影追杀叛贼,为你报仇,哼,她们逃不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