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三集 第二章 恶奴得利
    “噢……呀——”

    月夫人刚刚适应男人的巨大,不料对手又突然变招,不仅幽谷在极致的冲击下“融化”,就连她的身子也不停抽搐。

    前所未有的一声尖叫之後,月夫人迷乱的美眸瞬间翻白,从心窝到喉咙,再到香舌朱唇,激情的呐喊瞬间冲出了一条的通道。

    月夫人尖叫之际,终於升起了几分,石诚一偏头,顾不了喘气,急忙发出了命令。

    四个俏丫鬟、影娘、王妃同时听令围了上来,六女同时用力,终於将石诚从月夫人的杀招下救了出来。

    时光仍在流逝,春色蓦然加剧,不用石诚命令,六个慾火焚身的女人已经将他又一次按倒在地。

    影娘的玉手从众女腿缝间,火热地抓住了男人,女杀手还未将塞入小嘴,王妃已从半途杀出,一把推开了影娘。

    靡的闷响声中,王妃水蛇般身子一沉,强行占据了男人最重要的地方,高贵王妃紧接着发出了贱的呐喊,被男人得上下抛飞。

    四个俏丫鬟潜意识之中不敢与贵妇人争抢,青春少女的唇舌自动转移了地方。

    春花与石诚唇舌交缠,秋月舔吸男人胸膛,夏荷夹住了石诚的左腿,桃源芳草使劲摩擦男人的膝盖,冬雪看似最是文静,不过她的小嘴却最是火爆,从石诚额头一直舔到了脚趾,就连臀沟也未放过。

    五个女人几乎占据了男人全身,箭女不愧是杀手本色,推不开王妃,她抓住石诚的中指就插进了她之中。

    乱了,大厅之中一切全乱了,乱到了极点,乱到了巅峰。

    这时,月夫人也从先前的极乐中回过气来,身为主人的豪门美妇纵身一跃,无双在空中划出一道美妙轨迹,肉林之中又多出了一员绝色悍将。

    “砰!”

    石诚被七个发狂的女人压在了桌案之上,原本的酒菜已被一扫而光,狂放的美酒从歪斜的酒坛倾倒而出,将一男七女的身子彻底浸泡。

    酒水、精水、春水、汗水浑然交融,呐喊、呻吟、尖叫、闷哼此起彼伏。

    “噗、噗……”

    不停喷射,男人的灵魂无休无止地飞跃高峰,石诚已不知身下、身上、身左、身右的女人是谁,只知道灌满一个後,又一个立刻就会补上,前一个美女还在之巅飞翔,下一个佳丽已开始起伏呐喊。

    与春水的气息充斥了空间,靡的天地留下了无比精彩的画卷。

    石诚又在极乐中欢鸣了,早巳射遍了众女全身;百变神枪终於无拘无束,威力发挥到了最大,把七个撑到了前所未有的宽度与深度,也让众女品味到了刻人生命烙印的迷离销魂。

    “轰——”

    月府後院又一堵高墙被重掌击穿,官军虽然咬牙坚持,奈何对方一流高手太多,他们终於全线溃败。

    “羽衣,进银库!”

    两大江湖美女好似利箭在人浪中穿行,身影过处,留下了漫天的惨叫与纷飞的血雾;两女眼前一空,已停在了银库门前。

    中庭大门终於被重重推开,一身血迹的月媚、月茵同时扑了进去。

    “娘亲、父亲,啊!”

    姐妹俩同时推开了不应该紧闭的厅门,惊叫在诧异中瞬间变调。

    大厅之中一片狼藉,明显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打斗,但却不见敌人身影,除了龅牙管家屍体僵硬外,月夫人、月知州,还有西南王夫妇全都安然无恙,众人只是神色苍白,正在盘膝运功;不仅如此,厅中还多了一个姐妹俩都意想不到的人物——家丁小石头。

    本该远走高飞的小家丁竟然躺在大厅之中,沭目惊心的鲜血不断从口中流出,小奴隶的眼神已是一片涣散。

    月媚惊叫着扑向了石诚,月夫人突然张开双眸,急声阻止道:“媚儿,小心,石头替我挡了刺客一掌,五脏已碎,别动他,石头体质独特,也许会有奇蹟出现也不一定!”

    月夫人脸色苍白中透着潮红,稍稍停顿後才凝声问道:“外面情形如何,叛党是否已被擒下?”.

    “娘亲,叛党不知从哪儿弄来了厉害的火器,咱们输啦;陆纤尘已快要冲入银库,女儿这就回去拦住她。”

    月媚刚要转身,月夫人却神秘一笑道:“媚儿回来,放心,他们带不走官银,一两也休想!”

    月茵深邃的美眸微微闪动,随即眼帘一垂,掩住了疑惑的光华,幽深的天籁轻轻环绕,“娘亲,我们走後发生了什麽事?”

    “唉……”

    月夫人自然的一声长叹,脑海之中立刻浮现一连串画面:“茵儿,我们中了刺客诡计,大家都中了毒,对方原本想抓我等做人质,幸亏石头与管家冲了进来,吓走了对方。”

    一声习惯性的假笑突兀响起,西南王也从调息中回到了现实空间,胖王爷眼中光速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得意,随即附和道:“夫人说得是,真是多亏了石头,不顾生死前来救驾,一代忠奴呀!本王他日定要好好报答於他,嗯,对了,夫人怎说不惧官银被盗?”

    银库铁门在轰隆声中沉入了地底,陆纤尘凝重的瓜子玉脸不由闪过一抹复杂的晕红,石诚给她的果然是银库钥匙,而且少年还不计生死回来助阵,令水之圣女不由心弦颤动。

    唉,只是不知这一缕心动是出於佳人本心,还是因为那独一无二的至尊“精”!万千意念尽在刹那间闪过,水之圣女高挑的身影飘进了银库,幻梦玉女袖剑微收,窈窕倩影紧跟而入;两女进去不到一分钟,大铁门又升了起来,关闭了银库。

    阴沉的空间吞噬了影子,但两女依然是闲庭信步,飘逸醉人。

    江湖联军阵型再变,转眼就在银库外筑成了一道不可逾越的人墙,一边游刀有余地抵抗官兵的反扑,一边等待着强行搬走官银的命令。

    陆、梦两女一入银库,迎面不是金光闪闪,而是一字横排的九个通道。

    “纤尘,不用研究生死门了,那太老套,看我的,嘻嘻……这法子更简单。”

    梦羽衣把手伸入了腰间的锦囊,随即玉手轻轻一抛,一只指尖大小的奇异小鸟盘旋而起,略略一顿,随即轻盈无双地向其中一个洞口飞去.“这是我花了万两黄金,从塞外买来的宝贝风鸟,这鸟儿天生对气流无比敏感,不管咱们脚下是九宫,还是八封,只管跟着风鸟前进,最後一定是生门。”

    “哇,一只鸟你就花了万两黄金!难怪你要敲石头的竹杠了。”

    陆纤尘笑语打趣,随即话锋一转,柳眉微蹙道:“江湖传言这银库是前朝机关大师所造,机关之说绝不可能是空来风,咱们已走了十几丈,竟然没有一个陷阱出现,怎麽会这样,不会是机关坏了吧?”

    “嘻嘻……说不定是官府的人吃暍过多,脑子坏掉了,连机关没有开启也不知道。”

    悦耳的欢笑在迷宫中放肆飘动,一对江湖绝色在人後显露着与众不同的真情真性。

    叛党冲入银库的消息第一时间传人了月府大厅,急性子的月媚神色一急,但月夫人与月茵却是一脸微笑,悠然自得。

    “媚儿,你可是大家小姐,不要动不动就喊打喊杀,她们这是自投罗网,水月宗祠三位二品长老正在里面候着呢。”

    月夫人说到这儿,眼光有意转向了西南王,继续抛出重磅炸弹道:“如果这还困不住陆纤尘与梦羽衣,那再加上女皇特使——毒师,必然万无一失。”

    “二品长老,还有毒师!”

    西南王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胖王爷这才明白,原来自己没能成功进入银库是多麽的幸运。

    五十年前,水月两家共同设定了一个特别的机构——水月宗祠,凡是年满花甲的皇朝高手就可以成为宗祠长老,享受无上尊崇;水月宗祠不仅是为了供奉老人,而且还负有一项特殊使命,监督水月两家的後人!不论是女皇,还是上将军,一旦有不轨之举,长老会就可以行使唯一的、也是最强的职能——罢免。

    拥有如此地位,能进宗祠者自然无一不是功力高深的老怪物;二品已是高级长老,寻常难以得见,此时竟然一出现就是三个,再加上一个号称天下第一杀手的老毒物,难怪西南王会神色怪异,大不是滋味。

    就在众人谈论水月宗祠之时,正在疗伤的小家丁奇蹟般张开了双目,虚弱的目光傻傻地转了一圈,好一会儿後,他才猛然回过神来。

    “夫人小心,有刺客,来人呀——”

    小奴隶的“迟钝”让厅中刹那一片笑声,月媚喜不自胜地冲上前去,娇瞋的口吻连连变化,“笨蛋,刺客早就跑了,别傻叫了!嗯,臭小子,你好点了吗?”

    月二小姐的关怀还未说完,小奴隶脸上突然闪现病态潮红,一口鲜血进射而出,摇摇欲坠的忠勇家丁强行爬了起来,颤声道:“小姐,小的没事儿,我想回房休息一会儿。”

    月夫人一挥手,几个下人急忙把石管家搀了起来,慢慢离开了中庭。

    “媚儿,回来,等事情结束,你再去看石头也不迟!”

    月夫人及时喊住了二女儿,口吻已没有不满斥责,反而还隐约透出几分赞许之意,让月媚不由乐得眉开眼笑,再不好意思与娘亲翻脸,乖乖地坐回了姐姐身边。

    银库内,通道一转,陆纤尘与梦羽衣猛然眼前二兄,一个宽敞的空间跃然入目,她们寻找的金山银山终於出现,但两女的神色却是不喜反惊。

    金银之前,二男一女三个花甲老人盘膝打坐,两女飘动的衣袂刹那定在了虚空,她们认不出对手的身分,但武者的先天直觉却感应到了三道强大的内息。

    高手,绝对的高手!难怪机关未开,原来是有比机关更厉害的人物在等待她们!不妙的预感闪电般钻进脑海,几乎是在看到三个老家伙的同一刹那,江湖两女已向後飞跃了三丈有余;三个枯瘦的老人“缓缓”一动,两女如虚似幻的倩影竟然轻易落入了他们的包围圈。

    当先的高瘦老者身形一顿,但如山气势依然压得空间扭曲,花白的胡须一扬,他隐带威胁地自我介绍道:“老朽水空明,这是胞弟空暗与月家空英,不知两位姑娘可曾听闻我等薄名?”

    “空字辈,你们是……水月宗祠的二品长老!”

    以陆纤尘的天生飘逸也不由神色微乱,梦羽衣的呼吸更已吹动了蒙面的轻纱。

    “陆姑娘不愧是名门之後,看在你父陆云天面子上,只要束手就擒,老朽以水月宗祠的名义保证,绝不伤你俩分毫。”

    三个老家伙同时向前踏出一步,水空明的目光又转向了蒙面的幻梦玉女,“这位姑娘想必也不是寻常之辈,何不揭开面纱,以免老朽失手得罪。”

    “咯、咯……好呀,老前辈,接住了!”

    幻梦玉女抛出的不是面纱,而是袖剑之芒,虚空一颤,在呜鸣声中拉开了混战的序幕。

    水月宗祠三大长老似乎没有看见刺破虚空的剑芒,兀自围着两女转动起来,三人步伐不快,但一股凭空突现的狂风却疾如闪电,吹飞了梦羽衣的袖剑,紧接着以雷霆万钧之力禁锢了两女的身形。

    当旋转的风浪“吹”到两女身前时,就是三个老家伙发动致命杀招之时,陆、梦两女自不会坐以待毙。

    “羽衣,助我一臂之力!”

    陆纤尘盈盈升空而起,两女不愧皆是七窍玲珑心,虽然只是第一次合作,但只需相视一眼,已心有灵犀。

    水袖再次虚空舞动,不过这一次卷住的不是短剑,而是手持长剑的陆纤尘;梦羽衣窈窕的身子爆发出惊人的力量,玉臂原地一抡,陆纤尘高挑的倩影立刻顺时针飞速转动。

    快,越来越快,三两个刹那後,水圣女终於追上了对手旋转的速度。

    准,又准又狠,飘逸如仙的圣女刺出了野性的一剑,剑尖一往无回,直奔水空明咽喉而去。

    “砰!”

    虚无空间突然一震,银库在连串巨响中瑟瑟颤抖,两位江湖玉女奇蹟般冲出了水月三老的包围圈,疾如闪电飞射而去。

    风一停,现出了三个老家伙的身影,奇怪的是水空明竟然阻住了两个同伴狂飙的内息,“不用急,她们已负伤,逃不掉的;这两个女娃最好不要死在咱们手中,就让毒师去担心陆云天的报复吧,呵呵……”

    “石管家,您老安心休息,我们为你守门。”

    几个家丁把石诚送回了房间,随即争先恐後大献殷勤,谁都知道石管家今儿立下了天大的功劳,飞黄腾达那是轻而易举!“不用了,有人在我睡不着,你们去保护夫人小姐吧,咱们都是奴才,要守本分!”

    石诚谦逊地劝说了好几句,几个家丁却还是想在他面前争取表现,石管家见状,突然一声大吼,“全给老子滚,不然全部去洗茅坑,鸡鸡那个东东,竟敢不听命令!”

    和颜悦色果然没有喜怒无常管用,几个家丁立刻一哄而散,石诚一回身,突兀地对着房中暗处道:“影娘,出来吧,我知道你在,老远就嗅到你气味了!”

    黑暗往後退却,月光一跳,果然照到了一双健美野性的长腿,还有那把要人命的精致玉弓。

    “你为什麽不逃?”

    玉弓缓缓抬起,箭女的眼帘闭得更细,一向不把人命当回事儿的女杀手眼中却在闪动软弱的光华。

    “我为什麽要逃?你会杀我吗?”

    石诚瘦小的身板儿挺得笔直,双目异彩一闪,浑浊尽去,深邃的目光很是明亮,玄妙地直透女杀手芳心。

    玉弓几次升起,又几番落下,影娘定定地凝视了石诚几眼,随即毫无预兆地一转身,从窗口滑了出去。

    “影娘,你要去哪儿?外面全是官兵,小心!”

    说话之时,小奴隶悄然挪了挪麻木的双脚,咧嘴一乐,这小娘皮的杀气好强,老子差一点就趴下了,嘿、嘿……还好,幸亏精果然有效.恶奴的小虎牙还未藏回口中,箭女突然又好似雌豹般穿窗而回,野性的美眸近在咫尺地压迫着石诚的眼睛,“臭小子,姑奶奶本想背身给你一箭;唉,看在你还有点儿良心的份儿上,这次就让你白占便宜,算啦!”

    玉弓这才真正松弦,箭女有力的长腿交替一弹,略显别扭地划空而去;美人倩影已逝,临别的话语这才随风而来。

    “咯咯,主人,奴婢这次是真的走了;任务失败,将军不会再放过我,官胖子与月家也不会轻易甘休,你自己小心,能走就走吧!”

    静默,一秒、两秒、三秒……

    石诚傻站在窗口足足一分钟,风儿吹来,身子一颤,他这才发现自己後背一片冰冷。

    鸡鸡那个东东,这世界真是太变态了,这世界的女人更加的变态,刚才差一点就掉了脑袋,嘘……好险!啊,糟糕!半声惊叫冲口而出,石诚这才想起自己还有大事要办,狡猾家丁一边向门外跑去,一边从怀中掏出一张地图仔细看了起来。

    银库内,受伤的两女刚刚逃入九宫通道,却突然由动化静,被迫停了下来。

    “两位姑娘,请留步!”

    一团诡异的绿色烟雾凭空升起,绿烟之中,一个模糊的人影好似柳枝般左右飘动,让已入先天化境的两女竟然摸不清他站立的准确位置。

    神秘人一抬手,又一缕烟雾从他指尖冒出,随即好似蛇一般游向了两女。

    “你是毒师!”

    陆纤尘一边往後飞跃,一边发出了隐带惊惧的叹息,身为毒手天仙的女儿,她更加明白天下第一老毒物的厉害。

    “正是老夫,水圣女眼光果然不错,资质更是百年难得一见,如果能成为老夫的毒人,那就更完美了,嘎、嘎……”

    变态怪笑声还在毒雾中盘旋,两女身後空间猛然一“绿”,又是大片诡异毒烟凭空冒起。

    身处九宫通道之中,前後都被毒雾包围,还有越来越近的水月三老,飘逸如陆纤尘,慧黠似梦羽衣,也不由同时花容色变,月貌失颜。

    毒雾并未因花容月貌而有半点停顿,在毒师眼中只有制作毒人的兴奋,皮包骨的五指凌空一卷,绝毒之雾刹那好似恶兽发狂,就连水月三老也下意识减缓了前进的步伐。

    江湖双美的先天内息透体而出,全身窍快速关闭,但与毒雾碰撞的第一刹那,她们就发出了绝望的惊叫。

    毒气轻易将两位江湖玉女的玉手变绿,妖艳的色彩无情地扑向了两张绝色玉容,极度危险的刹那,一连串咒骂突然钻进了毒雾空间,让人啼笑皆非。

    “咳、咳……他娘的,是谁这麽没有公德心,要烧烤去野外嘛,竟然在这儿生火,小心生儿子没儿,有儿也不能放屁,鸡鸡那个东东。”

    “唰!”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震惊中一转,好几双瞳孔瞬间放大,竟然有人能在毒师的烟雾中行走自如,幻觉,一定是幻觉。

    毒师扭曲的身影更加摆动得厉害,十只鸡爪手指都开始舞动,漫天毒雾似有灵性般一转方向,急速涌向了突然冒出来的“可怕”高手。

    瘦小人影可不知道自己已经创造了镜花大陆的奇蹟,开毒雾,一边顶着头上那顶家丁帽小跑而近。

    一边挥动家丁衣袖搧“大人,别动手,自己人,自己人!小的是月府家丁,千万别动手。”

    月府权杖抢先晃入了毒师眼神,再加上小家丁竟然又穿过了一层毒雾,毒师就是想出手也没有了办法。

    “小子,你是……呀!”

    惨叫声让毒师的追问戛然而止,毒雾同时就像失去支撑的雨点唰唰坠地,烟尘一落,终於现出了一个活着的骷髅人。

    “火……龙……针!”

    天下第一杀手呆呆地低头看着心窝的血洞,然後扑通一声摔倒在地,至死也没有闭上眼睛。

    毒师这样就死翘翘了?这、这、这……是真的吗!九宫通道内突然陷入了可怕的死寂,不仅是水月三老,就连陆纤尘与梦羽衣也在震撼中有如泥塑木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