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三集 第一章 肉林混战
    突然的瞬间毁掉了一半大内侍卫,官府的人数虽然还是占优,但箭阵突然被灭,军心立刻跌到了谷底,任凭冷云如何喝斥,也挡不住恐惧好似瘟疫般蔓延。

    久等的一刻虽然姗姗来迟,但水圣女与幻梦玉女还是抓住了这难得的良机,江湖联军气势如虹,有如脱闸的猛虎,杀向了慌乱的官军,个体的强大终於左右了战局。

    官府军队靠的是铁血军纪与江湖高手对抗,如今阵型一乱,他们立刻变成了挨宰的羔羊,血流成河,屍堆成山也挡不住高手的脚步。

    溃败的迹象令冷云双目瞳孔众为了一点,一声冷斥,厚背长刀横斩虚空,先将梦羽衣逼退,然後纵身跃向了己方箭阵的缺口。

    “冷将军,留下吧!”

    一团水雾凌空飞卷,月白的披风扯着冷云双足向下一坠,陆纤尘怎会容许皇朝女将扭转局势。

    溃败的人群中,黑沉沉的空间离奇一亮,一个外柔内刚的娇弱倩影升空而起,玄异的火焰从月茵双掌飞出,两个江湖一流高手瞬间化为了焦炭。

    一个武林盟高手见月茵背对於他,以为有机可乘,轻若狸猫般偷袭而上。

    “啊——”

    三尺之内,兵刀还未递出,那武林盟高手已发出了惨叫声,转眼就被吸成了骷髅骨架。

    “你是火圣女!”

    幻梦玉女身姿窈窕,但舞动的双袖却是大开大合,风雨不透地包裹了月茵的娇弱身姿,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水袖之巅的剑刀总是刺向月茵那傲人的。

    冷云与陆纤尘平分秋色,月茵与梦羽衣也是不相上下,但月茵却输在怪病还未痊癒,久战之後,火圣女的内息开始紊乱。

    “姐姐,我来助你!”

    半空飞来一团黑影,月二小姐竟然驾着滑翔翼扑入了战场,特别的工具加上强大的内息,让她在战场上空来去自如,果然是与众不同的科学女狂人!月茵的危机过去了,但月府的败势却未能逆转,江湖高手步步紧逼,很快就冲入了月府前院。

    “大人,怎麽办?”

    月府中院,西南王的几十个亲卫正驻守於此,官大等四大高手相互一望,最後同声下达了命令,“挡住叛党,王爷有令,一个时辰内不让任何人冲人中庭。”

    一股人潮迅速融入了战场,王府亲卫可是西南王亲挑的高手,他们一加入,立刻变成了高手与高手的对决,战局又回到了一个微妙的平衡,双方的混战僵持起来。

    惊天的刹那,月府大厅内,西南王已被影娘的迷药迷昏,月府众女与王妃则在呻吟中神色呆滞,迷魂催情散的第一道迷魂药力已经起了作用,再过片刻就是慾火催情。

    影娘也被吓了一大跳,知道事情有变的她不敢再耽搁,急忙俯身去解月夫人的衣襟,同时掏出一个瓷瓶,就要把冷云交给她的药水涂抹在月夫人背上,女杀手这一连串行为煞是奇怪,眼看迷雾即将揭晓,迷魂发情的月知州意外地弹跳而起,一把抱住了猝不及防的女杀手。

    影娘一惊,随即狠狠一掌将倒楣知州打得昏死了过去。

    几乎就在箭女出掌的同一刹那,一团异物从後向她砸来,混乱之中,女杀手虽然一掌打碎了“暗器”,但却吸入了不少飘飞的粉末。

    走马灯般变换的画面一定,影娘收缩的双眸看清了偷袭的人影——瘦小的身形,狡猾的目光,还有那无赖的贼笑,不是石诚还会有谁?“影娘,原来你也在利用老子,鸡鸡那个东东,这镜花大陆的女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愤怒充斥了石诚身心,他虽是中途来到,但却轻易想通了一切,被骗的怒火比被欺压还要强烈十倍,男人冲上前,抡起巴掌就是一耳光。

    不会武功的少年一掌之势破绽百出,女杀手却闪不开、躲不了;箭女突然识海发昏,在茫然中变得呆呆傻傻,原来石诚刚才砸出的也是“迷魂催情散”。

    几巴掌发泄了怒火,石诚抓住箭女的胸衣,迅速问出了大厅内发生的一切;眼珠一转,小奴隶突然咧嘴一乐,小虎牙的光芒是起起伏伏,乐开了花。

    嘿、嘿……如此天赐良机,真是老天最妙的礼物!恶奴将剩余的迷魂催情散灌入了西南王与龅牙丑妇口中,然後将两人与月知州一起扔到了一间杂物房内;趁着西南王迷魂之际,小奴隶就似催眠大师一般,把自己设定好的剧情强行植入了三人脑内。

    一代恶奴望了望开始发情的龅牙丑妇,极度无耻地贼笑道:“何大管家,你害老子,可老子今儿以德报怨,送你两个大官儿玩玩,你被了也别怨我呀,嘿嘿……”

    搞定好碍手碍脚的三人,小奴隶火速冲回了大厅,双脚还未站稳,恶奴脑海已轰的一声无比狂热,大厅之内,一地的衣衫碎片正在随风打滚,七个赤裸的美女狂乱地扭动着,呻吟着,揉捏着……

    发热的眼眸还未眨动,恶奴的家丁帽已被春花一把扯下,紧接着,其余三个俏丫鬟也扑了上来,四双玉手同时疯狂一扯,哗的一声,石诚的家丁服也变成了碎片。

    “呵、呵,男人、男人,我要……”

    雄性的气息一出现,女杀手立刻泼辣地在四个俏丫鬟中杀出了一条血路,然後一把将石诚掀翻在地。

    少年的裤子刚刚被影娘脱掉,西南王妃就好似蛇一般缠住了他身子,也算尤物的贵妇人隔着少年的底裤抓住了阳根,抓出了清晰的痕迹,然後张开檀口,急不可耐地一口咬了下去。

    “砰!”

    王妃被更加强大的气浪推到了一旁,月夫人摆出了主人的威风,凶悍地将少年的底裤完全撕碎,美妇两掌一合,独自霸占了男人的宝贝。

    两个中年美妇与花信少妇争抢阳根,四个青春少女根本近不了男人的身,唯有抓住男人的底裤碎片,盖在脸上,深深地呼吸着雄性的味道.“呃!”

    石诚曾经无数次幻想这等美景,如今梦想成真,但他却疼得脸色发白,被抢来抢去,好几次都差点折断,三个美人,三双玉手,转眼就在他身上留下了片片血痕。

    “停!给老子站好!”

    男人终於受不了啦,一声大吼弹跳而起,好在众女都在迷魂状态,一听到命令果然乖乖听话,虽然难耐,春水流到了脚跟,但她们还是整齐地排成了一列。

    赤裸玉体扭动着各种销魂的波浪,成熟美妇自然动作大胆,美少女的玉手也插到了腿间,尖尖五指在两办媚唇间来回滑动。

    “啊……男人、男人,快来……”

    七女都快发疯,但她们的双脚却听话地钉在了地上,让石诚对这迷魂催情散佩服得四体投地,一肢高举!性福的少年双唇大张,不再掩藏的虎牙特别的闪亮,关键时刻,他指着四个美少女大声命令道:“你们四个把手指拿出来,鸡鸡那个东东,只能老子给你们破!”

    话语微微一顿,恶奴挺起了胸膛,环手指着月夫人三女道:“你们继续自摸,嗯,对,把腿张开,把弄大一点,等着老子等会儿。”

    邪的命令一出,靡的声浪立刻大了一倍。

    “啊,主人,来呀,主人,快来干人家!”

    按照石诚的命令,夏秋冬三女并排躺在了地上,而春花则横躺在她们身上;俏丽春花单腿高举,翘臀微拱,将娇嫩紧窄的处子花苞完全映入了男人目光之中。

    时间只有一个时辰,美人却有七个,石诚知道时间有限,不敢前戏太多,意念一动,正常尺寸的阳根拖着他的身体插向了青春。

    “噗!”

    破浪分水之音煞是销魂,迷魂状态下的春花没有疼痛,只有快感,紧窄的瞬间被阳根,柔腻的玉腿自动向两边分开。

    石诚再一挺腰,百变神枪已全根而入,那层处子之膜在枪下瞬间破裂。

    心理与生理的快感让石诚全身毛孔都在绽放,一想到四个俏丫环平日对他没少呼呼喝喝,恶奴的干劲儿更加狂野。

    他搂着春花玉腿,一鼓作气就是上百记,阳根先是沾满处子之血,又在耸动中被春水淡化,丝丝鲜红顺着少女两腿缓缓游走,留下了一道道男人辉煌的见证。

    少年的阳根突然钉在了少女,圆头就好似马达般疯狂旋转,特别的研磨刹那就轰碎了少女花田。

    “呀——”

    春花身子一弓,人生第一波阴元狂泄而出,当浪水淹没圆头的刹那,百变神枪也将酥麻传人了男人心窝,石诚一麻,紧接着也射出了滚烫。

    春花如水般翻到了一旁,石诚则躺在了冬雪与夏荷排成的肉床上,随即命令道:“秋月,对准,坐下来,对,把扳开一点,准备,一、二、三,坐!”

    “噗!”

    又是火热的闷响,秋月一沉到底,少女翘臀重重压在了男人之上,两人加在一起的重力又钻进了最下面的肉床之中。

    夏荷与冬雪发出了快乐的呻吟,秋月在上面起伏,她俩则在下面推送,此刻的男人最是性福,头枕在冬雪双乳之上,大手懒懒地玩弄着夏荷的禁地芳草,不用半点力气,依然在秋月中进进出出。

    如此美妙透心,但石诚依然不敢过多享受,百变神枪好似神龙点头,突然一下重击在女人幽谷深处最敏感的一点上。

    秋月尖叫着趴在了石诚胸前,下面两女也停止了推送,当石诚的被少女花房吸收後,秋月本能地一滚,滚到了春花身边。

    男人沾满春水的阳根一转,大手依然在夏荷的玉门内外打转,而阳根则悍勇地刺穿了冬雪的;石诚蛮横地把冬雪身子对折,少女就像婴儿般卷曲在他怀中,任凭阳根长抽短打。

    尖叫、呐喊、香汗、喘息……阴元很快又和在了一起,男人毫不停留,紧接着闪电般了夏荷的处子。

    夏荷的身子在四女之中最是成熟,但她的喷射也来得最快,不到一盏茶,少女已是大翻白眼,惊声尖叫,嫣红的身子被男人的射得弹跳了好几秒。

    四个美少女昏昏沉沉地抱在了一起,石诚的目光一一在她们红肿的玉门扫过,然後落在了箭女影娘身上。

    少年眼神一收,慾火聚成了具有实质的亮光,抢先了影娘小麦色的矫健身躯之上。

    “过来,小娘皮,竟敢骗老子,趴下,像猫那样爬过来。”

    石诚昂然屹立,影娘听话地变成了性感母猫,四肢着地摇曳爬来,美臀高翘,边爬边叫,男人的阳根瞬间向上一弹,几乎与平行。

    “喵、喵……”

    “嗯,乖,你这猫,再野性一点,啪、啪……”

    石诚话音未落,抡起巴掌就在影娘美臀上打出了一个红红的掌印;主人对母猫的惩罚连续不断,一会儿过後,影娘的美臀已高高肿起,女杀手雌豹一般的身子在掌掴中反而兴奋地颤抖,春水痕在大腿两侧长长流动。

    征服的快感融入全身三万七千毛孔,石诚虽然靠的是药物征服,虽然只有一个时辰,但他男人的自尊还是飞上了青天。

    “呃……啊,好,含得好,吞……用力吞……”

    杀手母猫小麦色的身子一沉,椭圆玉脸向上一抬,丰润檀口一下包住了男人,激情万丈地吮吸起来。

    圆头在影娘唇舌间搅动,更不时喉咙之中,通过箭女熟练的口技,明显可以看出她受过这方面的训练,石诚的阳根不由插得更深更猛.嗯,果然是杀手本色,老子已把阳根变大变长了一倍,她还能从容自如。

    意念微妙变化,再加上时间有限,石诚不敢再继续享受美人的乐趣,将女杀手美臀向上一提,从後猛然一插。

    “呃!”

    快感又一次透心而入,花信杀手虽不是处子之身,但的紧窄依然让男人魂魄皆酥!“影娘,你这有多少男人插过,说!”

    男人特有的怨气融入了之中,连续十几下重记插得女杀手玉门翻飞,春水四溅,暴胀一倍的已粗如拳头,胀得女杀手雌豹般身子也在痛苦中扭曲。

    迷魂状态下的猎物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影娘一边痛叫呻吟,一边回应道:“啊……主人,奴家……当杀手……呀……必须学习床笫之术,奴家这只让……让……啊……女皇捅破过!”

    “女皇!你是说水月女皇?”

    强烈的好奇让男人停了下来,一刻千金的春宵浪费了十几秒。

    “嗯……痒,主人……好痒……”

    女杀手主动耸动迎合,然後颤声道:“对,就是女皇陛下,所有杀手不论男女,第一次都要……啊……奉献给女皇……陛下!”

    石诚听得双目发亮,怒吼不已,“鸡鸡那个东东,这女皇真她娘是禽兽,竟然男女通吃!吼……啪、啪……”

    强烈的嫉妒让男人发狂,前所未有的狂抽好似雷鸣电闪,影娘变成了怒涛之巅的一片树叶,随着男人的上下起伏,左右晃动,很快就飞上了之巅。

    爽到骨子里的几秒喷射过後,影娘缓缓从上滑落,恶奴的目光则转向了西南王妃。

    命令从邪恶的目光中流出,王妃水蛇般性感身子往地上一伏,堂堂王妃好像般爬行。

    “汪、汪、汪……”

    叫声在石诚身边打转,风美妇像狗一样舌头伸出。

    “哈、哈……贱货,舔,把老子的舔乾净!”

    西南王对石诚的欺压在这一刻变成了助兴的回忆,曾经高高在上的贵妇像狗一样舔着自己的,世上有哪个男人不兴奋得仰天大笑。

    石诚伸出右脚,用脚趾缝夹住了王妃又大又红的乳珠,往下用力一扯。

    “啊!”

    痛与快感同时钻进了王妃心窝,她可从没在胖王爷身上感受过这等粗犷野蛮,迷魂的女人也禁不住呻吟了两下。

    “他娘的,贱货!”

    对於王妃,石诚连半丝怜惜也没有,命令水蛇般女人做出一个诱人的打滚动作後,他立刻压了上去,粗如儿臂的巨物轰地一下全根而入,深谙王家床笫之术的贵妇也发出了惨叫,花办宛如处子一般鲜血进射。

    慾火很快淡化了伤痛,恶奴与王妃在耸动中合成了一团。

    石诚咬牙,插得王妃呻吟不绝,插得风贱货一身香汗如水。

    “呀……主人,错……错啦!”

    王妃又像狗一样趴在了地上,而恶奴这次却插错了地方,惨叫声中,王妃後庭惨遭暴插,菊花见红,快戚灭顶!般几百记後,王妃好似一滩软泥,手指也难以动弹,但她的小嘴却依然听话的清理着恶奴的。

    时光转眼过了半个时辰,少年的呼吸在灼热中再次发紧,带着与先前不同的激情,主动走向了最後一个美味猎物,走向了诱惑男人的无双。

    府门混战之中,月媚与月茵不约而同心弦一惊,母女连心的感应绝不轻微,姐妹俩同时一剑震开了对手,随即飞身向中庭冲去;银库虽然重要,但又怎及得上父母的安危。

    幻梦玉女与水之圣女本能地剑芒暴长,意欲拦截月氏姐妹;一把厚背长刀及时横空扫过,冷云以铁血之气顶住了两女的猛攻,让月氏姐妹发狂般消失在江湖高手的视野之中。

    “啊,痒,快来,主人……求求你……快……”

    春色空间之内,月夫人也在发狂,发狂般向火坑里跳。

    豪门美妇的手指已是水色淋漓,但这依然不能缓解那钻心的,当小奴隶发颤的手掌陷入之中时,月夫人高贵的心房猛然为奴隶而开,轰的一声,找到了发泄的对象。

    “砰!”

    小奴隶一时不防,竟然被豪门美妇扑倒在地,月氏正好压在了他脸上,压得恶奴又是快乐,又是惊慌。

    “啊,这就是奶牛,极品呀!好挺、好柔,好有肉感!哎呀,不好,喘下了气!”

    石诚大口被乳浪淹没,发不出命令,他又不会武功,月夫人虽然只剩下本能,依然压得他不能动弹;少年在惊慌中逐渐头晕目眩,性福无限的家伙不禁哭笑不得,靠……老子不会被闷死吧。迷魂美妇可不知道情形,熟透了的身子更加紧密地与少年面容摩擦,好似少女般平坦的一颤,柔腰一动,丰臀一旋,她自发找到了石诚昂扬的阳根。

    “滋……”

    男人的阳根终於进入了月夫人身体,一寸、两寸、三寸……随着丰腴美妇急不可耐向下一沉,七寸阳根一下到底,圆头立刻陷入一团柔腻之中。

    “呃……”

    连串闷响在石诚喉间回荡,月夫人的深处好似有一张销魂的小嘴,无牙的唇舌在噬咬阳根圆头,缠绕火热柱身。

    呼吸越来越紧,意识越来越飘,石诚一边享受着美肉的紧窄、温润,一边悲哀地看着死神的接近。

    鸡鸡那个东东,真要死翘翘了!呜……

    小奴隶的虎牙已咬入了美妇之中,可惜迷魂的月夫人依然没有松开,反而压得更紧,摩得更欢。

    “啪、啪、啪……”

    成熟美妇不停的耸动着美臀,远远看去,不像是少年於她,反倒像是美妇在少年。

    危急关头,一缕灵光在石诚昏眩的脑海闪过,要想逃出鬼门关,只有唯一的办法——干,用力的干,干得月夫人身子发软,骨头发软,把美妇干得魂飞魄散,她自然就没有力气了。

    百变神枪不愧枪中之王,主人不能动弹,但神枪却在美妇体内纵横自在。

    “啊……好大!”

    迷魂的美妇也有挥之不去的感觉,本已雄伟的阳根竟然刹那又大了一圈,粗长地自动伸缩,一次又一次地穿过她柔腻的甬道,狠狠花房。

    “呃!”

    石诚在死亡边缘潜力爆发,如果不能迅速插翻月夫人,等时辰一到,他就是不被闷死,估计也会被各方人马当场分屍。

    阳根在巨大之後,又突然变小,圆头拐着弯,打着转,将月夫人每一寸空间都点杀了一遍,随即又神奇地一开,死死咬住丰腴美妇最为敏感的G点,开始了超乎想像的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