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二集 第十章 浑水摸鱼
    “小兔崽子,想到哪儿去呀?”

    一张横肉脸,一口烂鲍牙挡住了石诚的逃路,曾经被他扳倒的前任女管家笑得无比得意,“嘎、嘎……小兔崽子,老娘盯你很久了,现在跑不了吧!”

    一声闷响,石诚被重重地扔在了大厅地板上,五大三粗的龅牙女管家粗声粗气道:“夫人,奴婢已经将内奸石头抓到,如何处置,请夫人发话.”

    月家母女三人的目光同时望向了石头,三女眼底一点也没有意外,月夫人威仪之中带着三分杀气,月大小姐不忍地垂下了视线,唯有月媚目光颤抖,几番欲言又止

    石诚已失去了争辩的念头,心中更是一片冰寒,一直以来的顺风顺水麻痹了他的心神,此刻小奴隶才明白了一切,原来自己早已成了别人的猎物

    月氏母女必定早已知道自己与西南王勾结,之所以不揭穿,一是要利用自己对付西南王,二是月茵还需要自己,如今月茵怪病已好,也是自己这笨蛋倒楣的时候了

    “石头,你这恶奴意图谋害主人,按律当诛……”

    月夫人正要挥手,月媚突然从座位上冲了出来,妩媚少女无比急切道:“娘亲,不要!石头这麽做一定有苦衷.”

    月二小姐重重地抓着石诚的手腕,又圆又大的美眸在刹那之间“说”了许多话语,同时大有深意道:“石头,你有什麽苦衷就说吧,你放心,有我在,没人会冤枉你,也没人欺负你.”

    “我……”

    小奴隶的眼珠从未离开自己的脚尖,远超常人的思绪已在瞬息之间转了千百遍,他自然能听懂月媚的意思,以他对二小姐的了解,也相信只要把一切推到西南王身上,自己一定能逃过一死

    就在西南王谋划怎麽狡辩时,不料小奴隶竟然有气无力道:“小姐,我没什麽好说的,你们把我杀了吧!”

    “啊?”

    一时间,大厅上下传出了连串惊叹,谁也没有想到会是这般结果,西南王更是呵呵一笑,对自己的人格魅力陶醉不已

    西南王乐了,月夫人自然怒不可遏,水月皇朝的女人可不是慈悲心肠的主儿,她先前的杀气是假的,这一刻可是真的杀心大动

    “来人,把石头拖出去,砍了.”

    几个亲卫女家兵一拥而入,前脚刚进,後脚又被月二小姐赶了出去;一向无法无天的月媚把科学女狂人的变态特性发挥到了极致,为了百年难寻的实验品,她不惜与家人反目,“不行,谁也不准动石头.”

    “媚儿,大胆,让开!”

    “我不,除非放了石头!”

    母女俩当场僵持不下,旁观者看得目瞪口呆,堂堂月家夫人与小姐竟然为了一个奴隶翻脸了

    就在闹剧的火药味即将令人窒息时,月茵终於站了出来,定下此计的西子玉人看了石诚一眼,星辰般美眸闪过一抹歉意,“娘亲,石头虽然认罪,但还有许多疑点女儿想不明白,石头暂时不能杀,还是先收监,等今夜过後再慢慢审问吧.”

    月大小姐果然是七窍玲珑的女中诸葛,此话一出,母亲与妹妹都暂时满意

    石诚被抓了出去,跨过厅门一刻,他不由微微一愣,因为他在传菜的婢女群中看到了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咦,影娘又易容了,她怎麽跑到这儿来了?她不知道冶云就在大厅里吗,难道她想来救我!小奴隶就此被关进了特别的牢房——二小姐闺房之中,月媚不仅赶跑了看守的家兵,还把大把大把银票塞入了石头手中

    “石头,你走吧,回包子城去找师妹,等我说服娘亲就来找你.”

    少年一身无赖的本领都被卡在了心窝,机械地接过了银票,恶奴竟然也有良心发现的时候,反手又把银票塞了回去,结结巴巴道:“不用了,我有钱,你们小心西南王,还有……男尊帮也在打银库的主意.”

    “这些我们早就知道了,月家的暗影可不是摆设,就连来的是些什麽人娘亲也一清二楚.”

    月媚的笑容更加灿烂,一边把小奴隶往外推,一边补充了一句,“石头,你可千万别与男尊帮的人混在一起,大内侍卫早已布好了箭阵,他们今晚要是敢冲进来,一定死无全屍.”

    石诚的胸膛强烈起伏了几下,在月媚的带领下,他正大光明地逃出了月府,带着月家权杖,纵马就向城门冲去

    鸡鸡那个东东,这地儿太危险了!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老子可是标准的君子,嘿、嘿……逃命去也!小奴隶有惊无险地看到了城门,自由就在眼前,他不由提马一纵,随即连人带马——被人提到了空中

    “砰!”

    马儿连叫声也末发出就变成了马屍,石诚摔得浑身骨头欲裂,还未翻身爬起,一道如虚似幻的窈窕倩影已充斥了他视野

    月府权杖落在了来人手中,随即又被不层地扔到一旁,“原来是个月府家丁,算你倒楣,死了可别找我报仇.”

    夜色迷雾随着窈窕美女的剑光一起舞动,小奴隶的灵觉虽然能让剑光变慢,但他的身体总是无能为力

    眼看就要一剑穿心,幸亏小奴隶还有最後的保命绝招,手一抬,脚一弯,仰天高呼道:“女侠饶命,女侠饶命,小人上有八十老娘,下有三岁……”

    剑光竟然真的停了下来,一张清丽脱俗的柳长玉脸来到了月色之下,也许是从未见过这麽无耻怕死的家伙,窈窕美女薄唇一翘,婀娜玉体杀气全无,“饶了你?也行,那你觉得自己的小命值多少?”

    “啊!”石诚高举的双手僵硬地停在了半空,用力眨了眨眼,看了看对方那飘逸出尘的绝美玉容,还有那很是认真的发亮美眸

    清了清喉咙,小奴隶试探着道:“小人的小命不怎麽值钱,就……一百两吧?”

    剑芒又开始颤动,小奴隶急忙补充道:“再加一百两,女侠,这已是小人全部的身家了!”

    “两千两!”窈窕美女毫不客气地开了价,同时将剑放到石诚脖子上,还一脸很是公平的神色?“五百两!”

    “一千五百两!”

    “一千两,成交!”

    终於,奴隶与玉女竟然达成了特别的交易,剑刀带着一张千两银票离开了石诚的脖子,随即传出美女乐不可支的欢声,“咯咯……本小姐终於做成第一笔买卖了!”

    美女一边喜孜孜地将银票装入袖中,一边用後悔的眼神望着石诚的钱袋,“小子,原来你这麽有钱呀,本小姐这次真是看走眼了.”

    小奴隶刚刚身子一缩,“变态”的江湖玉女又扬声道:“放心,本小姐向来讲信用,不会再加价的,你走吧!”

    石诚闻言不由心神大喜,一个转身,差一点撞在了又一个美女怀中,少年这一次没有怕,只有慌,“纤尘,是你!”

    “石头,你要走?”

    陆纤尘望着石诚肩上的包袱,眼眸不期然一热,连她自己也分辨不出此刻的心情,不知生气是因为石诚不信她,还是因为计画不能顺利实行

    “纤尘,月家的人早巳知道了你们的行动,现在走还来得及,大内侍卫已在月府内布好了箭阵,走吧.”

    “胡说八道,我看你这奴才就是怕死,如果月府早有发觉,你又怎能逃出来.”江湖高手一一现身,众人的疑问无比实在,没人将小奴隶的警告听进耳中

    “我信!石兄弟,刀老四相信你!”

    光头大汉从人群中闪了出来,伤势还未全好的刀老四不顾同伴的白眼,义气的站在了石诚身边,让习惯了人世欺诈的地球村少年禁不住眼窝发热,原来真是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无双纤腰在月白披风下微动,水之圣女环视了手下一圈,凝声叹息道:一唉……不管如何,我们都要攻打月府,如果不能把官银带回总坛,男尊帮就无柔中带刚的话语轻柔平静,却在每一个人耳边清晰回荡,陆纤尘又一次一挥手,语带感慨道:“石头,你走吧,我不拦你.”

    石诚又一次陷入了理智与情感的挣扎之中,独特的感应让他能了解到陆纤尘心中的苦楚,以及誓死一搏的决心

    刹那之间,千百意念在少年脑海激荡,猛然一咬牙,他还是选择了离去

    他不会武功,留下只能是累赘,况且要他与左子俊站在一起,石诚一想就浑身长刺

    “纤尘,这就是银库的机关钥匙,如果你能攻进去,应该用得上,不过机关图我没有拿到,只知道真正的锁孔是左边第三个,千万小心!”

    简单的三言两语,石诚这些日子的努力就全部奉献,少年随即捡起月府权杖,头也不回冲向了城门

    “圣女,我想护送石兄弟一程.”

    刀老四虽然是粗人,但义气之心却让陆纤尘这圣女暗自惭愧,光头汉子随即追上了石头的脚步,远远传来二人爽朗的笑声

    陆纤尘黯然收回了送行的目光,一回身,正好碰上了梦羽衣探询的美眸,水之圣女莫名地心绪一慌,急忙转移话题道:“咦,左堂主为何还没有发来信号?大家再等一炷香,到时不管情形如何,一起冲杀进去.”

    江湖盟军引颈以待,苦等着月府传来声,可是他们等待的内应此刻却全都正在往鬼门关飞去

    月府,一处极其偏僻的角落,左子俊拼命运转内息,压制体内要命的毒性,在他身周,已然倒了一地的亲信屍体

    月光好奇地一闪,正好照到真相元凶——一坛毒酒之上

    五内剧疼的左子俊怎也弄不明白,狗奴才明明也暍了一口,为什麽他会一点事也没有

    月府大厅内,热闹的气氛早已变质,身为客人的西南王更是神色变幻不断

    石头被打倒,龅牙何管家自然又坐回了第一管家的宝座,别说,在她指挥下,下人们的动作确实要快上许多.“启禀夫人,香茶、酒菜都已备好,每一样都由奴婢亲自验过,请夫人放心!”

    月夫人对跟了自己十几年的亲信自然放心,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後依然一脸笑意举杯道:“承蒙王爷前来祝贺,青虹敬王爷一杯.”

    西南王尴尬笑了笑,一口吞下了新换上的美酒,他倒不怕月家杀了自己,只是十分的沮丧

    对手的失败让月夫人分外开心,举起茶杯又真心地敬了冷云一杯,然後眺望厅外夜空,大有深意道:“冷将军,估算着这时辰也差不多了,还请将军再肋青虹一臂之力.”

    冷云悧落地站了起来,举手投足间龙行虎步,丝毫没有女子的娇柔,“月夫人放心,铲除叛逆本就是青虹份内之事.”

    皇朝铁血女将向来不喜多言,冷冷地行了一个军礼,随即大步向外行去

    “茵儿,水圣女也在叛堂芝中,为防万一,你也去帮忙吧.”

    “女儿遵命!”

    月茵盈盈起立,对着王爷与王妃礼貌一笑,随即缓缓地向门外走去,西子玉人看似随风轻摆,但三两下竟然已追上了大步流星的皇朝女将

    直到这时,上等佳肴这才上桌,西南王藉着喝酒的动作掩去了他眼底的一缕奇怪的失望,胖王爷随即哈哈一笑,主动向月夫人表达隐晦认输的意思

    冷云与月茵离去,月二小姐也负气未回,大厅之中只剩下了月夫人夫妻与西南王夫妻,还有四个俏丫婢,以及刚刚打了翻身仗的龅牙管家,人数虽少了,但气氛却反而热闹了许多

    客人与主人还在表面的兴致之中,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喊杀之声,西南王立刻道:“月夫人,就让小王的护卫也帮帮忙吧,就算是小王的贺礼.”

    月青虹随口推托了两句,最後还是接受了西南王的好意,胖王爷出力的决心还真不小,胖手一挥,一向不离左右的四大高手也冲向了战场

    月知州寂寞了许久,难得找到空隙,插口道:“王爷,下官也敬你一环,啊……”

    砰的一声,月知州竟然连酒杯也未拿稳,月夫人不由对“贱内”的表现大为不满,斥责刚刚冲到口边,她猛然也是脸色大变

    “啊,酒中有毒!”

    “哈、哈……夫人错了,酒中无毒,是菜里加了料!”西南王身子向後一靠,适才的几分忐忑瞬间消失,邪色笑布满了他肥胖的脸颊

    月夫人闻言脸色瞬间一片愤怒,一边运功压毒,一边狠狠地向亲信龅牙看去

    “夫人,对不起,我可不想一辈子当下人!”龅牙管家大剌剌地挺直了身形,然後大踏步站到了西南王身後

    只是这短短片刻之间,春夏秋冬四个俏丫鬟也摔倒在地,急得月夫人咬牙切齿,扬声就向外求救

    西南王任凭月夫人虚弱的声音在大厅内打转,一边走出席案,一边说着色狼的经典语录,“嘎、嘎……叫吧,叫得越大声,本王越兴奋;告诉你,本王的人不是去抓逆贼,而是专门为本王把风,一个时辰内休想有人来救你!美人儿,叫呀,哈、哈……本王想你好久了!”

    “扑通!”

    王妃竟然也面色通红倒在了地上,娇喘吁吁的她急速扭动水蛇腰,在被迷魂催情散控制之前,娇瞋着问道:“王爷,你怎麽连妾身也瞒了,啊……王爷,快来,妾身好痒!”

    “爱妃别生气,本王不这样,又怎能骗得了精明过人的月夫人;宝贝儿,放心,本王会给你止痒的!”

    西南王一边狂笑,一边脱衣,还不忘把一瓶壮阳药吞进腹中,然後伸出色魔之爪,重重地抓向了梦想已久的销魂……

    “王爷,奴婢出去为您把风.”

    眼看戏要上演,有自知之明的龅牙丑妇躬身向外走去,半只脚刚走到门口,她竟然也眼前一黑,向前一栽,龅牙当场在门槛上磕飞

    “啊,不好!”

    几乎是同一刹那,西南王也是头晕目眩,左摇右晃,胖王爷紧接着也加入了运功躯毒为行列

    “咯、咯……全部倒下了,真好玩!”

    厅门敞开,一个雌豹般矫健的身影却习惯性地从窗户钻了进来,脱去面具的影娘成为了最後的胜利者,女杀手飘到了王爷面前,野性地勾着胖王爷下巴,戏谵道:“帅哥,你不知道汤里也有毒吗?唉,真不小心!”

    ※※※※※※※※※※※※※※※※※※※※※※※※※※※※※※※

    陆纤尘与梦羽衣两大江湖绝色同时陷入了苦战

    一干江湖高手这才相信了小家丁的警告,不过为时已晚,月府死士,大内侍卫,再加上不计其数的普通士兵已将他们堵得水泄不通

    内应久久没有声息,牺牲已没有意义,撤退的意念在陆纤尘与梦羽衣眼中同时浮现;就在这时,刀老四竟然出现在众人眼前,几句对话椽,男尊帮离奇地士气大涨,又迅猛杀向了官府联军

    月府大门口血雾升腾,一个瘦小的身影鬼鬼祟祟地从暗中冒了出来,然後

    又鬼鬼祟祟地沿着围墙向远处的角门摸去.“站住,谁?”

    瘦小身影尽管很小心,也走的是热门熟路,但奈何今儿日子特别,不一会儿,就被一大堆兵器晃得睁不开眼

    “自己人!是我,石头,石管家!”

    石诚把月府权杖举得老高,幸运的是镇守这儿的有一些月氏家兵,他们立刻认出了小姐跟前的红人

    去而复返的家伙终於进入了围墙,随即加快脚步溜向了偏僻角落;他一边寻找着男尊帮内应的藏身之地,一边暗恨自己不够心狠,始终还是忘不掉陆纤尘哀伤的美眸,竟然鬼使神差地又回来了

    偷鸡摸狗那可是石诚的专长,没有花费多久的时间,他就找到了左子俊等人藏身之地,也正好看到白马堂高手倒了一地

    “石头,快给本座解药,咱们可是一路的!”

    左子俊终於第一次没有叫石诚狗奴才,白马少侠尽力堆出一个友善的笑容,却不知道自己的面容看上去是那麽别扭

    “一路?呵、呵……”

    石诚歪着脑袋,上下打量了左子俊几眼,冷不了冒出一句道:“左堂主上次在黑巷子里伏击我的时候,怎麽没想起咱们是一路呀?”

    小奴隶紧接着一撇嘴,嘲讽道:“你这孙子连化妆都那麽差劲儿,还总是摆出臭屁姿势,真他娘的一头蠢猪,呵、呵……”

    “狗奴才,本座要你陪葬!”

    左子俊恼羞成怒,猛然一跃而起,鼓动残存的内息,发动了致命的攻击

    石诚没想到对方还能活动,得意过头的他脸色大变,左子俊虽是强弩之末,但他根本闪躲不了那狠毒的剑光

    “噗!”

    一声闷响,血雾在惨叫中打转,剑尖停在了奴隶胸前,剑刀刺破了家丁眼,但惨叫的却是左子俊,他呆呆地低下了眼睛,呆呆地看着胸口的血洞,死寂般几秒後,猛然砰的一声摔倒在尘土之中,双目大张死不瞑目

    “鸡鸡那个东东,让你这小白脸欺负老子!”

    石诚用力眨了眨眼,回复了脸颊的灵活,然後大步上前,举起手中的天下第一暗器火龙针,对准左子俊的死屍又来上了几下,直到确定屍体连颤动也没有了,他这才把仿制的火龙针从小白脸屍体里揎了出来

    打造毒针很贵的,节俭可是恶奴的美德,嘿嘿……

    小奴隶小心地将护身法宝藏回了怀中,然後一脚踩过左子俊的屍体,四处寻找着土雷的引线,无论如何,他也一定要救纤尘老婆;至於杀死左子俊,在小奴隶特别的思维里,那完全是不相干的两码子事

    水之玄功浮上双目,少年的眼神瞬间一亮,好似星辰飞入了眼眶,黑夜变得“透明”清晰;地球村少年很快就找到了引线,一边在死屍身上寻找火摺子,一边对刀老四的手工点评了一番.嗯,虽然有点粗糙,但这引线整体做得还不错,呵、呵……燃得还挺快,就是不知道土雷的威力有没有原版强

    “轰——”

    惊天炸响掀飞了月府高墙,突然的好似海浪连绵,让小奴隶是大为惊叹,果然是长江後浪推前浪,刀老四这家伙还真有点学习天分

    第三集内容简介

    恶质小家丁在月府做完一件轰轰烈烈的「艳事」之后,想要拍拍走人了!可惜身为月二小姐宠奴的他,怎么可能轻易逃出月二小姐的魔掌呢?于是他使出了因发明物「热气球」失败而藉此脱逃升天的完美招数,但是老天爷哪会让恶质小家丁如此好过,当然紧接著又赋予了他新的重责大任,那就是治好水月残暴女皇的爱女财运,喔不,是彩云公主的「恐男症」,石诚能够顺利达成吗?

    【精彩片段】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震惊中一转,好几双瞳孔瞬间放大,竟然有人能在毒师的烟雾中行走自如,幻觉,一定是幻觉!毒师扭曲的身影更加摆动得厉害,十只鸡爪手指都开始舞动,漫天毒雾似有灵性般一转方向,急速涌向了突然冒出来的「可怕」高手。瘦小人影可不知道自己已经创造了镜花大陆的奇迹,一边挥动家丁衣袖搧开毒雾,一边顶著头上那顶家丁帽小跑而近。「大人,别动手,自己人,自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