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二集 第九章 小姐变态
    “喔……”

    “变态”小姐这麽一弄,石诚可谓“痛快”无比——又痛又快乐

    “小姐,你……你怎麽了呀!”

    “本小姐怎麽没昏迷,对吧?”

    月媚嚣张地站了起来,牵动着男人一起移动,原地转了一圈後,与众不同的“变态美女”这才指着檀香道:“笨蛋,知道这是什麽吗,这可是本小姐独家发明的防毒香,咯、咯……想对我下毒,你做梦去吧.”

    石诚几次想把阳根抽出来,可少女却紧捏不放,恶奴一边求饶,一边悄然斜眼一扫,惊恐的心神随即放松了一半

    已钻入了月媚肌肤之内,这样虽然不会让她慾火焚身,但却能让月二小姐对自己产生好感,嘿、嘿……到时就不怕砍头了

    “说,为什麽要装太监?”

    妖娆少女摇身一变,成了威严的法官,可惜她半裸的玉体,荡漾的乳浪,还有腻滑的,令二人身处的空间怎麽也凝重不起来

    “小姐,小人还不是被夫人逼的,这事儿你也知道,啊……小姐,不要乱动,好疼.”

    一看自己“乱动”能让石诚求饶,月二小姐竟然加快了玉手的“乱动”,一边前後蹂躏小恶奴,她一边问出了真正关心的问题

    “老实交代,你与玉莹是什麽关系?”

    不待石诚转动眼珠,月二小姐已狈狈一紧五指,捏得石诫连骨头都在燃烧:妩媚佳人认真的玉脸恶狠狠地凑到了石诚鼻尖前,威胁道:“别想撒谎,不然本小姐捏烂你这玩意儿!”

    也许是已经疼得麻木,恶奴内激荡的不是剧痛,而是酸麻,少年脑海更是晕乎乎,忍不住思忖道:恐怕这是千年难见的特殊逼供了吧,喔,捏吧,捏爆我的吧!“不……不说!”恶奴表现出了坚强的神色,而且还一挺,主动在凶恶小姐的“刑具”中滑动了一下

    “真不说?哼,不给你这恶奴点颜色看看,不知道本小姐厉害!”怒不可遏的月二小姐气得双峰颤抖,立刻重重地在恶奴的“要害”上了几下

    “啊……小姐,别……轻……轻一点!”石诚已“疼”得双腿发软,面色通红

    “不行,不招就疼死你!”小姐可不留情,一只玉手不够,她两手齐上,一手在柱身上滑动,另一手突然伸指一弹,弹在了之上.这一招真厉害,恶奴疼得打了一个哆嗦,口中更是连串胡言乱语,“呃,小娘皮,不要这麽狠,啊……”

    不知不觉间,二人就这样“战斗”了几十分钟,月二小姐跳跃的思维忘记了逼供,反而兴致勃勃地关注着恶奴的变化

    她一边玩得不亦乐乎,一边忍不住惊叹道;“石头,你这玩意儿怎麽比奴隶市场上我见过的那些大了那麽多?哇,又大了一点,咯、咯……真好玩,本小姐要研究、研究.”

    少女的欢声只是随口而出,恶奴却瞬间灵光乍现,狡猾无耻的家伙突然浮现无比恐惧的神色,“小姐,求求你,不要研究它呀,它就这样,没什麽神奇

    的,真的!”

    “哼,我不信,你想骗我,没门儿.”

    月二小姐的科学狂人气息一下子被勾了出来,两手的揉动更加快速,为了“研究”,她是无师自通,开始有了轻重与快慢的变化

    “呃……天啦,小姐,你杀了……喔……我吧!”

    石诚真的快“崩溃”了,酥麻已从後背涌入了,又凶猛地冲入了阳根,终於,在月二小姐的一次滑动中.一股白色的轰然射出

    “啊!”

    月二小姐正在俯身翻察,猝不及防竟然报个满脸,从额头到琼鼻,从脸颊道耳垂,甚至连朱唇与发丝也未放过

    月媚呆住了,这可超出她的“知识”范畴,就在少女发呆之时,恶奴的阳根竟然再次一跳,又一发滚烫的精了她丰润的赤裸胸口上,然後向下滑动,正好滑入了那紧夹成一线的中

    “你……你这臭小子!”

    月二小姐美眸瞪得溜圆,目光犹如火烧,烧得石诚恐惧万分,就在恶奴差点趴下之时,月二小姐的杀气终於达到了极致

    “石头,再射一遍,本小姐还没看清!听着,这次不许不打招呼,慢慢射,我要看清楚,记录下来!”

    “啊?”

    石诚发出了比杀头还强烈的惊叹,他这才完全认识了月二小姐,果然不愧是科学女狂人,这样也行?嘎、嘎……那就二次开始吧!在恶奴的要求下,在一切以满足研究为前提下,石诚躺在了床上,而半裸胴体的月二小姐则盘坐於床,无比认真地为恶奴打起了手枪

    “噗、噗……”

    春丸在玉手揉弄下几番鼓胀,阳根在摩擦中猛然暴胀,在科学美女的期待中,乳白的冲天而起,射上了几米高的屋顶

    月二小姐看得是欢天喜地,对新奇的发现拍掌欢呼,“咯咯……再来,本小姐倒要看看,你能射多少次.”

    一会儿过後,石诚果然又满足了小姐的好奇心,但小姐变态的玉手却没有因此而停下?不妙的预感驱逐了恶奴脑海的快感,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先前的陷阱是多麽的蠢,如果能让小奴隶二次选择,他宁肯被月媚打得皮开肉绽也在所不辞

    修长柔嫩的玉手包裹着男人阳根,摩擦、、旋转,月媚已经越来越熟练;科学女狂人的意志也真是强悍,左手酸了,她立刻换右手,两手都累了,她竟然一俯身,高耸的紧紧地夹了上去

    “呃!”

    石试本已疲软的身心立刻士气大振,柔腻的波浪透衣而来,少女夹住的不只是他的阳根,还有男人的心神

    呃,果然是极品!石诚看着自己的阳根在内穿梭,几次都触到了少女朱唇,恶奴立刻又开始噗噗喷射

    “嗯,第九次了,原来男人这玩意儿这麽厉害.”

    已完全湿透了少女的上半身,一道道白色的流入了少女,滑上了,石诚甚至怀疑,自己的精华可能已流入了月媚亵裤之中,要不然,美少女腿间为什麽也露出一大片湿痕.“研究”还在继续,失控的少年几次意图发起雄性的攻击,不料,科学女狂人果然够“专业”,一掌就打掉了恶奴的色心,然後心无旁骛地揉动起伏

    “臭小子,手不准乱动,影响本小姐研究,我就砍了你!”

    射,又射,再射,还要射……

    终於,枪中之王也有了有气无力的时候,恶奴人生第一次害怕起手来,鸡鸡那个东东,原来这真是超级刑罚呀!呜……不能再,我要喝水!恶奴没有喝到水,反而是体内的“水分”又被挤出了许多,到最後,他两脚一挺,哀怨而认命地一动不动,任凭真正的恶魔摆布,别说机关图了,他就连自己姓啥都快忘记

    终於,科学女狂人一把抹去了流到自己唇边的白色液体,又甩手拨了拨被蹂躏的男人两下,见真的硬不起来,她才撇着朱唇道:“嗯,本小姐手也

    酸了,今儿就这样吧;石头,明晚准时前来报到,咱们继续!”

    “扑通!”

    爬下床的石诚刚想逃出地狱,一听月媚的命令,他立刻昏死在地,即使是在恶梦之中?少年也没有逃过魔女魔掌,阳根不停的射呀,射呀……射得无休无止!天啦!这是什麽变态的世界,到底谁在占谁的便宜

    ※※※※※※※※※※※※※※※※※※※※※※※※※※※※※※※※

    在水中泡了整整一夜後,石诚才勉强回复了精神;月二小姐虽然没有举报他,但恶奴却笑不出声,因为这就意味着科学女狂人抓住了自己的把柄,还要不停的研究自己的!恶奴正在暗自苦笑,西南王又把他叫到了客院,胖王爷这一次没有虚伪的笑容,而是直接用十万两银票砸晕了小小家丁

    “小兄弟,本王改主意了,这是一瓶蒙汗药,你在九月初一大宴之时,放入茶水里,明白没有?”

    贪财好色又怕死的恶奴岂有不从之理,不过石头的胆子有时还挺大,在西南王阴森气息下,他竟然还有心情问东问西,“王爷,为什麽只放进茶里,而不放进酒里?呵呵……”

    西南王的细缝眼缩得更小,好似毒蛇一样盯着小奴隶道:“石头,不要自作聪明,本王叫你做什麽,就做什麽,下去吧!”

    石头刚刚离去,王妃就扭着水蛇腰在屏风後出现,“王爷,连月家母女爱饮茶的习惯都了若指掌,妾身真是佩服!”

    水蛇腰缠上了王爷身,王妃呢声道:“王爷,你给小奴隶的恐怕不只是迷药吧?咯咯……”

    “哈、哈……还是爱妃知本王心意.”

    西南王双目热光闪烁,肥手狠狠捏入了王妃双峰之内,“那是迷魂催情散,中者不仅在一个时辰内意识迷离,而且还会慾火焚身,不与男子不甘

    休;最妙的是,这一个时辰会比狗还听话,本王自可轻易得到想要的一切,嘿嘿……”

    石诚揣着药瓶与烦恼走在了月府的林荫小道上,离九月初一只有几天了,西南王已是一片杀机,他知道自己再不逃走,最後定然难逃一死

    小家丁下意识摸了抹自己的脖子,顿觉四周阴气阵阵,好不吓人;眼神一,跳,他刚想离开可怕的园林,突然,一道幻影凭空突现,飘飞的白裙,长长的水袖从天而降?“鬼呀!”

    看多了鬼片的地球村少年头发一竖,家丁帽瞬间冲天而起,他的心已逃到了千里之外,但双脚却好似钉在了地上

    鬼影飘到了少年身後,水袖搭上了他肩头,幽幽的话语直钻石诚心房,“老公,是我!”

    “啊,纤尘,是你?”

    石诚瞬间回过身来,入目果然是曾经迷得他掏形的水之圣女

    圣洁玉人主动牵住了小家丁忽冷忽热的手掌,美眸的歉意与真诚像水一般涌出,“石头,你相信我吗?”

    特别的感应让少年心窝一热,眼眸一酸,他握住的彷佛不是美人玉手,而是陆纤尘的真心实意

    少年情不自禁拥住了圣女的无双纤腰,不由自主重重点头道:“信,我信你!”

    “左堂主所做之事纤尘全不知晓;你放心,此事一了,纤尘就为你出气,你先忍一忍!”

    一番轻言呢语过後,飘逸的水雾轻轻一荡,水之圣女柔声请求道:“老公,男尊帮重建很需要这笔银两,你一定要帮纤尘,再等几日就是月青虹生日,届时你……”

    陆纤尘清晰地感应到了石诚身子一震,似有僵硬之意,她不由一声长叹道:“老公,纤尘知你与月家相处日久,多少也会有点感情,纤尘向你保证,只是盗银,决不会伤害人命.”

    石诚仔细地想了片刻,在圣洁玉人的凝视与期待中,小家丁终於坚定地回应道:“好,你是我老婆,我自然帮你!”

    两人又相拥了一会儿,直到远处传来杂音,陆纤尘才飘然而去,无双纤腰在空中更加曼妙诱人,引得少年久久也没有收回痴痴的目光

    秋风吹动着落叶,迷惑围绕着恶奴,石诚一边走,一边撕扯着无辜的花朵,一办办花办飘落的同时,风中飘动着少年难以释怀的声音

    “相信她,不相信她,相信、不相信……”

    接下来的日子突然平静了下来,不仅影娘不再扰石诚,就连月媚也没有抓他玄进行邦恐怖的“实验”,更怪的是,西南王似乎也把小奴隶完全遗忘了

    石诚终於轻松地喘了一口大气,唯一的遗憾就是盗取机关图之事没有丝毫进展,这当然影响不了他贪污的好心情,恶奴从来就不懂得亏待自己,每天都是大把大把的银子贪进自家腰包

    时光一晃,画面一转,礼花冲天而起,喜庆在九月初一灿烂降临

    梦城方圆百里之内的官员纷纷前来,偌大的月府也有拥挤的时候,石管家笑得脸颊抽搐,忙前忙後,白天终於安安稳稳的过去了

    当第一丝夜色飞入月府之时,小奴隶不由心神一紧,他知道,夜间这小型的宴席才是风云的开始.内堂之上,月氏夫妻坐在主人位上,左首第一席贵客是西南王,第二席是冷漠无情的皇朝女将,除此之外,再无一个客人;右首自然是月家两位嫁不出去的绝色小姐,月媚在座众人毫不意外,倒是月茵的出现让众人,尤其是身为男子的西南王下意识一愣

    镜花大陆以女人为主,月知州这“贱内”安静地坐在一旁,月夫人居中而坐,笑意盈盈地对西南王解释道:“王爷不必担心,小女的怪病已好了许多,只要不接近她三尺之内,任何人都会安然无恙.”

    西南王胖脸堆笑,乐呵呵地恭喜了一番,然後目光悄然四方一转,最後落到了垂手立在厅门的石管家身上

    月夫人一声令下,宴席正式开始,众人虽谈笑甚欢,但却没有丝竹之音

    也无歌舞飘动,以豪门世家来说,这寿宴稍显怠慢,但也正中一干有心人下怀

    石诚向外走去,跨过门槛的刹那,小奴隶不由背心一颤,同时暗自疑惑

    嗯,那残暴的目光应该就是西南王在催老子下药,另一道平和的目光应该是月夫人,还有一道冰冷的目光是谁呢?嘘……好冷!当石管家在转角处接过仆妇手中的茶盘时,莫名地感到手一颤,茶盘突然从他手中向地上落去

    “石管家,小心!”

    一个金冠大汉鬼魅役挞暗中闪出,及时一把接住了茶盘,然後将其又强行塞回了小奴隶手中

    西南王的亲随好像一把刀一般盯视着石诚,恶奴一咬牙,还是掏出迷药,将其全部撒入了茶水中.王府高手满意地笑了,直到小奴隶走回大厅,他才隐入黑暗之中

    石诚虽是管家,但也只能走到大厅门口,内里则由春夏秋冬四个俏丫环忙碌,眼瞅着春花把茶盘接过,其余三女则把茶杯一一摆在了众人面前,石诚不由心中一声黯然低叹,唉,事已至此,只能这样了

    “王爷,这是梦城最有名的香茶,请!”

    月夫人举杯邀饮,众女也纷纷举杯,西南王却笑语道:“夫人,本王练的武功特别,只能喝酒,不能饮茶,小王以酒代茶,祝夫人青春永驻,心想事成!”

    月夫人茶到嘴边又突然停了下来,以斥责的语调对今夜表现很差的石管家道:“石头,王爷餐前怎能没有奸酒,快去把府中的百年佳酿拿来.”

    “是,小人这就去!”

    石诚直接走向了月府酒窖,随便选了一坛;这一次西南王的人倒没有跟上来,小奴隶走到无人的转角处,突然露出了无耻的小虎牙

    他恨恨地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将毒血滴入了酒中,鸡鸡那个东东,毒死你个狗王爷!经过几日的心灵折磨後,石诚虽然还是不能肯定陆纤尘对自己的真假,但

    他却肯定了一件事,既然自己没有中毒,何必让那狗王爷满意;他先前投的毒其实早已换成了面粉

    恶奴用力将毒药搅均,然後迈开大步向前走去,走出不到三步,他的身子突然离地而起

    “砰!”

    瘦小家丁重重摔在了草地上,幸好他拼命抱住了酒坛,才没让自己一番辛苦白费

    “真是一只贱狗,是不是怕打破了酒坛,被主人赶出去呀,哈、哈……”

    石诚头上的月光被黑影挡住,一把利剑毒蛇般剠向了他咽喉

    大厅之内,悄然之中,陷入了一种奇怪的僵持情景;月夫人母女举杯几遍,却一直没有喝下去,西南王虽然无比心急,但也不敢开口催促,唯有暗自咒骂小奴隶动作缓慢

    月氏母女与冷云神色自然,众女随意地看了看浑浊的茶水,心中升起同一个疑问:官无极想下毒早在意料之中,但这毒……也太差劲儿了点吧?难道是毒药过期发霉了,呵呵……

    剑尖刺穿了石诚的衣领,然後突然又收了回去,狂风一定,现出了一张小白脸,还有一道蔑视的目光

    左子俊给了奴隶一个下马威後,这才冶冷地道:“圣女对你这狗奴才太软弱了,说,下了迷药没有?”

    “左堂主,小人这就下!”

    石诚一把抹去额头的冷汗,急忙掏出水圣女给的迷药,可是左子俊却一把将他手上的药瓶打飞

    “哼,本堂主早已备好了,你将这坛酒送进去吧!”

    左子俊手腕一翻,石诚手中的酒坛已被调换,白马少侠随即不怕浪费力气,耍了个漂亮的剑花,这才带着石诚那坛毒酒飞身而去;跃出不到几米,他突然又鬼魅般翻身而回,紧接着举起酒坛,强行灌了石诚一大口烈酒

    静静的过了一分钟,见小奴隶除了一脸害怕外没有丝毫变化,白马少侠这才满意地纵身离去

    “狗奴才,本堂主会盯着你的,如果敢耍小聪明,小心你的狗头!”

    石诚似乎真是吓坏了,就连在背後也没有咒骂左子俊,小奴隶听话地抱起酒坛大步而去,让在暗中监视的白马少侠很是得意,但他却没有发现,小奴隶眼底闪过了一缕得意的寒光

    小奴隶已经大致猜到了左子俊仇恨自己的原因,一想到小白脸想当自己的情敌,恶奴收缩的瞳孔更加的明亮慑人!敢跟老子抢女人,鸡鸡那个东东,毒死你这小白脸!“石头,你磨蹭什麽,夫人都生气了.”

    小奴隶才定到半途,冬雪与夏菏就迎了上来,两个俏丫鬟一把抢过酒坛,急速转身跑去;石诚抬了抬手,口中却没有喊出话来,最後无奈地耸了耸双肩,也快步跟了上去

    胖乎乎的王爷轻轻拿起了酒杯,一滴酒水无声无息地从杯口溅了出来,正好滴到了他戴的奇特扳指之上

    一沾毒酒,那扳指立刻变了颜色,胖王爷笑容不变,心神却猛然一紧,“呵、呵……月夫人,这一杯迟来这麽久,本王敬你!”

    “多谢王爷,请!”

    酒杯与茶杯都沾上了唇,门口的小奴隶瞬间血液加速,呼吸发紧,他紧张的等待,等来的却是让人哭笑不得的一幕

    月二小姐直率地问道:“王爷,你怎麽不喝呀,你不是喜欢喝酒吗?这可是百年佳酿.”

    “本王喜欢先品酒香,再品酒味,月小姐,你们怎麽不喝呀?”

    大厅之内,众人竟然都端着杯子不动,就像在比耐力一般;足有一分钟後,月夫人第一个将杯子放回了桌案,然後以无奈的语调道:“唉,茶已凉了,换过再暍也不迟;春花、秋月,你们速去泡一壶热茶来.”

    “咯登!”

    大厅内外所有人同时心神一紧,按理来说,泡茶可是小石头的职责,可是月夫人却似乎已把他遗忘,这……可大大不妙.不妙的预感钻进了小奴隶心房,他第一刹那果断地转身就走,意图趁着宴

    席未完溜之大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