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二集 第八章 双面间谍
    石诚回府刚刚把钥匙藏好,月二小姐就冒了出来,恶奴的生活立刻又从天堂坠入了地狱

    妖娆少女眼中的“热情”又让恶奴吓得两腿发软,这可是又要开始“新实验”的信号,呜……

    “石头,你不是说孔明灯可以用来载人吗,本小姐已经做了一个大型飞灯,走,咱们试一试,咯、咯……”

    “啊,又要飞天!不要,救命!!”

    少年的惨叫飞上了高空,他不由很是後悔,先前只想把科学狂人支走,但却忘记了这样做的可怕後果

    後悔药还没买到,不完善的原始热气球突然向下急坠,砰地一声,可怜的小奴隶又摔得三魂不见了七魄!饱受美丽的科学狂人摧残後,鼻青脸肿的小奴隶刚想回房,迎面又碰上了男尊帮卧底的追问;好不容易甩开男尊帮之人,还未走出几步,他又被西南王的人连哄带吓了半天

    “他娘的!”

    瘦小奴隶朝天竖起了中指,鸡鸡那个东东,既然这些人这麽想死,老子就让你们狗咬狗,打个你死我活,全死光了才好

    恶奴眼珠不转,但依然计上心来

    是夜,他贼贼地对又在色诱自己的神秘女人道:“影娘,你不是要报答我吗,呵、呵,能不能帮我一个忙,现在就去……”

    “咯、咯……主人,你可真不是好人,一开口就要奴婢干坏事.”

    话语只到一半,影娘雌豹一般的倩影已扑入了夜色之中,窗户轻颤之余,她的余音才随风钻入了石诚耳内,“放心吧,那是奴婢的老本行!”

    幕後元凶听得此言,不由双肩一缩,心肝儿狂跳,呼……这女人原来是干这一行的,好吓人!月府中院花园内,一个新来不久的家丁略带郁闷地扔掉了扫帚,迈着有力的脚步向花园外走去

    一道寒光突然从花丛中飞出,低贱的家丁竟然腾空而起,然後凌空向後曜出了十余米

    家丁双足落地,紧接着一掌将一块人高的假山打得砸向了花丛,出手之快,力道之猛,已算得上高手之列

    假山砸得花残叶飞,而那家丁却依然被无影之箭对穿而过,等月府家兵闻声而来时,只见一片狼藉之中,一具屍体死不瞑目

    “有刺客,保护大人!”

    刹那间,月府上下刀剑出鞘,寒气笼罩,让石管家一边暗自偷乐,一边心中惊叹,这影娘工作也太认真了,自己只叫她弄点混乱漏捣风,点点火,她竟然弄出了人命,不过效果还真好!客院内,西南王的胖脸扭曲了几下,然後一拍椅背,冷声道:“这些逆贼,以为本王是活菩萨呀,给我杀,统统杀掉!”

    月府家兵以内院为中心层层布防,他们没有迎来刺客,下人院子里却是惨叫连连,不时有血光惊现

    一个家丁正在花园里清洗血渍,另一个家丁提着水桶上前帮忙,水泼向了

    凝固的血迹,短剑也同时扎入了先前家丁的胸口.杀人的家丁抽剑就走,还未走出三步!一把飞刀突然扎入了他後心

    惨叫并没有因此停止,在某个双面间谍的牵线搭桥下,刺杀从夜间杀到了白天;一天一夜过去,月府主人毫发无损,但下人却死了七八个,让月家不由纳闷不已,不知怎麽会有这麽变态的“家丁杀手”!内院被保护得更加严密,但却没人想去保护下人院子,谁都以为这只是刺客的调虎离山之计

    太阳落下西山,累了一天的石管家伸了伸懒腰,满意地打了个哈欠,“啊,该吃饭了,余二,下班,洗洗睡吧.”

    恶奴睡了,但惨叫却还未停止,当第一个无辜的下人牵连而死时,事态终於超出了幕後黑手的控制

    感受着外面的阴风冷雨,石诚已不敢踏出房门,挠了挠脑袋,小奴隶还不负责任地骂了一句:“他娘的,这些家伙真是心狠手辣,杀人也会杀起劲儿,唉……什麽时候才结束呀?”

    月府,闲人不得进入的书房内,空荡荡不见人影,但在一道密门後,却是人影幢幢

    月夫人与月知州,还有一干重要的梦城官员全部在座,但众人注目的焦点却是那冷得不像人的皇朝女将

    “启禀夫人,一炷香之内又死了两个下人!”

    月氏暗影的禀报清晰地传人了众人耳中,月夫人没有丝毫惊慌或是愤怒,反而笑盈盈道:“嗯,已经死了二十几个,估计剩下的也不多了,可以让他们停手了.”

    又是一夜杀机过去,黎明时分,客院响起了西南王的惊声追问,“什麽,冷云来了?糟,定是水无心听到了风声;官大,传令下去,所有人停止行动,决不能让那冰块儿女人抓到把柄!”

    男尊帮的反应与西南王是大同小异,他们情形比之西南王更加不妙,暗中指挥的左子俊还算果断,趁着月府为冷云接风洗尘之际,带着幸存的部下跃过墙头,飞速逃离了月府

    “咯、咯……大小姐,你果然是神机妙算,接下来怎麽办?”

    几个人影从暗中闪出,已能自如行走的月茵唇角微动,对春夏秋冬四俏婢道:“你们悄悄跟下去,一旦找到男尊帮分舵,立刻通知夫人.”

    四个丫环刚追出去片刻,月二小姐也现身了,“姐姐,接下来是不是要对付官无极那白痴,哼,竟敢在咱家动刀动枪,不给他点苦头吃吃,还以为月家好欺负!”

    西子玉人盈盈一笑,语带沉吟道:“西南王身分特别;算啦,将来自有女皇取拾他,让冷将军镇住官胖子就是了;妹妹,查一查,看还有哪一方势力在暗中兴风作浪,这里面大有蹊跷!”

    “嗯,我知道了!”

    月家姐妹相伴而立,两对丰硕刹那波浪相连,其景之美,其浪之大,可谓天下无双,“之家”的绝色诱惑果然名不虚传!府中变化自然逃不过狡猾恶奴的注意,见自己制造的混乱竟然被一个女人轻易冻结,他不由大为不服,正当恶奴暗自猜测这什麽铁血将军的长相时,月夫人一个命令就将他带到了前院大厅

    为了招待贵客,月府不仅要用最好的美酒,最好的佳肴,还要用最好的下人;石头无疑就是月府最好的家丁,他也“荣幸”的见到了外号“冷血长刀”

    的皇朝女将

    “小人拜见将军,拜见王爷!”石诚走进厅门,一身灵觉都潜入了识海深处,憨厚诚实的气息将真正的他包裹得密不透风

    西南王自然是笑呵呵地回应,而冷云则一如既往漠然地看了一眼,下一刹那,以冷漠无情着称的女将竟然又多看了第二眼、第一二眼,就似箭女初见石诚时的感觉一模一样

    石诚可不知道自己处境多麽危险,兀自扮演着忠心奴隶的角色,好在月夫人及时开口将冷云目光移走,小奴隶的身分才暂时没有被识破

    官家的聚会听起来诱人,但石诚亲身经历之後,才知道多麽地无聊,浪费几小时大好光阴,他终於回到了自己的小屋.一进门,影娘却没有像往日那般诱惑他,而是警惕地藏在了门後,向外张

    望了好久,直到石诚实在忍不住想问时,神秘女人又突兀地回身问道:“是不是冷将军来了?”

    女人眉目间的凝重让少年脑海灵光一闪,猜中了一半,“啊,那夜追捕你的就是那又高又瘦的白骨精?”

    影娘虽然不懂现代词汇,但也猜到是在形容骨感冰冷的冷云,任她心中百般焦灼,也不由被石诚一语逗笑,“噗嗤,这话要是被将军听到,你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

    石诚又奇怪了,他竟然从影娘语调中听出了恭敬与亲切,一点也不像对追捕者的仇恨,少年无数次盘旋在心中的疑问终於冲口而出,“影娘,你到底呈干什麽的,说吧,要不我这就去问白骨精,她一定知道.”

    “咯、咯……主人,别发火,奴婢说就是了,要不要奴婢用身子为你泄火呀?”

    影娘转眼又故态复萌,身高腿长的健美女人一挺双峰,弄乱石诚思绪後,她又半真半假道:“奴婢还有一个绰号叫箭女,以前是冷将军部下,因犯了皇朝律令要被斩首,幸亏将军法外开恩,奴婢才能活到现在;哎呀,不好!”

    箭女影娘话到中途脸色大变,身子一颤从石诚腿上蹦了起来,“我用玉箭杀了西南王的人,如果将军看到屍体,她一定能认出箭伤;不行,我不能再待在这儿了.”

    水之玄功虽然吸引,但还没有小命重要,伤势已好的影娘立刻穿窗而去,对她口口声声的“主人”连招呼也没打一个

    “唉!”

    石诚几分钟後才从愕然中回过神来,神秘女人一旦离开,一直小心防备的他反而生出一缕淡淡的失落,原来男人也很享受美女的扰

    月府园林之中,几个家丁正在修剪枝叶,一阵微风吹过,其中一人眼角一颤,下意识抬头回望,却没有看到半个人影

    皇朝特训四大杀手自然有特别之处,箭女在大白天依然能潜踪匿迹,快速向外逃去;最後一道高墙已在身後,易容成青年男子的影娘刚要融入大街人流之中,一股冰寒却将她当场冻结

    “箭女,好久不见,近来司好?”

    风未动,影未摇,冷云好似冰雕一般的身影已凭空出现

    “属下参见将军!”

    几乎是身体的本能反应,影娘毫不犹豫单膝跪地,面容低垂,没有丝毫反抗的意念

    骨感美女静静地看了昔日部下一会儿,然後一拂衣袖,寒风将箭女托了起来,“凭你这一声属下,本将军就给你一次戴罪立功的机会,女皇陛下虽然向来说一不二,但你若能办妥此事,陛下一定会让你复职.”

    箭女再次激动地跪下行礼,欢喜之情溢於言表道:“末将谢将军大恩,只要能回复原职,末将愿为将军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

    “啊,你怎麽又回来了?”

    石诚躺在床上,双目大张,就像见了鬼一样

    “奴婢想过了,还是待在主人身边最安全;而且将军也一定会以为我已经逃走了,奴婢就来个反其道而行之,嗯……主人,奴婢回来,你不高兴吗?”

    影娘撒娇般扭了扭充满弹性的身子,动作并不猛烈,但她却是骑在石诚腰间,这麽一扭,女人结实的俏臀几乎将男人的禁地扫荡了一遍

    “呃!”

    石诚知道自己的阳根已高高鼓起,隔衣顶在了一团柔腻之上,少年的慾火又一次与心灵的警报天人交战

    鸡鸡那个东东,这麽熬下去太辛苦了,这有什麽大不了,与她又不会死,怕什麽?理智终於在失而复得的兴奋中崩溃,石诚一翻身,就要伸手搂抱女杀手

    “咯、咯……主人,你终於输啦,不过奴婢现在又不想吃你了.”

    影娘绝对是妖精,费尽千辛万苦勾动了少年慾火,她却溜了开去;逃跑之时,野性美人还不忘伸手在少年阳根上捏了一把,令石诚是又恨又爱,外加牙

    根发痒

    梦城,官家妓院“第一褛”前

    大队官兵突然将青楼团团包围,月夫人纵马在前,一身战甲,掩去了勾魂曲线,凭添了飒爽英姿

    几十把飞抓首先钉在了第一楼四方,只听一串震天暴吼响起,十几个大力士竟然将偌大的青楼强行扯塌

    “启禀夫人,密室已经找到,没见叛党踪影.”

    下属的禀报让月青虹眉心微皱,禁不住呢喃自语道:“好快!”

    相距第一楼十几条街,一处小富民宅内,男尊帮众人脸上依然惊魂未定

    水圣女语带唏嘘,身周飘渺的水雾也快了三分,“这次幸亏羽衣及时接应,否则咱们必然难逃大劫;羽衣,我代众兄弟谢过武林盟大恩.”

    圣女话音未落,男尊帮众人已整齐地站了起来,抱拳一礼,铿锵有力道:“我等谢过梦小姐大恩.”

    万众目光集中在一点,一袭潮痕水绿的素雅长裙,一个窈窕婀娜的飘逸倩影,江湖绝色之一的幻梦玉女果然名不虚传,一干男子眼中浮现的全是崇拜仰慕之光

    “嗯,纤尘?些许小事,何必多礼.”

    双十佳人轻轻挥了挥衣袖,清丽脱俗的玉脸淡然一笑,优雅动听的仙音刚刚钻入众人心中,幻梦玉女突然话锋一转,“不过,纤尘真要感谢,羽衣也不好推辞;这样吧,就算一条命一百两,我这次救了你们三十六人,你就给我三千六百两吧,没有现银的话,打张欠条也行.”

    “啊!”

    瞬息之间,无数炽热的仰慕之心当场破碎,无数眼神变得晕晕乎乎,这、这……这就是幻梦玉女?玩笑,一定是玩笑!身为水之圣女的陆纤尘倒一点也不诧异,毕竟玉女、圣女都是人,她也知道维持不食人间烟火模样的辛苦

    “嘻、嘻……羽衣,行呀,我这就打张欠条给你,能不能打个折呀,七折怎样?”

    “扑通!”

    这一下,就连武林盟三帮七派近百高手也受不了啦,许多热血少侠当场就昏倒在地,想不到连冰清玉洁的圣女也变了,这世道怎麽啦,中病毒了吗?两个“变态”绝色玉人在一旁相见甚欢,砍价砍得欢天喜地,对於众人不满的目光是一点也不在意

    一个年近花甲的武林高手实在看不下去了,主动出声打断了两女谈话,“陆小姐,盟主派我等前来相助,一切听从陆小姐调遣,只是如今贵帮已打草惊蛇,不知陆小姐有何应对之策?”

    陆纤尘眼中跳跃的喜色瞬间平静,侧首回望众人的刹那,她已变回了素日那圣洁飘渺的水之圣女,“能得各位武林同道相助,纤尘代家父谢过各位隆情.”

    陆纤尘话语微顿,目光悠然转向了梦羽衣,梦羽衣稍矮两寸的窈窕倩影一正,此时的她也与幻梦玉女的名号相映成辉,让大堂上下一干男子纷纷笑逐颜开,下意识认定先前一幕绝对是“意外”

    飘逸烟波遮掩了戏谑之光,爱钱美女瞬间回复清丽脱俗,以符合身分的优雅语调道:“纤尘,梦城兵力强盛,月氏一族又向来高手辈出,不知你有何良策攻进月府?”

    陆纤尘的自信从双眸进射而出,语带抑制不住的喜悦道:“羽衣说得没错,正面碰撞我方不一定能胜过官府,不过纤尘已有计画,想必贵盟也听说过,我帮有一神奇火器——霹雳弹,我们此次也带了一些来,正好用来炸开月府高墙.”

    水之圣女说到这儿,美眸不由自主闪过一缕异彩,一边暗自念叨着霹雳弹发明者的名字,一边压低语调继续道:“另外,我们还有一个机会;月青虹很快就会庆贺她的生日,梦城所有高手必会聚於一堂,只要能将化功散加入酒菜之中,咱们必可兵不血刀,盗银而去.”

    此计虽好,但多少不够光明磊落,男尊帮人的目光不由自主转向了幻梦玉女

    梦羽衣的反映让众人白白担心,江湖有名的玉人竟然拍掌称赞,“妙啊

    这样可以省去不少力气,真是好计.”

    与众不同的幻梦玉女盈盈一笑,牵动一干男子的心神忽起忽落,她随即凝声问道:“纤尘,你说吧,究竟哪一天动手?”

    ※※※※※※※※※※※※※※※※※※※※※※※※※※※※※※※※

    “九月初一,就在月家寿宴上动手!”

    西南王重重一掌拍在了案几之上,未了恨声补充道:“冷云如果到时没走,就把她一起干掉!”

    胖王爷的面容瞬间狰狞毕现,让王妃也吓了一跳,做作的风情也吓到了九霄云外

    月府主人书房内,月夫人与冷云单独密谈,大内高手与月府亲卫在外布下重重守卫,在内的两女谈话依然用内息包裹,无比的小心.“月夫人,女皇收到密函就派了末将前来,如果西南王百里外的兵马敢有擅动,我十万长刀骑兵一日就可驰援.”

    两个女人站在梦州地图前商量了片刻,月夫人是愁容尽去,欢颜绽放道:“嗯,这下我就放心了,冷将军,这次有你相助,梦城必可安然渡此一劫,青虹在此谢过.”

    冷云一直站得标枪般笔直,军旅女人难得挤出一丝笑意,“夫人,你我如今同坐.一条船,共同对付西南王,女皇也希望能与月氏坦诚相待,回复当年的关系.”

    月夫人的笑容看上也是那麽欢悦,布带束不住的轻轻颤抖,转换话题隐带深意道:“无情上将军一向的教诲都是恪守先人遗命,维护皇朝利益,将军尽可向女皇转达,梦城月氏一族绝不会做出损害皇城利益之举.”

    月夫人这番话说得动听又十分有技巧,她说的是皇朝利益,而不是水家或月家的利益,如何理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正当月夫人与冷云秉烛长谈之时,恶奴却好似大灰狼一般鬼鬼祟祟地摸进了她美丽女儿的房间

    房门无声推开,小奴隶贼贼地探进头去,还未看清房中的猎物,一只魔爪突然迎面飞来,小奴隶“嗖”的一声就被扯进了房中,只留下一片衣袂的幻影在门缝间打转

    “臭小子,现在才来,想死呀!”

    “呵、呵……小姐,我这不是来了吗,快脱衣服吧!”

    窃窃私语很是让人想入非非,暧昧的灯影映照着少男少女缓缓接近

    长裙飘飞,春光乍泄;珠圆玉润的肉感少女半裸趴伏,玉背舒展,美臀微翘,恶奴的手还未动,目光已噌的一下又热又亮,如有实质般隔空飞射而出

    石诚目光失控的刹那,极品乳浪微不可察地一颤,少女飘散的发梢也悄然改变了轨迹

    呼吸发热的石诚并未看到这些异状,想到月夫人都被自己玩弄於股掌之上;他对搞定月媚这小娘皮更是信心百倍

    恶奴大手又开始在美少女裸背上游走,一边肆意调戏少女艳色,一边随口问道:“咦,二小姐,你点的是什麽香呀?好奇怪,紫色的!”

    “嗯……”

    月媚在快感中发出了似有若无的低吟,美眸微闭呢喃回应道:“嗯,皇朝的御用檀香,你当然没见过了.”

    少女的呻吟在妩媚中盘旋,恶奴不由一乐,这小娘皮果然比成熟妇人差远了,自己还没用上绝招,她就受不了啦!嘿、嘿……恶奴肆无忌惮咧嘴一乐,小虎牙瞬间照亮了迷离的空间,看来他今日不仅能顺利骗得机关图,还可以享受到千金小姐的绝色处子之身!毒掌加快了摩擦,精油很快布满了月二小姐的肩背,恶奴故技重施,只用三两遍他就突破了妖娆小姐的双峰禁地

    “呃……”

    低低的呻吟在男人喉间回荡,恶奴的色胆就像长上翅膀的野马,大手先将抹上了少女,、之上,然後五指一紧,放肆地感受着极品处子乳核的滚动

    “啊……石头,这也是……按摩吗?喔……好痒,用力!”

    月媚的回应已经超出了石诚的预期,小奴隶一边随口回应,一边提前脱去了裤子,亮出了粗红硕长的阳根,然後按照戏月夫人的法子,对着小姐半裸玉体猛烈地打起了手枪

    “咦,石头,什麽声音呀?”

    果然,月二小姐也听到了摩擦的声响,不愧是一对母女,就连反应也是一模一样的销魂刺激

    石诚得肆无忌惮,阳根圆头离美少女臀沟只有几寸距离,一边加速意与手动,他一边喘着气回应道:“小姐,小人这是在调和精……呀!”

    一声惨叫打破了靡的气息,一阵剧痛从传来,恶奴瞬间从天堂直线坠入了恐惧地狱

    电光石火间,看似神昏智迷的月二小姐竟然翻身而起,玉手死死抓住了石诚硕长的,手腕一转,阳根一下子弯成了九十度,难怪恶奴会疼得龇牙咧嘴

    “咯、咯……臭小子,本小姐就知道你有问题,还想装天阉,这下,被我逮着了吧!”

    月二小姐挺着半裸玉体,背上流淌着男人,手上死死捏着男人阳根,得意大笑之时,还下意识来回了一下,以示她非凡的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