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二集 第七章 淫戏夫人
    靠着几千年的中华文明,石诚奇蹟般将气氛烘托得梦幻迷离,恶奴的大手随即缓缓向小姐裸背压去

    滑如凝脂的肌肤微微一颤,男人的手掌实实在在压了上来,月二小姐芳心一跳,被少年掌心超乎想像的热力烫得玉脸发红,而月夫人也是杏眼大张,无比妤奇地凝视着男人手掌与女儿肌肤相触的方寸之间

    “媚儿,感觉如何,娘亲怎麽没觉得有什麽变化?”

    月二小姐奇怪的性格看来并不是无中生有,此时的月夫人身上竟然也表现出了科学狂人的潜质,充满研究的目光在小奴隶与女儿闾转来转去

    一缕嫣红在石诚掌下蔓延,月媚不愧是科学女狂人,娘亲问得直接,她的回答也坦白,“娘亲,女儿觉得有点热,还有点麻,啊……”

    “小姐,感到热就对了,小人这是独门手法,这种热力可以增加皮肤弹性,还可以烧掉多余的脂肪,当然了,这一点对小姐你没必要,呵、呵……小姐的身子是小人见过最美的!”

    一代恶奴及时打断了一对“变态”母女的研究,心中同时暗呼侥幸,幸好

    他早有准备,把自己体内的毒素逼入了掌心汗水之中,汗渍里的毒素很浅,正好引发少女的异常感觉,但又不会伤着对方,从而达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恶奴果然够恶,为了达成目的,不惜对主人投毒,好笑的是一对绝色母女花不仅没有嗅到危险的气息,反而为小奴隶的神奇手法咋舌惊叹

    眼看两女上钩,恶奴却自动收手後退,无比诚恳道:“夫人、小姐,接下来需要美容精油辅助,小的这就去准备,两刻钟後回来.”

    月夫人自然不会反对,月媚却从榻上蹦了起来,迅速穿衣追了出去,人影不见了,她的声音才传入了娘亲耳中,“咯咯……我监视他去,看他怎麽搞怪!”

    石诚脑海一晕,如果小娘皮跟上来,自己还真不能搞怪了;以月媚的性格,他就是脱光了,小娘皮也不会移开丝毫目光,反而会看得更加仔细

    呼……

    念及此处,男人的慾火虽然烧得更加猛烈,但心窝却被苦笑充斥;不过这也难不倒狡猾家丁,还未走到下人院子,月二小姐已被他随口的一个“发明”

    糊弄走了

    恶奴贼贼一笑,随即迅速回房制造精油

    刚刚熟练地把“精油”调和完毕,神出鬼没的影娘就突然从他肩後冒了山来,无比好奇地望着那小半碗七彩液体,“主人,这是什麽宝贝?”

    石诚瞬间再次灵光闪现,眼一眨,故意将精油藏到了身後,激将道:“是毒药,你想不想试一试?”

    影娘野性的美眸也眨了眨,手指突然在碗中一点,沾上那七彩的精油,放在口中吮吸了一下

    “呼……”

    看着长腿女人认真地品嚐自己的,石诚的心情立刻紧张起来,“精”

    的功效毕竟都是听水圣女口说,还是实验一下更保险,影娘自然就是那只及时出现的小白鼠

    舌尖仔细地在指尖上扫动,影娘越嚐越觉味道美妙,野性美女的香舌还在唇边回味,一缕燥热已无声无息地侵入了她丹田,牵动着幽谷阵阵收

    缩

    “嗯……”

    低低的呻吟从花信美人鼻翼喷出,受过特殊训练的杀手也抵挡不住石诚“精”的威力,不仅玉体发热,而且还神智迷离

    恍惚间,她思绪无力,只觉平凡的石诚一下变得英俊而又亲切

    “唉,影娘,都告诉你是毒药了,你还不信?呵呵……来,喝点水,解解毒.”

    石诚脸上一片无辜,心中却是乐开了花,经过“实验”之後,他终於完全相信了陆纤尘的话语,原来自己的果然堪比天下第一春药“水性杨花”

    影娘“中毒”很浅,几口冷茶下去,几次深呼吸後,心志坚强的女杀手终於回复了平静:趁着影娘运功调息之时,石诚端着美容精油出门而去

    嘿、嘿……美人,我来啦

    丰腴贵妇见奴隶一人回来,不由疑惑地问道:“二小姐呢?”

    “回夫人,二小姐突然想起了一样发明,她让小人先为夫人按摩,二小姐一会儿就回来.”

    小奴隶恭敬地俯身回应,脸上一片忠诚,心神却是偷偷贼笑;狂性大发的美少女投入实验室内,别说一会儿回来,就是几个时辰恐怕也难见人影

    月青虹对自己女儿当然很是了解,无奈地一叹,随即把目光转向了那从未见过的七彩精油

    面对新奇玩意儿,镜花大陆的女人们反应都是一模一样,恶奴的回答也是千篇一律,天衣无缝;随着绝色美妇伸指品嚐,异世天地瞬间变得暧昧无比

    响指一弹,恶奴在月府的“之旅”正式拉开了暧昧的序幕

    月夫人丰盈的自动在小奴隶面前趴下,深深的臀沟随着浑圆肉臀向内一收,立刻将衣裙吸出了一道明显的凹痕

    销魂光景被恶奴收在了眼中,男人心神瞬间大受折磨,水之玄功也抵挡不住美妇的万种风情

    脱吧,快脱吧,让老子把抹遍你全身吧!念及没有监视者存在,少年的色胆瞬间包天,轰的一声冲破了玄功禁

    制,肆无忌惮的目光不去搜索银库钥匙,而是死死凝视着尖挺饱满的奶牛

    外衫一去,青色的肚兜虽然细密,却掩藏不住豪门美妇那丰腴而不失纤柔的绝色肉身

    美妇趴在软拐上,受到挤压的一颤一鼓,销魂已从肚兜侧面露出了三分肉光,少年的呼吸瞬间如火如荼,呆立当场,不移不动

    一切顾忌都在乳光冲击下轰然崩溃,一寸、两寸……恶奴的大手激动到颤抖的地步,恍惚间,他好似不是大手探向美妇人裸背,而是阳根在逐寸夫人高贵的,三寸,四寸……

    终於,空间一抖,阳根了——不,只是恶奴大手落在了夫人丰润裸背之上;石诚的掌心不敢再有半点激动,老老实实以太极混沌的轨迹推动起来,推挤着美肉轻浪柔柔滚动.“咦,怎麽这麽烫人,媚儿不是说只有一点烫吗?”月青虹的玉脸埋在了软枕之中,诧异的话语从缝隙中变调飘出

    “夫人,因为小姐的肌肤没有您丰润柔腻,所以感觉要浅一点!”小奴隶不仅解释了异常,而且还藉机大大恭维了一番

    月夫人在飘飘然中怀疑尽去,但背部火辣辣的热度还是烧进了心房,烧得美妇心神微乱;恶奴加重毒性又按摩了片刻,手掌只是在肩背游走,丝毫不接近乳缘与臀沟等敏感之处

    “夫人,小人现在给你抹精油了.”

    “嗯……”月夫人的回应更像是呻吟,豪门美妇心中早巳盼望这难受的一刻早点过去

    凉凉的液体涂抹在美妇背上,暧昧的风云卷动得更加强烈;毒性被抹杀,月夫人自然会有久旱逢甘露的惊喜,再加上一股酥麻透心而入,美妇人眼中刹那多出了几丝妩媚烟波,鼻翼流转的单音更加急促浓重

    浓腻的精油在高贵美妇背上闪闪发亮,一代恶奴看着自己的纵横流淌,呼吸猛然一顿,阳根瞬间耸立,正好重重弹打在了软榻床沿

    轻微的闷响并未引起月夫人注意,苦尽甘来的滋味让她禁不住心神迷离

    陶醉之中再没有素日的冷静.嗯,虽怪媚儿吵着要美容,原来感觉真是不错,咦,经脉内怎麽暖洋洋地,啊,有点痒,还有点酸麻

    恶奴独一无二的催情之力开始钻入了美妇人体内,多次实验後,石诚已是热能生巧,聪明地将“春药”控制在适当的程度,既不让月青虹发觉自己不轨的企图,又能让美妇人在不知不觉间“变傻”

    特别的精油流到了美妇人肋部,石诚急忙道:“夫人,对不起,小人这就给你擦乾.”

    月青虹身子微微一顿,她自然能感觉到精油离乳缘只有几寸距离,官家美妇不由脸色微红,迷离的心海羞涩大增,却没有阻止的念头,毕竟一切都还很正常

    得到夫人同意後,石诚这才小心地将刚刚“越轨”的精油擦去,然後又在美妇人背部揉动起来,整个过程没有丝毫异常

    一会儿过後,又是一次不小心,精油又流向了肋部,石诚这次只是停顿了片刻,随即不打招呼自动伸指抹擦

    时光一分一秒悠然飘过,恍惚间,月夫人已美眸微闭,完全沉醉在小奴隶的特别服侍当中?精油总是爱“越轨”,小奴隶这次连丝毫停顿也没有,大手迅速下移,指尖离颤抖的乳浪越来越近

    第四次、第五次……

    风儿一荡,男人的指尖终於戳中了,柔腻的乳缘被指尖弄出了一个美妙的漩涡,指尖一收,漩涡消失,层叠的浪涛立刻连绵涌现

    美妇玉体微不可察地颤了颤,她知道自己的双峰禁地已被拨动,但念及小石头不算男人,再加上奴隶的动作十分自然,她反而对自己的一缕怀疑暗自羞愧

    “呼……”

    特别的空间内,回荡着特别的气息,奴隶终於触到了夫人双乳,终於感受到了主人的弹力

    大手一次又一次地从背上划到肋部,然後一次又一次地扫过乳缘,指尖停留的时间越来越长,不知不觉,石诚已连续围着两乳边缘按摩了足足一分钟

    “夫人,感觉怎麽样?太热了就告诉小人.”

    石诚的指尖己开始向更深处探去,而月夫人不知是无意,还是有意地侧了侧身子,让恶奴试探的大手一下包住了小半个

    极品沉入掌中,一代恶奴心中已是嚎叫连连,兽性大发,呃——整个镜花大陆水月皇朝,除了美妇丈夫外,谁能有自己这般艳福?嘿、嘿……如此高贵的美妇却任凭老子把玩,老天爷待我不薄呀

    心理的刺激比生理更加钻心蚀骨,石诚一激动,不由自主大手一紧,五指同时陷入了乳浪之中,在指缝间幻化出百般靡的形状

    这麽一抓,已然大大超出了常理,迷离陶醉的月夫人终於感到了不妥,就在她心神要冲破包围刹那,小奴隶及时补救,掌一松,恭声道:“夫人,请恕小人无礼,适才是按摩的一个过程.”

    解释很是牵强,但在石头太监“光环”笼罩下,被天下第一精侵入的月夫人竟然相信了,又一次佣懒地躺回了按摩床

    恶奴将乳香犹存的左手伸到自己鼻前,深深地嗅了一下,这才再次在柔腻玉背上游走起来

    精油又开始在滑如凝脂的香肌雪肤上游走,这一次没有滑向肋部,却流到了美妇人腰间,急速收缩的腰肢之下,就是激情澎湃的丰腴美臀.银库钥匙离恶奴只在咫尺之间,石诚却视而不见,眼眸一红,恶奴临时改变了主意:如此良机,如果只是偷钥匙,岂不是太过辜负老天的安排

    恶奴的色胆果然可以包天,面对精明过人、武艺高深的豪门美妇,他竟然当场脱下了裤子,然後一手握住了他似欲的阳根

    “呃!”

    男人的呻吟在喉间流动,石诚双目死死盯在了美妇人两腿之间,一手继续胡乱按摩,另一手则对着美妇打起了手枪

    “石头,什麽声音呀?”

    的摩擦声虽然小,但功力已达先天境界的月青虹六识过人,迷离的心

    海也挡不住好奇的意念,官家美妇不由缓缓转动脖子

    “夫人,小人正在调和精油.”

    就在美妇眼眸即将看到恶奴恶相的刹那,恶奴的毒掌闪电般来到了美妇颈上,足以毒杀上百人的毒性瞬间钻入了她脑海,解毒精油紧接着在下一刹那也钻了进去.前後这刹那之间,月夫人性命无碍,也不会慾火焚身,但心神却在冲击下陷入了奇特的昏迷状态,意识变得越来越“迟钝”

    美妇的话语随着思维一起变慢,耳中听到的摩擦声越来越激烈,她下意识“慢慢”问道:“石头,还要、多、久、呀?”

    男人浑身开始紧绷,呼吸好似从唇舌间进出,“呵、呵……夫人,快了,快了,马上就要完成了,喔……夫人,把身子抬起来一点.”

    月夫人听清了奴隶的话语,心房还未明白过来,身子已机械地抬了起来,双峰终於完全离开了软榻,大半从下垂的肚兜中映入了男人视野

    恶奴大手推着夫人腰肢一阵摇动,牵引着在空中摇晃,尖挺的乳波高耸饱满,男人稍一触动,连绵的乳浪已自动荡漾

    足足十几秒钟後,月夫人迟钝的脑海才反应过来,“石头,为什麽要把身子……抬起来呀?”

    不待猎物找到不对劲儿的意念,奴隶已再次搅乱了她的心神,天下第一毒瞬间一轮进出,美妇身子又软软地趴在了床杨之上,心神更加的模模糊糊

    “呃!”

    一声闷哼肆无忌惮,恶奴整个人拼命向前一顶,一开,滚烫的立刻暴射而出,一发又一发的白色流弹全部了美妇人肩背之上

    “啊!”

    前所未有的滚烫射得月夫人身子一颤,但她却还是不能警觉清醒,豪门贵妇傻傻地任凭恶奴暴射,最後还大为好奇,“石头,你这精油好热呀,怎麽与先前不一样?”

    “呵、呵……夫人,这是奴才现弄出来的,当然更热了!”

    恶奴忍不住一阵得意贼笑,他就像煮青蛙一样,一步一步地将美妇弄进了

    肉慾陷阱之中,经过一长串辛苦的铺垫後,这才有了如今的美妙结果

    滚烫的又一次在美妇人背上涂抹开来,一代恶奴此时神色无比地庄严,他就像世上最高明的画师,正在用泼墨手法绘制世上最美的——画卷

    从肩抹到了背,然後抹到了乳缘之上,少年的大手几次试图揉弄,可是美妇人最後的本能抵抗总是让他难以随心所欲

    呼出一口热气,石诚不得不略带遗憾地退了回来,他不敢一次做得太凶

    月夫人可不是寻常女人,如果事後被她发觉,自己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

    慾火得以发泄,恶奴这才想起了正事,他迅速将银库钥匙印在了一块软泥上,然後又将钥匙放回了原处,随即趁着月夫人脑海迷离未清,附耳轻声问道:“夫人,听说府中有张机关……”

    石诚刚问到这儿,月夫人唇边的热气突然一顿,身子飞速由软变硬,幸亏恶奴狡猾,急忙转换了话题,又用上了精下毒,这才险之又险地逃过了一劫

    即使如此,月夫人也逐渐清醒过来,还怀疑地问道:“石头,刚才你问什麽?”

    恶奴心中余悸犹存,脸上则是诚实自然,“夫人,小的是问按摩已经完成,小人可不可以回去干活了?”

    “嗯,下去吧.”

    靡的美容告一段落,小奴隶躬身後退;结果虽不算完美,但也是大有收获,让恶奴禁不住洋洋得意!“嘿嘿……”

    恶奴咧嘴一乐,小虎牙瞬间闪现前所未有的强烈亮光

    美妇人精明厉害,科学女狂人却好骗得多,自己何不从月媚身上下手,不仅可以拿到机关图,说不定还可以趁机品嚐一下处子的娇嫩销魂,嘎嘎……

    恶奴的恶之等级就在这一瞬间再次飞升,伸了伸懒腰,趁着天色尚早,他拖着喷射後酥麻透心的身体走出了月府,来到了一个配锁的偏僻小摊上,花了十倍的重金,很快就将钥匙模变成了一把实实在在的钥匙

    紧捏着手中的银库钥匙,恶奴不禁暗自思忖:这钥匙式样真是复杂奇特,难怪他们要逼老子当小偷;嗯,现在东西已经到手,是交给西南王,还是交给男尊帮呢?肯定不能交给狗王爷,反正老子又没中毒,陆纤尘嘛,等等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