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二集 第六章 左右逢源
    下人院落,一个黑影无声无息地钻进了管家的房间

    石诚正躺在床上为偷钥匙之事大伤脑筋,斜眼一看,正好看到了影娘,少年不由白眼道:“门开着,干嘛要偷偷摸摸地翻窗,被人看见会误会地.”

    “误会就误会呗,大户人家这种事儿多了去了;主人,你有什麽烦恼,要不要奴婢为你分忧解难,咯、咯……”

    神秘女人一个跨身,野性的长腿竟然直接撩到了石诚的双腿之间,三两下摩擦,立刻就擦出了火花

    石诚暴长的阳根弹得女人足底一升,他呼吸发紧,但心神却还是充斥着警报,一把推开女人健美挺拔的高挑身子,石诚一脸自豪道:“我可是正人君子,别想诱惑我!”

    “主人,真的吗,那你的裤子怎麽顶得那麽高?”

    影娘脱去鞋子,比寻常女人略大的小麦色赤足又伸向了男人,脚趾缝一开,她竟然夹住了那高高耸立的敞篷

    石诚的意志逐渐微弱,慾火开始与警报纠缠,就在一男一女越闹越过分之

    时,一个月府下人小跑着来到了房外,大声唤道:“管家,王爷有请!”

    石诚随口回应了一声,一想起又要与老奸巨猾的胖王爷打交道,他就禁不住大为兴奋,嘿、嘿……又可以借机大吃大喝了

    影娘罗衫半解,酥胸半露,歪坐在床头,看着石诚狼狈地逃出门去,神秘女人不由莞尔一笑,喃喃自语道:“哼,总有一天,姑奶奶要夺得水之玄功!”

    原来她已经认出了石诚就是当日夺去水圣女贞节的男子,更安下了与陆纤尘一样的不良之心,甚至是狠毒十倍的法子——采阳补阴,以她特训的手段,石诚只靠本能真能抵挡吗

    “王爷,一个狗奴才,随便用点银两就打发了,干嘛还让人家陪酒,嗯,妾身不干!”

    王妃半真半假地娇瞋不休,西南王哈哈大笑,搂住心爱宠妃道:“宝贝儿,这小奴隶关系重大,没你帮手,本王怕他不上当呀!乖,此事一成,本王回府,立你为正妃!”

    当石诚看到王妃在座时,不由吓了一小跳;而当王爷主动举杯劝酒时,小奴隶瞬间吓了一大跳,过於紧张的手指一抖,就连酒杯都落到了桌上,加料的酒水自然也洒了一地

    “王爷恕罪,小人该死,小人身分卑微,不敢与王爷、王妃同席饮酒.”石头一脸诚惶诚恐,边说边向外倒退而行

    “哈、哈……小兄弟,这是私人聚会,不用这般讲究,来、来,本王再为你满上一杯.”

    王爷圆滚滚的身子“滚”得真快,一眨眼就把果然不好对付的小奴隶拉了回来,同时悄然给王妃递了个眼色

    高贵的王妃刹那风情万种,端起酒杯,风的兰花指尖直指小奴隶,“本妃听王爷说了,上次全靠石管家舍身相救,王爷才逃脱了刺客毒剑,本妃敬石管家一杯.”

    美色在前,秋波环绕,小小奴隶这一次吓了好几大跳,他脸颊通红,手足无措地拿起了酒杯,一口就将加料美酒吞了下去

    王妃见目的已达,立刻不屑一笑,再不看小奴隶一眼,与西南王打个招呼

    後,官家美妇高傲地离席而去,款摆的水蛇腰勾得小奴隶是目不转睛.西南王习惯性的笑声惊醒了石诚,他急忙回过头来,还未开口求饶,双目已被一大叠银票充斥

    “石兄弟,这是一万两,本王一点小小心意,来,收下吧.”

    “一……一万两!”

    小家丁已快晕倒,呼吸困难,手指发颤,唯有目光无比明亮地留在了那银票之上

    “王……王爷,你要小人……做……做什麽?只要小人能办到,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没问题.”

    西南王主动把银票推到了小家丁面前,然後魔鬼般说出了条件,“石兄弟,本王最爱研究各种机关,听说月家有一张机关图,还有一把开启机关的特别钥匙,不知石兄弟能否帮帮忙;放心,本王只是赏玩一两日,保证完壁归赵.”

    “咯噔!”

    石诚心中一惊,这老狐狸竟然也在打银库的主意!老实瞻小的气息好似水一样从石诚眼中流出,虽然万分不舍,但他还是松开了紧抓银票的手指,“王爷,小的不敢,夫人曾经有令,谁敢偷……借她的银库钥匙,她就要砍谁的脑袋,小人告退.”

    “石兄弟,不答应也别急着走呀,对了,本王还有一件礼物要送给你.”

    西南王的热情突然消失,不愠不火地看着一脸不解的石诚道:“听说现在有一种奇怪的瘟疫,染上此病者,掌心会出现一个红点,一月之内不能得到“独门”解药,必死无疑!”

    呆呆傻傻的石诚举手一看,随即脸色大变,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大哭小叫道:“王爷饶命,小人知错了,王爷饶命……”

    “唉,想不到你真得了这种怪病!石兄弟,你放心,本王这就命人炼制灵丹,你先回去吧,本王还等着赏玩机关图呢.”

    怕死的奴隶立刻大表忠心,眼见西南王挥手赶人,他却不急着走了,而是目放热光,“王爷,小人想……想带走那一万两.”

    “哈、哈……好、好,本王果然没看错你,有贪心才有上进心,拿去吧,事成之後本王再给你一万两.”

    “谢王爷!”

    小奴隶死死攥着大叠银票,同时悄悄握紧了拳头,藏好了自己没有半点异状的掌心

    嘿、嘿……纤尘老婆说得果然没错,老子真是百毒不侵,鸡鸡那个东东,你个老狐狸想阴老子,改旦让你尝尝老子毒血的厉害

    小奴隶一回到自己房中,立刻笑得五官移位,两手一撒,满天银票纷飞

    今夜,注定是一个美妙的夜晚,小小家丁用银票当被子,睡得是又香又甜

    一觉醒来,天清气朗,但石诚却开始发愁了

    不用西南王威逼,他早就在打银库的主意,可是以他特别的身分,绞尽脑汁依然想不出一个有效的办法

    唉……全部人都想要钥匙与机关图,可钥匙由月夫人亲自贴身收藏,机关图更是不知道在什麽旮旯角落,难啊,真难!无法可想的石管家懒懒地走出了房门,还未走出下人院子,迎面就意外地遇到了春花秋月两个一等俏丫鬟

    “石头,大小姐今儿病发得厉害.二小姐叫你现在就去给大小姐治病,走呀,别愣着.”

    一向的工作步骤被突兀打乱,石诚迷惑挠了挠脑袋,无可奈何地被两女推上了另一条石板小路;与此同时,一个娇小的身影刚刚走进月府大厅

    “莹儿,快过来让伯母看看,伯母的生日还有二十来天才到,你怎麽这麽早就来了?”

    “伯母万安,玉莹想您就来了.”

    小魔女依然是一身红色短裙,但脑後的马尾失去了往昔的活力,鹿皮长靴也不再刁蛮,细小玉脸笼罩在一层忧愁之中

    小丫头的异状引起了月夫人注意,她可是看着小魔女长大,不由很是诧异,关怀道:“莹儿,谁欺负你了,告诉伯母,伯母给你出气.”

    娇美少女的细脸一颤,人生少有地哀声道:“伯母,莹儿此来正是想……”

    “师妹,你来啦!我正想派人到包子城找你呢.”关键时刻,妖娆的月二小姐冲了进来,险之又险地将玉莹後续的话语堵了回去

    “啊,师姐,有消息了吗?”玉莹萎靡的身子瞬间一震,抛开月夫人,一跃就冲出了大厅

    月媚可不想让娘亲知道自己“偷人”的事情,连拉带拽把师妹弄出了前院,然後才一脸激动道:“东州传来消息,听说在武林盟有一个俘虏,与石头的外貌很相似,而且也号称打不死,十有八九就是小石头.”

    谎言虽然错漏百出,但关心则乱的玉莹却无比欢喜,自顾自的说道:“啊,我明白了,一定是武林盟与男尊帮有关,所以陆云天把石头关在那儿.”

    “对,一定是这样!”

    月媚心中暗自窃笑,神色配合着语调十分激动,“师妹,你在这儿玩几天,等娘亲寿辰一过,我立刻陪你到东州,抢回小石头.”

    “师姐,我等不及了,给伯母说一声对不起,我改日再向她赔罪,再见!”

    马尾冲天而起,找回活力的娇小身影立刻冲出了月府,冲向了远在千里之外的东州武林盟

    月媚对师妹的性格是了若指掌,一切都在她掌握之中,等玉莹纵马而去俊,她一边笑得前仰後俯,一边以特别的手势凌空一挥

    一个好似影子一般的高手从暗中闪出,无比恭敬道:“月氏暗影三十号,参见二小姐.”

    瞬息之间,月媚由妩媚火辣变得威严凝重,已不可抗拒的声调命令道:“调两队暗影前去东州,保护玉莹小姐,如果她有什麽意外,你们就全部自裁!”

    月二小姐刚一回身,立刻被娘亲怀疑的目光笼罩,“媚儿,你究竟在玩什麽把戏?说吧,不然为娘这就派人把玉莹追回来.”

    月媚知道娘亲的厉害,不得不讪笑着老实交代,随即引来月夫人的连串惊叹

    “啊,难道玉莹丫头与石头?不可能,石头不是个天阉吗?这不可能.”

    月夫人自行否定了自己大胆的猜测,但玉莹眉目之间的幽怨却让她难以解

    释;而月媚比娘亲想得更多更远,更加难以出口

    官家美妇越想,柳眉皱得越紧,月媚因此莫名的心一慌,下意识想转移娘亲的思绪,立刻随口找了个话题道:“娘亲,你发觉没有,玉莹的胸部大了好多,都快赶上我了,嘻、嘻……看来她说的秘法还真有用,石头真厉害!”

    “什麽,石头还会这等秘法?不会吧!”

    ※※※※※※※※※※※※※※※※※※※※※※※※※※※※※※※

    玄异无形的火焰与水流交融,石诚又一次经历生与死的变换,然後缓缓睁开了双目,两道深邃好似宇宙漩涡的目光一闪而过

    “咦,石头,你有点不同了,能告诉我,这几曰在外发生了什麽吗?”

    月茵的正常气色已能保持半日以上,逐步接近痊癒的西子玉人第一次开口相问

    石诚也感觉到了自己不同的地方,虽然明知原因所在,小奴隶可不想对月家大小姐说真话;他脸上没有半点变化,傻傻地笑道:“大小姐,石头也不知道,只是在外昏迷了几日.”

    “噗嗤!”

    玉人娇弱的身子在笑意中颤抖了几下,掩唇而笑的月茵大有深意的看着石诚道:“你瞒得了别人,却瞒不了我;石头,你想什麽,我大概都能猜到.”

    两道饱含善意的目光从火之圣女双眸轻盈飞出,小奴隶很想闪躲,但他识海却突然升起一团火焰,吸引着“目光”准确地钻进了他心神天地!玄妙的变化一触即分,月茵的“目光”温柔地退了出去,西子玉人随即轻声道:“现在,你明白了吗?放心吧,不管你隐瞒了什麽,我都不会追问,只是希望你不要做出傻事来.”

    少年的心弦刹那间连绵旋动,弹奏出了千变万化的挣扎之音,最後,他把心一横,还是选择了无言的沉默

    带着复杂的心境,石诚走出了幽雅竹楼

    月大小姐是在试探我,还是她真的已看穿了我的秘密?唉……她眼底的担

    忧真是为了我吗,到底应不应该让她心疼?矛盾突然卡在了石诚脑海,偷盗银库的信念第一次开始动摇,回念一想,其实月家并没有真正伤害他什麽,月媚对他也是那麽特别,真要害月家吗?“蹬、蹬、蹬……”

    石诚在荒野中撒腿狂奔,一直把月家追兵甩得不见踪影

    他高高举起手中的银库钥匙,欢呼着奔向了陆纤尘,“纤尘,我拿到钥匙了,给,搬上银子,咱们……啊!”

    一声惨叫,少年的欢声戛然而止,低头看着穿胸而入的宝剑,他不敢置信地哀叹道:“为什麽?纤尘,我不是你老公吗?”

    圣洁佳人脸色突变,咬牙切齿,柳眉直竖,刹那之间又刺了几剑,“哼,你这狗贼,强夺我贞节,还想一步登天;我乃堂堂水之圣女,你不过只是一小小贼奴,也想与我做夫妻,去死吧!”

    三魂飞逝,七魄成烟,少年禁不住仰天大叫,“为什麽——”

    “砰!”

    闷响过後,少年猛然从——梦中惊醒,这才发觉原来是南柯一梦,被恶梦吓到的自己摔落在地,一身冷汗兀自还在夜风中挥散

    白日的自信消失不见,对人性的怀疑让石诚挤进了床角,梦境会是真的吗,还是自己太多疑,是伤害月家,还是伤害陆纤尘,又或者……乾脆一走了之!对呀,我真是笨,如今身怀钜款,何必冒那风险,嘿、嘿……一代恶奴咧嘴一乐,小虎牙瞬间狡猾地迎风一亮

    天一亮,石诚藉故支开了余二,然後向大门走去,他是管家,自可以自由出入,他更是二小姐跟前的红人,全府上下无人会阻拦半分.大门越来越近,自由已在眼前,石诚加快速度向前一迈,月府门槛立刻甩在了身後;逃奴的心脏咚咚狂跳,吞了吞口水,他认准方向大步而行

    逃奴还未逃出多远,一个月府家丁突然从後追了出来,一边追一边扬声道:“管家,让小的帮你忙吧.”

    石诚烦躁地一挥手,却突然被对方悄然比出的手势吓了一跳,那可是男尊

    帮的暗号

    “你……”

    “圣女派我来协助石兄弟.”那男尊帮卧底又急又快道:“还有一些兄弟在外面,需要管家帮忙.”

    “什麽!”石诚脑海一片眩晕,这才明白,自己早已掉进了天罗地网之中,又怎能轻易抽身而去

    鸡鸡那个东东,分明就是监视老子嘛!唉,陆纤尘这女人果然是处倩假意!男尊帮秘密分舵内,陆纤尘隐带怒气的话语充斥了大厅,“左堂主,这到底是怎麽回事?”

    “圣女,因为你在闭关,子俊不得不自作主张让兄弟们混进月府,如果暗盗不成,咱们还可以强攻.”

    不待陆纤尘继续质问,左子俊已抢先道:“子俊此举也是为了帮中大计,众位堂主也都同意.”

    陆纤尘美眸左右一扫,随即暗自无奈低叹,她也知道自己有点过於考虑石诚的感受,事已至此,水圣女也唯有强自压下了儿女情长

    “嗯,命令进入月府的兄弟切勿打草惊蛇,武林盟已飞鸽传书,幻梦玉女五日内就会带三帮七派的高手来到.”

    “幻梦玉女!”

    大厅上下顿时响起一片惊叹兴奋之声,江湖绝色之一的幻梦玉女足以掀起天下波澜,就连一向痴迷陆纤尘的左子俊也忍不住眼中发亮,浮想联翩

    为了筹备即将来到的寿宴,月府破例大量招收下人,一大批男奴在院子里躬身候立,等待着石管家的选拔

    石诚郁闷走在大理石铺就的道路上,半途又碰上了西南王的人,一番交谈後,他心情更差,原来西南王这家伙也无时无刻不在监视於他

    新家丁选拔很快结束,不仅十几个男尊帮高手混进了月府,而且西南王的秘密手下也混了进来,两方人马竟然兜到了一块儿

    月府瞬间已是“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

    石诚的压力陡然增加了数倍,不敢偷懒的恶奴正在苦思如何接近夫人时,四大丫鬟竟然主动把他押到了美妇人面前

    “石头,听说你会秘法,是不是?”

    月夫人双目如刀,紧盯着石诚的眼神,月媚则更加直接,不容石诚狡辩,她已躺在了凉榻之上,“来吧,赶快给本小姐,不然……哼!”

    “啊,这……”

    石诚原本已把这档子事儿忘到了九霄云外,如今旧事重提,一代恶奴反而纯情得好像小羊羔,目瞪口呆,当场呆立

    月夫人熟得好似蜜桃一般的身子斜倚而坐,笑盈盈地催促道:“石头,愣什麽,快开始呀,我倒要看看,世间是否真有这等奇事.”

    少年心中刹那天翻地覆,暗自惊叹这镜花大陆太变态了,怎会有这种事发生!咦,这不就是偷盗钥匙的好办法吗,只要哄骗得月夫人宽衣解带,钥匙自然会离身;况且,自己还有一招压箱底的绝招!毒血,正好派上用场!恶奴灵机一动,为了盗取钥匙,瞬间又将美容秘法“修补”了一番,“小姐、夫人,只是美容按摩大法的一部分,小人这秘法必须循序渐进,先从肩背开始;除了功法之外,还须用药材辅助.”

    “美容按摩大法?”月夫人与女儿同时精神一振,朱唇半开

    石诚心中早已乐开了花,但外表还是一片憨厚,随即将从现代听来的关於美容的只言片语大加编造,一时间说得天花乱坠,口若悬河

    “别罗嗦了,快来!”

    月媚自己要往火坑里跳,石诚怎会拒绝:意念一转,身体二次异变的家伙无声无息间就做好了准备

    月夫人悠然坐在一旁,同样兴致盎然道:“小石头,你要是敢胡吹,小心你的脑袋!”

    豪门美妇笑语随意,话音悦耳,但石诚听在耳中却好似警钟长鸣;一代恶奴嚣张的慾火随之一降,月夫人可不是玉莹那种青涩少女,自己如果梢有不慎,必会被她识破真相

    危险,很危险;小心,千万要小心!意念起伏之间,恶奴一举手,一投足,甚至是家丁帽下半长的发丝,都透出傻傻呆气

    三两下,月二小姐已经只剩下了肚兜贴身,圆润香肩首先暴露在男人目光之下,虽然只是背部赤裸,但那绵如云堆、柔若丝缎的香肌雪肤,依然勾得石诚心窝发热

    月媚的肉感并不出他意外,但少女衣衫下的柔腻依然超过了估计,如此珠圆玉润,偏偏却又是少女之身,害得恶奴差一点原形毕露

    稳住,一定要稳住!恶奴费尽九牛二虎之心力,这才维持住了表面的麻木,他随即双腿微曲,两掌平伸?彷佛有一股力量从肩游到了肘,再到指尖,奴隶然後两掌移动,交叉着在虚空缓缓地划了一个圆

    “咦,石头,你这是什麽招式,很像武功呀?”

    月青虹斜倚的身子不由自主向上一挺,眼眸一亮,豪门美妇认真了几分

    石诚眼观鼻,鼻观心,似乎完全没有看到月青虹裂衣欲出的鼓胀,而是一味模仿着太极拳的起手式

    “夫人,小的这不是武功,是专门的按摩手法.”

    太极一出,室内凭空多出了一层神秘之气,小奴隶学的虽是皮毛中的皮毛,但月青虹凝神一看,先天境界的武道高手隐约捕捉到了玄妙的痕迹

    豪门美妇丰盈的身子坐得更正,阅历丰富的她不由暗自思忖:难道世间真有什麽美容大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