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二集 第五章 贴身女卫
    房门轻轻关闭,飘渺水雾随着极品纤腰一起消失,虽然只是一门之隔,但却好似隔出了两个不同的世界

    飘逸出尘的水之圣女还未站稳脚跟,一个火热的男人身影已扑了上来,就像一团烈火把她瞬间包围

    清丽脱俗的陆纤尘彷似仙子坠落凡闾,月白的披风迅速离体飞去,极品的纤腰扭动着美妙的轨迹

    “啊,石诚……别,停手……现在是大白天.”

    艳光在男人抚摸下绽放,肉色在指尖下增加,赤身裸体的男人从後搂抱住佳人,阳根早巳抵入了臀缝之内,石诚一边解去玉人的肚兜,他一边附耳呢语挑逗不休

    “嘿、嘿……纤尘,你体内的媚毒未清,你看,又发作了,就让老公我舍身为你驱毒吧.”

    “啊,坏家伙,还不是……啊……你搞的鬼,呀……不许再……催动春药了!”

    冰清玉洁变成了媚目如丝,纯净如水此刻已是艳丽如花,水圣女美臀一收,臀缝紧紧夹住了男人的阳根,然後一手後探抓住了邪恶之源,玉手的同时,她的身子已被天下第一春药弄得筋酥骨软,娇喘吁吁

    平凡的男人激情大笑,轻易将高贵圣女剥成了白羊,然後一挺腰,阳根熟悉地刺而入

    一寸、两寸、三寸……眨眼间,九寸巨物已尽根而没,圆头柔腻之时,少年一把抱起佳人,一步一步向绣床走去

    “啊……好深,插……插到啦!”

    每一步抬起,都是一次,每一步落下,圆头必然会在内摇动一番,短短十几步距离,陆纤尘已经飞上了天堂,心神飘荡,春水流淌

    “圣女老婆,感觉怎麽样?呃……我要!”

    石诚把陆纤尘放在床沿,架起双腿就是长达半小时的狂轰滥炸

    “啊,来吧,射……射进来吧!”

    玉女化身慾女,陆纤尘已是一汪春水瘫软如泥,当男人喷发之时,她掹然翘臀前抵,紧咬阳根,把男人的精华一滴不剩地吞了进去

    平坦的已被高高鼓起,极度的酥麻过後,纤尘这才缓缓回过神来,佳人呼出一口长气,半真半假地白了少年一眼

    “你这贼,我陆纤尘上辈子不知做了什麽坏事,今生竟然落入你这坏蛋手中,啊……不要,又来!”

    石诚被骂但却一点也不生气,男人反而为自己的无耻很是得意,一边开始二次抽动,一边调戏道:“谁叫你余毒未清呢,为老婆解毒,老公当然义不容辞!”

    呻吟又响起了,的撞击声一直持续了大半日

    终於,二人的难得分开,圣女裸身躺在男人怀中,勉力整理了一下思绪道:“石诚,这次你必须帮我们夺得官银,一成事,你就随我返回总舵,见我父母.”

    圣女也是女人,在无奈的现实面前,她也不得不承认男人的存在,况且这个夺去她贞节,又控制了她的男人并不普通;经过两日的相处,她突然觉

    得这个男人充满了神秘,至少他会不时说出一些自己想也没有想过的道理,做出一些自己弄不明白的东西

    一听说要见家长,石诚立刻心中发虚,对於陆云天与木青霞他可记忆犹新,陆云天这君子倒还容易打发,毒手天仙他可不敢惹

    乾笑两声後,男人急忙转移话题,夸张笑语道:“哇,月府後宅地下原来竟然是银库,呵呵……老婆放心,不就是偷银库钥匙与机关图吗,没问题!对了,我可不可以学武功?”

    面对石诚充满期待的眼神,感受着少年奸似两道漩涡的目光,水圣女的心弦竟然被吸得隐隐发颤,一抹异彩在她眼底光速般一闪而过

    “你学武功的可能……基本为零!”

    “为什麽!我体内不是已经有水与火两种内息吗?你还说这是两种最高深的武学.”

    不能成为飞檐走壁的高手,石诚心窝绞成了一团,特别的难受,唉,不会武功,怎麽逍遥自在?陆纤尘强自抹去了心房流动的异样感觉,略显无奈地回应道:“正是因为如此,你才不能练武,两大玄功虽然让你脱胎换骨,但却封闭了你体内的奇经八脉,除非……”

    “除非什麽?老婆,快说呀!”

    石诚急切地抓住了陆纤尘的手臂,双目少有的痴迷单纯,面对传说中的武道,少年终於忘记了人世的勾心斗角

    “唉,那种情形是不可能发生的!”

    陆纤尘禁不住少年的追问,忍不住详细说道:“除非有一个进入自然之境的绝世高手把全部功力灌入你体内,才能让你二次脱胎换骨;你想,此等高人整个镜花大陆不到只手之数,而且还要牺牲性命,谁会干这等傻事?”

    不用陆纤尘多解释,石诚首先就灰心丧气,仿佛看着童话梦幻从自己眼前飘过,他却只能依然活在无奈的现实之中

    “呵、呵……不会就不会,我不会武功,还不照样活得好好的!”

    石诚咧嘴一乐,小虎牙瞬间闪闪发亮,少年的乐观非同凡响,只是一会儿

    又找回了奸心情

    陆纤尘又一次眼眸一亮,越是相处长久,她越能感受到石诚身上那种特别的气息,少年的乐观更让她暗自欣赏,意念在微妙中变化,水之圣女心湖一动,忍不住把原本不想说的话语也说了出来

    “石诚,你也不用伤心,你现在可是百毒不侵之身,而且,而且……”

    绝美玉人犹豫了好几下,在石诚眼神与大手的特别“追问”下,她终於娇喘吁吁地说出了全部,让石诚一时间如坠梦幻,下意识低头环视自己异变的身体

    原来经过他与水圣女的二次融合之後,再加上意外的火之玄功捣乱,终於彻底激发了隐藏在石诚体内的所有东西

    石诚的血可谓天下第一毒药,一滴就可以毒杀上百人,而他的却是天下第一解药,可解天下任何奇毒

    听到这儿,石诚不由哭笑不得,呆立当场

    鸡鸡那个东东,这也行,嘿、嘿……如果是女人中毒倒还不错,但如果是男人中毒,呃,浑身起鸡皮疙瘩了!旖旎时光之中,陆纤尘玉脸羞红似血,颤抖的玉门又被坏家伙弄得舂水潺潺,但她还是咬着朱唇继续说了下去.石诚的异变不只这些,他的精元即是解药,也是天下第一舂药“水性杨花”,变异的春药一旦人体,中者就会对他自然的产生好感,一点一点落入小奴隶的魔掌

    圣洁玉女的解释引来石诚激情的宠爱,一代恶奴是心花怒放,这才明白为什麽陆纤尘对自己一刻比一刻温柔

    石诚用尽全力,把雄壮与炽热都了玉人体内,同时凝视着陆纤尘的美眸,把真情隐藏在了嬉笑之中,“呵、呵……老婆,你什麽时候能叫我一声老公?”

    “啊……不……不叫,我永远也不会叫……老公!”

    激情的呐喊穿云裂空,男人似乎要把无穷无尽的精元射入圣女花房,圣洁的土地上,就此连续播下了的种子

    狂欢总有结束之时,为了夺银大计,石诚下得下离开了陆纤尘,挥了挥手,他潇洒地钻出了密道,然後迅速融入了夜色之中

    地球村的平凡少年从未像现在这样神清气爽,果然是福兮,祸所倚,青楼一场惊险,换来玉人在怀,前途在望,真是太值了

    心中的欢喜情不自禁浮上了脸颊,就连眼前的阴暗小巷也变得宽敞明亮.咦,巷子怎麽会有人影,还一动不动?呵、呵……应该是一节木桩吧

    石诚自我安慰的意念刚刚浮现,“木桩”突然凌空飞起,一道寒光照亮了狭窄的小巷,也映照出了蒙面的黑巾,凶狠的目光,还有那三尺青锋

    鸡鸡那个东东,杀手

    石诚又一次看见了“缓慢”的剑刀,又一次体会到了身心分离的难受

    电光石火之间,一缕怀疑溜入了石诚眼中,少年逃不过如此一剑,但却死死盯住了对方的眼睛,即使是死,他也要记住这蒙面的仇人,以後做鬼也有报仇的对象.顷刻,石诚超人的灵觉已经认出了杀手的身分,瞬息之间,他激动的心绪愤然破碎:为什麽这家伙会刺杀我?这与她有没有关系?劲气无情地撕裂了虚空,一缕寒芒从石诚颈边飞过,砰地一声,正好了杀手的剑尖之上

    下一刹那,又是两抹寒光射向了杀手眉心与丹田,石诚甚至还能看见短箭那特别的式样,咦,竟然是玉做的,乖乖,真有钱,弄一枝回地球就发财了

    玉箭射散了剑芒,逼退了杀手,蒙面人留下一个嫉恨的眼神,随即飞速逃逸而去

    杀手一去,石诚这才呼出了一口大气,他朝着黑暗俯身就拜,刚要开口,救命恩人已自行从黑暗中走出

    粗布麻衣,佝凄身形,再一近看,蓬头垢面,哇,脸上还有好大一块里斑,如果不是胸前的双峰耸立,还真分不出男女

    对方的丑脸一下子勾起了石诚的记忆,谁也没有想到,救他二叩的竟然会是第一楼的黑脸仆妇

    “啊,是……你!”

    石诚重重地掐了自己一下,这才敢确定自己不是幻觉,原来真是好心有好报,呵呵……

    “呃!”丑脸仆妇突然身子一歪,一口鲜血喷出一二尺之外

    石诚急忙冲上前去扶住了丑妇,先前那三箭看上去那麽厉害,没有想到原来她已受伤

    “我没事!你快走吧,离我远点!”

    丑脸仆妇一把抹去了嘴角血迹,表现着镜花大陆女人的刚强,刚刚迈出一步,她突然脸色大变,反身抓住石诚,迅速隐入了墙角暗影之中,同时以无比紧张的声调道:“别出声,千万别动!”

    “呃?”

    大受惊吓的石诚心神突然缩成了一点,不用丑仆妇提醒,他已感应到一股冰寒的力量划空而来,好似水银泄地,无处不至地搜索着每一个角落

    一缕明悟在石诚脑海凭空突现,虽然不明白其中原由,但他却很是肯定,这股力量才是让仆妇受伤的元凶,而且这阴冶的气息绝对不会放过自己这无空间突然变得凝滞难行,石诚与丑仆妇同时瞳孔收缩,他们无处可逃,也无力逃避,唯有眼睁睁看着搜索的念力波浪般涌了过来

    鸡鸡那个东东,这下完蛋啦!丑仆妇已松开了石诚的手腕,一振玉弓,就要强行向远处逃跑,虽是困兽之斗,但总比坐以待毙要强

    就在这刹那之间,一股玄异的气息突然以石诚为中心扩散开来,似水般飘渺,又似火一般灿烂,最後水火一合,竟然挡住了念力的入侵

    “啊!”丑仆妇喉间急速滚动了一下,心灵的惊叫差一点冲口而出,她眯成细缝的眼帘瞬间大张,看着石诚久久也没有转目

    冰寒的气机从二人身边“流”过,片刻之後,小巷墙头劲风吹动,几道人影好似鹰隼般向远方飞去

    藉着淡淡的月光,石诚依稀看见了几个可怕高手的穿着,这些人全身劲装,外罩轻甲,头紮金冠,一看就是朝廷中人

    聪明的少年急忙收回了目光,脑海第一个意念就是身边丑女人不简单,绝对是一个——大麻烦!“他们是皇朝大内侍卫,奴家是通缉犯,不好意思,连累你了!”

    女人话音未完,身子又是一软,双手有意无意地搭在了石诚手腕之上,下一刹那,石诚突然感到身体发麻,而女人眼中则突然闪过一抹极度惊喜的光芒

    原来是他,难怪自己总觉得面熟,难怪他不会武功,却能躲过大内高手的念力搜索,咯咯……太妙了!一切说来话长,现实不过片刻时间,石诚瞬间下定决心远离麻烦,松开丑脸仆,转身就走

    “石管家,请留步,影娘谢过你救命之恩.”

    女人把手在脸上一抹,同时俯身一拜,心中刹那已闪过千百意念:一定要待在这少年身边,既可以逃过皇朝追杀,又可以……

    石诚可不知道对方心中所想,一边拱手拒绝,一边回身道:“不用了,咦,你……你……”

    少年“你”了半天却舌头打结,因为他已看不见丑仆妇,而是夜里见了鬼——一个美丽、矫健的女鬼!瞬息之间,丑妇变成了美女,高挑的身形,双腿特别修长,随便一站,就好似一只充满力量的雌豹,威逼着少年的眼神

    小麦色脸颊光滑紧绷,刀削般线条让女人好似雕塑般野性动人,乌发紧东,箭衣贴体,这突变的女人虽然没有纤尘那般飘逸如仙,也没有月氏母女那等惹火销魂,但也堪称千中挑一的性格美人

    变戏法的女人手掌再次一翻,掌上已多出了一把精巧的折叠玉弓,然後野性不羁地对石诚道:“石管家,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接奴家一箭,二嘛……”

    “我选二,说吧,有什麽条件!”

    石诚果然够坦白,一点也不掩饰自己怕死的本质,身形一缩,瘦小少年开始瑟瑟发抖,同时悄然将手伸入了袖中,握住了装上火龙针的天下第一暗器.“石管家,你的手最好不要乱动,可以吗?”

    女人的话语带着几分妩媚,但弓弦的颤动却一点也不好玩,石诚立刻变成了化石,再也不敢擅动

    雌豹般身子向前一倾,女人野性地打量着奇怪的男人,随即突然气息一变,有野性的杀气变成了野性的妩媚,“小女子对你仰慕已久,愿意做你的——贴身护卫,外加奴婢,要是主人有其他要求,影娘也不会反对,嗯?”

    “啊!”

    虽然明知对方不怀好意,但石诚还是被她弄得晕头转向,鸡鸡那个东东,世上还有这等好事?一个女人竟然拿着弓箭逼自己上她,嘿、嘿……

    女人收回了可怕的武器,尖挺的直向少年逼来,一身暗红箭衣在黑夜中也分外夺目

    石诚长长叹了一口气,他怎麽可能有反对的权力;望了望天上的明月,艳福天降的家伙还是有点晕眩;身边多出了一个野性美丽的长腿护卫,而一向好色的家伙却有如芒刺在背

    ※※※※※※※※※※※※※※※※※※※※※※※※※※※※※※※

    相隔二人几里之处,几个轻甲高手立身屋顶,疑惑地相视一望,随即一起飞跃下地,跪在了一个身披蓝色披风的女人面前.“将军,属下无能,逃犯箭女已经失去踪迹.”

    金丝衬边的蓝披风轻轻一荡,一张好似冰雕的骨感玉脸转了过来,微尖下颔冷漠一抬,玲云诧异地反问道:“以你四人联手,箭女也能逃走!是否有高手相助?”

    众大内高手刚要请求戴罪立功,看似无情的皇朝女将暗地里一叹,随意挥手道:“罢了,咱们还有正事要办,能凑巧抓住箭女固然是好,不能也没关系;周统领,你直接去找月知州,一切小心行事!”

    微风盘旋,沙尘轻飘,眨眼之间,冷云带着近百大内高手又隐入了暗中,只留下夜风在原地唏嘘慨叹

    ※※※※※※※※※※※※※※※※※※※※※※※※※※※※※※※※※※

    月光随着石诚与影娘的脚步一起移动,眼看月府大门遥遥在望,石诚突然停下了脚步,凝声道:“影娘,你进月府有何目的?不说的话,现在就杀了我吧.”

    少年懒散的身躯突然挺得笔直,双目闪闪生辉,显得无比坚定,但心中却暗自思忖:如果女人再掏出弓箭,那老子立刻投降

    花信妙龄的矫健美女惊注地看了看石诚,她到底还是没有完全摸透小家丁的性格,对视片刻後,终於在少年炯炯有神的目光中後退

    “嘻嘻,主人,我也不瞒你,其实我只想找个大内高手想不到的藏身之所,其他的都与奴家不相干.”

    说到这儿,女人再次眼眸一跳,野性不羁地逼近石诚道:“当然了,主人如果有任何命令,奴家都会乖乖听从,嗯?”

    一声挑逗的鼻音吓得石诚一颤,少年发热,超人的灵觉却阵阵发寒,虽然感受不到这神秘影娘的敌意,但他却玄异地不愿与这野性美女上床

    石诚下意识打了个哈哈,随即带着易容成中年男子的影娘走进了月府

    小奴隶身形还未站稳,月二小姐已经听到了消息,极品破开虚空,妩媚佳人一阵风般冲了出来

    “石头,你小子死哪儿去了?还以为你当逃奴了呢!”

    “哎哟,小姐,轻点,骨头要断了!”

    石诚使劲逃出了月媚激情的“拥抱”,然後把早已想好的谎话十分自然地讲了出来,“小人被杀手打昏抓走,中途又被他们丢在野外,正好遇到砍柴的樵夫余二,在他家中昏迷了好几天,刚一醒过来,小的立刻就回来啦,小姐,我可不是逃奴呀!”

    一番大表忠心过後,重新过上恶奴生涯的狡猾家丁小声问道:“小姐,我的职位没被人顶替吧?呵、呵……”

    “咯、咯……没问题,你还是第一管家,走,咱们试验飞人风筝去!”

    “嗖”的一声,石诚被扯得双足离地,痛与快乐的生活又回到了他的世界

    有了月二小姐撑腰,余二不出意外的也成了月府下人,又在管家石头的强烈要求下,余二成了他的跟班,就连住处也只有一墙之隔

    月府客院里,西南王正烦躁地在室内踱来踱去.“王爷,月青虹十分小心,奴家几次邀她饮茶喝酒,都没找到机会,看来这迷神催情散是派不上用场了.”

    王妃沮丧地叹了一口长气,将一个小瓶子放到了案几之上

    西南王坐回了太师椅,本能地将迷人心智的毒药握在了手中,“这月家女人果真不简卑,虽然明知地图就在这银库之中,咱们却找不到机会,唉!”

    王妃水蛇般身子缠住了西南王肥胖的身躯,一边挑逗,一边打趣道:“奴家知道王爷不仅想夺宝,还想尝一尝奶牛,咯、咯……所以王爷才要用这最费力的法子,现在是不是直接强夺呀?”

    “不行,咱们现在不能明着动月家,不过,嘿、嘿……本王已有新法子,一定能将催情迷魂散送进月青虹口中;来人,备一桌好酒,本王要为石管家压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