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二集 第四章 蹂躏圣洁
    就在一男一女相拥而抱的刹那,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喧哗

    “左堂主,圣女有令;任何人不得打扰她闭关!”

    “胡说,本座明明看到那狗奴才进去了,圣女怎会在闭关呢!”左子俊双目布满了红丝,充斥着杀气,小奴隶已经进入圣女房间大半天,他虽然不相信圣女会与一个狗奴才发生什麽,但强烈的嫉妒依然好似毒蛇噬咬他心神

    陆纤尘的两个贴身侍女寸步不让,左子俊一怒用上了内息,不料两个侍女的功力竟然超乎想像,反而把他震退了几步

    “左堂主,再不退下,莫怪我等得罪了,夫人临行有令,谁敢违反圣女命令,格杀勿论!”

    几个白马堂的香主拉住了左子俊失控的身形,一人悄声提醒道:“堂主,她们是夫人亲手训练的剑女,别说咱们,就是帮主的命令也可以不听;堂主切勿冲动,圣女功力通玄,一个小奴隶怎麽可能伤害得了她.”

    左子俊当然知道这道理,嫉妒的念头他又不能说出口,最後唯有一个人喝闷酒去了

    密室之内,半昏半迷的石诚呼吸一热,他竟然又抱住了天下男人只敢仰望的无双圣女

    绝色一人怀,少年的大手下摸,而是直接奔向了无骨纤腰,五指激情进发,立刻感受到了盈盈一握的极品魅力

    冰清玉洁的水之圣女高挑的身子没有反抗,反而小鸟依人般倒入男人怀抱,跳跃的发丝化作万千小手,柔柔地从石诚脸颊拂过

    美人人怀,含情带俏,如此艳福从天而降,平凡的少年激动得浑身打颤,朦朦胧胧中,一股好似水一般的光华从他口中飞了出来,直接钻向了陆纤尘半开半闭的檀口

    “嗯……”

    圣洁玉人美眸微闭,玉唇半开,此刻的她看似风情万种,实则夺命追魂

    石诚瘦了——飞速变瘦,流失的不仅是水之玄功,还有他的性命生机

    陆纤尘终於完全闭上了双眸,她虽不忍一条“无辜”的性命死在她手中,但要夺回功力,这却是唯一的办法

    即使是传说中圣洁无暇的圣女,在利益攸关时,一样下手无情,这——就是女人当道的异世特色

    “啊!”.月府後院,正与母亲、妹妹闲聊的月茵突然发出了惊叫,迅速凝神调息後,她才止住了自己体内突然暴走的火之玄功

    面对母亲与妹妹的关切与好奇,月茵星辰般美眸略显疲惫地一颤,娇弱话语充满了无力之感,“不好,石头有危险!”

    “咦,姐姐,你怎麽会与石头有感应?”

    月媚不是怀疑月茵的判断,而是奇怪——十分的奇怪,进入先天境界的武者虽然有着超乎常人的灵觉,但要达至心灵感应却纯属奇蹟

    “呃!”

    地下空间内,陆纤尘与石诚同时发出了闷哼声

    平凡少年的生命之火好似风中残烛,眼看陆纤尘夺功之举即将功德圆满,突然,一股玄异的“烈火”从少年眉心进射而出,追在“水流”之後,也钻进

    了圣女体内

    意外就在这一刹那出现,意料之外的火焰一人体,立刻水火不容,经脉大乱

    与此同时,迷迷糊糊的石诚奇蹟般清醒了过来,低头一看自己骷髅一般的身体,他终於明白了过来

    鸡鸡那个东东,原来这女人又想害死老子

    怒火冲天而起,少年的眼睛突然一亮,又是一片红光撕裂了虚空,钻进了陆纤尘体内

    水圣女刹那大惊失色,她认得红光就是“母龙果”的气息,惊恐之下再也顾不得融合内息,意念一动,拼尽全力截住了毒气

    不待女人逼毒出体,恨到极点的石诚已扑了上来,大口一张,小虎牙瞬间闪动兽性的光芒.,少年一口咬在了圣女之上,尖利的虎牙瞬间破皮入肉,肆虐蛮横

    “啊!”

    天崩地裂也能波澜不惊的水圣女竟然发出了惊叫,禁地受袭、被咬还是小事,一股透心蚀骨的燥热气息竟然从少年口中喷出,顺着小虎牙钻进了她之内?天啊?天下第二药“水性杨花”原来还在他体内!任是天下第一智者也不会想到如此连串的异变,前後只是瞬息之间,原本控制一切的陆纤尘方寸大乱,再一转眼,她已被少年扑到了墙角,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历史似乎再次重演,但细节又有了不同的地方

    水之玄功神奇地被石诚吸了回来,他很快又魔幻般变回了原样,危险成为过去式,但石诚可绝不会原谅凶残的女人,尤其是利用他最後一点纯情的凶残女人!水之圣女已经提不起功力,本是弱小的男人主宰了一切,恨火狂燃的他怎会放过此等天赐良机!“砰!”

    石诚把比自己还高的女人重重扔到了墙上,然後一提膝盖,狠狠抵在了女人两腿之间,大腿火辣辣地摩擦着天下男人都不敢直视的圣女桃源

    “啊……来人!”

    陆纤尘害怕了,恐惧了,她的惊叫只能在唇边打转,就连她自己也听不清楚,更别说穿透这特别的密室

    石诚一腔怒火化为了慾火,一想到这麽圣洁的女人手段那麽毒辣,少年大受刺激的心神也开始“变态”!野蛮的大手狠狠撕烂了水圣女月白的披风,还有素雅的衣裙,裂帛一现,春光乍泄,陆纤尘本想用最後一条丝缕遮住双峰,可石诚用力一扯,连最後的布片也不给她留下

    没有了武功,女人只剩下了本能地捶打,圣洁的光环一旦被打破,原来圣女也只是一个柔弱的女人,一只赤裸的羔羊

    石诚大手微微一松,陆纤尘却没有逃走的力量,化作春水的身子反而主动向男人倾倒

    “砰!”

    石诚一掌抓住了陆纤尘的,用力一推,又将圣女狠狠撞在了墙上,男人的另一只大手紧接着向下一伸,将惊恐美人的双腿大大分开

    几个月不见,陆纤尘的幽谷已经紧闭成一线,回复了处子般紧窄柔嫩,那鲜红的两办媚唇在男人目光下颤抖,仿佛导火线一般,让石诚的轰的一声完全

    “住……住手,求求……你,住手!”

    当左腿被男人右手抬起来时,禁地大开的陆纤尘流泪了,身为陆云天与木青霞之女,又从小学得水之玄功,她一生何曾受过半点委屈,只有上一次那绝谷深潭,她才第一次尝到了痛苦的滋味

    也正因如此,陆纤尘才对石诚下手狠毒,意图抹杀人生唯一的污点,结果却是她第二次倒在了同一个男人脚下

    少年动作一顿,通红的双目映照下,小奴隶更是凶狠,“放过你?你刚才怎麽没想过放过老子?鸡鸡那个东东,你这小娘皮真可恶,把老子弄到这鬼地

    方,还要老子的小命,哼,觉悟吧!”

    怒火与慾火同时燃到了极致,石诚插到玉门的阳根突然又缩了回来,反身从地上捡起了女人的佩剑,呛啷一声,剑刀离鞘而出,寒光在圣女赤裸玉体上团团打转

    陆纤尘失去支撑,无力地滑到墙角,眼见少年一脸愤恨持剑而来,她反而心生欢喜:嗯,死了也好,死了就不用受这臭男人欺负了!“啊、啊……唔……”

    圣女之心贞洁不屈,但药却已侵入了她身体,虽然没有上次强烈,也没有让她失去理智,但仍然让青春玉人下意识双腿紧夹,左右摩擦,修长的颈项里回荡着长长的呻吟

    “啪!”

    男人一巴掌拍在了圣女圣洁的香臀上,然後无耻地嘲笑道:“你这娃,老子还没弄你,自己就受不了啦?真下贱!”

    石诚的一掌打得陆纤尘身子一颤,雪白的香臀浮起一个清晰的掌印,先是一片火辣辣的剌痛,然後又化成强烈的钻进了她幽谷深处

    石诚又扬起了剑刀,不过并没有刺入女人身体,而是一边强行扳开了圣女玉腿,一边用手梳理着美少女那略显稀疏的芳草

    啊,他……想干什麽,难道……呀

    一想到可能的结果,水圣女吓得桃源发抖,两办媚唇猛然一张一合,一汪春水抢先喷到了剑刀之上,羞得冰清玉洁的美少女恨不得立刻死去

    天下第一春药“水性杨花”果然妙用无穷,女人越是羞愤,那勾魂的慾火却越是强烈,千百倍敏感的身子一贴上冰冷的剑刀,一道变异的凉气立刻从玉门钻入,一路深入,一直钻入了她之中.一胀,又是一汪春水喷出,小奴隶自然要藉机大肆嘲弄一番,喝骂的同时,剑刀开始缓缓划动——

    原来石诚在剃女人,身处变态的世界,他终於懂得了变态的乐趣

    一根根芳草飘飞落地,说来真是运气,笨拙的家伙第一次剃毛,竟然没有

    弄伤女人

    蹂躏圣洁,践踏高贵,如此刺激堪称靡之最,直透少年心灵,石诚一根一根仔细地剃着芳草,一点一点地让圣女完全暴露

    一会儿过後,一个光洁的在宝剑下出现,望着自己亲手弄出的人工白虎,石诚浑身骨头都快燃烧起来

    呃,原来女人的这麽饱满柔腻,那玉门还是狭长形,好嫩好红呀!咦,还有一根毛毛藏在内,嘿、嘿……哪里逃!邪情逸趣占据了少年心海,沦为奴隶,心中总会留下怨慰与阴影,而石诚这家伙聪明地找到了发泄的办法

    两手齐上剥开了圣女,两指轻轻夹住了那根最後的芳草,他突然一用力,扯得美女身子一抖,又一汪春水被“拔”了出来.“……呵呵……”

    被平凡男人这麽一弄,陆纤尘体内的春药更是火上浇油,但这一次她偏偏却神智清醒,身心的矛盾之苦唯有她才能自知

    “哈、哈……小娘皮,受不了啦,贱货!”

    石诚小心地把宝剑扔到了最远,然後想了想,又把陆纤尘抱了起来,砰地一声压在了墙上?这一次,陆纤尘的正面与墙壁紧贴,土墙的冰冷与粗砾重重包围着圣女双峰,而邪恶的少年则从後强行扳开了她的双腿

    人工白虎散发着浓浓的幽香,石诚一边揉捏拨弄,一边咬着女人嫣红滚烫的耳垂威胁道:“告诉我,你叫什麽名字,说吧,不说的话——我就了.”

    “你!我要杀……了你,啊!喔……”

    无双纤腰扭出了美妙的轨迹,陆纤尘所有的杀气都被呻吟冲淡,她的逃避更像是在调情,不停闪躲的玉门已好几次从男人阳根上刮过,把突然变得无比巨大的阳根弄得水色晶莹

    “不说是吗?嘿、嘿……我数到三,如果你不说,它就……了!”

    石诚站好了姿势,双手从後托着女人的极品美腰,阳根则很是轻易地破开

    了媚唇,巨大的红得发亮,穿过臀缝,轻易抵在了泥泞的玉门上不停来回

    每一下触动都会让圣女身心抽搐,如果不是意志坚韧,她早巳奋力坐了下去,饶是如此,也在不知不觉中套住了半个圆头

    “我要开始数啦,准备,一……”

    石诚有心报复,意念一动,阳根猛然变大了两圈,别说青春玉女,就是欲海也一定吃不消如此尺寸

    奇蹟就在这刹那发生,阳根刚一变粗,水圣女的竟然也随之自动扩大,与阳根的大小正好天衣无缝,浑然一体

    果然不愧是水之玄功真正的传人,身子变化的速度比石诚还要快速神奇

    玉关大了,但柔腻的夹击之力却反而增长,一股酥麻从男人圆头生出,闪电般在石诚心海炸开

    “二……滋!”

    数数声刚刚出口,男人已不守承诺提前一挺腰,阳根凶猛地破体,柔腻的波浪一直推到了女人深处

    “啊——”

    圣女似乎从男人阳根获得了力量,这一声尖叫很是清晰,悠长的回音有痛苦,也有欢鸣

    石诚一低头,发现自己九寸长的已全根而入,但女人并没有想像中发出撕裂般惨叫

    鸡鸡那个东东,看你究竟有多“深”

    男人意念狂乱一动,阳根就像魔法棒一般立刻向前“蹦出”了两寸,发狠的男人誓要戳穿女人的花房

    阳根暴长,女人也随之向後一“退”,退出了两寸距离,等待阳根再变,已经悠然颤动,柔腻的四壁竟然一紧,压力大增

    两人腹部相抵,没有丝毫移动,但却已经激烈地“交战”了上百回合

    酥麻在摩擦中忽升忽降,一次强烈的进攻与夹击之中,石诚的後背猛然一

    僵,一股滚烫的轰然射出,与此同时,咬牙苦忍的陆纤尘身子也紧绷弓立,激射的春水与在幽谷中撞了个正着

    “呃!”

    男人与女人的精元就像两件神兵,互相碰撞,最後在灿烂中同归於尽;混合的沾满了男人的阳根,也顺着女人大腿向下流动,一直流到了墙根

    石诚呼出了一口大气,他没有想到自己会射得这麽快,为了挽回尊严,男人立刻挺枪再上,又是滋的一声,变回七寸长的消失在之中

    “啪、啪……”

    的撞击声凶猛无情,石诚大手死死禁锢着圣女无骨的纤腰,下面得快如闪电;他改变了战略,每一下重插後,立刻又迅速抽出,绝不给女人吮吸的机会

    抽出、、上顶、下沉、再上顶……

    一次正中的重插引来陆纤尘灵魂的哭泣,高贵的圣女再也看不见墙壁的污渍,半推中就地将压了上去,压得乳浪向四周蔓延,然後又被坏男人推着向上急升,随即向下急落

    “啪、啪!”

    在遭受土墙的侵略,圣女的香臀则被男人的直接撞击,销魂的艳红以两办为中心,迅速向陆纤尘全身扩散而去

    快感钻心,酥麻蚀骨,水之圣女已不是第一次破身,但却是第一次清醒感受到了云雨的快乐,鱼水的欢情,噢……破、破了,臭小子顶到心窝了!时光在呻吟与吼叫中过去,的次数已上了两位数,女人的反反覆覆被鼓起,又一次一次地将混合喷了出来

    这是一场惨烈的战斗,女人身子虽然没有反抗之力,但幽谷的神奇却丝毫不在石诚的阳根之下

    密室无日月,欢爱无春秋,当又一次迷离欢鸣响起时,一男一女同时倒在了地上,抱在一起的身子就像两汪春水,先是各自一团,逐渐、逐渐合在了一起

    “呃!”石诚使出全力挺了挺阳根,然後一闭眼,呼呼大睡起来,他的阳根

    还泡在女人里,心灵却沉入了美梦之中

    陆纤尘也在精疲力竭後睡着了,圣女的在大战後依然娇嫩红润,紧紧的锁住异物,丝毫也没有放开的意思

    迷离在蒙胧中产生,不知是不是幻觉,一片红光竟然在两人相连的间来回激荡,先是好似水流环绕,然後又似烈火升腾,最後——水火同时钻入了石诚体内,一切缓缓归於平静

    月府,月家大小姐阁楼内

    “姐,怎麽样了,感应到石头在什麽位置了吗?”

    月媚已经急得在原地打转,一边催促月茵,一边喃喃自语道:“臭小子,你可不能出事,你死了,本小姐到哪儿去找弄不死的小白鼠!”

    “噗嗤!”

    月夫人被女儿的胡言乱语弄得啼笑皆非,她对小石头也是记忆深刻,事关大女儿的“怪病”,她自然也很是焦急,搜索的命令已连续发出了三次

    闭目调息的月茵进入了冥想境界,就在月二小姐要抓狂刹那,西子玉人柔弱的玉容突然绽放出少有的灿烂微笑

    “没事了,危险已经过去;放心吧,石头福大命大,他会安全回来的!”

    夏荷与冬雪轻手轻脚走了进来,小声地禀报道:“夫人,西南王妃请您到花园一聚.”

    话语微顿,冬雪忍不住补充道:“那胖王爷也在,要不要奴婢回绝他们.”

    “娘亲,不用理那色眯眯的官胖子,他肯定没安好心.”

    月夫人无声一笑,自信雍容尽在举手投足之间,“这是咱们自己家,何须怕一个西南王,为娘什麽场面没见过.冬雪,去回禀王妃,就说我与大人一会儿就到.”

    男尊帮秘密总舵

    圣女仙驾终於出关,烟波绕体,水雾开道,功力回复的陆纤尘仿佛驭空而行;一干帮众心神一颤,他们明明看到了高挑仙影的存在,但却总是感觉不到圣女真正的位置

    巅峰时的水之圣女又回到了天地之间,男尊帮不稳的军心顷刻平复,而一

    向自傲的左子俊双目则更加灼热

    第一楼的老板躬身行了个大礼,然後以标准的下属姿势道:“启禀圣女,因上次事件已打草惊蛇,下一步计画还请圣女定夺.”

    陆纤尘盈盈落座,平静的目光在室内悠然一转,众人烦躁的心海离奇地平静了下来

    “嗯,梦城已有防备,为了转移敌人视线,咱们又少了半数人手,要想悄然盗走官银,更加困难.”

    飘逸佳人略一沉吟,圣洁的目光透出了几分遗传自毒手天仙的坚定,“各位放心,我已修书请武林盟相助,武林盟与本帮一向唇齿相依,他们定不会袖手旁观!”

    一番商议後,男尊帮上下齐心协力,很快就制定了新的办法;陆纤尘第一个飘然离去,众人也相继各自回房,唯有左子俊望着圣女的背影收不回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