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二集 第三章 青楼惊变
    小奴隶连滚带爬冲进了府门,西南王则缓缓回到了车中,一个美艳的少妇小鸟依人地向他倒来,娇瞋道:“王爷,一个奴隶而已,你也不怕降了身分.”

    “呵、呵……这小奴隶不寻常,官二跟我多年,他的功力本王知道,这小奴隶竟然一点伤也没有!”

    西南王肥眫的大手揉捏着爱妃双峰,虽然隔着衣裙,但那乳浪还是十分诱人,玩得兴起的西南王一边用手夹住王妃,一边贼笑道:“那小子还是月府管家,爱妃,你不仅,别看这些狗奴才地位低微,但有时却能起大用.”

    “啊……王爷,你弄疼妾身了,呀……你就爱弄人家双乳.”

    王妃曼妙的身子像蛇一样缠在了西南王身上,用她很是自傲的挑逗着男人的

    “嘿、嘿……本王几十个妃子里,就数爱妃这儿最大最挺!”西南王恨不得立刻把侧王妃扒光,灼热的双目久久流连在乳浪之上,把他恋乳的癖好显露无疑

    乳浪在胖王爷手中起伏,一边玩,西南王一边情不自禁惊叹道:“爱妃

    我想天下再没有比你双乳更妙的女人了,哈、哈……”

    车中春色正浓之时,车外传来了一阵鼓乐之声,知州夫妻带着一大堆官员来到了王爷驾前

    西南王自然位尊势大,知州虽然低上几级,但月氏族人这一头衔却不可小觑,双方一见面就是一番虚伪的客套,然後并肩走入了中庭

    “月夫人,听闻您寿辰将至,小王冒昧前来,些许薄礼还请笑纳.”

    厚厚的礼单传人了月夫人手中,按照水月皇朝的规矩,月夫人首先回应道:“王爷太客气了,能得你大驾光临,青虹欢喜还来不及呢,青虹敬王爷一杯.”

    月夫人坐於案後的身子微微前倾,双臂微抬,西南王不由眼眸一亮,细细的眼缝刹那大张了几分

    先前他还未在意,如今却猛然发觉,月夫人的双峰原来是如此巨大诱人,竟然比自己爱妃还大上了两号

    心中慾火飞速上升,但老奸巨猾的西南王外表却无多大变化,只在举杯回敬的同时悄悄凝视了一眼

    女人天生对某方面特别敏感,西南王妃及时举袖子挡住了自己变味儿的眼神,能讨得王爷欢心,她自然也不是寻常女子;一番轻言浅笑後,她笑盈盈地对月夫人道:“青虹姐姐,妹妹早闻姐姐您大名,今儿一见,果然是女中翘楚,名不虚传,妹妹不知有没有机会向您多多请教?”

    月夫人何等聪明,再加上早有预备,不待王妃说出後面的话语,她不卑不亢地回应道:“青虹才是久仰王妃风采,如果王妃不嫌青虹学识浅薄,青虹定每日来驿站陪王圮解闷儿.”

    一对官家美妇同时笑语举杯,看似其乐融融,实则风云暗动,一旁服侍的小奴隶是大开眼界

    西南王笑脸弥漫,心中却是暗自一叹:这月家果然能人辈出,看来要想轻易住进月家,接近银库那是不可能了

    出师不利,但西南王并不意外,悄然重重盯了月夫人高耸双峰一眼,他又把目光转向了小奴隶,“月夫人,小王很是喜欢贵府这位石头小兄弟,盘桓这

    几日,能否割爱讥他当小王的临时跟班?”

    奴隶只是货物,月夫人岂有不答应的道理,月氏贵妇淡淡地瞟了小石头一眼,轻轻一语就决定了小奴隶这几日的归属

    “他娘的,这下麻烦了,老子还要逃跑呢,鸡鸡那个东东!”

    石诚脸上七情浮现,对於王爷的赏识无比高兴,但他心中却连声咒骂.来自现代的少年可是心如明镜,一眼就看穿了王爷笑脸下的阴险本性,一想到自己这阵子再也不能自由活动,他更是恨得咬牙切齿,又无可奈何,虽然又从管家变成了权贵的临时跟班,但乐观向来是石诚的天性,小奴隶很快就咧嘴一乐,小虎牙瞬间闪亮,嘿嘿……这也不错,至少月媚再也不能抓老子去当实验品

    调换工种的好处不止於此,石诚刚到驿站报到,王爷就带给了他惊喜

    “石兄弟,本王说过要请你喝酒,来,你选一处喝酒的好地方,本王今儿高兴,一定要喝个尽兴.”

    石诚第一反应就想起了个“好地方”,可是王妃在座,他不由偷眼看向了艳光照人的王家贵妇

    王妃在下人面前倒是一本正经,高傲地瞟了小奴隶一眼,聪明的女人就是懂男人心思,“石头,你要带王爷去什麽地儿尽管去,只要安全就行,本妃累了,正好歇息一会儿.”

    成熟少妇扭着水蛇腰离去,小奴隶立刻无所顾忌,以经典的奴才笑脸凑到王爷面前,贼笑道:“王爷,小的知道一个喝酒的好地方,第一楼,嘿、嘿……

    里面有好多美女.”

    瘦猴一般的奴隶口水都快流出来了,王爷对青楼虽然并不感到新奇,但却表现得十分兴奋,礼贤下士般拍着石诚肩膀道:“好,既然兄弟你喜欢,本王这就带你去开开眼界.”

    梦城最有名的宫家妓院“第一楼”前,石诚——一身家丁服的奴隶叉腰而立,又是那个老鸨,还有那几个护卫迎了上来,眼尖的老鸨刚想再次骂走小家丁,不料迎面就挨了一耳光

    “滚开,西南王驾到,换一个顺眼的老鸨接驾.”

    话音未落,小家丁又给了几个护卫一阵斥责,藉机把上次的怒气发泄了一通,这才一闪身,现出了後面几米外的胖王爷

    西南王官无极确实不像个王者,但有了身边一干梦城官员陪衬,傻瓜都知道这胖子来头不小

    “哗……”

    刹那之间,第一楼天翻地覆,楼里所有的客人都迅速消失,所有美女都站在大门前,恭迎王爷与一个小奴隶并肩而入

    虽然明知王爷故意讨好必有所图,但石诚还是乐呵呵地接受了好处,管他的,不玩白不玩,玩了也白玩,反正老子最後就是一逃了之

    一群集体嫖妓的官员刚刚走进大门,一个丑陋的仆妇也许不知道消息,竟然从侧面提着水桶出现

    “快滚,你这贱奴丑脸也敢出来吓人!”先前挨打的老鸨把气又发在了仆妇身上,一脚踢倒了仆妇,然後就想在王爷面前讨好

    “啪!”迎接老鸨的是小奴隶又一记耳光,狐假虎威的石诚比老捣还凶恶,边打边骂道:“臭,奴仆就不是人了吗?他娘的,要打也该王爷下令,你这个老凭什麽做主?老子代替王爷打死你.”

    小奴隶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却没想过自己似乎比老鸨还过分,好在西南王一点也没有生气的意思,反而乐呵呵地看着石诚狐假虎威

    “嘘!”

    一干梦城官员不由齐齐倒吸一口凉气,暗自思忖小奴隶的身分,石诚瘦小的身形在众官员眼中顿时高大无比

    石诚打得手发疼,才一脚踢开了老,然後扶起了黑脸丑妇,他打人虽然不是为正义,但多少也有点同病相怜的感觉

    “多谢……小哥儿!”

    仆妇垂着头,发着抖,感激之下却不知如何称呼石诚的身分

    “哈、哈……小兄弟,原来还有一颗侠义心肠,真不错!”西南王一挥手,黑脸仆妇自行退下,小奴隶离经叛道的行为反而受到了王爷嘉奖,让整个第一楼又是一震

    这时,一个中年商贾疾步而来,气喘吁吁地老远就跪下行礼,王爷却对他毫不理睬,迳自走上二楼雅座

    一个梦城官员来到了青楼老板面前,压低话语道:“王员外,这是西南王,赶快把最奸的姑娘叫来,对了,其他客人全部轰走,要是惊扰了王爷大驾,你我都得掉脑袋!”

    “大人放心,王某已将所有客人请走,今晚一定让王爷尽兴.”

    王员外说得无比坚定,但他说的却是——谎言

    风儿顺着他残留的足迹倒退而去,来到了青楼後院一个秘门前,经过一道夹墙,再往地下走上几米,又弯弯曲曲绕行一段暗道,随後空间猛然一张,一个足有上千平方的地下宅院跃然入目,一大群人影就待在青楼下面

    “各位堂主,官无极就在上面,如此大好机会,正是咱们建功立业之时.”

    男尊帮五大堂主全部在座,最为年轻英俊的白马堂主左子俊昂然而立,一拍剑柄道:“子俊向各位保证,一定斩下官胖子狗头,他可是我帮第一仇人.一其余四个堂主相视一望,年岁最大的李堂主沉吟道:“左堂主,我等也对此人恨之入骨,但咱们此行重任在身,圣女闭关之前反覆叮嘱过,切不可一时冲动误了大事.”

    众堂主与数十位香主一想,也觉大有道理,众人随即各自回房,继续在地下秘密分舵耐心等待,唯有左子俊一人心情难以平复

    一想到杀了西南王立刻就可以扬名天下,外号白马少侠的他不由握紧了剑柄,发热的脑海思忖道:如果自己杀了狗贼,一定能让圣女刮目相看,让她明白,左子俊绝对不是弱者

    念及此处,左子俊两眼一张,他白马堂几个直属香主立刻趋近前来

    第一楼内,肉色弥漫,歌舞盘旋,小奴隶人生第一次品尝到了“堕落”的美妙滋味.一群美女围着圆桌跳舞,几个更美的美人儿倚在身边呢语,任摸,翘臀随捏,想亲就亲,想揉就揉,就是蹂躏摧残也行;如此美景,天下有哪个男人不为之神魂飘荡

    “王爷,不如叫她们边跳边脱衣,这样更好玩,还有,撒点水,湿湿身,气

    氛会更好,嘿嘿……”

    胖王爷对这小奴隶首次生出来真正的欢喜,眯成缝的双眼连连颤抖,“好、好,石头,想不到你这麽会玩,本王那麽多奴才,就你一人有创意,来呀,按照石头的主意办.”

    得到权贵鼓励,来自地球村的小色狼更是狼性大发,很快就把古代妓院变成了艳舞厅,昏暗的灯光,摇曳的肉色,还有妓女们半真半假的呻吟、尖叫,刹那间,绯色靡充斥了第一楼每一个角落

    女人对於西南王来说一点也不稀奇,但如此玩法却让他与一群官员倍感刺激,原本不算绝色的美人立刻变得魅力销魂,很快的,在王爷带头下,声浪语此起彼伏

    石诚也搂住了一个丰满的妓女,猴急的家伙一点也不懂什麽叫客气,掀开女人的衣裙就是一阵乱摸

    正当小奴隶准备撕开遮羞布大干一场刹那,突然,窗户砰地一声,炸成了碎片,碎木好似利剑般射向了众人

    最狠最快的那道剑光直奔胖王爷咽喉射来,致命的剑芒刹那就剠过了几丈距离,蒙面的左子俊甚至已经看到了自己名扬天下、美女投怀的未来

    剑尖飞速刺射,时光在这刹那突然缓慢,左子俊的劲气强行荡开了几个想舍身护主的护卫,猛烈地刺到了西南王咽喉之前

    眼看剑尖就要夺命溅血,左子俊却心神一愣,他眼中那肥胖如山的狗贼竟然“消失”了

    西南王并没有消失,消失的只是他的气机,失去目标的剑芒微不可察地一颤,然後停在了西南王两指之间.水月皇朝以武建国,西南王能成为唯一外姓王爷,又岂能没有几分真本领

    胖胖的两指一夹一松,左子俊一身功力瞬间好似泥牛人海,杀到空处的难受让自命少侠的左子俊脸色一红,一口逆血冲到了喉间

    “轰——”

    青楼门窗再次,又是四个有如鬼魅一般的人影杀了进来

    一切说来话长,现实只不过眨眼之间,石诚刚刚想把手指从女人抽出,身周已倒下了好几具屍体

    後至的四人无声无息地残杀着先前的杀手,仅只一个照面,左子俊的手下已死了一半,他本人也被逼到了墙角,眼看一把毒蛇般长剑剠向了他胸膛

    墙壁突然无声“融化”,一只铁拳穿墙而来,正好打在了王府高手的剑刀之上

    下一个刹那,一连几十个人影从破窗飞跃而入

    王府四大高手以保护王爷安全为第一任务,毫不犹豫撇开对手,闪电般集中在西南王身旁,其中一人更随手甩出了一枚暗器

    一阵烟雾在厅中升起,待得烟雾散去,西南王早巳失去了影踪,只剩下一片狼藉,几具屍体,还有那个想逃却逃不了的——小奴隶!石诚用力推开压住双脚的屍体,一边急速转动脑筋,一边暗自疑惑:咦,後来的光头蒙面杀手怎麽好像……在哪里见过?“狗奴才,看什麽看,你这贱狗,找死!”

    左子俊强自抹去了眼中的惊悸,一转眼,正好与石诚的目光碰了个正着,小奴隶眼神虽然平凡,但却让吃了大亏的白马少侠大为恼火,不由分说就是一剑斩向了石诚脖子.、石诚脑海一颤,他竟然可以清晰地看到剑刀“缓缓”向自己脖子砍来,就像乌龟的速度一般

    少年心中暗自偷笑,这样的速度也想杀老子,做梦!意念一动,不会武功的石诚这才发觉对方不是在做梦,而自己离死亡是那麽的接近;那小白脸的剑刀确实像乌龟一样慢,但石诚自己却是蜗牛一般快,他手脚的速度远远跟不上灵觉的反应

    呜……鸡鸡那个东东,脑袋要分家了!恐惧的心声尖叫中,剑芒闪电般在石诚的瞳孔里闪亮,致命的剑刀已削断了他颈边的发丝,更嘶鸣着斩向了他的皮肉

    “砰!”

    电光石火间,一只铁拳横空砸来,那光头大汉一边打偏了剑芒,一边大呼

    道:“堂主,手下留情,他是我的朋友!”

    “刀老四,你敢叛帮不成?滚开!”

    左子俊一向看不起满脸横肉的刀老四,此刻更被对方从剑下救走了小奴隶,恼羞成怒的他瞬间失去了理智,不由分说就是一剑刺向了刀老四.剑光与铁拳再次碰撞,功力差上一截的血性汉子吐血抛飞,再也救不了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石头

    左子俊又迅猛刺出了一剑,刀老四虽然怒吼不休,但却有心无力

    混乱的虚空突然一颤,在散乱的光线下,一滴水珠折射出七彩之光,为这狼藉的空间镀上了一层美丽的光晕

    一声轻响,水珠“洒”在了剑尖之上,水珠随即化为了寒流,闪电般从剑尖蔓延到了剑身、剑柄,然後直向左子俊心脉冲去

    左子俊不得不甩开了佩剑,左手紧握自己布满寒霜的右掌,他惊骇之中又充满了迷糊,不明白水圣女为什麽会对自己下如此重手

    一团氤氲水雾凭空突现,飘逸绝尘的倩影在水雾中如虚似幻

    “李堂主,你立刻带此次露面的兄弟出城,转移敌人注意,其余人等继续待在分舵,没我命令,绝不许再踏出分舵半步.”

    波澜不惊的仙音还是那麽悦耳,但却透出一分不容置疑的冰冷,陆纤尘从头至尾没有多看左子俊一眼,披风微动,秀发飞扬,飘渺水雾瞬间消失在众人视野之中;水圣女来去之间,那小奴隶也被她带走了

    西南王已逃回了月府,月家很快就调派大军追捕刺客,但剠客却速度更快,抢先强行冲出了城门,骑着快马绝尘而去

    月知州本想铲平第一楼,反而是西南王通情达理,笑呵呵地阻止道:“月大人,算啦,小王可不想因我闹得梦城不得安宁,不过看来驿站是不安全了,能让本王在贵府躲上几日吗,哈、哈……”

    情势如此变化,月夫人再也找不出反对的理由,整个梦城最安全的地方自然是月府,西南王要住进来躲避刺客也是天经地义

    西南王就这样阴差阳错达成了目的,距离月家後宅下面的银库又近了一大步

    是夜,月家母女三人又众在了一起,三对极品在星光下互相争辉

    “媚儿,你认为这次刺杀是真,还是假?”

    月夫人靠坐在椅内,五指下意识地敲打着椅背,弯弯的柳叶眉已皱在了一起

    月媚水汪汪的桃花眼一瞪,火辣辣的美少女在室内转了两圈,这才恨声道:“我看十有八九是那老贼的计谋,他就是在制造藉口.”

    月夫人心中也是如此作想,美艳贵妇的目光又转向了斜卧於床的大女儿,“茵儿,你觉得呢?”

    月茵的气息已是越来越好,娇柔身子靠窗而卧,迷雾双眸开合之间,就连母亲与妹妹也忍不住心神一摇

    “妹妹猜得很有可能,刺杀来得太巧了!看来西南王此人心机不浅,咱们真要小心应付.”

    母女三人同时神色凝重,三张滑如凝脂的玉脸不约而同浮现危机之色,三对极品同时颤抖了一下

    ※※※※※※※※※※※※※※※※※※※※※※※※※※※※※※

    男尊帮秘密分舵

    石诚呆杲地望着眼前这团浓密的水雾,虽然看不清雾中人,但莫名的熟悉却钻入了少年心海,心房一跳,他忍不住脱口问道:“你,是你!”

    雾中倩影一动不动,似乎是在凝视这平凡的少年,片刻之後,一声叹息悠然回荡,复杂的意味尽在这一息之间

    “唉,是我,没想到你竟然还能活着!”

    水雾随风散去,高挑玉人缓缓从雾中走来,二人独自相对,近在咫尺,看似形同陌路,可偏偏又是那麽关系特别

    “你、你……你找我?”

    石诚一生之中从没有这般紧张过,眼前女人可以说是自己见过的最美的女人,不是因为她的瓜子玉脸,虽然陆纤尘确实五官精致,完美无暇,而是因为

    圣女的清丽脱俗,飘逸圣洁

    站在陆纤尘面前,石诚竟然生出膜拜的冲动,清瘦的脸颊一垂,少年双膝突然沉重如山.一缕异彩在水圣女眼中一闪而过,发楷的飘动更是暗含奇妙的轨迹,眼见少年眼底闪现挣扎的光芒,她又向前飘出了一步,水之玄功刹那发挥到了极致

    恍惚之间,石诚惭愧无比,对圣女的“崇拜”更加强烈,呆呆的心神已随着圣女的发梢一起左飘右动

    迷离之中,石诚情不自禁双目微闭,为了如此圣洁的仙女,他就是魂飞魄散也心甘情愿

    陆纤尘的秀发就似灵巧的手指,跳动得更加美妙动人,圣女倩影缓缓向少年接近,明亮的双眸早巳荡起了绵绵烟波,柔情如丝缠向了夺去她贞节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