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二集 第一章 家丁的一天
    梦州首府梦城,繁华的大街,连绵的商铺,络绎的香车,挥洒的金银,好一幅盛世美景

    一顶家丁帽,一袭家丁服突然冒了出来,在一大堆锦衣华服中分外扎眼,薄底家丁鞋略略一顿,一个小家丁随即向一家最豪华的百货商铺走去

    “站住,狗与男奴不准入内!”守在门口的两个护卫虽然也是男人,但对奴隶男可一点也不客气

    “真不让我进去?”

    卑微奴隶身板儿单薄,瘦脸还算端正,可是无神的双目浮现出呆笨气息,平凡得让人把他瞬间遗忘

    “啪!”

    护卫的不层还未浮上眼目,一记耳光已突然打在了他们脸上,不待两护卫有所反应,一块权杖已挡住了他们的怒火

    “鸡鸡那个东东,竟敢阻挡老子为知州大人办事,不想活啦?”

    刹那之间,蛮横的气息好似水一般流过了小奴隶身影,嚣张的光芒飞入了

    他双目,在那代表知州府的权杖照耀下,石诚瘦小的身形就似大山般巍然屹立

    头一斜,肩一歪,石诚冷冷地对两个发傻的护卫道:“他娘的,傻站着干什麽,还不给老子滚进去,把这些东西买齐了,不然……哼,知州大人把你们全砍了!”

    一张购物清单飘到了护卫手中,左边护卫急忙冲进了百货大楼,而右边护卫则小心地陪着笑,为月府的“特使”搬来了太师椅

    不到十分钟,几个店小二就把两大袋货物送到了小奴隶面前

    石诚靠在太师椅内,翘着二郎腿,享受着狐假虎威的美妙滋味,“嗯,知州大人有令,一炷香之内把这些东西送进府中,不然就封了你们的铺子!”

    一群店小二就像短跑运动员一样冲向了月府,而小奴隶则一边掏钱袋,一边望着商铺管事道:“多少钱呀?”

    管事刚刚翻开帐本,一代恶奴立刻又自言自语道:“听说大人最恨有人低买高卖,谋取暴利,要杀头地!”

    “唰!”汗水一下打湿了古代大堂经理的背心,略一犹豫,管事咬牙道:“本店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就给……一百吧!”

    “嗯,不错!”

    石诚随手掏出了一张十两的银票递给了管事,然後极度无耻地笑语道:“呵、呵……不好意思,老爷只给了十两,剩下的你有空到月府来领吧;再见,记得来哟!”

    小奴隶扬长而去,一个魁梧的店小二怒不可遏,骂道:“呸,一个奴才也这麽嚣张,咱们老爷与知州可是熟人,掌柜的,要不我带人半路教训这家伙一顿.”

    “不要惹祸!”

    原始大堂经理毕竟眼光不同,拉住冲动的同伴,叹着气道:“前些日子,这奴才随月府二小姐来过,算啦,那月二小姐比知州更难惹,忍一忍吧!”

    石诚哼着小调回到了月府,一过府门,他整个人瞬间收缩了几分,带着无比诚恳的目光来到了管家帐房

    劈里啪啦一阵算盘响过,龅牙女管家双目一瞪,“石头,大胆,这些货物最多只值三百两,你竟敢虚报五百两,来人呀,拎出去,扁,往冒烟儿的扁!”

    一千家丁左右一看,竟然没人敢抓住瘦小的石头;谁都知道,这新来的奴才虽然是九等家丁,但却是二小姐“特别”关照的红人,碰不得

    石诚傻傻地一笑,挠着头道:“何管家,二小姐说了,月府不能小气,出外一定要给商家小费,这才能体现大人爱民如子的心情;呵呵……你要是不信,可以去问小姐.”

    “你……”

    何管家与小家丁斗鸡般互瞪了片刻,气得无话可说的龅牙最终还是把五百两记在了帐上,末了不服输地恨声道:“臭小子,咱们走着瞧,不出十日,你就会滚蛋;别以为有二小姐罩着,老娘就收拾不了你!”

    石诚揣着银票,带着人畜无害的微笑离开了帐房,但小奴隶心中却犯起了嘀咕:看这丑八怪的气势,不像是唬我,嗯,真是奇怪,月府怎麽用一个这麽丑的八婆当管家?看来以後要想过得轻松自在,这个障碍是必须搬开地;想到这儿,石诚不由咧嘴一乐,小虎牙瞬间闪闪发亮

    “石头,你还在这儿偷懒呀,二小姐找你好久了!”

    九等家丁还在盘算坏主意,两个苗条清秀的俏丫环突然在他眼前出现,就从这一刻起,小奴隶一天的生活瞬间从天堂坠入了地狱

    “扑通!”

    小奴隶被直接扔到了月二小姐脚下,他一边暗骂几个小娘皮,一边对着逼到头顶的那对极品道:“二小姐,你要的材料,小的已经买回来了.”

    “石头,你这次又贪了多少银子呀?咯、咯……”

    妩媚少女秋波频送,乳牛级的波浪夸张涌来,水汪汪的桃花眼似乎充满了火热的激情

    月媚对石诚的眼神是如此“特别”,但小恶奴心中却更加发寒,大半个月相处下来,他已知道,这眼神代表又有什麽“新实验”了;唉,自己又要倒楣了

    石诚不用伪装,也感应到了自己浑身骨头的颤抖,少年单薄的身板儿刚要往地上沉,两个俏丫环已经一左一右架住了他,三个野蛮世界的野蛮少女就此把他带到了城外,跃上了一座陡峭无比的孤峰之顶

    整个水月皇朝都知道,梦州有一个惹火绝色的科学女狂人,整个镜花大陆的男人还知道,只要能做这大美人儿的实验品一个月,她就会委身下嫁,男人将从此一跃龙门

    这般绝色美人,此等富贵荣华,足以令天下男子发狂;可是这麽多年了,竟然没有一人能熬上一个月,其中也有勇气足够的追花狂徒,结果却是在勇敢中变成——一堆白骨!石诚终於明白月媚为什麽嫁不出去了,因为他此刻就不幸成为了科学女狂人的“实验品”,不幸地站在了鬼门关口

    呜……救命啦,杀人呀,没人权,灭天理呀

    “二小姐,你就饶了我吧,小人又不会武功,这麽高跳下去死定了!”

    “石头,就是有武功,从这儿落下去也死定了,咯、咯……”

    月媚的桃花玉脸还是笑意盈盈,怒突的离石诚的肩膀只有一寸距离,妩媚少女人如春花盛开,话语却好似寒冰霜冻,冻得小奴隶牙关发颤

    妖娆笑声微顿,月媚随即话锋一转道:“不过,本小姐怎会舍得你死呢?来,把这个风筝背在背上,你一定会平安着地.”

    根本不用石诚自己动手,春花秋月已经熟练地把一堆奇怪的东西绑在了石诚身上

    石诚一低头,不由暗自一愣,这不是现代流行的滑翔翼吗?嗯,做的还挺像,想不到这疯女人真有点超前水准,未来说不定真会成为大发明家

    小奴隶还在胡思乱想,月二小姐已经做好了准备,手一抬,就要把第N个实验品推下山崖

    “小姐,等一等,这儿需要改动一下.”

    为了保命,石诚不得不开动脑筋,一边回忆着现代的滑翔机结构图,一边手忙脚乱地自行改动起来

    在月媚异常发亮的美眸监视下,改良的原始滑翔机很快出现,在三女的期

    待中,他向前助跑了上百米,然後一闭眼,噌的一下,跳过了崖边

    半空之中,一团东西先是歪歪斜斜,几次惊险过後,一团山风吹来,正好帮了石诚的大忙,他竟然奇蹟般在半空稳定下来,顺势缓缓向地面滑去

    “哇,小姐,成功啦!”

    两个俏丫环忍不住惊叹道:“石头原来是干什麽的呀,奸厉害!”

    异彩在月媚眼中连串闪过,妖娆少女丰盈的身子情不自禁向前微俯,水汪汪的美眸已被少年神秘的影子占据

    “哈、哈……我会飞啦,呀——”

    空中飘来家丁得意的笑声,不料,适才帮忙的山风突然风向一变,得意过头的恶奴恶有恶报,就像一块石头般翻滚着向地面砸去

    “啊,不好!”

    直到连串撞击声传来,三女这才回过神来,然後奸似三支利箭跃向了山下

    “小姐,他……死了吗?”

    “他死不了的!”

    月媚的话语比思维还快,末了又下意识补充道:“他摔下来时离地已经不远,又是顺着山壁坠下,一定没事儿.”

    “救……救命啦……”

    果然,科学女狂人话音刚落,一只颤抖的大手就从人形大坑中伸出,紧接着,一个几乎要散架的少年一点一点地爬了出来.“咯、咯……石头,你果然是打不死的超级沙包呀!”

    月媚眼底的一缕担忧立刻化为了青烟,一挥手,两丫环把石诚架了起来,转身又要向山顶跃去

    “不,我不上去——”

    荒山野岭,一场人间“惨剧”正在上演,石诚抱着岩石怎也不松手,两个苗条少女已把他拉得身体与大地平行

    月媚轻盈一转,随手解下了热情的披风,一对极品直向少年心神逼来

    隔着两丈,石诚也看到了二小姐衣服下凸起的两点妙痕,心一热,神一乱,小奴隶的手自然地一松,立刻落入了魔掌

    “二小姐,你就派我去下苦力吧,我不要再当飞人了……”

    月媚手一动,春花秋月突然松开了石诚,紧接着,科学女狂人竟然给了石诚一个“民主”的机会

    “石头,我这儿有三张卡片,如果你能猜中有特别印记的这一张,本小姐今儿就不让你飞了.”

    话音未落,三张卡片已在千金小姐手中飞一般转动起来,刹那就只剩下一片幻影晃得石诚头晕目眩

    地球村来的少年眼珠子差点掉出来,这不是咱家乡最常见的骗子伎俩吗?没想到堂堂千金小姐也会玩这市井一套,月媚的古灵精怪还真是名不虚传

    “小姐,猜中了你真不逼我?”石诚把手搭在了左边的卡片上,同时认真地追问了一句.“本小姐向来说话算话,绝不反悔!”

    月媚眼中闪动着自信的光华,她这小伎俩可是无往而不利,至今还没人能赢得了她

    石诚一脸地凝重认真,心中却是暗自偷乐,生在骗子年代的少年捏着左边卡片道:“小姐,这一张肯定——不是!”

    月媚眼中的喜色瞬间停滞,游戏玩了无数次,她还是第一次碰上这麽回答问题的家伙,一种不妙的预感窜入了少女心海,让她突然变得无比兴奋起来

    石诚捏着右边卡片故技重施,看着无良恶女有点呆滞的玉容,少年得意地笑问道:“小姐,只剩下这一张了,你不会告诉我也不是吧?嘿、嘿::游戏可不能作弊哟.”

    “石头,本小姐是故意让你的,别得意.”

    月媚难得守信道:“说话算话,今儿你就不当飞人了,现在去——大小姐那儿吧!”

    扑通!石诚的三魂七魄都同时昏倒,他终於明白了一个道理,奴隶是没有

    资格与主人,特别是无良主人讨价还价地

    月二小姐一头裁入了她的实验室中,而春花秋月则架着石诚来到了月茵的小楼前

    两个与春花秋月相似打扮的短裙少女迎了上来,接过小奴隶,然後径直进入了小楼.“冬雪姐姐,可不可以让我先去喝口水呀?”

    细脸的冬雪脚步一顿,宽脸的夏荷快速从腰际取下了水壶,对着石诚的大口就是一阵猛灌,“二小姐吩咐了,不许你离开我们的视线半步,早就给你备好水了,别想像上次那样骗我们.”

    石诚就像水桶一样吞光了一大壶清水,然後垂着头走上了二楼

    临窗软榻之上,一个楚楚娇弱的双十美女斜倚而卧,玉脸苍白,身子无力,但双峰的尺寸却绝不比妖娆月媚小上分毫,在纤瘦玉体的映衬下,反而更加波涛汹涌,即使是团身斜卧,依然掩不住双峰的尖挺鼓胀.她就是大小姐月茵,月家另一个嫁不出去的绝色美人,一个男人靠近三尺非死即伤的“变态”佳丽

    少年眼眸一颤,危险的预知让他想闭目,可那高耸的乳浪却汹涌而来,令少年瞬间又迷失在绝色销魂之中,脚步变得忽进忽退

    挣扎之中,石诚灼热的目光一跳,又一次看到了那双深邃忧伤的美眸,灵秀被忧伤掩盖,善良与愁丝共舞,少年刹那黯然神伤

    虽然明知月大小姐的“变态L,石诚仍然禁不住眼眸迷离,心房一疼,一腔慾火转瞬熄灭,没有了色慾薰心,但他的脚步却快速向月茵走去.好可怜的少女,好善良的美眸,如此西子玉人怎能受这等苦楚,自己就是化为灰烬也在所不辞

    “啊!”

    等剧痛让石诚清醒过来时,他已柔情似水地抱住了月茵,一团烈火吞噬了空间,少年的血肉诡异地开始“融化”,历史再一次重演

    一声巨响,小楼门窗,一只惊弓之鸟飞了出来,悲愤地跳入了井中

    古井翻波,小小家丁大起大落的一天就此精彩落幕

    “大小姐,石头又投井了,这次好像真的自杀耶,咯咯……”这已是石诚来到月府後第五次投井自尽,春夏秋冬四个俏丫鬟簇拥着二小姐摇曳而入,欢声笑语间没有丝毫诧异

    变得容光焕发的月茵椭圆玉脸一惊,本能地就要向窗外跃去,月媚却拉住了她,戏谵笑语道:“姐姐,不用担心,那小子狡猾得很,想他自杀,太阳从西边出来——也不行;春花,你们几个赶快把新窗户安上,夜里凉,小心大小姐的身子.”

    一干下人纷纷忙禄起来,众人仿佛已把投井的家伙忘了个一乾二净

    月茵优美的赤足悠然飘回地面,三尺青丝如有生命般在虚空浮动,她还是西子般娇弱,但身周却多出了飘逸的烟波,眼底的深邃也冲破了忧伤的笼罩

    月光一转,风华绝代的月茵仿佛从梦幻中走出,震撼得月儿轻轻一跳,如水月华正好映照在姐妹俩并排的销魂之上.呼……有什麽能比极品更销魂?有,那就是姐妹相偎相依!可惜如此唯美的画面不能持续多久,当从石头身上吸来的男人精气耗光隆,月茵又将被迫躺回软榻

    “妹妹,你猜得不错,他身上果然有水之玄功,正好克制我体内失去控制的火之内息.”

    “姐,这臭小子真不会武功吗?”

    在月茵面前,月媚就像乖巧的小女孩,轻轻地倚在姐姐身边,就连思绪也变得迟钝了几分

    月茵温柔一笑,单手揽着比自己高一点的妹妹,轻抚月媚好似云堆般的秀发,悦耳的天籁让空间变得温馨动人

    “石头体内没有内息运转的经脉,估计他是误打误撞得来的,真是可惜了

    他空自拥有强大的内息,却没有半点功力.”

    话语微顿,星辰般深邃之光从月茵双眸飞出,与神秘的夜空融为了一体,“听说水之玄功必须保留处子之身,一旦失贞,内息就会被男子夺去,难道……

    石头得到了水圣女的处子之身?”

    “他,石头!”

    月媚朱唇大张,美眸充满了怀疑,不是对月茵判断的怀疑,而是对石诚个人魅力的怀疑

    心房一头,月媚略显激动,又一次补充道:“不可能,水圣女怎会看上石头呢,不可能的,咯咯……”

    月茵轻柔一笑,眼带异样看了妹妹一眼,娇柔玉人突然发出了低低的呻吟,玉脸转眼已是一片苍白.“姐,你放心,我一定会治好你的!”

    夜色逐渐笼罩了天地,梦城知州府里,一个偏僻的角落,一口古井弥漫着阴森的气息

    突然,一只手从井中升起,发白的五指艰难地抓住了井沿;接着,另一只手也升了上来;最後,一个水淋淋的短发脑袋一点一点地浮出了井口

    一只老鼠刚刚躐到井边,立刻被吓得撒腿就逃,鬼呀!石诚用尽全力把自己的身体摔回了地面,“死而复生”的家伙休息了一会儿,随即咬牙爬了起来

    逃,无论怎样都要逃出这鬼地方!不过,怎麽逃呢?唉……自己又怎麽可能逃出月媚的魔掌,一个奴隶怎麽可能逃得出守卫森严的梦城?※※※※※※※※※※※※※※※※※※※※※※※※※※※※※※※※※※※

    通向梦城的官道上,一行长长的商队行走得不疾不徐

    领先的运货马车上,一个彪悍的光头车夫熟练地驾驭着马车,一双豹眼警惕地环视着四周

    副手座上,一个汉子一边递上一壶烈酒,一边悄声问道:“刀香主,你知道後面车上是谁吗?一定是大人物吧,连左堂主都亲自护驾.↓刀老四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一身书生打扮的白马堂主左子俊围着神秘马车打转,左子俊向来以江湖第一少侠自居,此刻却是一副低声下气的模样,让粗人一个的刀老四鄙夷地撇了撇嘴

    因上次大功升为香主的刀老四得意地道:“当然是大人物了,车里可是帮

    主千金,听说她可是水之神功的传人,一身功力直追帮主;还有,这次不仅有圣女出马,帮中十堂堂主都来了一半,看来梦城之行真是一个大任务.”

    年轻帮众对任务不在意,对美女却是精神大振,忍不住欢声道:“啊,就是被评为天下绝色之一的水之圣女陆纤尘,对吧?”

    “哈、哈……瞧你小子激动的样子,还想癞蛤蟆吃天鹅肉呀!你配得上吗?”

    远近帮众们哄堂大笑,那年轻帮众不好意思地红了红脸,然後以无限感慨的声调道:“唉……这镜花大陆,又有谁能配得上圣女阁下!”

    ※※※※※※※※※※※※※※※※※※※※※※※※※※※※※※※※※※※※

    “呀——”

    惨叫掩盖了骨头碎裂的声音,血雾弥漫了一间阴森的囚房

    一个谋士打扮的中年男子走出了血腥空间,来到了一墙之隔的另一间黑暗囚房门前,他身形一缩,像条狗一样跪在地上

    “启禀王爷,老家伙终於招认了,他就是修建前朝兵库的工匠之一,不过他们当年都是蒙眼进入,前朝皇室已灭,要找到兵库真正的位置,必须找到六张地图.”

    “嗯!”

    黑暗之中传出一声阴沉的鼻音,隐约只见一个人影挥了挥手,“再剥老东西一层皮,看看还能榨出什麽来.”

    极度惨烈的嚎叫声很快又充斥了血腥空间,一会儿过後,谋士又回到了那王爷面前

    “启禀王爷,老东西果然还有秘密,他临死前招供,其中一张地图就落在梦城月氏手中.”

    “梦城,嗯,那是月氏三大族系的一支,应该错不了!”光影一闪,可怕的王爷走出了黑暗,矮胖的身材,大大的肚子,整个就像一个皮球,令空间的血腥瞬间淡化了几分

    走出黑暗的刹那,这眫王爷也立刻由暗变明,一脸堆笑,让人很难把他与先前黑暗中的奸雄联系在一起

    眫王爷拍了拍谋士肩膀,赞许了几句,然後乐呵呵地命令道:“赶快回府让侧王妃准备一下,本王要带她到梦城去游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