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一集 第十章 变态美女
    五十年前,水月两大氏族联手推翻了前朝男权统治,水家为皇,月家为帅,共同维持着镜花大陆的女权统治

    岁月流逝,镜花大陆的女子皇权统一而强大,水月两大家族的关系却因权利变得微妙起来

    月氏家族遍布天下,梦州首府梦城就是由月氏族人掌管的州城,天下人最能记得梦城不是因为它是皇朝最富庶的州府,而是因为知州家出了两个嫁不出去的绝色女儿

    豪门氏族,官宦人家,必然讲究门当户对,可即使知州大人放低要求公开招婿,依然没能嫁出去一个女儿;如此笑话就连女皇陛下也得知了一二,成为了水氏族人取笑月氏族人的常备笑料

    石诚缓缓从黑暗中醒来,张眼一看,朦胧的眼珠子瞬间瞪大,望着这陌生的房间,他的脑海飞速运转

    “嗯,对了,我杀了一个朝廷将军,然後被黑衣人打晕,难道是被囚禁了吗?不对,牢房哪有这麽舒服!”

    “喂,有活人吗?死人也冒出来一个!”

    少年嚷了好久,不见人影出来,最後提着胆子摸向了门口,手一抓,房门竟然轻易打开,一个奢华的空间猛然扑入了他眼帘

    雕梁画栋,飞檐翘角,朱门碧瓦,屋宇连绵,一看就是大富大贵之家;少年好奇地沿着回廊探索而去,走了大约半小时後,他终於走出了这重院落

    眼神一跳,又一片屋宇扑入了他眼帘,石诚舌头一吐,暗自惊叹:鸡鸡那个东东,这麽有钱!到底是什麽鬼地方呀

    走啊走,转啊转,石诚眼一亮,他终於见到了大活人,一个圆形拱门前,两排士兵站得标枪般笔直,拱门内,更传出阵阵银铃悦耳的笑声,他甚至还神奇地嗅到了空中飘动的女人香

    石诚不由自主加快了脚步,不料几把利刀却砍断了他的幻想,“站住,奴才不许进入中庭,回去干活.”

    “奴……才?”

    听着熟悉的名词,石诚脑袋不由阵阵发晕,弄来弄去,他还是一个奴隶

    鸡鸡那个东东,老子不干了

    悲愤之情冲天而起,失控的少年转身就走,绕到一处无人看守的围墙下,他顺着靠墙的大树就往上爬,一边手足并用,一边暗自下定了决心,绝不再做奴隶,一定要逃出去

    “大胆,竟敢攀爬主老爷的风水树,来人呀,拎下来,扁,往冒烟儿的扁!”

    石诚回头一看,树下竟然不知何时冒出好几十人,凭他在李府的经验,一眼就看出这群穿着统一的家伙全是自己的同行,不用说,那个横眉怒目的壮硕仆妇就是管家了

    一阵拳打脚踢过後,石诚眼冒金星站了起来,恍惚间,他又回到了奴隶营的日子,相比之下,少年竟然无比怀念在李家的生活

    唉……现在才知道,小魔女对自己是多麽地好

    “听着,你是月府最低等的九级家丁,咱们站着,你只能坐着,咱们坐着,你只能趴着!”

    女管家一口龅牙上下翻飞,却不知道她怀中的钥匙就像鬼附身一般自动飞入了某个最低级家丁的袖中

    黑夜,除了巡逻之人外,就连灯笼也全都熄灭;月黑风高之夜,正是鸡鸣狗盗之时,一个鬼鬼祟祟的黑影就摸出了房门

    月光好奇地一闪,正好映照到了那个瘦小的身影,五官还算端正,略瘦的脸颊不怎麽出众,正是那来自地球村的平凡少年

    柔和的银辉无趣地回到了乌云之中,少年的双目灵光一闪,刹那间化腐朽为神奇,又将天地万物的目光吸引到了他身上

    玄妙变化的目光在黑夜中鬼祟移动,很快就被紧闭的院门与大锁挡住了去路

    石诚无声地得意一笑,掏出钥匙打开了锁头,在异界变成瘦猴的家伙动作灵活,无声无息地从敞开的门缝内钻了出去

    一连十几道院门被打开,直到中庭他才没有了办法,顺利逃出下人区的少年并未放弃,脚步轻盈来到了那株风水树下

    石诚三两下就爬上了树,随即探身向墙头小心接近,半边身子刚爬上墙头,不料两个巡更的家兵却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逃跑的奴隶脸色唰地一片雪白

    糟啦,被逮住肯定得脑袋分家,这些家兵可都是会武功的

    石诚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脏怦怦狂响,唯有把眼一闭,自欺欺人连声祷告:上帝保佑,佛祖保佑,真主保佑,看不到我,看不到我,看不到……

    不知是奴隶的祷告发生了作用,还是两个家兵太大意,石诚挂在墙头他们也未发觉;不过石诚也笑不出声来,这两个家兵竟然站在他脚下不走了,一人一口喝起小酒来,看那高谈阔论的模样,让石诚的双手更是发酸

    鸡鸡那个东东,坚持,一定要坚持,唉,手好酸,糟啦,往下沉了……

    石诚越是紧张,双臂越是疼痛.力气一滞,他双脚突然失控,向两家兵头顶落去

    完啦,这下完蛋了

    少年已悲哀地准备松手,不料那两个家兵同时迈步向前,石诚的脚底擦着他们的後脑勺过去;险之又险避过一劫後,石诚双臂再次一紧,奋力把自己的身子向墙内甩去

    “咦,什麽声音?”

    “哈、哈……你暍醉了吧,哪有声音.”

    两个家兵走出几步突然回过身来,警惕的目光向上一望,却只看到一缕劲风的残痕:二人同时自嘲一笑,加快步伐巡逻去了

    “嘘……”挂在墙内侧的石诚大大地出了一口长气,几乎崩裂的心房这才从麻痹中恢复了知觉

    黑暗之中,隐约传出半声窃笑,两道戏谑的目光一闪而过,随即又隐入了黑暗之中

    石诚拖着疲累的身躯向左方摸去,不料却被几个认真巡逻的守卫吓了回来,再向前方寻出路,也不行

    老天总会给人留下绝处逢生的喜悦,石诚在绝望时竟然发觉右边畅通无阻,虽然有点奇怪,但他也顾不了那麽多

    “唉……”

    少年一边在无人的花园里穿行,一边暗自郁闷,自从来到这异世界.他仿佛就与逃跑结下了不解之缘,石诚不禁喃喃咒骂道:“鸡鸡那个东东,以後再也不看《越狱》了!”

    走着走着,石诚脚下的小路竟到了尽头,抬眼一看,一栋独立的三层小楼出现在花木之中,这麽晚了,二楼竟然还透出淡淡的灯光,让逃奴立刻身子一俯,小心地藏了起来

    眼珠一转,石诚又准备爬墙逃走,墙外虽然又是一座院落,但至少离大门会越来越近;就在这时,几个家兵竟然鬼一般从黑暗中冒出,提着灯笼缓缓向石诚藏身的方向走来

    灯光扫来,少年再次神色大变,身子向前一冲,侥幸地在最危险的刹那逃进了小楼之中

    嘘……这儿真是个鬼地方,这些守夜的全他娘的神出鬼没

    愤怒的咒骂还在石诚脑海盘旋,一群守卫女兵的脚步声就从外而入

    石诚不得不向小楼内部深入,而守卫的脚步声也真是邪,就像长了眼睛一样追着他身形,一直把少年撵到了楼上

    当小奴隶连滚带爬地溜进小楼後,黑暗中那双美丽的眼眸笑得更加灿烂,精灵古怪的笑声飞进了她身边一大群人影耳中

    “咯、咯……好戏要开始了.”

    石诚猫着腰冲上了二楼,还来不及看清环境,身後的脚步声突然加快,离他只有一门之隔,逃奴急忙一头钻入了床底

    守卫们的刀光在楼梯口闪烁,女侍卫统领重重地行了个军礼,“大小姐,有刺客出没,属下怀疑藏进了大小姐房中.”

    石诚身子一缩,及时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唇舌,原来这儿不是空屋,床上还有人,自己先前闹出那麽大动静,那什麽大小姐怎麽可能不知道

    床上传来一阵轻微的移动声,一道佣懒悦耳,好比天籁的女子声音传入了石诚耳中,“刺客是男是女?”

    “看身形是男子,属下亲眼看见他逃进了阁楼.”

    侍卫统领说到这儿,自行一顿,随即恍然大悟道:“属下明白了,快,一队再把楼下搜一遍,其他人出去搜,刺客应该从後窗逃走了.”

    石诚傻傻地看着一群侍卫走了个精光,以他的狡猾竟然打破脑袋也想不明白,为什麽那侍卫统领这麽肯定自己不在楼上,更不明白床上的大小姐为什麽不暴露自己这“刺客”

    被褥与床榻又发出了柔细的摩擦声,让人心儿发软的仙音又飘到了床下,“出来吧,他们已经出去了,能告诉我为什麽要逃吗?”

    石诚双目微闭,陶醉地品味着萦绕身心的仙音,足足十几秒後,他这才匍匐着爬出了矮榻

    “小姐,我不是刺客,你千万别误会.”

    石诚一抬头,猛然间只觉眼前一亮,一股清流瞬间充斥了四肢百脉

    床上佳人果然是一绝色美女,无论玉容还是身姿,无不国色大气,但石诚能看见的却只有那一双深邃忧伤的美眸

    愁丝在眼波中盘旋,忧伤在眼帘间起舞,但也不能遮掩那缕智慧的光芒,石诚不敢相信,世间还有此等让人心动神伤的眼睛

    刹那间,少年忘记了逃亡的恐惧,淡化了的灼热,心房莫名一疼,他感同身受般哀伤叹息,情不自禁缓缓向西子佳人走去

    一步一步,步履缓慢而坚定,伸出的大手不是要抚摸绝色,只想抚平佳人心底的忧伤

    “快调息运气,退出去,快!”

    房中出现了奇妙的一幕,石诚机械地向床榻接近,任凭那西子之美的佳人如何呼唤,也唤不醒少年流泪的心神,而娇弱美人很想自行逃离,但她却连下床也是无能无力

    恍惚之中,石诚突然“看”到一团烈火包围了心中女神,佳人香魂在烈焰中哀泣惨叫,男子天生的护花之心让他一个加速,扑向了火球,誓要解救佳人於危难之中

    床上佳人突然间惊叫道:“啊,你不会武功,糟啦,来人啦!”

    房外,暗影中的人群立刻要向里冲入,而那高挑丰盈的二小姐却手一扬,谁也不敢再动

    房内,石诚终於一把抱住了火球,顷刻间,无形的烈焰就蔓延了少年全身

    西子玉人双眸泪花四溢,她知道,又有一条无辜的男子性命要毁在她手上,善良之心绞成了一团,佳人却无力推开恍惚的少年

    石诚的肌肤迅速变得一片苍白,血肉似乎都在被烈火融化,整个人诡异地萎缩了下去;而那大小姐则像传说中的吸血妖怪,刹那间神奇地容光焕发

    “唉……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害你的!”

    前後不到一分钟,石诚已经皮包骨头,得到元气补充的佳人力气大增,不忍地闭上双目,伸手要推开少年的屍体

    玉手刚一碰到石诚胸口,一个漩涡突然在少年胸前炸开,强大无比的吸力直透玉人掌心而来

    “啊!”

    西子玉人明显感到自己体内的生机在流回少年体内,但她却没有挣扎,反而主动敞开了丹田,任凭少年疯狂地掠夺她的元气

    意识逐渐酥软,佳人带着唯美善良的微笑缓缓闭目,轻轻地倒入了床榻,而她的玉手还被少年的胸膛牢牢吸附

    “咦,里面怎麽还没动静?难道这实验不成功?”

    房外众人竖耳倾听了好久,有着强大探索之心的二小姐信心逐渐动摇,脚步开始移动

    “轰!”

    就在这一刹那,竹楼二层突然传来一声巨响,窗户就似般四分五裂

    一个少年的身影从楼上流星般坠下,把大地砸出了一个人形的大坑

    烟尘还在激荡,灰头土脸的少年已飞身跳了起来,一声大叫鬼呀,然後就是没命狂奔,瘦小的身形动作敏捷,让那二小姐看得是欢天喜地,乐不可支

    “咯、咯……太好玩了,果然没死!”

    “二小姐,你看大小姐!”

    丫环的惊叫让众人眼神向二楼一望,悠然月光下,那大小姐秀发飞扬,身姿飘逸,有如月下女神一般

    “哎呀,快追,不能让他逃出去!”

    二小姐首先回过神来,一声令下,侍卫们又再次狂追起来

    被鬼吓得魂飞魄散的少年已分不清东南西北,一声巨响,坚固的围墙上留下了一个人形的大洞,直到冲出去十几米,石诚这才感到浑身骨头剧痛

    扑通一声,支持少年狂奔的恐惧之力消失不见,摔倒在地的他眼睁睁看着一群如狼似虎的护卫追了上来

    一片刀光砍下,一声矫斥在最後刹那横空飞来

    “住手!不许伤他性命!”

    月色下,救星从天而降,石诚首先看到一对高耸尖挺的在月下生辉,少年的脑海立刻浮现一个美女的身影

    “啊,月媚小姐,救命啦——”

    高挑倩影飘然而近,水汪汪的桃花眼,火辣辣的丰盈身,果然是石诚的熟人、玉莹的“牛”师姐月媚

    众侍卫似乎知道月媚的厉害,同时向後一退,石诚自然要趁机向救星奔去,激动的眼泪还在眶中打转,突然就被寒冰冷冻

    “属下参见二小姐!”众侍卫竟然对着月媚下跪行礼

    “啊!你……你是这儿的……小姐?”石诚瞬间定在了原地,不妙的预感蹿进了脑海

    “咯、咯……对呀,这儿就是我家!石头,本小姐不是说过嘛,要借你来玩几天,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专属——家丁了!”

    “扑通!”

    石诚晕倒了,在悲嚎中昏倒了

    天啦,这是什麽世界呀,自己又落入了魔女手中,又成了奴隶家丁,呜……救命呀

    ※※※※

    一片隐秘的大山中,男尊帮建立了新的总坛,上次虽然痛宰了五万大军,但丢失大本营的男尊帮帮主却笑不出声来,为难之际,他习惯地向足智多谋的妻子求教

    “青霞,帮中财物尽毁,就连过冬的存粮也没有,更被说组建军队了,这可如何是好?”

    魔教出身的帮主夫人轻盈一笑,胸有成竹道:“这有何难,谁毁了我们的粮草,咱们就找谁要去.”

    “你的意思是……”

    “嗯,咱们抢官银,地方我都选好了,就是这儿.”

    木青霞随手一甩,小刀闪电般插在了墙上的地图之上,刀尖下是两个大字——梦城

    天下三大富城之一的梦州首府,果然是抢钱抢粮的好地方

    “吱呀!”

    一声轻响打断了木青霞的话语,书房门扉仿佛被清风推开,一个双十年华的高挑少女飘然而入

    秀发轻挽,发梢垂腰,玉白披风挂在纤秀香肩之上,瓜子玉脸飘逸天成,清丽脱俗,这是一个极美的少女,丽色直追风韵迷人的木青霞

    “爹爹,娘亲,女儿愿意走一趟梦城.”

    轻柔的仙音直钻人心,少女缓缓向前踏出一步,披风一动,现出了那盈盈一握的无双纤腰,极品一现,绝色飞升,端是一位绝代美人

    “纤尘,你伤势虽好,内息未复,不要急着行走江湖,听娘亲的话.”

    木青霞心疼地迎了上去,母女两相拥而立,各有千秋的风姿绝色不相上下,空间一亮,恍如大地回春

    不待陆云天也开口劝说,水之圣女陆纤尘以飘渺的声调抢先道:“娘亲,女儿感应到了水之力量的存在,他还没死,女儿要去把功力夺回来.”

    木青霞夫妻神色一震,水圣女继续震撼道:“那人就在——梦城方圆十里之内!”

    第二集内容简介

    石诚经过几番挣扎,终于体认到镜花大陆的女人是多么有权力之后,他那从没想过要当好人的心态立刻涌现出来,心甘情愿成为女人脚下的奴仆,结果一不小心奴仆角色扮演得太过称职,引起水圣女、西南王和月府三方的强夺,个个都要石诚当内应,助其一臂之力,而总是古灵精怪的石诚到底会帮与自己有肌肤之亲的陆纤尘,还是威胁利诱都来的官无极,抑或是那总爱拿他当实验品的月二小姐呢?

    【精彩片段】

    空间突然变得凝滞难行,石诚与丑仆妇同时瞳孔收缩,他们无处可逃,也无力逃避,唯有眼睁睁看着搜索的念力波浪般涌了过来。就在这刹那之间,一股玄异的气息突然以石诚为中心扩散开来,似水般飘渺,又似火一般灿烂,最后水火一合,竟然挡住了念力的入侵。「啊!」丑仆妇的喉间急速滚动了一下,心灵的惊叫差一点冲口而出,她眯成细缝的眼帘瞬间大张,看着石诚久久也没有转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