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一集 第九章 巧奔妙逃
    陆云天夫妻又磨刀霍霍,而石诚再也无力阻止,唯有暗自盘算,一定要在最混乱时趁机逃走,决不能成为断头鬼

    大军把李府保护得密不透风,高手林立,他一个不会武功小奴隶能逃出生天吗?呜……危险呀,看来只有怂恿小魔女与自己一起私奔了

    恶奴还在苦思说服小姐私奔的话语,一封密函意外地来到了女皇手中,女皇看後神色大惊

    水月女皇最宠爱的女儿,皇朝唯一的继承人玲珑公主竟然病倒了,这可是天大之事,女皇一声令下,带着亲卫高手连夜离去,只留下当地驻军搜索钦犯

    “哈、哈……”

    石诚心中乐开了花,但脸上却是一片气愤,“哼,这贱女人跑得真快,算她捡了一条狗命,唉……大侠,看来只好下次了,我送你们出城吧.”

    陆云天与木青霞无奈地相对一叹,十日的时限已快过去,帮中兄弟的性命让他们不得不放弃了追杀的想法

    黑夜,一把大火突然在城中一角熊熊燃起,一个小兵拉开嗓子大吼道:“叛逆出现了,快来人呀!”

    四方搜寻的军队都蜂拥而至,小兵却迅速隐入黑暗之中;紧接着,戒严刚一松动,千家万户的大门突然打开,成千上万的平民潮水般向四个城门口涌去,他们可不想死在屠刀之下

    面对无数的老百姓,军队的士兵犹豫了,少数几个将官刚想振臂疾呼,不料人群中突然蹿起一个蒙面的瘦小身影,呼的一声,一大团暗器就向官兵们扔去

    一身武艺的将领轻易闪开了身形,然後一剑将暗器砍成了两半

    “哗……”

    暗器只是一个布袋,袋子一破,一大片石灰向众士兵当头撒下,守门将士刚变成“石灰人”,一个娇小的少女身影已踏着人头飞跃而来,一大盆冷水对着众人狠狠泼了下去

    包子城的士兵虽然不是身经百战,但也有点常识,急忙低头捂眼,转身就躲,水他们是躲过了,防线却不攻自乱,聪明的士兵慌忙大吼,“快收吊桥!”

    两道剑光一闪而过,铁缆瞬间断裂,百姓们立刻踏着士兵的身体冲了出去

    “咯、咯……真好玩!石头,还有什麽宝贝.”

    “小姐,好玩的多得是……啊!”

    石诚突然被两道黑影凌空抓走,小魔女急怒下飞身就追,可是对方衣袖一挥,一股狂风就将她吹回了原地,等玉莹站稳身形时,已经失去了小奴隶的身形

    “石头!”

    惊声呼唤充满了哀泣,玉莹芳心一疼,两行泪花喷涌而出,紧接着不顾一切地向城外冲去

    打打闹闹,嘻嘻哈哈,即使是阴阳合一,两人也是玩耍多於爱恋,但直到失去一刻,小魔女才发觉,石头已在她心中占据了多麽重要的地位

    包子城已变成一个小黑点,石诚被木青霞狠狠摔在了荒野地面,不待少年奴隶翻身爬起,她已经一掌印在了石诚胸膛上

    “女侠饶命,小人对你们可是忠心耿耿,卖命卖力,当牛做马,毫无怨言,跑前跑後,忙里忙外……”

    石诚的连串胡言乱语弄得江湖绝色唇角上扬,丰润玉脸再也维持不了冷厉的气息,微圆的下颔一抖,木青霞笑骂道:“臭小子,别丢人现眼了!姑奶奶是在给你解毒,滚吧,以後少做点坏事.”

    说到最後的“坏事”二字,一身魔性的美妇人忍不住眼神一闪,随即又强自压下了浮上睑颊的一缕晕红

    瘦猴少年刹那欢喜不已,激动地顺着美妇人语气道:“石头多谢姑奶奶不杀之恩,小人告辞!”

    石头撤退而去,陆云天夫妻不由哑然失笑,刚直不阿的男尊帮帮主也不由叹息道:“这小子其实还有点正义之心,可惜不会武功,唉……如果我天下男儿都像他一样有心报国,无力杀敌,那就不妙了.”

    “咯、咯……云天,你这麽舍不得,乾脆去把他抓回来收为徒弟,不就得了!”

    见丈夫竟然还有点意动,嬉笑随意的木青霞竟然生出一缕莫名的慌乱,心弦一紧,她加快速度道:“好了,那臭小子年龄已大,学也只能是半吊子,不要瞎费心思了,走吧,那胆小鬼早就跑远了.”

    “砰!”

    美妇人精灵古怪的娇嗔还在身周盘旋,一道黑影已飞抛而来,抛得一地烟尘弥漫

    石诚竟然又“回来”了,让木青霞见鬼一般瞪大了美眸,而陆云天却是一脸凝重,双目紧盯着前方夜空

    一个黑影缓缓从夜色密林中走出,月光移动,将那瘦高的身影映得清清楚楚,赫然是应该随女皇一起离开的奸贼丘凉

    “嘎、嘎……女皇果然神机妙算!师兄,别急着走呀,咱俩已好久没有叙旧了;师嫂,多年不见还是这麽漂亮,师弟我想念得紧呀!哈、哈……”

    阴魂不散的丘凉刺耳长笑,手一挥,四方就冒出了上百杀手,把陆云天夫妻连带小奴隶包围得密不透风

    “我陆云天没有你这种小人师弟,丘凉,你今日来得正好,陆某正好拿你祭奠冤死的亡魂.”

    男尊帮帮主弹剑一动,一股劲风充斥了荒野,大陆五大高手的威名绝不是靠人数可以压制

    剑吟声在夜空激荡,丘凉突然一声冷哼,得意嘲笑道:“师兄,别玩空城计了,你如今顶多恢复了五成功力,绝不是我对手!如果自己受死,看在师兄弟一场的份儿上,我留美丽师嫂一条活命.”

    话语之间,丘凉向前连踏三步,陆云天夫妻则连连向後退了三步,大地在这三步间颤抖,砰的一声,凭空炸出了一条深沟

    面色一红,陆云天嘴角立刻流出了一丝血迹,木青霞虽然没有受伤,但她向来以机关暗器闻名,此时面对群狼,也是束手无策

    一进一退,丘凉转眼间就走到了一动不动的石诚身边,他对这小奴隶可是印象深刻,虽然明知自己先前一脚足以将对方踹死十次,但他还是忍不住恶狠狠地又是一脚踹去

    “咦?”

    石诚的身子应脚离地,但少年却好似黏在了丘凉脚上,与此同时,一把匕首刺入男尊帮叛徒的脚後跟

    小奴隶竟然还没有死

    强大的惊诧充斥了在场众人,丘凉更是大吃一惊,内息闪电般飞向了双足,在刀刃隔断他脚筋的刹那,险之又险地将匕首震飞

    与此同时,狡猾的小奴隶也被震得口吐鲜血,飞抛而去,直到他飞出十丈之外,丘凉的怒吼才响彻了夜空

    “嗖——”

    一道寒芒划空而过,无耻叛徒的怒吼戛然而止,不可思议地低头一看胸前的焦黑,再看了看还在地上翻滚的石诚,他宁死也不愿相信,他堂堂一代高手竟然死在一个小奴隶手上

    “啊,青霞,你什麽时候把『火龙针』给了他?”陆云天诧异地望向了妻子,火龙针可是木青霞的心爱至宝,怎麽可能会送给一个小奴隶呢

    木青霞一脸哭笑不得,美眸闪光笑语道:“咯、咯……一定是臭小子先前偷的,咯、咯……看不出这小子有出息,偷东西还有几手.”

    石诚口中流着血,手上紧握一个半掌大的长方形小匣子,生怕丘凉没死透,对准屍体又使劲按了几下,却再没有暗器飞出

    “嘻、嘻……小偷,里面没有火龙针了,姑奶奶还没来得及装呢,还来吧.”

    木青霞笑盈盈地飘到了小奴隶面前,一边把火龙针放入袖中,一边以令人发毛的眼神扫视小奴隶道:“石头,你偷暗器,是不是想给姑奶奶来上一下呀?”

    “呵、呵……女侠,我纯粹是好玩,你可别误会!”

    小奴隶浑身汗毛都在直竖,他可不想再中一掌劳什子化骨绵掌,眼珠一转指着狠辣美妇身後道:“不好,那些人杀过来啦.”

    木青霞果然转过身去,也同时把小奴隶一把提了起来,笑盈盈地道:“臭小子,这一套姑奶奶早就会了,给我老实站好,小命没了,可别哭.”

    陆云天夫妻二人与近百杀手杀成了一团,而石诚则听话地藏在了岩石後,迷惑地摇了摇头,这母老虎究竟是想杀自己,还是想救自己呢

    “唉……”

    少年越想越糊涂,乾脆不再胡思乱想,低头一看,却发觉自己手中正紧握着那没有弹药的小匣子

    石诚咧嘴一乐,小虎牙瞬间闪过狡猾的白光

    悄悄把天下第一暗器装入了怀中,他自从与玉莹合体同欢後,体内的“水流”更是灵活自如,石诚虽然没有武功,但却多了一样独特的本领——能在短距离内用意念隔空偷物

    嘿嘿……以後偷包子再也不是问题了

    不会武功的少年并不明白,那是只有进入自然境界的高手才会拥有的武之念力,而整个镜花大陆恐怕也不会明白,为什麽念力会出现在一个只想着偷包子的奴隶体内

    大陆五大高手之一的男尊帮帮主一口气绞杀了十几个杀手,随即陷入了对手久经训练的刀阵

    陆云天重伤复发,木青霞没有了火龙针,情势陡然危急无比,这群高手全是皇家非人训练的杀人机器,他们用身体让对手杀得手软,剩下的同伴就会一刀致命

    虎落平阳被犬欺,龙游浅水遭虾戏,任凭陆云天与木青霞如何冲刺,也冲不出人肉组成的包围圈

    刀阵越收越紧,血雾越来越浓,岩石後的少年已准备撤退逃命

    “呀——”

    一声惨叫,人头飞落,黑暗之中,突然又冒出几百个敏捷的身影,一片刀光闪过,大群黑影砍瓜切菜般绞杀着皇朝杀手

    石诚半边身子从岩石後探了出来,目瞪口呆地感受着生命如草莽的时刻,不到十分钟,近百皇朝杀手已死了个精光,後来的黑衣人也死了好大一堆

    刀光剑影消失不见,一个全身套在黑布中的黑衣人排众而出,对陆云天抱拳一礼道:“我家主人命我等前来助帮主一臂之力,另外再告之帮主,皇朝五万精骑兵已向贵帮总坛杀去,主人已备好千里马,请帮主速速赶路.”

    两个黑衣人牵出了两匹良驹,将千里马送到了陆云天夫妻面前,立刻无声退下,其机械冷漠并不在先前的皇朝死士之下

    陆云天抱拳一礼,追问了几句,但对方就是不说出身分,夫妻二人只得叹息一声跃上了马背

    就在陆云天想带走小奴隶时,那黑衣首领又道:“帮主见谅,家主交代,一定要请这位小兄弟回府一众.”

    几百黑衣人身形一动,把可怜的石诚围在了正中,陆云天夫妻自然不会为一个奴隶误了大事,留给石诚一个歉意的眼神,他们纵马绝尘而去

    石诚对着远去的影子伸出了求救的双手,但却没有抓到救生的稻草,小奴隶恨恨地一声咒骂:鸡鸡那个东东,狗屁大侠,过河拆桥

    骂声还未出口,石诚後脑已不轻不重地挨了一击,昏倒过去的刹那,少年心中一声长叹,唉,又是这一套,抓就抓呗,干嘛每次都要把俺打昏

    包子城闹腾几日後,平民百姓纷纷平静了下来,一场风波随着时光一起淡去,曾经的恐惧已成了众人茶余饭後的笑料谈资

    虽然李县令没有抓到钦犯,但女皇已经回京,又有谁敢不给上将军面子,李家终於回复了笑容

    天下皆乐,唯一人独忧,小魔女几乎将包子城内外翻了个遍,却没有找到小奴隶的身影,急得她是马尾散乱,长靴沾灰,娇小的身子团团打转总也停不下来

    “师妹,别急,石头福大命大,总有一日会回来的,江湖人都知道陆云天从不滥杀无辜!”

    月媚柔声安慰了师妹一番,眼神却总是在玉莹那迅速成长的双乳上打转,末了话锋一转道:“此件事了,我也要回家去了,我会在梦城命人多打听,一有消息就给你带信.”

    “嗯,多谢师姐.”玉莹眼红红地送走了月媚,二人相处多年,也斗气多年,她还是第一次看师姐那麽顺眼

    月氏族人的队伍拉成了一条小小的长龙,月眉在前呼後拥中踏上了香车,一声令下,月氏队伍扬长而去

    包子城很快就看不见了,妖娆美女平静的玉脸突然一变,笑得是花枝招展,“咯、咯……小丫头,你是斗不过我的,这麽有趣的奴隶,大家一起玩!”

    奴隶,有趣,一起玩?难道……

    ※※※※

    男尊帮帮主绝处逢生看似天意,但一切都掌握在千里之外的一盘棋局中

    “上将军,你这一子太高明了,属下甘拜下风.”

    颔下三缕长须,瘦脸微见苍老,一身幕僚文士装的老年男子拱手认输

    “嗯,先伤男尊帮元气,又留下陆云天牵制女皇,不让无心施政太过肆无忌惮,先生此计才是真正的高明,无情佩服!”

    身着便服的月无情全无半点女气,也无男子的粗蛮,一举手,一投足,威仪之气与悠然自在浑若天成,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会为她目眩神驰,高山仰止

    难怪月媚会那麽巧去探望师妹,原来一切都是既定的轨迹

    “轰!”

    投石车抛出一块又一块巨石,天空变成一片黑影,五万大军的声威刹那就掀掉了半边山峰,隐藏在两山之後的秘密村庄瞬间被烟尘笼罩

    陆云天与木青霞回来不到半日,不料皇朝大军会来得如此迅猛,他们连老弱妇孺都还未来得及疏散;男尊帮十大堂主已经齐齐脸色大变,陆云天虽然还能指挥若定,但却有无力回天之感

    危急之时,帮众之中一人排众而出,一拍光头大声道:“帮主,属下有一法子,咱们这数千人可以从北面离开.”

    陆云天还未回应,一个年轻英俊的堂主已烦躁地挥手道:“胡闹,北面没路,刀老四,难道你能开出一条路来不成,出去阻敌,不要添乱.”

    木青霞一挥手,止住了堂主赶人的动作,凝视着一脸粗豪的刀老四道:“你有何法子,说说看.”

    “回夫人,属下被关进奴隶营时,从一个奴隶兄弟手中学得一种制造霹雳弹之法,属下回来这些天,已经与众兄弟造出了许多,这就给夫人看看.”

    一声,山壁立刻爆出了一个浅坑,威力虽然说不上惊世骇俗,但也让男尊帮上下大开眼界

    刀老四的面庞一片兴奋,信心满满道:“夫人,属下这就去炸山开路,保证能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使命.”

    几个堂主立刻神色变换,更争先恐後要上前帮忙,木青霞也接过一个土雷,仔细问了几句使用之法,目光在土雷上一转,聪慧果断的帮主夫人却出乎意料道:“不,咱们不开山劈石,咯、咯……那样太浪费了!”

    五万大军刀枪林立,杀声震天,数千民间帮众又岂能逃出生天,领军的皇朝女将似乎已看到了女皇的嘉奖,挥动的马鞭更是有力

    “轰——”

    当一半大军进入峡谷刹那,两边山脚突然响起一声惊雷炸响,皇朝士兵们齐齐一惊,一时竟然找不到声音来源的方向,下一刹那,他们突然同时成为了“聋子”

    成百上千的土雷同时,巨大的气浪还未袭到,皇朝士兵的耳膜当场麻痹,木然的他们呆呆地看着同伴化为碎块

    “咦,怎麽看见自己的後背了?啊,我的脑袋被炸飞了!”

    脑海残存的十秒意识让空中充满了惊恐,无数的士兵被的波浪送进了鬼门关

    当过後,幸存的士兵还未喘过气来,两边山峰又轰然倒塌,将他们最後一点斗志掩埋在了沙砾之中,最後,就是几千男尊帮帮众的砍瓜切菜,杀得无比痛快

    战斗没有悬念的结束了,希望再次在天下男人心中点燃

    当木青霞从刀老四口中知道如此宝贝的发明人竟然叫——石头时,江湖绝色的朱唇一下张得老大、老大

    石头,又是石头,这小子……在哪儿?人才呀人才,竟然失之交臂,太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