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一集 第八章 百变神枪
    “小姐,你还怪我吗?”

    “嗯!”

    千金小姐小巧的鼻翼颤了颤,也不知她心中是怪,还是不怪,但她的身子明显是忘记了仇恨,幽谷内的瘙痒越积越多,石诚的和风细雨根本不起作用,难以忍受的少女不由自主蠕动着,悄悄颤了颤

    石诚明白了少女肢体的暗示,顿时心花怒放,慾火——正常的慾火熊熊燃烧,轻轻推开正面相拥的美少女,然後又重重地贴在了一起,阳根自然是全根而入

    “滋!”

    男人再不敢弄疼佳人,意念一转,他那神奇的宝贝已自动调整,不大不小,不长不短,正好与小丫头的配合得天衣无缝,仿佛二人就是天造一对,地设一双

    “呀……坏石头,我咬死你!”

    少女的牙齿咬在了奴隶肩膀上,正中痒处的快感瞬间占据了心海,让少女心中最後一点余悸化为了欢鸣

    变化自如的阳根一入体,石诚也体会到了更大的乐趣,原来女人不是需要大,也不是需要粗,而是需要合适,完美的合适,而他脱胎换骨的宝贝无疑就是天地间唯一的“合适神枪”

    不一样的掀起了一样狂放的水浪,二人正面站立,合体交欢,每一下,少女的玉门就像花朵般收缩,每一下抽出,又似婴儿小嘴般紧追不放

    “啪——”弥漫,石诚突然又抡起了巴掌,但却打不伤少女,而是打得美少女昵语连声,大呼小叫,抱着奴隶猛然送上了香吻,细滑的香舌狂野地钻进了男人口中,激情搅动

    得此鼓励,石诚也放下了最後的担忧,一掌过後,又是好几掌,打得小美人的双臀嫣红艳丽,好不醉人

    木青霞意念中的丈夫突然变得特别狂暴,好似般起来,石诚每一下拍打声,都化作了陆云天的一次强烈撞击声

    “啊、啊……相公,啊……要死啦……轻……云天……轻一点!”

    大约十几分钟纵体寻欢後,石诚的动作还是龙精虎猛,但的酥麻却又一次来临,几乎就在玉莹惊声尖叫的同一刹那,阴阳之气已经融合在一起

    石诚咬牙承受着喷射的快感,少女也在轰炸中不停颤抖,每一下喷射,少女身子都会抽搐一下,直到小魔女的又鼓又胀後,石诚还在——喷射

    “噢——”

    木青霞心神旋转,手指猛然一用力,中指竟然隔衣刺入了之中,饱满的桃源立刻咬住了她的手指,一汪春水轰然迸射,湿透了衣裙,湿透了美妇人掌心,顺着她浑圆的玉腿向下流淌,一直流到了脚跟

    夜风吹来,毒手天仙猛然打了一个寒噤,那股怪异的热流不知是随着春水流出去了,还是潜入了美妇人心海深处,突然清醒的她急忙将手指从中抽了出来,然後飞速消失不见

    房中,恶奴足足喷一分钟,这才在闷哼之中死死抵在了玉莹之上;美是美到了极点,但石诚却感到了一丝恐惧

    鸡鸡那个东东,不会精尽人亡吧

    美少女如水一般身子向下一滑,二人的终於在靡的声响中分离开来,这才发觉,桶内只剩下了一半的热水

    “咕、咕……”

    玉莹沉入水中,迅速平复,串串水泡在浅浅水面浮现,缕缕白色的痕迹也飘了上来,随即与水流一起浸泡着少女无比敏感的身子

    目睹如此一幕,正在换气的石诚顿时身子一热,半软的阳根瞬间怒指苍天,瘦小的身子却充斥着顶天立地的豪气

    “小姐,奴才再为你洗澡吧,还没洗乾净呢!”

    “啊!坏蛋,人家不来啦,好疼……啊、啊……”

    玉莹转身就逃,双手刚刚抓住桶沿,刚一抬腿,坏家伙的坏东西又一次破体而入,尽根而没,刺入了那软软……

    又是阴元狂喷,又是同一刹那射出,这一次,石诚不再停歇,立刻把玉莹又抵在了桶壁上,捞起少女一条玉腿扛在肩上,从正面激情

    颠鸾倒凤之中,恶奴感受到了自己阳根的又一个神奇之处,只要合体美女一飞上之巅,他的就会与女子春水同时喷射,让云雨之乐达到触动心灵的无上境界

    只要有水,男人的阳根就能屡射不衰,越射越挺,这才是真正的——百变神枪

    “啪、啪……”大开大合的雷霆凶猛,小魔女又变成了一只乖乖的羔羊,任凭石诚将她干得身子波浪起伏,来回抛跌

    “呵、呵……来啦,玉莹,我又要啦,呃——”

    少年又感到自己发胀,脊背发麻,火热的大口一下吻住了少女的樱桃小嘴

    “砰!”

    当石诚与小魔女又一次发出来自灵魂的欢鸣时,牢固的浴桶竟然被恶奴轰然撞烂,桶散架,人倾倒,但拥吻的一对男女却久久没有分开

    ※※※※

    接近黎明之时,小奴隶这才回到了房中,不待两个臭屁大侠追问,他主动解释道:“大侠,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说动了我家小姐,她会帮你们离开.”

    石诚夸张地比了个口乾舌燥的动作,然後抱起茶壶大口灌了起来,陆云天对此哑然失笑,而木青霞却彷佛被针刺般颤了一下

    “你家小姐会听你一个下人的话?”

    陆云天首次仔细地打量了奴隶少年一眼,他身後的美妇人则眼神游移,一时间竟不敢正视石诚

    其貌不扬,其身不壮,不会武,也不像会文的模样,一米七几的石诚在这镜花大陆就是一个瘦猴,陆云天怎麽也看不出奴隶有啥特别之处,木青霞虽然知道原因,但她可不敢对呆板迂腐的丈夫说明

    石诚傻傻一笑,双目透出憨厚诚恳的光华,故技重施道:“大侠,我小命儿还在你们手里攥着,我敢骗你们吗?放心吧,我已计画好了,最多两三天,你们就可以顺利出城.”

    包子城几乎被翻了个底朝天,可是李县令还是没有抓到钦犯;忙活一天後,他如丧考妣地回到了家中,坐在书房是长吁短叹,却不知道钦犯只在几墙之隔的自己家中

    李家某个奴隶却是暗自偷乐,并催着有点不良於行的小姐向老爷书房走去,边走边说,“老婆,我那两个老乡急着回家,你一定要帮忙哟!你可是上将军的徒弟,女皇不敢真的对付你家的.”

    “咯咯……讨厌,不许叫人家老婆,俗,只有你们什麽地球村的山里人才那样叫.”

    打打闹闹间,二人已来到了李县令面前,石诚双目透出无比的忠心道:“老爷,让我也参加搜捕吧,多一个人多一双眼睛,我石头生是李家的下人,死也是李家的下鬼.”

    此话一出,再加上玉莹帮腔,李县令岂有不答应的道理

    奴隶服一脱,石诚首次换上了衙差服,拿着鸡毛当令箭的家伙与小魔女是一马当先,把千家万户的房门拍得砰砰直响

    来到第一家,石诚又带着他招牌的诚恳目光,来到了惊慌的屋主面前,惊喜的笑意突然在少年脸上绽放,无比激动地握住屋主手腕道:“啊,这不是恩公大叔吗,前年我摔到崖边,全靠你救我一命呀!”

    少年的兴奋弄得屋主一愣一愣,极度热情的家伙紧接着压低声音.以极度紧张的话语道:“恩公,有机会就出城避一避吧,上头说了,後天再抓不到人,就要每天杀十个老百姓,逼逆贼出面.”

    不待屋主一家被吓得脸发白,石诚已转身而去,每隔半条街,他就会以各种藉口留下相同的消息

    第二天,一股暗流掀得包子城上下浮动,流言的力量果真可怕,当石诚从府中一个奴仆口中听回来时,已变成了官兵每天杀一千个老百姓

    鸡鸡那个东东!真离谱,这是谁造的谣,一点也不尊重原创

    石诚满街游走,感受着那人人自危的紧张气氛,满意地暗自一笑,少年知道可以放上第二把火了

    万事皆备,只欠东风,石诚累了几天,难得悠闲下来,躺在逍遥椅内,翘起二郎腿,悠然等待着夜晚的来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眼看逃出生天的时刻越来越近,就在傍晚时分,一批意料不到的访客完全打乱了奴隶的计画

    “石头,快来帮忙,快呀,女皇陛下再隔一炷香就要来了.”

    李府上下刹那间忙得一团糟,石诚脑海嗡的一震,蹦了起来,下意识问道:“女皇来干什麽?”

    老管家忙得连胡子都翘了起来,一边催着下人跑动,一边回应小姐身边的大红人道:“听说是要在这儿举办一个什麽庆功宴,唉……石头,你别走呀,前厅正缺人手呢!”

    小奴隶哪还有心情挣表现,哧溜一声蹿回了屋中,急声对陆云天夫妻道:“大侠,我这就送你们出府,快,轿子已准备好了,我这就去找小姐.”

    “慢着!”

    一条水袖将少年卷了回来,木青霞眼中灵光闪动,绝美丰姿瞬间冷了几分,“我们暂时不走了,你立刻出去弄两套下人衣衫来.”

    “啊,你们想……”

    石诚的眼珠子瞪得特别地大,恨不得把老天骂出个洞,鸡鸡那个东东,事情怎麽变成这样了,这不是推自己下火坑吗

    陆云天重重一点头,灭绝了奴隶最後的侥幸,“这是老天给我们的机会,一定要杀了女皇帝!”

    木青霞突然一把将瘦猴提了起来,恶狠狠地道:“臭小子,事情一完,我就给你解除禁制,不然你就等着七窍流血吧!”

    “是!”

    少年有气无力地答应了下来,小命还在人家手中攥着,他又怎能不低头

    唉……原来老天还是没开眼,一旦这两个臭屁大侠出手,杀不杀得了女皇,李家上下包括自己一定都会人头落地

    怎麽办,怎麽办……

    陆云天与木青霞抓紧时间调息运功,只听一阵骨头脆响,一对江湖侠侣竟然大变模样,穿上下人服,还真像两个奴才

    “青霞,水无心身边高手如云,以咱们如今情形,只有一次机会,千万不要冲动,只能利用你的火龙针,一击必杀!”

    石诚整个人好似行屍走肉呆在一旁,但狡猾奴隶的耳朵却没有闲着,听到二人对话的刹那,少年心中猛然一动,为了保命,他人生第一次有了勇敢的冲动

    画面一转,时光一闪,李府大厅已是一片灯火辉煌,身为主人的李县令连坐的地儿也没有,只能像条狗一样在厅门外等候差遗,反而是李玉莹以上将军关门弟子的身分厅中有位

    水月女皇自然坐在上首,左边就是玉莹与她师姐月媚,以及几个石诚不认识的上层女官;右边第一席就是男尊帮叛逆丘凉,再下是几个女子武将

    石诚站在玉莹身後服侍,垂眉低眼的小奴隶心中暗自一叹,果然是女人当道的世界,偌大的厅中就没有几个男人官员

    水月女皇悠然举杯,众人急忙附和,一番客套後,女皇首先对贪慕富贵的丘凉道:“此次重创男尊帮,重伤贼首陆云天,丘将军居功至伟,朕敬你一杯!”

    表扬完功臣後,女皇的目光又转向了月媚这边,悠然笑语道:“月丫头,无情身子可好,让她要多多保重,朕的天下还要靠她保护呢,水月两家可是不分彼此.”

    “咯、咯……陛下,家师也经常念叨着您,月媚替家师敬陛下一杯.”

    玉莹别看平时刁蛮任性,此刻竟也十分乖巧,及时举杯甜蜜蜜地道:“玉莹也祝陛下永远是天下第一美人!”

    “咯、咯……两个丫头小嘴真甜!”果然是女人最懂女人,水月女皇乐得开怀大笑,最是享受此等奉承

    石诚心弦一动,终於明白为什麽玉莹的胆子那麽大

    女皇的笑声为宴席注入了活力,众人齐齐松了一口大气,大厅内外变得热闹起来,与此同时,一道道精美的菜肴也一批批地送了进来

    石诚眼神一跳,心脏急速收缩,因为他看到一个假下人正在向女皇接近

    小奴隶出乎意料地从後方跳了出来,正好挡在了上菜下人与女皇之间,“陛下,奴才想讲个笑话,为各位大人助兴,还望陛下恩准.”

    “石头,快滚出去,你想死呀,竟敢惊扰陛下.”

    众人被奴隶超常的举动弄得齐齐一愣,玉莹更是脸儿发白,口中大声喝斥秘密情人,但实际却是想救他一命,女皇的翻脸无情可是天下闻名

    “咦,是你这小奴隶呀!嗯,那就讲一个来听听吧,不过,如果不能让本王笑出声来,那你就得——人头落地!”

    石诚是有苦自己知,面上还得装出欢喜的模样,故作沉吟状向左移了一步,又挡住了另一个下人瞟向女皇的眼光

    菜已摆好,两下人不得不与人群一起退了出去,第一波危机过去,但石诚的头还在刀口下

    少年奴隶双目射出憨厚的光华,乐呵呵地弯腰道:“陛下,小人来自偏僻的大山地球村,小人家乡有一个叫脑筋急转弯的笑话,就是专门考人急智,小人能否请李小姐与月小姐作答.”

    玉莹自然是胆战心惊地答应下来,而那月媚则笑盈盈地仔细打量了石诚几眼,这奴隶总是能做出一些出人意料的行为,令妖娆丰盈的少女也是兴趣大生,“行呀,你就出招吧,逗不笑大家,陛下可饶不了你.”

    奴隶夸张地做出了一个恐惧的表情,然後出题道:“以前我家养了一只猪与一只狗,到过年时准备杀一只,但却不知道该杀谁,两位小姐,你们帮忙出个主意吧.”

    这是现代人尽皆知的笑话,但却让一干文武大臣一头雾水,不知道奴隶这话有什麽好笑之处,一些奴仆已经悲哀地垂下了头,不想看到一个同类被杀头

    月媚凝神想了想道:“这有何难,猪比狗大,过年自然是杀猪,小石头,本小姐答对了吧?”

    石诚平静的身形一下子激动无比,伸出双手,大步上前,激动道:“恭喜月小姐,你答对了,狗——也是这麽想的!”

    一秒、两秒、三秒……大厅内众人静默了三秒,不见丝毫笑声,就在月眉第一个双目发火的同时,女皇首先大笑起来,众人的笑声紧接着轰然而起,不是附和,而是真正的笑声

    “咯、咯……有意思、有意思,月丫头,不用生气.”

    玉莹的小脸已笑成一团,一把将与狗同想的师姐按回了座位,一边随口道:“石头,我知道一定是杀狗,对不对?”

    石诚又是激动无比地道:“小姐,也恭喜你,答对了,猪——也是这麽想的!”

    先前的笑意还在回荡,新一轮的爆笑已充斥了空间,这一次,月媚也笑得花枝招展,而李玉莹则小脸涨得通红,最後一脚就将臭小子踢到在地

    “臭小子,你敢说我是猪,我杀了你!”

    “师妹,只是讲笑话,别生气、别生气……咯、咯……”

    月媚岂会放过如此机会,桃花眼还故意送给了小奴隶一记妩媚秋波

    “好,有赏!”

    女皇一声令下,一盘金银就此落入了奴隶主人手中,石诚只能眼巴巴看着赏赐被刁蛮女报复性地抢了过去,同时心中石头落地

    嘘,这颗脑袋算是暂时保住了

    小奴隶原本正要退下,新一轮的菜肴又上来了,他出乎意料地再次跪在女皇面前,身子左右晃动,一边搞笑一边道:“陛下,奴才的笑话还未完,能再继续吗?”

    女皇凤颜大悦,双眸看着其貌不扬的瘦小奴隶道:“好啊,继续.”

    “小人为了杀猪还是杀狗犹豫了好久,”说话的同时,石诚故意装出思考状来回走动,让两个特别的下人暗自气得咬牙切齿

    脚步一转,石诚停在了丘凉席前,一边暗自松气,一边道:“小人最後还是决定杀猪,那头猪突然发力,把小人拱翻.”

    话语未落,石诚无比夸张地摔倒在地,又引来了笑声一片,但众人却不知道,奴隶这一倒,正好堵住了当世两大高手即将爆发的杀气

    石诚大大地喘了一口气,让众人更加相信,就是一头猪也能把他打倒,稍停片刻後,他才望着丘凉继续下去

    “猪一跑,小人自然追,原本以为追不上了,不料,那猪却一头撞在了树上,让小人平白捡了一个便宜.大人,你猜猜,那猪为什麽会撞在树上?”

    通过先前一番笑闹,丘凉虽然不会玩这劳什子脑筋急转弯,但也隐约明白结果定不是好事,以他将军身分本不想被一个小奴隶戏弄,但奈何女王眼光扫来,他还是必须认真思考一下

    “是不是猪的眼睛有问题,又或者……”

    丘凉连连说了好几个答案,石诚连连摇头,最後道:“错,大人错了,猪撞在树上是因为牠不会——脑筋急转弯!”

    沉默,一秒、两秒、三秒,然後就是哄堂大笑,除了一人之外,全都笑得前俯後仰

    “你……很好,哈、哈……”

    被笑作猪的丘凉脸色就像翻书一样快,阴狠的面容虽然一闪而过,但却没有逃过石诚“傻儍”的眼神,他知道自己已经无意间得罪了一个心肠狭隘的小人

    待得笑声稍落,菜肴也完全上完,石诚大功告成刚想退到一旁,不料女皇却玉手一招道:“小奴隶,上前让朕看看,前几日见你就知你忠心勇敢,没想到还这麽好玩!”

    石诚被女皇一手就吸了过去,其余官员还无所谓,但李玉莹可急坏了,谁都能看出女皇看上了这小奴隶,玉莹可不想自己的情人被抢走

    小魔女刚要站起来,紧挨而坐的月媚及时拉住了她,悄声道:“师妹,不要惹怒女皇,小心全家抄斩!”

    玉莹垂着头坐回了席位,小奴隶也被吸到了女皇身边,水月女皇二话不说,突然手一翻,一把捏在了石诚腿间,将男人之物捏出了清晰的形状

    “唉……下去吧,真是可惜了!”

    水月女皇高昂的兴致刹那一落千丈,小奴隶表现非同寻常,没想到之物也是非同寻常——小到让众女官齐齐鄙夷,对石诚的三分喜欢瞬间烟消云散

    “奴才告退!”

    自卑让石诚整个人再缩小了一圈,灰头土脸地逃回了玉莹身边,并自觉地闭上了自己的嘴巴,再不敢有丝毫表现

    月媚最初也是眼现嬉笑,随即又看到了师妹眼底一闪而过的诧异与狂喜,性感佳人心弦一动,更加强烈的戏谑在她眼底浮现

    一场庆功宴终於完美结束,石诚虽然绞尽脑汁制止了一场风波的产生,但他的心情却并未好转

    女皇竟然在李府住了下来,与两个超级杀手就在几墙之隔,这让生恐被波及的无辜奴隶怎能不担心

    拖着疲惫的身心,石诚刚一回到房中,迎面飞来一拳,将他打到了墙上,木青霞恶狠狠地盯着小奴隶道:“小子,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坏姑奶奶好事!”

    石诚挣扎着从墙上滑了下来,无比委屈道:“女侠,我不是想坏你们的大事,只是看见大厅屏风後埋伏着好几个高手,不想你们白白送命;你想呀,你们牺牲了我也活不成,我当然希望你们长命百岁!”

    “这小子油嘴滑舌,信不过!”木青霞不由分说又想出杀招

    “青霞,他没说谎,我确实感应到了几道隐藏的气息.”

    关键时刻,陆云天把石诚救了下来,然後对石诚晓以大义道:“听你今日言论,似乎也有点学问,身为男儿,更应明辨是非,只有废除女皇,天下男儿方有出头之日.”

    “大侠,石头知道错了!大侠果然是咱们男人的救星,难怪天下人流传,平生不识陆云天,纵称豪侠也枉然!”

    陆云天被如此一捧,心舒神畅,而木青霞则是噗嗤一笑,杀气全消,“嘻、嘻……云天,这小子果然油嘴滑舌,不过这一句还真是编得好,很有气势!咯、咯……臭小于,你可以改行当说书的啦!”

    “呵、呵……谢女侠夸奖!”

    石诚骄傲地挺起了胸膛,完全忽略了自己抄袭他人经典的无耻,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