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一集 第七章 恶奴摧花
    及时化解险情後,石诚又悄然回到了自己房间,“大侠,官兵已离开,你们赶快走吧!”

    木青霞不向门外走,却反而不疾不徐的坐了下来,盯得石诚心中发毛,这才悠然道:“送我们出城,我就给你化解毒掌.”

    “咱们可是讲好了的,你们可是大侠,不能不讲道义呀!”

    陆云天面对跳脚的少年不由惭愧地垂下了目光,他还未来得及劝说变身魔女的妻子,不料,一向行事不分正邪的木青霞已大方道:“好啊,我这就给你解除掌力.”

    绝色美妇玉手挥洒,好似春风从石诚体内吹过,少年抬手一看,那条红线果然不见了,他不由喜出望外

    “啪!”

    石诚举起的手臂还未落下,美丽的魔鬼又在他胸口印了一掌,左臂的红线刚刚消失,右臂又“长”出了一条来

    “咯、咯……姑奶奶说话算话,可从未说过不打你第二掌;小子,十天之内不送我们出城,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你,怎麽样,现在愿意帮忙了吧?”

    果然是魔女,木青霞的笑容是那麽的自然,而陆云天则诧异地楞了愣,妻子这几天是怎麽啦,刚才出手也未免太重了些,就像与这小奴隶有仇一般

    “你……你们,好吧,我再想想办法.”

    正当石诚欲哭无泪之时,一股比先前强了许多的喧闹又充斥了李府上下,木青霞神色一冷,怀疑与杀气同时笼罩了少年奴隶

    “女侠,不是我报的信,你看,我的小命还在你手里攥着呢!”石诚急忙大表清白,同时安抚对方道:“我先去看看,你们不要打草惊蛇.”

    石诚一离开,陆云天不由好奇地问道:“青霞,为什麽要限制十天呢?”

    毒手天仙凝重地监听着外面的动静,低声回应道:“不灭掉男尊帮,水无心那贱人岂会善罢甘休;丘凉定已把总坛说出,皇朝大军如果在春风渡转向,十几日就能抵达总坛,如果咱们不能在十日内回去,一切将悔之晚矣!唉……本想引蛇出洞,不料却被水无心这贱人反咬了一口.”

    李府大门口,先前的兵丁去而复返,还多了几个神秘人

    恶奴怂恿着小姐二次出马,不料,一向无法无天的玉莹一见神秘人,她就连小脸都变了颜色

    石诚凝神一看,看见了李县令,而包子城最高长官此刻却好像囚犯一样耷拉着脑袋,一脸死灰

    小魔女踏出大门,转瞬间就变成了乖宝宝,又甜又娇地俯身行礼道:“玉莹见过……”

    “小丫头,不用多礼了,起来回话.”

    一袭斗篷,一件披风,遮住了一个神秘的女人,水袖外的柔腻玉手虚空一抬,小魔女的身子就被托了起来,双足离地再难以落下去

    石诚下意识向前一步,想伸手拉住玉莹,不料一脚踏下,好似踏入了无底泥潭,他明明脚踏石板,但却诡异地发觉自己不停下沉

    呼……石诚不是在“下沉”,而是浑身骨头都在重压下收缩

    少年脚下的石板砰地一声四分五裂,而他也重重地趴在了石板上,疼得连话也说不出来

    “咦?丫头,你家奴才挺忠心嘛!”

    也许是女皇本无杀意,也许是石诚的“勇敢”转移了神秘女人的注意力,暗紫色披风淡淡一飘,空间又回复了原状

    “石头,你没事吧?”

    玉莹一落地,急忙扶起了忠勇的奴隶,少女感动得是双眸红润,却不知道奴隶早已後悔得要死

    鸡鸡那个东东,真倒楣,明明要往後退,怎麽偏偏向前踏进了鬼门关

    “咯咯……大人,师妹年少无知,月媚替她向您请罪!”

    密密麻麻的大军未动,但一道艳丽妖娆的倩影却好似水一般从人群中“流”了过来,风情万种的红裙一收,一双极品饱满的抢先吸引了石诚注意,少年不看面容也认出了来人

    是她,玉莹的奶牛师姐,少年对那豪乳果然是印象深刻

    “小妮子,你也来了!月无情不会也在这包子城吧?”

    神秘女人虽然想隐藏,但其身分已是呼之欲出,除了水月女皇外,还谁敢直呼上将军之名

    月媚配合着女皇口吻笑语道:“家师倒是很想迎接大人,但她身负统帅三军的重任,没有皇命,岂能随意离开.”

    几句对话之後,一切峰回路转,水月女皇威仪的目光从斗篷中射出,冷冷地对李县令命令道:“按律,你该全家抄斩,但看在上将军面子上,本王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十日内抓住反贼,不然你李府上下鸡犬不留!”

    “啊!”

    众人跪地恭送女皇离去,石诚心中却是天翻地覆,鸡鸡那个东东,麻烦了,又是十天,十天後自己好像怎样都是死

    “师姐,幸亏你来了!”

    玉莹目光一扫一收,习惯性地把两人的胸脯比较了一下,结果当然不用多说

    “咯、咯……师妹,你这次闯的祸可不小,还是想想怎麽抓住钦犯吧.”

    妖娆月媚话语一转,桃花眼勾着石诚道:“哟,小奴隶,咱们又见面了,还记得本小姐吗?”

    石诚的个头虽然与月媚差不多,但女人看上去总是要比男人高一截,瘦猴少年不由很是郁闷,用尽全力才止住了发热的目光,望着地面恭声道:“小人只是奴隶,小姐有事尽管吩咐.”

    “好啊,那你陪本小姐玩几天吧.”

    “不行!”玉莹的反应还是一如既往的激烈,随即用力辩护道:“师姐,抓逆贼重要,咱们哪有时间玩耍?”

    “嗯,那倒是!咯、咯……”

    性感美女摇曳而去,故意从特别的小奴隶眼前飘过

    唉,怎麽办呀?全城已经戒严,自己一个奴隶怎麽可能有办法,除非……找玉莹帮忙,这小野猫其实很好骗,嘿嘿……

    少年咧嘴一乐,狡猾的小虎牙瞬间闪闪发光

    夜晚来临,他又进入了主人房中

    外面虽然闹得天翻地覆,但有上将军撑腰的刁蛮女可不怎麽担心,对於恶奴的准时报到欢喜无比,让少年对女人的爱美之心不由大为惊叹

    木青霞自然不会放心狡猾的小奴隶,再次跟踪而至,她果然具有古代科学狂人的潜质,再次捡起了少年丢在花丛中的瓷碗,连续品嚐了几口彩色的“精油”,香舌仔细在唇上舔动,誓要揭穿其中奥秘

    最後,毒手天仙还是没有弄清真相,反而突然觉得心房一热,一缕酥麻弄得身子发软,已是人母的绝色美妇不由暗自脸红,思忖道:嗯,已经好久没有与古板的相公享受鱼水之欢了

    成熟佳人脸带晕红,在体内“热流”影响下,她不知不觉意念微妙变化;当房中呻吟弥漫时,木青霞不仅没有离开,反而又一次把目光投进了春色空间

    房中,石诚很快完成了按摩,但恶奴却没有停下动作,为了伟大的目标,恶奴必须征服千金小姐,征服这刁蛮魔女

    “小姐,奴才帮你沐浴净身.”

    不待主子答应,恶奴已经抱起了小姐娇小的千金玉体,阳根紧抵少女翘臀,快步奔向了早巳备好的大浴桶

    热气袅袅,升腾而起;花瓣悠悠,随波而动;水花突然一溅,两个人儿砸入了水面

    “啊,石头,你……不许进来!”

    “小姐,我不进来不好给你洗身子,呵、呵……主人,把腿打开,奴才好为你洗一洗.”

    少年的眼光不用假装,已是一片炽热难挡,赤裸裸地映入了少女眼帘,即使半人高的水浪也掩映不住

    奴隶竟然大剌剌地坐在了桶壁座位上,双手打横一转,就让主子跨坐在他腿上,而一向飞扬跋扈的玉莹此时才名如其人,含羞带怯,乖乖地任凭恶奴摆布

    暗中的双眸烟波弥漫,聪明的木青霞预感到了即将发生的事情,但天性精灵古怪的她却不想离开,嘻嘻,免费看一场好戏也不错;嗯,就看一点,反正也看不到关键部位,没事的

    “石头,你……你不准乱来,否则……啊……”

    少女每说一个字,都要重重喘息一下,说到最後已是气不成声,野蛮的马尾飘在水面,少女嫣红的玉脸向後飞扬

    恶奴双目一亮,无比认真道:“小姐,这也是按摩的一部分,要想打败你师姐,就必须用最高深的秘法.”

    小魔女的身子与脑海都一片酸软,闻听忠心不二的奴隶解释,她下意识放松了心弦,再加上恶奴带电的手指一拨一点,少女玉体重重向下一沉

    “啊——”

    一声惊叫荡得水面晃动,石诚的手指已了少女之中,如不是恶奴及时收手,小魔女的贞节恐怕已被手指夺去

    “咯咯……”暗中的美妇差点笑出声来,体内那缕异样的热流让木青霞思维特别,不仅没有击杀小贼的心思,反而很是欣赏他的做法,盼望着好戏继续下去

    美妇人一边睁大双眸,一边暗自思忖:再看一点,只看一点点,不看最羞人的时刻就是了

    手指在水中滑动,竟然比床上还舒服得多,处子少女不由媚目如丝,少女情怀随着恶奴手指一起蠕动起来

    恶奴一边随口胡赞,一边用两指搓揉着娇嫩玉门,虽然看不见,但他却知道,小魔女的两瓣媚唇已被揉成“S”形

    少年心火一生,水浪涌动得更加急速,快,越来越快,恶奴的手指、少女的身子终於达到了同一个节奏

    “啊……”

    房外,成熟美妇双手紧贴墙上,十指紧绷发白,一双圆润的玉腿已开始左右摩擦,当喉中昵语回荡时,毒手天仙猛然身子一颤,玉脸红得好似火烧:天啦,相公还在不远处,自己竟然偷窥其他人干那男女之事儿

    理智让木青霞身子移动,但体内那股奇怪的热流却激发着她的本性,我行我素的毒手天仙向来不拘小节,不服输的个性让她好似决斗般一咬牙,不看个究竟誓不甘休

    哼,姑奶奶倒是要看看,这小奴隶怎麽把小丫头的胸脯一夜变大

    美妇人的双眸再次堵住了小孔,只见李家小姐双手抓住了桶沿,身子起起伏伏,忽隐忽现,似乎正在极力躲避水下的什麽东西

    水浪漫过浴桶,房中一片泥泞

    呻吟再次弥漫空间,玉莹颤声间道:“石头,好了没,啊,我下面……好痒呀,难受死了……”

    恶奴已把两根手指浅浅地刺入了主子玉门,几番搓揉後,手指突然一退,一口咬住少女小巧的耳垂,昵语调戏道:“小姐,下面痒呀,要不要奴才用宝贝给你止痒?嘿嘿……”

    恶奴玩得心舒神畅,不免得意过头,完全忘记了怀中少女的本性多麽的刁蛮

    “你……大胆恶奴,放肆!”

    小魔女长在官宦之家,虽然天性不坏,但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歧视奴隶,再加女子天生的矜持,被奴隶这麽撕开遮掩,顿时羞怒不已

    小魔女突然变脸,一掌推开石诚,然後提脚就要跨出浴桶

    得意忘形的奴隶先是一脸惨白,随即脑海一热,想到了野丫头平日对自己的拳打脚踢,男人长久积压的郁闷竟然在这时轰然爆发

    哼,老子是奴隶,打不赢你这千金小姐,难道还“干”不赢你不成

    怨火驱散了怜爱,来到女人世界的男人虎牙一亮,狂性大发,趁着少女抬腿的刹那,他猛然向前一扑,阳根有如利箭,冲得水浪分涌

    男人双手死死按住了少女腰肢,阳根快如闪电破开媚唇,圆头重如雷霆向前一插,插得少女一声尖叫,插得暗中美妇身子一颤,玉手不由自主压在了她高高隆起的饱满禁地之上

    这已不是诱奸,而是——男人为了找回自尊的

    柔腻紧窄让恶奴爽到了骨子里,巨大坚挺却让女人疼到了灵魂中,一身武艺的玉莹此刻全无还手之力,傻傻地被阳根了身体,一直插到了那层贞节上

    阳根瞬间一大截,有心报复的家伙紧接着丹田一震,阳根猛然胀大了两倍,将小魔女的胀成了“O”形,疼得千金小姐哭爹喊娘

    “娘呀!呜……好疼,石头,你这坏蛋,赶快抽出去!”

    忠奴已变成了恶奴,怎会再听主人的命令

    突然狂暴的石诚发出了隐隐的怒吼,全身之力聚於一处,坚挺的阳根无情地向里,一寸、两寸、三寸……

    处子之膜节节後退,越变越薄,终於,嘶的一声,柔嫩的贞节轰然——破裂

    “呀——救命啦,呜……”

    水花飞溅,媚唇大张,一声惨叫,一缕血花浮上了水面,恶奴终於强行占夺去了主人的处子之身

    唏……好“恶”的奴隶

    “啪、啪……”

    不待小姐从巨疼中清醒,恶奴又似大老爷般坐回了座位,随即就是一鼓作气的几百记,插得少女处子之血随浪翻腾,插得小魔女哭泣尖叫

    每一次深入,他都会死死抓着少女的腰肢,用力向下压,阳根同时凶狠地向上顶,直到全根而入,少女之中,他才停了下来,随即又粗暴後退

    少女失身的泪花刚刚涌入眼眶,恶奴一次疯狂的全根而入,立刻将泪花撞散;特别的空间,特别的动作,虽然限制了男人的姿势,但也让少女难以逃脱

    般一番後,双目发红的少年突然大口一开,虎牙瞬间闪亮,兽性进发,一口咬在了少女之上

    小魔女没有半点快感,只有剧痛,她感到自己已被撕成了两半,可是恶奴偏偏还要把她撕成碎片.“哗!”水浪突然升起,恶奴顶着小姐主人立身而起,水花四溅之中,男人好似天神下凡,暴戾地将美少女向上飞抛,玉体升起了足足一米,然後又被兽性的大手扯得向下急坠

    摩擦声与少女的惨叫声同时响起,少女的双乳刮着男人胸膛下落,惊恐的直接落在了之上,一沉到底

    这一下又狠又凶,玉莹刹那陷入了晕眩之中;少女秀发刚刚垂落水面,水花已再次急遽升起,美少女又一次向上抛飞、下坠、被插、哀鸣、惨叫……

    阳根在中疯狂地进出,玉门可怜地开合,就连石诚也没有想到,自己的怨气原来已是如此之深,不是针对李玉莹,而是针对这个女人当道的异世界

    插、插、插……插破这些野蛮的女人,插翻这个变态的世界

    小魔女虽然已昏昏迷迷,惨不忍睹,但暴虐的怒火却令石诚还在发狂,就在恶奴准备大开杀戒的刹那,他床上功夫却跟不上怒火的脚步,脊背一麻,一股带着怨恨汹涌而出

    滚烫的先是深深射入了少女,然後又顺着站立的少女幽谷流淌而出,一部分飘荡在水面上,一部分则顺着少女玉腿向下滑动

    “呼……”

    疯狂过後,室内突然陷入了反常的死寂之中,房外的木青霞已被吓傻了,堂堂毒手天仙也有恐惧的时候,脑海木然,饱满玉门急遽收缩,似乎也充满了恐惧

    奸疯狂的家伙!哼,一定要杀了这个人面兽心的恶奴

    绝色美妇还在考虑是不是破门而入,房中的男人突然又出现了变化

    积压已久的怨恨一去,施暴的家伙竟然发出了惊叫声,不敢置信的摇了摇头,他一边充满歉意的抱住了瑟瑟发抖的李玉莹,一边暗地里急速转动思绪

    鸡鸡那个东东,我干了什麽

    这不是找死吗,等一会儿小魔女一回复精神,恐怕得被她砍了喂狗;不行,不能这样挂掉,唉,发疯也不选个时候,有了

    不待意识混乱的少女醒来,恶奴竟然挺着依然坚挺的阳根轻轻插进了

    “啊,这禽兽,还来?该死!”

    房外的美妇人牙齿咬得咯吱作响,如果不是还要利用石诚,她早已杀了进去,即使如此,美妇人的眼眸也快要喷出火来

    恶奴这一次只是了一个圆头,然後开始在原地旋转,片刻之後,哀哀欲死的少女竟然被“干”醒了

    “啊……”

    呻吟从少女口中飘出,不再是痛苦,而是销魂,融合石诚的水浪包围了少女身子,奇蹟就在这瞬间出现;当小魔女完全睁开月牙美眸时,她全身的瘀痕竟然已经消失不见,少女的身子还多了一层宝石般美丽的光华,让她的丽色再上一层

    木青霞又儍了,以慧黠多智闻名江湖的美妇人,一年发愣的次数恐怕也没有今夜多,冲天的杀气瞬间停滞,她再也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

    房中的美少女清醒後第一刹那就是恐惧後退,石诚则双目充满了诚恳,以少女不得不注意的声调道:“小姐,刚才只是治疗的最後一步,你看,你那儿已经大了很多,一个月後就能打败你师姐了.”

    小魔女这时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变化,一掌大的圆润尖挺了许多,她不由相信了一半;石诚的眼神更加“炙热”,让她想起了二人间美好的回忆,少女终於完全相信了下来,不过还是心有不甘

    狡猾的家伙怎会让少女回复魔女本性,身体向前一滑,水浪高高荡起,阳根已准确地刺入了少女的玉门,然後二话不说开始了

    同样的人,同样的事,但因为不同的心情,结果完全相反

    刁蛮女泡在水中,神奇的水浪似乎将她化成了春水,恶奴这一弄,她不再痛苦,反而散发出三分成人的味道,酥麻钻心而入,麻得少女眼眸迷离销魂

    呻吟!还有点不协调的呻吟开始回荡,男人的轻抽慢插神奇地抚慰着少女之心,玉莹的身子终於再次融化在恶奴怀中

    房外的美妇心灵跟着两人一起变化,那股怪异的热流好似流入了她眼中,木青霞已看不清房中景象,下意识手指一探,这才发觉自己的长裙已被沁透,手掌大的水迹还在不停扩大

    “喔……云天……”迷离之间,绝色美妇回到了自己新婚之夜,感受到了丈夫激动地进入她身体的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