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一集 第六章 毒手天仙
    春风渡口,相距包子城只有三十多里地的官渡

    轰的一声,一艘官船刚刚起锚,船顶突然碎裂,几道人影好似闪电般先後冲天而起,一片剑光充斥了夜空,让天上的明月黯然失色

    陆云天落地刹那脚步一颤,向後一退才稳住了身形,凝声道:“师弟,你竟然做了叛徒,当女人的走狗,还有何颜面见九泉之下的师父!”

    “哈、哈……师兄此言差矣,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一个瘦高的中年男子排众而出,双目如蛇阴狠无比,冷笑回应道:“师兄娶了青霞,抱得如花美眷,又是一帮之主,可师弟我呢,却要做奸细朝不保夕;师父这麽偏心眼儿,我倒想问问,他有何颜面见我丘凉?如今女皇给我高官厚禄,你说我该怎麽选?”

    “咯、咯……好!丘将军,只要你取下陆云天首级,朕再赐你亲兵三千,封地百里!”

    水月女皇带着无尽的得意现出了身形,自从得知男尊帮刺杀自己的计画後,她不惜亲身犯险,将计就计布下了此一陷阱,利用丘凉偷袭重伤了陆云天,如今猎物即将被捕,她又怎能不放声大笑

    一大群皇朝先天高手的兵刃发出了呜鸣之音,就连同为大陆五大高手之一的水月女皇也是跃跃欲试,杀死陆云天的巨大诱惑充斥了春风渡口每一寸角落

    杀气好似咆哮的巨浪,就在浪尖升到最高一点的刹那,一片寒芒突然从天而降,一千高手也不得不向後飞退,眼睁睁看着一个女人狂风般救走了陆云天

    水月女皇袍袖一卷,虽然将射向自己的寒芒打飞,但衣袖上却留下了一个焦黑的小孔,斜飞的凤目一聚,她不由自主惊叹道:“火龙针,木青霞!”

    “追,传肤密令,调动大军追捕钦犯,就是踏平梦州,也要把钦犯搜出来!”

    ※※※※

    新的一日在晨风中来临,心舒神畅的石诚刚刚伸展懒腰,窗户一开一合,一道致命的剑光已架在了他脖子上

    糟糕!难道野丫头发觉上了当,要砍我的脑袋

    心弦一惊,恶奴睡意全无,第一刹那就大声求饶道:“小姐饶命,小人没骗……咦,你是谁?”

    恶奴一回头,果然看见了一个美女,却不是小美人,而是一个熟得好似蜜桃一般的大美人;眼前美女看不出具体芳龄,岁月从她身上流过,但却没有带走青春,反而留下了成熟柔腻的绝色风韵

    仅只一眼,少年就忘记了利剑,看着对方那丰润绝色的玉脸,高耸饱满的,不由自主大吞口水

    绝色美人的利剑仿佛看穿了他的色心,眼光一冷,剑刃立刻刺进了少年脖子

    虽然只是一道表皮伤痕,但石诚却吓得牙齿打颤,“女侠饶命,小人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三岁幼子……”

    石诚口中胡言乱语,双目则进射出无比的诚恳道:“女侠,小人从没做过坏事,你要什麽尽管拿走,千万别客气.”

    “小兄弟别怕,陆某只是借你地方养伤几日,内伤一好,即行离开,不会伤害於你;这有一锭银子,就当陆某这几目的住宿费吧.”

    一个挺拔飘逸的男子随後而入,轻轻地将那毒辣美女的短剑拉了回来,然後又将一大锭银子送到了石诚眼皮下,“青霞,不要吓着他了,把剑收起来吧.”

    木青霞早已被眼前这瘦小奴隶弄得哭笑不得,短剑滑入袖中消失不见,美人玉掌则轻轻在少年身上拍了一下,然後冷冷地道:“这是姑奶奶的独门秘法化骨绵掌,天下无人可解,三日之内如果出现意外,你就等着七窍流血而亡吧!”

    “女侠放心,小人一定会帮你们望风,决不让意外出现.”

    石诚一边大表忠心,一边将那锭银子揣入了怀中,同时心中暗自悲叹,这种情节他在小说中见的可不少,少年下意识伸腕一看,果然有一条红线在自己手肘蔓延

    唔……这就是传说中的化骨绵掌?好耳熟呀

    时间没过多久,李大小姐的喝斥声就钻房而入,石诚见那凶女侠似乎又要出手,急忙比了个且慢的手势,然後抢先走出门去,以准备精油为藉口,迅速把李大小姐哄了回去,这才擦着冷汗回到了房中

    小奴隶出门之时,陆云天已开始闭目疗伤,而毒手天仙一边透过窗缝监视,一边对丈夫道:“这儿是包子城县衙,应该是最安全的地方;云天,你安心养伤,三日後咱们就可以回总坛了.”

    一个白天平安过去,石诚超强的适应力逐渐习惯了两个大侠的存在,夜晚一到,他无奈而诚恳地对更好讲话的陆云天道:“大侠,小人再不出现在小姐面前,她会怀疑的,你看……”

    “小兄弟,你去吧,该做什麽就做什麽,不用担心.”

    陆云天已经这麽说了,再加上小奴隶说得也有道理,木青霞自然不会反对,只是冷冷地警告了少年一眼

    少年刚一离去,木青霞高挑丰盈的身子就飘然而起,“云天,这小子很狡猾,我跟上去看看他是否要告密?”

    “青霞,小心一点!如非必要,不要伤人性命.”陆云天虽然刚正,但也不是白痴,身为一帮之主,防人之心还是有的

    偷偷摸摸,鬼鬼祟祟,小心翼翼,此时的石诚猫着腰穿行在屋檐回廊之间,让跟踪於暗影中的木青霞美眸一挑,素日的娴静雍容消失不见,本性的戏谑一闪而现

    毒手天仙特有的邪气在黑夜中飞舞,木青霞的手指不受控制,突然屈指一弹

    “哎哟!”正在躲闪巡逻家丁的石诚突然脚一麻,一个跟头栽到了草地上

    “什麽人?”一群下人闻声而来,灯笼高举让石诚无所遁形

    “我!我在找小姐白天掉的东西,要不大家帮忙找一找?”刹那慌张过後,石诚已是镇定自若

    众家兵一见是小姐跟前的红人,自然再无人有所怀疑,他们更不想搅进小姐的事情里,刹那四散而去

    石诚又一次见识到了小魔女名头的威力,勇气立刻大增,迷惑地挠了挠还在发麻的双脚,随即眼神一变,唯唯诺诺的奴隶一下变得挺拔自信,加速走向了小姐绣房

    黑夜能遮掩天地,但却挡不住暗中人影的超凡六识,石诚气息的神奇变化一丝一毫都映入了美妇人识海之中

    “咦,怪了,这小子没有内息,怎麽会有这麽强的灵觉?”好奇与戏谵在绝色美妇眼中浑然交融,木青霞刹那间对石诚兴趣大增,原本只想随便看一看,现在已是如影附形,仔细观察着小小奴隶的一举一动

    石诚进入了小魔女房中,木青霞在门外等了好一会儿,不见石诚出来,好奇心让她轻轻一飘,整个人好似壁虎般贴在了暗影之中

    如水美眸荡漾着压抑已久的精灵之光,木青霞柔美修长的玉指在墙上一戳,墙壁立刻无声无息多出了两个圆洞;大大的双眸凑了上去,刹那之间,成熟就像见到鬼般缩了回来,嫣红迅速爬上了她丰润的脸颊

    重重地啐了一口,毒手天仙略一犹豫,随即就像打仗般哼了一声,不认输地又凑了上去

    房内、床上,一幕春色正在美妙荡漾

    只见那小奴隶竟然爬上了主人的床,千金大小姐的衣衫已被剥光,小奴隶的手竟然正在小姐胸上揉来揉去

    戏谵的光华之中闪出一道杀气,身为女子的木青霞第一反应就是恶奴欺主,如此贼怎能留他活命

    先天高手的杀气还未穿透墙壁,房内小美女竟然催少年动作快一点,让木青霞刹那哭笑不得,原来是一对小情人在

    !偷?咯、咯……可惜云天一生为人老实,自己年轻时可从未与他有过这麽浪漫的时刻

    木青霞莞尔一笑,身子一滑,就准备离开这羞人的地方

    “小姐,我这秘法是不是很神奇?你看,这才一天,你的双乳就大了一圈.”

    石诚也许是过於激动,话语的声音就连门外的女人也能听到,木青霞天下闻名,身分高贵,但她也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有点古灵精怪的女人

    双眸浮现着明亮的光华,毒手天仙又凑了回去,她自认精通天下秘术,可却从未听说过有什麽秘法

    难道这臭小子这麽摸一摸就会变大?嗯,不可能!一定是这恶奴在诱骗小姑娘,该杀

    玉莹的月牙美眸闭得好似一道细缝,妩媚的烟波挡也挡不住,一低头,正好看到石诚扯着自己的在晃动

    “啊……石头,别那样弄,好痒!咯、咯……是大了一些,继续,我一定要打败师姐!”

    恶奴将小姐整个上身都搓得嫣红剔透,别样的情趣让小奴隶大吞了下口水,眼眸悄然一转,虎牙偷偷一亮,他又开始了涂抹“精油”的过程

    “咦,那是什麽玩意儿?还在流动彩光?应该就是什麽秘药吧!”

    特别的精油完全吸引了二十年前江湖最有名的魔女注意,我行我素的木青霞完全不觉得偷窥不对,反而认真地研究起来

    那到底是什麽玩意儿,难道真能让女人迅速

    意念及此,绝色佳人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那对尖挺饱满的,虽然已是上品绝色,但女人天生的爱美之心却不会因此而满足

    这一次,石诚并未在玉莹身上过多施展本领,认真地涂抹完後,他就像一个忠心不二的奴隶般躬身告退,举手投足间没有半点逾越

    离开玉莹的房门,小奴隶随手将瓷碗丢在了花丛中,然後规行矩步走向了自己的房间.“嗖!”一道幻影穿入了花丛,绝色美妇先仔细看了看碗中残留的痕迹,又凑到鼻前嗅了嗅,很容易就认出了其中药材的成分

    “只是一些普通的药材,加了一些珍珠,嗯,只有这彩色的药物不知是什麽,应该就是主药吧.”

    月光悠然,从乌云中飞出了一道亮光,正好映照在丰盈高挑的绝色身影上,堂堂男尊帮帮主之妻,江湖有名的绝色,以狠辣无常闻名天下的木青霞竟然伸出手指,在碗中一点,然後将指尖的白色东西伸入了口中,仔细、认真、美美地品嚐了一下

    浓腻的液体在口中化去,木青霞绝对可以肯定她是第一次嚐到这种“药物”,但她搜遍脑海的奇书秘法,竟然也分辨不出

    石诚不快不慢回到房中,推门一看,臭屁大侠夫妻还在闭目调息,他也不多言打扰,悄悄钻回床榻,很快就发出了悠长的鼾声

    第二天,石诚又出门采购材料去了

    陆云天两掌一合一翻,看着掌心闪动的内息光华,他凝声道:“青霞,我内伤已好了三成,咱们今夜就走吧.”

    木青霞略一沉吟,双眸之内不再戏谵精灵,娴静之光与丈夫的泰然自若相映成辉,“云天,皇朝高手定已布下了天罗地网,多留一夜让伤势好到五成才是,我看这小奴隶也不敢耍花样.”

    妻子的聪明向来就在陆云天之上,他一想也是道理,立刻闭目调息起来

    夜晚,绣房中,绣房外,曾经的一幕又再次上演了

    跟踪而来的木青霞恨得牙痒痒,但却只看见石诚偷偷弄那几味普通的药材,没有看见他何时放入了那神奇的主药;绝色美妇当然不会明白小奴隶出门前为什麽要换衣,而且还换了那麽久

    烛火在夜风中微微一闪,房内房外的气息却一下子沉重了几分.“啊,真的大了一圈,太神奇了!”房内的玉莹在欢叫,房外的美妇人则瞳孔放大,不可思议的呆在了墙壁上.“嘿、嘿……我老家地球村可不是吹的,神奇的玩意儿多了,这只是小小事一桩.”

    石诚一边大吹特吹,一边暗自抹了把冷汗,其实他也不明白为什麽会有这奇效,难道与自己带着彩色的有关?对了,还从未听说过有彩色的,嘿、嘿……之旅正常进行,但这一次却中途出现了变化.“啊,石头,你怎麽也脱衣了,你想干什麽?”瘫软如水的小魔女感到了不安,但话语却是酥软无力,月牙美眸中更多的足少女的羞涩.石诚不快反慢脱光了衣衫,一边向床上跨去,一边道:“小姐,这是秘法的一个过程,精油过多会产生反噬,奴才这是用自己的身体来吸引寒气,不然小姐体内会留下後遗症.”

    见多识广的木青霞先是大为怀疑,为了求证,她暗自一咬牙,美眸一聚,望向了石诚,却见到一条很渺小的小虫,而且还是软绵绵的

    嗯,看样子这奴隶还真没色心,嘻、嘻……那麽小,还没有云天的一半大,笑死人了,原来是一个小太监

    一代恶奴重重踢开了被子,身子正好正对着木青霞的方向

    “石……石头,别……”

    小姐的玉手被牵到了一条小虫上,主子小姐想缩手,但却被恶奴坚定地抓得更紧,与此同时,恶奴的大手不打招呼就滑入了少女两腿之间

    “小姐,寒气会从掌心与这儿泄出来,你动一动,秘法的效果会更好.”

    男人的手指钻入了少女的亵裤之中,眼神虽然看不见娇嫩的美景,但掌心却准确地压在少女那微微隆起的妙处之上,手指摩挲着那淡淡的几缕芳草,感受着玉门媚唇的娇嫩细缝

    恶奴一番探寻,分开了玉门,终於找到了最为敏感的珍珠,指尖突然重重一点,另一大手同时将娇小乳珠狠狠一压

    “呀!”

    上下禁地同时受袭,玉莹瞬间一声尖叫,一股“水流”涌向了,薄薄的亵裤上出现了一片铜钱大的水渍

    亵衣下的手指由快变慢,指痕波浪由凶猛变得温柔,恶奴抚慰着少女主子的心神,牵引着小魔女的玉手在“小虫”上胡乱揉动

    木青霞出身魔教,虽然洁身自好,但对房中秘术却一点也不陌生,双眸闪过一抹窃笑,忍不住暗自思忖:这小奴隶不知从那儿学来的半吊子功夫,竟然还挺会弄前戏!唉……咱家云天怎麽就是不开窍,死也不学

    美妇人脸上闪现一抹红晕,随即又被她强大的意志压了下去,回复平静的目光随意向内一看

    “咯登!”

    江湖绝色明显听到了自己的强烈心跳声,用力眨了眨眼,她确信没有看错,奇怪,太奇怪!那小奴隶的玩意儿竟然变得那麽大,一点也不比云天的差

    一想到这儿,受到“异变”冲击的美妇人心弦一颤,终於感受到了压力,心神犹豫着就要离开此处

    一米七几的瘦小少年身板儿一挺,少女掌中的已长有二十厘米,硕大之物骄傲地弹打着少女掌心,火热的气息不仅充斥了绣房,还冲出了那细小的墙洞

    “啊!”

    玉莹也发觉了异状,颤声惊叫的少女更是脱口而出,“石头,怎麽变那麽大了?”

    经过奴隶营的经历,石诚知道自己这只是镜花大陆的上等尺寸,而不是极品,不想做极品的男人不是好男人,石诚明显就是一个有大志的男人

    “嘿、嘿……小姐,这不算什麽,你看着.”

    少年端起一旁的茶壶大口灌了起来,转眼就把一大壶水都灌入了腹中,令一明一暗两美女不明所以.怪异地看着小奴隶

    石诚又开始在玉莹身上游走抚摸,唇舌更第一次向少女玉唇吻去

    “唔……”

    玉莹想躲却身子无力,受到惊吓的少女就此遭到了狼吻,亵衣更被小奴隶轻轻解下,几根似有若无的芳草一览无遗,就连紧闭成一线的也未逃过少年目光的侵犯

    一切早已超出了“正常”的范围,但无论是房中的美少女,还是房外的美妇人,都在等待奇蹟的出现,完全忽略了应不应该

    “喔……呵、呵……”

    少女的呻吟越来越急,美妇的呼吸也不知不觉浓重起来;少女的纤细玉腿交替而动,无意间把奴隶的手掌夹在了腿间

    美妇人丰腴玉腿下意识左右一磨,毒手天仙已开始幻想如何“调教”自己的丈夫,如何把陆云天变得与小奴隶一样知情识趣

    呻吟一点一点地增加,前一声还在身周回荡,後一声已经冲出了唇舌,暧昧好似连绵的海浪,将推得越来越高

    “唔!”

    突然,暗中的绝色吓得发出了半声惊叫,那小奴隶的玩意儿竟然又长了一大截,还粗壮了好几圈.天啦,好大呀……房内的玉莹一手已握不住,两手齐上依然让圆头露在了外面,小姑娘一眨不眨地盯视着奇怪的稀奇玩意儿,一种从未有过的悸动在她心房与幽谷内回荡

    石诚看着自己足有三十厘米的超人宝贝,平凡的少年终於体会到了脱胎换骨的无上快感:来吧,让奇蹟来得更猛烈一些吧,让平凡更加无地容身

    瘦小的身形让巨物显得更加显眼,屋内屋外的目光都被这神奇的一幕牢牢吸引

    又是半声惊叫卡在了口中,好一会儿後,木青霞才猛然惊醒过来,任她意志如何坚定,竟也抑制不住脸上的火烧云霞

    平静心飞到了九霄云外,绝色美妇身形如飞,但却更像是逃之夭夭

    木青霞离去瞬间,石诚突然发出了如释重负的叹息,身体一松倒入了床榻,别看他在小魔女身上玩得欢,但他心中却是十分紧张,虽然看不到,但他却玄妙地知道,那个狠辣而又美丽的女人正在暗中监视自己

    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神奇感觉,地球村来的土包子少年不明白那就叫灵觉,直到木青霞离去,脑海的压力才消失不见

    恶奴收回了隔窗远眺的目光,为小姐按摩完毕後,他却没有立刻离开,顺口恭维了少女几句武艺高强,然後试探着问道:“小姐,听说江湖上有一门绝学叫化骨绵掌,你会不会呀?”

    “笨蛋,都说是绝学了,当然不是人人都会,本小姐的流云鞭一样也是绝学,小石头,要不要我教你几招?”

    刁蛮女望着奴隶,眼底竟悄然闪过一抹妩媚,可惜石诚此时已是心灰意冷,没有注意到这诱人的瞬间

    石诚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了自己房中,迎面就碰上了木青霞怪异的目光,他一脸茫然傻傻一笑,然後倒头就睡,看来也只有听天由命了,只希望这两人真是大侠,说话算话

    时光过得特别的快,转眼已是陆云天疗伤的第三天,一代大侠没有让石诚失望,起身之际就示意木青霞给石诚解除体内的“定时炸弹”

    少年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可是老天总是喜欢给他开玩笑,就在这时,一阵喧哗让石诚脸色大变

    “闪开,守备大人有令,全城搜索,胆敢阻拦,格杀勿论!”

    “大胆,这可是县衙後院,你们这些当兵的要造反不成?”

    李府大门口,兵丁与衙役互相对峙,虽然同在一城,但县衙与守备可是各分两派,积怨已深,此刻更是藉机一触即发

    县令与守备都不在,眼看一场内斗就要开始,一个身着便服的男子疾步而来,一扬手中权杖

    一个眼尖的衙差脖子一缩,对捕头道:“大人,那是大内权杖,咱们惹不起.”

    衙役们无奈低头,两旁一分,兴奋的兵丁们立刻一拥而入;当先的兵丁进去不到两秒,突然倒飞而回,砸得身後同伴倒下了一片

    “好大的狗胆,敢到本小姐家里捣乱!”

    鹿皮长靴跺得地板发颤,凌厉长鞭迎风盘旋,李大小姐好似夜叉一般挡在了众人面前,单手一插腰,气势堪比狮子吼,母老虎身後自然有狐假虎威的小恶奴

    那便服男子又掏出了权杖,训斥声还未出口,不料长鞭已经兜头打下,将猝不及防的大内高手打得满地找牙

    “哼,少来这一套,一个侍卫也敢猖狂,找打!”

    石诚看得心花怒放,这才完全明白,原来野丫头平时对自己是那麽仁慈,呼……真不像女人,好可怕

    “滚!再让本小姐看到你们,谁也别想留脑袋!”一鞭把特使卷飞半空,刁蛮女也不是全无大脑,威风过後也不忘掏出一面权杖,对特使一晃.“上将军权杖!”特使身子一颤,气焰全消,不得不打落牙齿和血吞,一群兵丁更是瞬间逃之夭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