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一集 第五章 恶奴初现
    每一次被魔女痛打後,他体内都会多出一些不明不白的“热流”,虽然不知道这就是“内息”,但石诚却体会到了其中的妙处

    难怪他愿意接受魔女的折磨,安心当一个挨打的奴隶

    来吧,让打击来得更猛烈些吧

    这一天,喜欢挨打的家丁张开了双臂,却没有迎来,反而见到那整日飞扬的马尾散发着忧伤,无力的垂挂在刁蛮女的肩上

    “别惹我,今儿我不想打人!”

    正躺在草地上嚼草根的少年身子一颤,突然离奇的发现,原来这小魔女是那麽楚楚可怜,还是一个忧伤的小美人

    玉莹缓缓坐在了石诚身边,性情大变的少女望着天空,话语幽幽道:“今日是我娘的祭日,可我却连她是什麽模样都记不起了,只记得娘的声音好听极了,比百灵鸟还好听……”

    时光悠然,清风连绵,当第一百片落叶飘到石诚身上时,少女自顾自的话语终於告一段落

    一侧首,刁蛮女竟然发觉贴身奴才竟然睡得像猪一样熟,但此时此刻的她却没有发火,反而首次认真地打量了石诚几眼,然後双目微闭,感受着难得清静的气息

    “石头.昨天爹爹要调你走,你为什麽不走,不怕被我打死吗?你对我真是忠心!”

    “呵、呵……那是当然了,我可是有名的忠奴;小姐,不要这麽感动,只要你以後对我不那麽凶残、霸道……”

    石诚话语说到一半,自己就发觉了不妙,急忙中途话锋一转,“我不是说你泼辣……啊,救命啦!”

    一声惨叫打破了难得的宁静,也让二人间的关系回复了“正常”

    “你这臭小子,竟敢不让我打,别跑.”

    “不跑——是傻瓜,哎呀……”

    石诚确实奇蹟般躲过了玉莹的长鞭,但却没有躲过地上的杂草,刁蛮女怎会放过此等良机,鹿皮长靴重重一点,马尾冲天一跃而起,整个人狠狠压在了石诚身上

    “呀——”

    嬉闹之中,突然传出来一声怪异的尖叫,然後……一男一女突然静止了下来,再然後,一脸通红的玉莹魔性大发,以前所未有的力量猛击奴隶

    石诚也是脸色发红,努力弯着腰肢,似乎在遮掩什麽,动作煞是好笑

    嬉闹很快充斥了空间,也冲淡了一缕异样的气息

    日子转眼过了三五日,这一天,二人又在府中你追我逃,一个火辣辣的身影却中途插了进来

    “师妹,难怪这麽久也不来梦州找我,原来找到了这麽好玩的沙包,咯、咯……”

    石诚差一点撞入来人怀中,急忙强行停步,一对高耸饱满的瞬间充斥了他眼帘,再一抬头,一张风情万种的桃花笑脸晃得男人心儿发痒,再一近看,那水汪汪的桃花眼仿佛正在发出饥渴的呼唤

    好妖娆的女人!嘘……

    热气还在喉中回荡,一股劲气已将发愣的少年打翻在地,玉莹消失了几天的恶狠狠面容又回来了,月牙双目好似火一样燃烧,“你这臭小子,把眼珠子闭上,再敢看,我就把它挖出来.”

    “哈、哈……师妹,这奴才真好玩,叫什麽名字呀?”风美女像蛇一样扭腰而来,人未近,阵阵幽香已钻进了少年全身毛孔之中

    本能让男人忘记了自己的处境,不怕死的色心化作了勇气,眼珠子使劲地蹦跳着要撑开眼帘,就在这时,妖娆美女接下来的话语却让他的热情坠入了深渊

    “师妹,听说你这贴身家丁很能挨打,借给师姐玩几天,怎麽样?”

    玩几天!呜……原来又是一个变态女人,还是师姐级的,好可怕

    “不行!”

    两道声音一男一女,但却意思一样,下一刹那,两女一男都因此愣在了当场,小魔女就连石诚睁开眼睛也忘记了惩罚

    “师殊,咱俩以前可是什麽东西都交换着玩,难道你……”妖娆美女高挑的香肩夸张的一抖,绝对汹涌的乳浪扑向了瘦小的奴隶

    不待师姐怀疑的目光杀到,心慌意乱的小魔女突然抓住石诚飞身就跑,“师姐,我还有点事,改天再找你切磋武功,我回家了.”

    石诚一路上发出了惨叫声,因为小魔女抓住的不是他的手,而是他的脚,可怜的少年片刻间已撞飞了三座假山,撞坏了两个门框,然後才消失在妖娆美女的视线之中

    “师妹,这儿不就是你家吗……”

    美女丰润的玉容噗嗤一笑,她还从未见过师妹如此狼狈的时刻,再一想起石诚刚才用头撞翻假山却没有半点伤口的奇景,风情万种的美眸一下子变得狡黠无比

    嗯,这家伙原来真的挺好玩的.师妹的功力竟然增长了那麽多,难道也是因为“沙包”的原因

    “哈啾!”

    石诚突然打了个重重的喷嚏,挠了挠发痒的鼻子,他正在猜测是谁在念叨自己,刁蛮女的面容又狠狠占据了他眼前空间

    “臭小子,你在想什麽?是不是还在想我师姐那头牛?”

    “大……奶牛?哈哈……还真像!”

    石诚被玉莹的话语弄得浑身发抖,紧接着又机警的反应了过来,“不、不……不像,她哪儿一点也不大!”

    俗话说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石诚虽然狡猾无比,但眼神却忍不住瞟了红衣少女小巧的一眼

    小巧的少女瞬间好像暴龙一般怒吼,石诚这一眼所望的地方才是她真正的逆鳞,少女最恨人评价她不够丰满的,更何况还是与奶牛一样的师姐比较

    “啊——”

    天空一闪,一个人形的星星一闪而过,只留下凄厉的惨叫吓得满天雀鸟纷飞

    为了化解小魔女的杀气,石诚急忙道:“小姐,别生气,其实呀,你师姐十有八九是装出来的,里面说不定就是垫着包子?她哪有你漂亮!”

    喜欢包子的奴隶说得含糊,小姐却听得明白,别看李玉莹年龄只有十五六岁,但好歹也是女人,原来她是在嫉妒

    “噗嗤!那倒是,本小姐当然最漂亮.”

    刁蛮女得意地扬起了她那确实美丽的小脸,不过眼光一垂,又落到了自己的胸前不算山峰的山丘之上

    眼看情形不妙,石诚为了自保已是口不择言,不由自主脱口道:“小姐,别生气,那地方是可以长大的,而且很快就能长大.”

    石诚的意思是指玉莹的岁数还小,再等几年自然能丰满尖挺,但小魔女却完全错了意,“真的吗?咯、咯……太好了,要一日还是两日?”

    “这……”

    地球少年顿时哑口无言

    奴才稍一犹豫,发狂的小野猫双目已经进射绿光,“臭小子,敢骗本小姐,我要咬死你!”

    小魔女还真不是开玩笑,竟然真的张口就咬,石诚好不容易才把胳膊从魔女口中扯出,然後又快又急道:“不、不,我没骗你,我家乡有一种特殊手法,再加上精油辅助,很快就会长大,比你师姐还大,就是……就是……”

    诚恳的目光下,石诚身为“恶奴”的本性终於开始萌发,原本只是一个突然的想法,但恶奴意念一生,立刻好似般肆虐了整个心灵

    鸡鸡那个东东,已被这臭丫头折磨了这麽久,我讨点便宜回来也是合情合理,嘿嘿……

    恶奴心中还有一丝挣扎,但主人却急不可耐地跳入了火坑,“臭小子,说,不管什麽法子,只要能打败师姐,本小姐都会答应.”

    以石诚在现代练出的厚脸皮,竟然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强自压下作贼心虚的感觉道:“小姐,只要每晚特别按摩一炷香的时间,再擦特制的精油,很快就会长大!”

    “按摩,擦油?”

    豆蔻少女愣了好几秒,小脸无声而红,就连活泼的马尾似乎都变了颜色,少女本能的矜持让她芳心莫名狂跳,看着石诚的眼眸充满了犹豫舆怀疑

    “小姐,这手法是我家乡人独创,要不我回地球村一趟,给你找一个女人来?我是男的,要是给你按摩胸部,老爷会把我的脑袋砍掉的,你可别害我.”

    经过小石头这麽“好意”的提醒,李玉莹刁蛮的本性立刻大受刺激,小蛮靴重重一蹬,玉脸的羞红全化作了怒火

    “臭小子,你是想趁机逃回山沟吧!哼,休想!要是你不给本小姐按摩,我现在就砍了你!”“小姐,饶命!”石诚说这一句已是无数次,但只有这一次最是心花怒放,嘿、嘿……一代恶奴终於跨出了伟大人生的第一步

    小小恶奴首先来到了药铺,按照半桶水的记忆,他首先买了些香料、乾花之类,然後悄悄叫老板包了一包通经活络的药材

    回到房中,石诚把所有的药材混在一起捣了个粉碎,末了一看那团难看的浆糊,恶奴一咬牙,把从小姐房中“顺手牵来”的一串珍珠也丢了进去

    还别说,昂贵的珍珠粉一加入,浆糊还真变得好看起来,让石诚捣腾得更加起劲

    浆糊全部倒入了纱布之中,石诚小心翼翼的将汁液一滴一滴挤出!望着碗里那少些的浓腻“珍珠液”,他意念一转,邪恶的念头蹿入了心海

    咧嘴一乐,深藏的小虎牙瞬间闪亮,恶奴的恶之等级瞬间更上层楼

    石诚脱下裤子,看了看自己不值得骄傲的阳根,然後强自把思绪拉回到瀑布水潭边,回到了那他的模糊女体之上

    “嗯……女人,干,我干……”

    少年奋力着阳根,幻想着自己骑在女人身上奋力,插得那神秘女鬼身子发抖,恍惚之中,他使劲向前一顶,顶得李玉莹大呼小叫……

    咦,自己竟然幻想与小魔女交欢,不过那野丫头野是野了点,还真是一个美人胚子

    念及此处,石诚顿觉自己阳根胀大了一圈,慾火不用催促也是熊熊燃烧

    圆头向上一弹,几乎与他平行,慾火狂燃的恶奴浑身仿佛布满了电流,激动之下,一口咬向了一对高耸饱满的匿品,一手搂住了那妖娆热情的倩影……

    “呀——”

    男人的火山进射,悉数射入了碗中,而石诚幻想中的妖娆美女也随着一起离他而去

    兽性一去,少年不由大为汗颜,想不到自己对只有一面之缘的女人竟是那麽深刻,再一低头,他突然发觉,天啦,自己的阳根什麽时候长大了一倍也不止,变成了男人中的极品巨龙,而且还射而不软,又坚又挺

    “哈哈……老子是『大』男人了!”

    万丈豪情在心海激荡,石诚差一点要冲出房门,让世界都来看看自己的不平凡,鸡鸡那个东东,太美妙了

    准备工作终於完成,当夜晚来临时,少年奴隶的小心肝儿竟然也噗咚、噗咚猛烈跳动,端着那半碗特制精油,他一步一步都小心翼翼

    “小姐,高贵的主人,请宽衣!”

    石诚一本正经地站在了刁蛮女的粉红绣床前,一想到自己的“精”油即将涂抹在少女之上,一代恶奴差一点原形毕露

    “石头,你不会是骗本小姐吧?”

    少女狐疑的目光让石诚心中慌乱,好在刁蛮女向後一躺,下一句又让恶奴心舒神畅,“臭小子,要是不灵验,我就::就杀了你!”

    束腰丝带轻轻飘落,大红短裙悠然飞舞,娇小少女脱到肚兜时不由自主手指一顿

    “小姐,穿着肚兜也可以,但效果会差一些.”

    肚兜应声而飞,为了成为一个完美的女人,小魔女的决心是无比之大;亵衣离体,她立刻手捂处子双乳,钻进了被褥之中

    “主人,请把被子掀开,奴才要为你揉乳了.”

    阵阵热气从鼻孔喷出,恶奴原本可以轻易揭开被子,但他偏偏要少女自己动手,自己把刚好一掌握住的暴露在他这奴才眼前

    “嘿、嘿……”

    征服的快感飞速上升,一想起小魔女平日对自己的拳打脚踢,少年的虎牙仿佛正在飞速增长,兽性的快感火上浇油

    丝绸薄被缓缓滑动,少女纤秀的香肩逐寸显现,浅浅的锁骨散发着羊脂白玉的光华,娇嫩的双乳以优美的曲线缓缓蔓延

    石诚眼中几分戏谵瞬间飞散,严格说来,只要不与她那风师姐比较,玉莹的与她娇小的身子是相映成辉.少女青春之美别显风情

    石诚暗自吞了吞口水,恶奴的大手缓缓向主人碰去

    近了、近了,更近了……三寸、两寸、一寸……

    恶奴无比紧张刺激,仿佛接近的不是自己的手指,而是坚挺的阳根

    “呃!”指尖与相贴的刹那,一男一女同时微不可察地一颤,一股从未感受过的异样感觉钻入了心海

    恶奴一脸地诚恳,请求主人挺起身子,方便他游走禄山之爪

    酥麻的“电流”随着奴隶的指尖游走,少女上身听话地拱起,恶奴立刻五指一压,压得主人的向下一沉,掌心一旋,一片乳波向四方鼓胀

    硬硬的乳核被挤压得四处游走,强压慾火的恶奴斜眼一看,正好看到少女月牙美眸升起几丝妩媚的烟波

    心弦一动,石诚想起了少女以往的可恶,他可不想只让刁蛮女爽快,五指突然猛烈一紧,掐着乳核狠狠用力

    “呀!”

    处子圣物受此一击,几许“电流”刹那消失,玉莹疼得是细脸发白,但却没有发火,因为“忠诚”的奴隶已经事先说过,这神奇的“治疗”会感到疼痛

    恶奴眼神一跳,回忆起了往日所受的暴打,不由自主暗地里咬牙切齿,心中连声暍斥

    “你这小野猫,叫你咬我!”少年大手狠狠向下一抓,乳核被迫变形

    “小丫头,让你凶,让你狠!”大手由抓变掐,五条瘀痕在少女上清晰浮现

    仇恨被慾火映照得更加明亮,石诚提着豌豆般小巧的重重向上一提,并继续暗自骂道:“他娘的,别以为老子打不过你,哼,扯掉你这小野猫的儿!”

    报复让少年的快感百倍翻升,很快就把双峰蹂躏得一片狼藉

    玉莹的樱桃小嘴不停大开大合,阵阵冷气钻入了心房,但倔强的少女就是死活也不开口,只要能变成尖挺女人,她一切都不怕

    身为恶奴必须是狡猾的,当石诚一腔积怨发泄一空後,他立刻手势一变,一边回忆着现代流传的女明星专用的法,一边柔声对主人道:“小姐,最困难的时候已过了,你现在要放松身体,对,把再往上翘一点.”

    少年的手掌围着主人小巧的,以逆时针的方向缓缓转动,掌心推动着乳波涌动,指缝不时把少女的晶莹乳珠往上方轻推

    “嗯……唔……”

    那奇妙的“电流”又回来了,少女苦尽甘来,娇小的身子扭出了妩媚的曲线,唇舌一颤,恍惚的呻吟不受控制流淌而出

    恶奴重重地呼出一口热气,适才的报复虽然痛快,少女的呻吟虽然诱人,但这并不是最的瞬间;他激动到发白的手掌端起瓷碗,特制的“精油”缓缓倾倒在少女身上

    “唔……石头,流过了!”

    玉莹此时的声音是那麽的妩媚轻柔,听得男人耳根发热,精油更是加快速度,流遍了少女上身

    “小姐,这样效果更好!”

    一切都是为了伟大的目标,恶奴理直气壮地将自己的布满了少女的与腰部,双手随即仔细而认真地按摩起来

    指尖游走滑动,慾火中烧的恶奴又出现了“幻觉”,他竟然看到自己的缓缓钻入了少女体内,就像水珠浸入大地一般,好生神奇

    揉、捏、摩、擦……男人指掌绝艺纷纷上演,当少女突然身子一僵,两褪紧紧一夹时,聪明的家伙及时抽身後退

    “小姐,第一次按摩完成了,小人告退.”

    刁蛮女还在大口喘气,躺在床上目送着忠心奴隶退出了房间,月光一晃,正好照到了少女胸前那一片白白的痕迹

    “哈、哈……”

    回到房中的第一刹那,石诚就笑倒在床,人生所有的怨气似乎都消失不见,男人即使睡着了,也好几次露出了闪亮的小虎牙

    迷糊之中,一缕隐忧闪入了心房,石诚暗自想道:“几天後不见效果怎麽办?会不会被杀头呀?嘘……管他的,先玩了再说,乾脆一不做二不休!”

    鸡鸡那个东东,如果……更加邪恶的念头钻入了恶奴的美梦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