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一集 第四章 异界越狱
    新的一天来到,太阳还未完全升起,但奴隶营却掀起了一股不小的风波

    “你是谁?石头呢?”

    老奴隶使劲搓着自己的眼睛,充满怀疑地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奴隶

    “呵、呵……我就是石头,老人家,昨天的祭祀显灵了,我得到了神的帮助,不用死了!”

    萎缩的石诚又回复了原样,布片下的男人宝贝也回复了原有的尺寸

    “啊!”惊诧声此起彼伏,其他人可记不起废物原来的模样,只知道石诚一夜间变强壮了许多,这完全就是——神的奇蹟

    看着石诚那双无比诚实欢喜的眼睛,一个守卫突然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恶狠狠地道:“石头,立刻帮大爷做法,不然大爷砍了你!”

    “对,立刻,不然老子也不放过你……”

    从第一个守卫威逼,到第一百个守卫出声附和,前後也就三秒钟的时间,整个奴隶营都群情激昂,杀气冲天

    小奴隶自然没有反对的可能,乖乖来到了昨日挖出的祭把大坑前,不过今儿不用他动手,片刻间就有几十个土坑出现在他面前

    荒凉阴森的乱葬岗突然热闹起来,在石诚的请求下,光头凶汉带着十几个兽奴成为了他的助手,在不时闪现的火光与危险的声中,奴隶开始了大型的求神祭把

    “石头,你小子挺行呀,是谁教你做这玩意儿的?”

    即使关系转变,但恶汉的声音还是好像打雷一样,大笑着拍了拍石诚肩膀,无比豪爽道:“哈哈……以後就叫我刀老四,咱们是朋友了!”

    石诚被刀老四这麽一拍,差点没站稳,肩膀发疼的少年苦着脸道:“刀哥,我可挨不起你一巴掌.”

    “别那麽罗嗦,刀老四就刀老四,什麽刀哥不刀哥的,难听!”

    刀老四光头发亮,又拍了石诚肩膀一巴掌,“石头,我刀老四交你这朋友了,出去後,我带你闯江湖.唉,你小子身板儿就是太弱,比那些娘们儿都不如!”

    石诚顺着刀老四的意思回应道:“好!刀老四,我以後就跟你混了!呵呵……”

    一大一小两道笑声合在了一起,一大堆土雷很快出现在二人脚下

    “来,把这些……霹雳弹埋在我画圈的地方,剩下的全部埋在南面的墙根.”地球少年略一犹豫,随即给自己的土雷起了一个威风响亮的名字

    在刀老四指挥下,一群兽奴好似豹子般敏捷,不料刚埋到一半,却被一个半夜起来撒的守卫撞了个正着

    双方一下子呆在了当场,刀老四浑身肌肉刹那紧绷,豹子般身形还未扑出,石诚却抢先行动了

    “嘘!”

    扮演神棍的小奴隶重重地对守卫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双目透射着无比诚恳的光华,以极度神秘的口吻道:“官爷,小声,小人正在给神送礼.”

    “嗯!知道!”

    守卫戒备的目光一下子变成了小心翼翼,说话仿佛要断气一般,就连也不撒了,主动帮石诚安放了一个“神的礼物”後,他这才轻手轻脚地退了回去

    “嘿、嘿……”

    黑夜之中传出一阵奸猾的笑声,直到此时,石诚终於体会到了一点穿越的快感

    鸡鸡那个东东,这儿的人还真好骗,逃出去了乾脆就当一个神棍得了,嘿、嘿,真是好主意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每一天,石诚埋雷的范围就扩大一些

    十几天下来,石诚虽然几乎没怎麽阖眼,但有了清水的滋润,他似乎就有了无穷无尽的动力,一点也不觉得疲倦

    终於,赶在一月期限到来之前,土雷全部到位,只等天一黑,越狱行动就可以开始了

    石诚满意地长舒一口大气,刚刚幻想自由的滋味,不料四个母暴龙却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残暴邪地挥舞着皮鞭道:“石头,听说你下面那玩意儿大了许多,嘎嘎……老娘今天就要尝一尝你的味道,走!”

    四只暴龙连拉带拽,强行把神奇的小奴隶抓进了一座独立的帐篷里,那是四大暴龙为了寻欢特意设下的好地方,而一般守卫也习惯性地避开了上司的禁地

    “大人,我还在求神祭祀,要不明天吧,小人一定……呃!”少年一想到自己要被眼前四个又丑又凶的女人玩弄,他胃中顿时翻江倒海

    “嘎、嘎……有神庇佑的应该更好玩,小石头,把衣服脱了,不然,哼!”

    暴戾的笑声充斥了帐篷,四大暴龙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四双邪的金鱼眼更上下扫视神奇的小奴隶

    鸡鸡那个东东,怎麽办

    是满足这几个丑女……呃,又要吐了,还是为了自尊被活活打死?石诚绞尽脑汁,但却找不到求生的勇气,不论他怎麽麻痹自己,就是忘不了四只母暴龙的罗心丑陋

    他娘的,要是与她们上过床,恐怕一辈子都得阳痿,老子就是死也不要做太监

    男人的豪气冲天而起,帐篷似乎也禁受不住,突然裂出了一道大缝,一个铁塔般身影动作如风,碗大的拳头横空飞舞,把正沉醉在酒色之中的四只母暴龙瞬间打昏在地

    “刀老四!”少年从没有像现在这般觉得刀老四是如此可爱,恨不得抱着他的光头亲上一口

    一桶冷水将四大暴龙泼醒过来,她们一睁眼,习惯性的眼珠一瞪就要怒骂出声,舌头一动,却发觉口中已被塞入了破布,一股味儿直钻而入

    “哈、哈……大爷的黄金玉液味道不错吧?”

    石诚望着被吊在支架上的四个恶心女人,一脚就踢在了她们满身横肉上

    “叫什麽叫,你这丑八怪,脸像烂泥,嘴像猪肠,鼻子就像烂掉的肉块儿,也不知道你他娘是怎麽生出来的!”

    刀老四独自在一旁大吃大喝,石诚则来到了暴龙甲面前,一番恶毒描述後,他举起鞭子就是一阵乱抽,把母暴龙平日对他的“培训”全都还给了对方

    鞭落皮开,鞭过肉绽,第一下还让石诚有点不忍,但一看到母暴龙狰狞的眼神,小奴隶脑海瞬间一热,他誓要拿回男人的自尊

    自尊的短刀猛然刺入了暴龙甲粗壮的大腿,四只暴龙平日准备的道具反而方便了发狂的奴隶

    “瞪呀,你这贱女人再瞪呀,瞪一下,老子就刺你一刀!”

    母暴龙还未瞪第二眼,可石诚已经连扎了三刀,让抱着酒坛狂饮的刀老四哈哈大笑,“对,石头,这才像男人,杀得好!”

    石诚把暴龙甲打得奄奄一息,这才来到暴龙乙面前,看着对方有点恐惧的眼神,他想了想竟然把短刀丢掉了,然後拿起一根大木棒掂了掂

    “臭婆娘,你平时是不是最喜欢用这大棒子打人,别怕,老子今天不打你!”

    石诚向後退了三步,然後凶狠地往前一冲,手中大棒狠狠插进了母暴龙

    大木棒一入体,暴龙乙腿间血花飞溅,惨叫在破布与喉咙间回荡,让人很是怀疑,母暴龙的脖子随时都会被胀破

    胡搞乱搞好一会儿後,石诚玩得满头大汗,一回神,这才发觉暴龙乙已经不知生死,他也算是为无数被摧残的男人报了大仇

    “嘿、嘿……”

    石诚来到第三个母暴龙面前,刚咧嘴一笑,小虎牙还未出现,暴龙丙竟然就昏死了过去,让他好生无趣

    “啪、啪!”带着钩刺的长鞭打得无比响亮,刀老四在前面拽,而石诚则在後面赶,四只母暴龙像狗一样在地上爬

    “饶命,饶命啦,我们以後再也不敢了……”

    四只母暴龙以不同的姿势躺倒在地,充满恐惧地看着那个变成恶魔的废物

    石诚与刀老四丢开手中的刑具,冲上前就是一顿最原始的暴打,一直打到手脚发疼,打到心中怨气全消,打到惨叫消失,二人这才彻底了结了四个恶有恶报的女人

    石诚一拍双手,心舒神畅地对刀老四道:“走吧,再过一会儿就可以行动了.”

    二人走出了营帐,走到半途突然脸色大变

    奴隶营大门大开,一大群外层正规军涌了进来,领头之人略一停顿,随即直向石诚走来

    刀老四第一反应就是要抄家伙,石诚及时制止了他,少年以自己也不敢肯定的语调道:“刀老四,你先躲开,等等再说,也许只是例行巡逻,千万不要打草惊蛇.”

    石诚果然没猜错,兵丁们确实不是来镇压暴乱地,但对於他来说,结果一样大大不妙

    “你就是石头?走吧,有人买你,他娘的,你这样的废物也有人要,真是稀罕.”

    “买我!”

    少年反手一指自己,好几秒才醒悟过来,自己现在可是货物,自然用“买卖”来交易

    “长官,可我还没毕业呀,不……我不要出去,不要……啊!”

    美好的日子已飘到眼前,可石诚却要与其失之交臂,悲嚎的他抱住柱子就是不想离去

    几个士兵拉了几下竟然没拉动,一时怒火中烧,抡起刀柄照着石诚後脑就是一下;一声闷响,少年昏了过去

    士兵们走了,石诚也被带走了,虚惊一场的兽奴们同时松了一口大气,刀老四虽然有心救石诚,但也是有心无力.“轰!”深夜时分,当天地万物都浑浑噩噩的刹那,一声巨响令大地摇晃,无数守卫还在梦中就进入了鬼门关

    连串的过後,当幸存者从恐惧中清醒过来时,这才发觉,兽奴与大部分奴隶都从倒塌的石墙逃了个精光

    惊天越狱在熊熊火光中备显豪情,如此伟大奇蹟的创始人此时却正昏迷在一辆木架囚车之中,随着马车的颠簸一起驰入了一座城镇;进入城门的刹那,自然风儿好奇地往上一飘,赫然看到了三个有点熟悉的大字——包子城

    兜兜转转,石诚竟然又回到了他包子大盗的成名之地

    ※※※※

    镜花大陆,几座大山夹缝而立,绕过那一线天,天地猛然一亮,一个恍若世外桃源的小村落扑面而来,一杆大旗迎风而立,上书三个大字——男尊帮

    原来这儿才是男尊帮真正的总坛,狡兔三窟,男人也有狡猾的时候

    三座孤峰插云而立,最高山峰之巅,云遮雾绕,寒风凛冽,但却吹不动山巅人影的一片衣角

    长身玉立,负手眺望,男尊帮主意念一动,风儿围着他打转,云儿绕着他飞舞,神奇景象让山下教众情不自禁停下了身形

    身为天下十大高手之一,陆云天早已冲破了先天之境,达至了武人一生梦想的自然之境,道心无波的他悠然一转身,绵绵深情随着风儿一起飞向了山腰,“青霞,纤尘伤势如何?”

    青色披风轻轻一飘,毒手天仙已经与丈夫并肩而立,悦耳的仙音隐含恨意,“纤尘的伤势已经好了大半,不过却失去了五成功力,可恨的是得到她身子的男人已经死了,就是想夺回功力也没办法.”

    话语微顿,江湖有名的魔女恨声继续道:“哼,水无心这贱人,当了皇帝就以为天下无敌,连我木青霞的女儿她也敢动,绝饶不了她!”

    陆云天首次没有压制妻子的杀气,凝声道:“丘师弟传来了消息,计画进行得很顺利,水无心即将到达春风渡口,咱们也该出发了.”

    木青霞难得沉重地点了点丰润玉首,叹息道:“是啊,要想把贱人引出来还真难,错过这一次,以後恐怕再无机会.”

    夫妻二人的身影飘然而去,步履移动间仿佛凌空而行,如箭似电般射向了春风渡口——距离包子城只有几十里的一个官渡驿站

    同一片天空下,不同的地方,皇朝十万大军正凯旋而回,女皇的凤驾香车自然是层层保护,密不透风

    车帘深垂,皇气凛人,但本应在车中的女皇此刻却相距大军足有几百里

    “主子,快则七日,慢则十天,咱们就能到春风渡口,到时就可乘船直接回京,咱们是快,还是慢?”

    水月女皇与十几个亲随都是面蒙黑纱,身着民服,遮住了身分却遮不住气势,女皇淡淡地看了看天色道:“太快会引起有心人注意,还是保持正常速度吧,所有人记住,暴露身分者——斩!”

    “哗……”

    一盆冷水从头淋下,睡得口水直流的石诚终於被泼醒过来

    刚一张开眼帘,一双鹿皮长靴就野蛮地占据了他的视野,少年还未往上看,已经本能地一惊,身子一缩,一个嚣张刁蛮的红衣身影恶狠狠地钻入了他脑海

    “臭小子,害本小姐找了你那麽久,看招!”

    鹿皮长靴在石板地面重重一点,刁蛮马尾凌空扫过,少女脚尖闪电般向石诚胸口踢来,而少年的目光却依然停留在石板上留下的清晰脚印

    鸡鸡那个东东,好大的力气

    “啊!”石诚惨叫着飞了出去,身形抛飞的刹那,剧痛让他幻觉丛生,仿佛有一股清泉从体内涌出,正好包裹住了红衣少女烈火般的劲气

    “轰……”

    墙壁被撞得沙尘飞扬,少年差点散架的身体还未落地,娇小纤秀的少女已好似猎豹般扑了上来,瞬息之间,又是一团烈火钻入了石诚身体

    幻觉又来了,可是这一次,火大而水少,水被蒸发,而余火却继续烧灼少年的五脏六腑

    石诚重重落地,惨叫在身周回荡,而他的躯体却仿佛与思维脱离了控制,脑海还是昏天黑地,少年的身体己蹦了起来,飞速扑向了凉气盘旋的地方

    身子一纵,扑通一声,石诚跳入了一口水井之中

    “啊!”

    红衣少女尖尖的下颔久久不能合拢,她没有想到这个奴隶男人会这麽“烈性”,才挨打几下就要投井自杀

    意念刹那间一转,一腔蛮横的怒火让少女小巧的玉脸高高鼓起,好个臭小子,竟敢不陪本小姐玩耍

    刁蛮少女一扬皓腕,一条几丈长的鞭子变戏法般在手中出现,劲随心动,气从手发,玄妙的古武内息沿着长鞭飞速游走

    这可比少女先前展现的蛮力高深了无数倍,展露真本领的小魔女一边将井中的奴隶卷了起来,一边暗自下定了决心

    哼,等会儿就用内息教训这臭小子,看他还敢不敢自杀

    时光在惨叫与笑声中悠然而去,石诚趴在地上直吐舌头,红衣少女这才玩得心满意足

    恶魔一样的少女离去了,一个老管家则挡住了石头头顶的天空,老人以充满经验的同情口吻道:“石头,还能站起来吗,要不要我叫几个人扶你一把?”

    “呃!不……不用!”

    石诚挣扎了几下,最後竟然出乎老管家意料,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当一口大气从喉间吐出,少年的腰板儿已经挺得笔直,话语也离奇的俐落

    “老人家,大门在哪儿,我可以出去了吗?”

    “出去?呵、呵……没主人的命令,你是出不去的!”老管家怜悯地叹息了一声,然後对智慧低下的少年道:“石头,你已经是李府的下等奴才了.来,拿好你的家丁腰牌,千万别弄丢了,不然会被关进狗笼.”

    “啊,奴才,家丁?我成了古代的奴才,还是最低等那种!呜……”

    扑通一声,不能接受现实的石诚又一次昏倒在地

    人生总是难以预测,但日子总要过下去,画面一转,石诚已经头戴下人帽,身穿对襟下人服,绑腿下是俐落的薄底皂靴,还别说,穿上古代制服的现代少年还真有几分精神抖擞,外加——奴颜婢膝

    既来之,则安之!既然已经不能改变身分,那自己这“奴才”也要奴出不一样的色彩,至少已经有吃有喝了,嘿、嘿

    乐观的少年想着无数的好处,更把这李府与奴隶营对比了一番,顿觉自己来到了天堂

    这儿是包子城县太爷的府邸,可以说是一城之中心,前面就是县衙大堂,後面是这方圆几里的後宅,而那个把石诚带入李府的红衣少女,就是包子城人人闻之色变的魔女霸王李玉莹

    清晨来临,石诚立刻开始紧张,身子骨更下意识隐隐发疼,“管家老大,贴身家丁是什麽意思?这麽大的李府,这位置怎麽会空着?”

    “唉……石头呀,老夫本不想吓你,看你这麽想知道,就告诉你吧.”

    老管家下意识四方一望,然後低声对石诚道:“小姐不是没有跟班,而是所有陪她练功的奴才都躺在床上下不来;唉,大家都希望你能多撑几日,我也免得整天去找沙包.当小姐的贴身家丁好呀,不用与狗一起睡.”

    石诚听得浑身发寒,刚想求老管家换工种,不料一道如蛇般幻影长鞭横空飞来,嗖的一声,少年的身子就飞过了围墙,重重砸在了一双鹿皮长靴面前

    “臭小子,敢不来报到?”

    “小姐,不是规定的时辰没到吗?”石诚几乎是习惯性地翻身就逃,跑出几步这才醒悟过来,自己一出大门就会被抓,他可不想再回到奴隶营二次改造

    “混帐,告诉你,只要比本小姐起得晚,就是迟到!”

    李玉莹气呼呼地双手一插腰,瞪了石诚一眼,然後又道:“这样吧,你以後就住到本小姐院子里,随传随到.”

    石诚吓得头晕目眩,口中急忙道:“小姐,男女授受不亲,老爷会把小的砍了的,请小姐留小的一命!”

    “胡说,下人怎麽能叫男人呢!要不……本小姐阉了你也行,把腿张开.”

    “啊,救命啦……”

    石诚这时终於明白了什麽叫惹火烧身,毫不犹豫转身就逃,跌跌撞撞踩烂了无数花盆,撞倒了一大堆人影

    从此,李府上下就过上了鸡飞狗跳的日子,每一次的结局都是可怜的石头悲愤之下“投井自尽”

    这一天,石诚又中了小魔女烈火般的几脚,他闭着眼对准古井的方向纵身一跳

    “砰,哎哟!”

    “咯、咯……”

    少年的痛叫与少女的大欢笑合在了一起,一块巨石竟然封住了古井,石诚一头就撞在了石板上,头上瞬间冒起了一个大包

    “胡闹!莹儿,成何体统,竟然与一个奴才这般胡闹

    一个国字脸形的中年男子及时出现,一声怒喝让刁蛮魔女终於收回了杀招

    “你就是新来的家丁石头?”中年男服一飘,就此多出了几分威势

    可惜石诚并不是这个时代的奴才,来自现代的少年根本不吃那一套,双目一张,一股呆呆傻傻的气息缓缓弥漫,奴隶营的训练在这一刻发挥了作用

    “回老爷,小的就是石头.”

    原来是一个半傻子,难怪能受得了女儿的折磨

    包子城县令抚须一笑,他虽然也是男人,但却是贵族男人,自然体会不到奴隶的凄惨,以同情傻子的语气道:“石头,想不想本老爷给你换个差事?可以去守角门,打扫一下房子.”

    如此提议对石诚来说绝对是天大喜讯,他可以逃脱魔女的魔爪了,但这奴才就是傻,眨了眨眼,迟钝地回应道:“老爷,小人能当小姐的家丁是天大的光荣,不用换吧!”

    看来石诚真是被打傻了,不仅县官摇头,就连刁蛮小姐也愣了一下

    李县令满意地离去了,美少女带着甜甜的笑意来到了表现优异的小奴隶面前,“咯、咯……石头,今天表现不错,本小姐就——少打你几下,看招!”

    惨叫、逃跑、追杀,鸡飞狗跳的一幕又开始了

    夜色来临,直到小魔女的马尾倒入了软枕之中,石诚才回到了自己房中

    奇怪的少年竟然不睡床,而是把自己泡在了一桶冷水之中,身子一入水,瘀青、疤痕诡异地以清晰可见的速度开始消失

    当最後一道瘀青消失的一刻,石诚同一刹那睁开了眼帘,两道星辰般深邃的目光透射而出

    就似画龙点睛那最後一笔,只是眼眸开合之间,石诚从一个平凡的少年变得飘逸不凡,仿佛与天地自然融为了一体

    原来“平凡”果然可以改变,原来石诚已不再——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