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狡猾家丁 > 第一集 第二章 男女之战
    发丝在飞扬,七彩水雾在弥漫,随着圣女失去理性的猛烈摇动,丝丝“水珠”汇成了细泉,缕缕泉水浸遍了石诚之身,浸透了二人身下的草地

    慾火肆虐之中,昏迷的少年不知道,美臀旋转的圣女不知道,那“泉水”不仅流过了少年的皮肤,最後还神奇地钻进了他体内

    深渊峡谷的浓雾之中,两双目光就将这奇蹟一幕看得清清楚楚,其中一道身影一振手中短刀,另一道身影却出乎意料地拉住了同伴

    “别急,水圣女功力高深莫测,咱们不一定是她的对手;听闻水之神功专为处子创造,如果失贞,就会失去五成功力,咯、咯……咱们就发发善心,让她死前也乐上一回.”

    浓雾掩藏了敌人身影,慾火蒙蔽了女人识海,浑然不知危险来临的水之圣女还在压榨石诚的,一点一点地将媚毒向幽谷玉门逼去

    “呀——”

    销魂蚀骨的酥麻有如九天惊雷,炸得圣洁玉人仰天呐喊,修长的後背已拱到了极致,平坦的持续蠕动,两瓣媚唇有如婴儿小嘴般连连吮吸男人的

    玉体在快乐中抽搐,圣女心灵却在痛苦中悲鸣,她体内的媚毒终於化解了,就连毒果的毒性也莫名其妙地消失

    天长地久般十几秒僵硬过後,回复清醒的圣女身子向旁一侧,只听最为靡地“啵”的一声,男人与女人的终於分离开来

    云散雨歇,但最为刺激的一刻却出现在这最後刹那

    圣女身子还在歪倒,还未闭合的猛然再次两旁一分,胀大成了美妙至极的“O”形,紧接着,她一鼓一缩,春水好似喷泉般从中喷射而出,把石诚淋成了水人.嘘……果然是“水”做的女人!冰雪晶莹的玉人强行站稳了发软的双脚,一想到自己白璧沾污,她致命的手刀立刻刺向了石诚的心脏要害

    “啊_”一

    惨叫来自男尊岛上,就在石诚与圣女大战时,另一种男人与女人的战争也正式拉开了血色序幕

    女皇一声令下,上千战船同时冲上了海滩,潮水一般的战奴跳下船去,发起了第一波攻击

    简陋的皮甲套身,残缺的刀剑护体,打着赤膊的战奴兵一个个如狼似虎,领头的一个战奴队长一刀斩飞了敌人的脑袋,血雾还未落地,一道沙坑已将他陷了下去

    战奴队长身形急速下坠,一道铁刺正好对准了他的眼珠,刺尖飞速在他瞳孔中放大

    身经百战的战奴没有慌乱,强行一拧身,一刀狠狠了坑壁之中,险之又险的挂在了半空,躲过了致命一劫

    “队长,小心!”後继的战奴发出了惨烈的惊叫

    一支长枪从坑壁内刺出,从战奴队长前胸杀人,後背穿出

    原来大坑之中还有小坑,小坑之内正藏着一排男尊帮战士,就是这麽一下,就有上百战奴死於长枪之下

    长枪还未从战奴队长胸口抽离,好几个战奴已经红着眼扑了下去,两柄长刀几乎同一刹那砍入了男尊帮战士的身躯

    血肉随刀飞溅,惨叫此起彼伏,战场之中没有对错,只有生死,不是生,就是死

    只是片刻的时光,沙坑已经“消失”,一堆屍体成为了後来者的踏脚石

    晴朗天空突然一暗,一阵箭雨铺天盖地而来,战奴兵没有盾牌,皮甲几乎没有作用,暂态死伤无数,狂冲的浪潮也被迫停了下来

    最高的战舰之上,一个女官凝声禀报道:“陛下,该让正规主力上了,再等下去,战奴会死光的.”

    高坐凤椅的女皇还在玩弄手中的长鞭,一脚踏在一个精壮俊美的男奴背上,无所谓地回应道:“让战奴给我冲上去,死就死吧,反正死的都是男人,咯、咯……看他们自相残杀就是好玩,没我命令,主力大军不许动.”

    ※※※※※※※※

    水之圣女的掌风从昏迷少年的身旁一擦而过

    娇喘吁吁的玉人强行将目光收了回来,适才一击的刹那,她无意中看到了男人上的丝丝血迹,那可是她的处子之血,莫名的感触让玉人瞬间杀气一软

    “咯、咯……圣女,要不要奴家帮你一把?”放浪的笑声四方回荡,一道丰满妖娆的红色身影破雾而出

    水之圣女神色微变,来人可不是无名之辈,而是水月皇朝四大杀手之一的箭女

    箭女摇曳而立,身未动,手未抬,但水之圣女却识海一颤,先天念力穿透虚空,正好看到了一枝三寸玉箭撕裂了虚空

    出其不意,箭出无形,果然不愧是皇朝最狡猾的杀手

    圣女意念一动,先天绝顶高手特有的念力展开了反击,念力如丝在空中盘旋,但那玉做的箭矢却中途速度一快,生生闪过了念力的捕捉

    箭之锋芒瞬间刺到了身前,水之圣女不由玉脸一惊,这才醒悟自己已失去了一半功力

    进,无影箭不停的逼近

    退,水之圣女的赤足跺在草尖连续後退

    就在这一进一退的刹那,草地突然砰地一声四散炸开,满天尘土飞扬,一道刀芒钻出了地面,短刀转瞬就砍到了水之圣女赤裸的後背

    刀女,皇朝四大杀手中的又一个超级杀手出现了;前有箭,後有刀,无影箭实则是诱饵,暗刀才是致命一着,两大杀手配合可谓天衣无缝

    一切说来话长,现实只不过眨眼之间

    水之圣女迅速调整着自己的呼吸,身体光速般适应了功力的变化,就在刀尖破体的刹那,她及腰披散的发丝突然如有生命般一跳,神奇地缠住了刀刃

    发丝一带,刀芒划身而过,发梢一抖,刀尖奇蹟般与无影箭撞了个正着

    “砰!”劲气在虚空炸开,妖娆的箭女与刀女现出了身形,二女联手一招虽破,但圣女也未逃出她们前後的包围

    “圣女果然名不虚传,冷云佩服,得罪了!”

    风未停,尘未落,第三个皇朝女人的身影又出现了;话如寒风,人若玄冰,白得好似冰雕的女人一步就跨越了十丈空间,一眨眼,冷酷的长柄单刀已砍到了水圣女头顶上方咫尺空间

    退,足踩草尖凝重後退,水圣女再没有先前的飘逸悠然,赤裸玉体凌空连续闪动,但怎也摆脱不了冷云的气机

    “咯、咯……奴家送你一箭!”

    箭女趁机又一次拉弓上弦,无影玉箭还真是够坏,竟然向圣女还未完全闭合的玉门直射而来

    长刀暗箭同时杀到,无力闪躲的圣女突然脚一勾,一面——人肉盾牌立刻升空而起

    昏迷的少年连惨叫也来不及发出,蓄满内息的玉箭从他胸前对穿而过,余劲把他破灭的身体震到了几丈之外,掉入了寒潭深水之中

    与此同时,圣女强自一掌拍在了冷云刀身之上,虽然拍开了刀锋,但却被刀身的狂暴劲气震得经脉翻腾,鲜血随着飞抛的躯体拉出了一条惨烈的轨迹

    血雾还在盘旋,刀女已好似一条毒蛇般,无声无息来到了重伤的水圣女面前,“听说水之玄功号称不死秘法,不知斩下人头後,还能不能活?”

    娇小杀手双目杀气弥漫,短刀一震,疾如闪电般砍向了圣女修长优雅的颈项

    生死瞬间,充斥峡谷深渊的血腥突然一荡,一股轻柔的春风吹散了迷雾,吹开了刀女手中的刀光

    “刀下留人!”

    一对长身玉立的男女在圣女身边凭空突现,清风徐徐,衣袂飘飘,人与空间浑然相容,仿佛他们已在那儿矗立了千百载一般.“男尊帮帮主,陆云天!”震撼与惊惧脱口而出,三个皇朝女将同时大吃一惊,箭女更惊声问道:“你不是在男尊岛吗!”

    一袭儒衫的陆云天淡淡一笑,不置可否,他身旁的高挑美妇解下青色披风盖在了圣女身上.然後一起身,风华绝代瞬间变成了狠辣无情,盯视着皇朝三女道:“是谁把我木青霞的女儿弄成了这样?说!”

    “咯登!”皇朝三女的心神再次一沉,甚至比认出男尊帮帮主时还要凝重,木青霞虽然没有丈夫陆云天功力高深,但三女却宁愿面对陆云天,也不愿面对有毒手天仙之称的木青霞

    传说果然不假,三女这才稍一迟疑,毒手天仙玉容不变,一道寒光突然撕裂了虚空

    光芒一闪而过,深渊峡谷陷入了一片死寂,刀女呆呆地看了看木青霞,又缓缓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没有疼痛,没有鲜血,只有一个穿体而过的焦黑小孔

    “火、龙、针!”

    刀女一字一顿说出了人生最後的三个字,随即砰然摔落尘土,死不瞑目

    木青霞天仙般的雍容玉脸笑意盈盈,藏在袖中的毒手则是杀气森森,仿佛好友嬉笑般继续问道:“你们现在能告诉我,谁——害了我女儿吗?”

    冷云依然好似一块玄冰,长柄刀尖随着木青霞的袖口一起移动,而箭女却无力闪躲毒手天仙的杀气,人类求生的本能令她忘记了皇朝的铁血规矩,花容失色道:“夺你女儿贞的男人已经死在潭中,下药的侍卫也已被女皇处置,与我等无关.”

    “是吗?那留你们也没用了!”

    木青霞玉脸如春花绽放,皇朝二女却心神大惊,直接感受到一股杀气侵入了心灵;无论是谁,面对毒手天仙与天下第一暗器“火龙针”,必然会有命在须臾的感觉

    就在生死瞬间,陆云天的大手轻轻搭在了妻子手上,就像江湖传言一般,他制止了妻子大开杀戒,“青霞,算啦,她们只不过是受人指使而已;纤尘需要及时疗伤,走吧,正事要紧.”

    木青霞明显对丈夫的仁慈有点不满,但还是收回了杀机,一边随丈夫转身而去,一边饱含深情地白了丈夫一眼,“唉,人家已经好久没杀人了,刚找到点感觉你又扫兴,真没意思!”

    直到一对正邪夫妻在雾霭中飘然而去,皇朝二女心中的压力这才清失,一回神,她们发觉自己的後背已是一片冷汗

    外敌一去,箭女的妖娆风情依然被寒冰冷冻,望着不言不动的冷云,惊疑不定道:“将军,你……你要杀我吗?”

    “你已经背叛了女皇,按照皇朝律令,必死无疑!”

    冷云话语微顿,看似冷漠的女将突然一声叹息,“你我相交多年,你又曾救我一命,去吧,以後好自为之,皇朝必定会通缉於你.”

    “多谢将军不杀之恩,奴家去了.”

    拖着轻伤的身体,丰满箭女迅速消失在浓雾之中,冷云矗立良久,这才带着刀女的屍体离开了峡谷

    ※※※※

    男尊岛的惨叫声早巳模糊不清,战奴死伤大半,皇朝大军攻到了主峰山脚,女皇终於慵懒地挥动了令旗

    “哗……”

    硝烟与人浪瞬间升高了数倍,鲜衣亮甲的正规军如狼似虎,当先一排比男人还高大的女兵手持钩镰长枪,整齐而迅猛地向前冲刺

    一刺一勾,无数残肢断腿留在了战场:当男尊帮好不容易用重盾守住阵势时,长枪兵一顿,从她们身後立刻滚出一排瘦小的女兵,左手护盾,右手持刀,娴熟的地趟刀法一现,成百的男人瞬间矮了一截

    血肉横飞之中,男尊岛上急忙扑出一批高手,而皇朝大军却突然向後微微一退,一排五大三粗的蛮女冲了出来,人人都扛着一面巨盾

    “呀——”

    暴龙般大吼声中,男尊帮防线顷刻间溃败,盾上密布的尖剌挂满了血丝、肉丝、碎骨……好生恐怖

    “唉……挡不住了,咱们也上吧,只希望兄弟们的牺牲能有价值.”

    主峰之上,男尊帮几个香主一起朝南跪拜,磕头三遍後,早存必死之心的他们大吼着冲入了战场

    杀声巨浪终於淹没了男尊岛,冲天的火光一直烧了十天十夜,当风云散去後,男尊岛已化为了过眼云烟,男人时代呢,也消散了吗

    ※※※※

    大地不会为男人悲叹,天空更是亘古悠然

    在一片山间溪流乱石之上,一个好手好脚的少年正在呆呆出神

    不高不矮,不丑不帅,不奸不坏,如此——平凡,正是本该死翘翘的地球少年

    望着浅浅溪水映出的倒影,看着自己那张熟悉的瘦脸,石诚却感到一缕陌生,以及暗地里的兴奋,平凡的人遇到了不平凡的事,总会激动得手足发颤、心脏发麻

    低头看了看自己从山脚偷来的一套破旧麻衣,又抬头望了望那蓝得好似宝石般的天空,少年深深地吸了一口清新至极的空气,思绪飞出了脑海

    靠着多年看小说累积的经验,还有天生强大的幻想,石诚下了大瞻的结论——穿越,自己穿越时空来到了古代

    “哈、哈……原来书中真得有黄金屋、颜如玉,再翻一百遍也值!”

    石诚咧嘴一乐,噌的一声,那颗小虎牙瞬间闪现狡猾的光芒,仿佛也在为命运变换而欢呼雀跃

    怪笑声特别地无耻,一想到自己拥有二十一世纪的知识,他觉得天地刹那变得无比渺小,而他石诚单手可以顶天,单脚可以立地

    嘎、嘎……我可是超人,随意弄几样小东西出来,一定就能迷倒千万人

    金钱、美女、不可思议的人生,我来啦

    咬着山中野果,穿着一身粗布麻服,踏着一双破旧草鞋,石诚却像皇帝一样大摇大摆,向隐约可见的城镇方向展臂而去

    时光一晃,转眼就过了一天

    在一条背街小巷内,一个可怜的身影正在饥寒交迫中瑟瑟发抖

    “呜……杀千刀的小说作者,俺被骗了!”

    一心想当皇帝的石诚心中在流泪,经过一天的打击後,他终於从身边同样发抖的乞丐口中知道了他不想得到的答案

    这确实是古代,但却不是他熟悉的那个历史空间,而是一个半封建、半奴隶,还有一点点小资缩影的奇怪世界,他那所谓的“先知”本领立刻变成了狗屁不通

    这儿是镜花大陆,只有一个强大的女权国家水月皇朝,在这女皇当政的异界大陆上,男人竟然是卑微的代名词

    石诚刚一进城就被当作乞丐赶到了旮旯角落,他那满肚子的“创造发明”根本没有展示的机会

    “鸡鸡那个东东,他娘的!”

    连串的咒骂从少年口中冒出,皇帝梦早已破灭,他此刻只想填饱肚子,看了看四周一脸麻木的乞丐,他猛然一咬牙站了起来

    咱可是有文化的现代人,怎麽能与乞丐为伍呢?哼,当不了皇帝,还不能当强盗吗

    第二日,还是那个旮旯角落,立志当强盗的少年不仅饿得厉害,而且还鼻青脸肿

    他真的出手了,但却没有料到这个世界这麽变态

    石诚一米七五的个头在这儿变成了瘦小种族,找不到合适目标的强盗最後一咬牙,选择了一个小孩手中的糖葫芦下手,可没想到那小孩却像怪物一样,回身就是凌空三脚,石诚左脸那清晰的脚印就是变态小孩的杰作

    望着恶魔一般的夜空,石诚又开始发呆

    好在平凡人也有一个优点,平凡的石诚早已培养出不怕苦,不怕累,甚至不怕丢脸的乐观精神,适应力超强的家伙很快又找到了人生目标

    鸡鸡那个东东,咱做不了强盗,那就当小偷,嘿嘿……就是不当乞丐

    第三天一早,立下新目标的家伙咧嘴一乐,小虎牙瞬间闪闪发光,眼珠一转,他连哄带骗地把几个乞丐带到了街角

    “等着,我这就去给你们拿包子,记着哟,包子一扔过来,立刻跑!”

    仔细交代完毕後,石诚又对着墙壁练习了一下表情,然後才在乞丐们看好戏的眼神中走向了一间包子铺

    一步踏出,石诚的面容身形都还是老样,但他那颗狡猾的小虎牙已深藏不见;第二步踏出,憨厚的气息好似水一样笼罩了他身形,就连石诚自己也没有发觉,变化是那麽的快,那麽的神奇,特别是他的双目,远远就给人一种极度诚实的良好感觉

    几粒石子装入了烂钱袋,假钱袋故意挂在麻绳腰带上,一头奇怪短发的少年不快不慢地来到了包子铺门前

    “两个包子!”

    石诚平静无比假意掏钱,就在小二弯腰低头的刹那,他突然抓起几个包子,回身就向不远处的乞丐们扔去

    “小二,乞丐偷包子啦——”

    石诚脸上展现出无比的激动,正义的大手指向了正在逃跑的几个乞丐身

    愤怒一下充斥了包子铺,这才大清早,才来第一个客人就遇到小偷,那五大三粗的老板娘立刻暴跳如雷,一马当先追了出去,完全忽略了不合常理之处

    几个店小二自然不敢怠慢,转眼间,包子铺就变成了一个空店,“老实”的客人笑了,小虎牙亮了,狡猾的气息好似水一样流遍了他全身

    片刻之後,那凶恶的老板娘无功而返,包子铺立刻传出杀猪般难听的尖叫,刚刚出笼的包子全都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