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其他类型 > 穿越天龙之风流虚竹 > 第040章 美人浴,鸳鸯浴
    屋子里只剩下两个人,气氛有些诡异,虚竹四处看了看,甘宝宝犹豫了一下,脸色红了一下,不过还是说道:

    “公子,我想洗浴一番。”

    “哦,你洗吧。”

    虚竹毫不在意的说道,依然在四处的看着,没有一丝觉悟的样子,甘宝宝有些气苦,公子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难道不知道要回避么?现在觉得全身痒痒的,十分的难受,只想马上好好洗洗,也顾不得羞涩,低声道:

    “妾身要洗漱,所谓男女授受不亲,还请公子规避一下,请公子见谅。”

    虚竹睁大了眼睛,还有这道理,我出的房钱,最后却把我赶出去?不过留在这里好像也不太好,还想看一副美人出浴图呢,不过看着甘宝宝面红过耳的样子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摸摸鼻子,道一声告罪,遂灰溜溜的出去了,满脸的沮丧之色。

    看虚竹垂头丧气的出去了,甘宝宝则是嗤笑了一下,只觉得十分有趣,关上门,这才出一口气,还别说,这公子还真有意思。

    调好了水,甘宝宝慢慢褪去衣衫,露出如雪的肌肤,跨步进了浴桶,似乎牵引了伤势,皱了一下眉头,不过随即眯着眼睛,享受着片刻的洽意。却不料,这一切早就被外面的虚竹看了正着,虚竹何许人也,大色狼一枚,怎么错过这一幅场景?小心的在窗户上划了一个,把里面的情况看了个一清二楚,看着那如雪的肌肤,那对少妇特有的大白兔,还有那一片黑黝黝的森林,只看得虚竹流了口水尚不自知。

    正看着甘宝宝舒服的躺在浴桶里,不时清洗着那跳跃的白兔,虚竹恨不得马上进去亲自的揉捏一番,突然间,一丝危险的感觉蔓延,有人,虚竹马上惊觉,论内力,当今恐怕早已再无敌手的虚竹,五官六感也变得特别的灵敏,一丝一毫的动静也逃不出他的观察,静下心来,探索的那人的位置,貌似是在甘宝宝屋子的上面,虚竹心下顿时大怒,我还没动手,居然还有人来争。

    轻悄悄的飞起,尽量不惊动那人,轻轻落在边缘,就发现一个猥琐的男子蹲在屋顶,掀开一片瓦,正一脸猥琐的笑容看着下面,虚竹看了看觉得有些眼熟,一看这不就是四大恶人之一的云中鹤吗?

    原来,云中鹤也得到消息甘宝宝出谷似乎在找什么人,而他也得到大哥段延庆的命令想办法抓住段正淳的女人也好做威胁,以前在万劫谷云中鹤就对甘宝宝垂诞万分,不过那时候还有些忌惮钟万仇,现在钟万仇已死,便再也不在顾及,得到消息说甘宝宝和一个年轻的男子来到了这家客栈,不料却正好看到甘宝宝洗浴,遂有了这一幅诡异的情况发生。

    云中鹤看了一会,咽了口唾沫,从怀里掏出一个吹筒出来,小心的向屋子里吐出一股烟雾,虚竹本想制止的,不过想到云中鹤不可能伤害其性命,遂坐观其成,果然云中鹤起身准备准备下手,抬头一看,正发现虚竹冷笑的看着自己,大惊之下,虚竹大喝:“哪里的贼,还不束手就死!”

    这一喝,屋子里的甘宝宝则是大惊失色,屋顶上顿时乒乒乓乓的打了起来,起身准备穿衣服,却如何感觉全身无力,几次也挣扎不起来看样子,是中毒了,不过随即这么这么燥热啊,不好是春药。

    甘宝宝无能为力,只感觉变得好痒,虽然无力,却也勉强把手伸入底下意图止痒,所谓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三十多岁的甘宝宝也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这样的自我止痒的方式,也不知道做过多少次了,这一次却是怎么也觉得无法止住,只觉得变得好空虚,急需要什么来填满。

    “贼,哪里逃!”

    随即就没了声音,看来是追赶那贼人去了,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回来,甘宝宝心下一松,遂又沉溺于那种感觉之中。

    另一边,云中鹤虽然准备远遁,虽然他武功不高,不过轻功不错,这也是他屡屡可以逃脱的原因,可惜遇上了虚竹也算是他够倒霉的,很快,云中鹤便被虚竹抓住了,抵在墙上,这里是一处五人的巷子。

    “刚刚你放的是什么毒药?”

    虚竹恶狠狠的说道。

    “三……三日笑散。”

    云中鹤看着那杀人般的眼睛,颤颤巍巍的说道。

    “哦?七日笑散?可有解药?”

    虚竹笑眯眯的问道,不过云中鹤看着这样的眼神,更加的害怕:

    “没……没有解药……一旦有人中招……必须三日内……每天……每天和人三次……不然欲火焚身……轻……轻则武功尽费,重则要人性命。”

    听完云中鹤这么一说,虚竹顿时眼睛亮了起来,这真是好东西啊,虚竹丝毫不顾及什么,大放的从云中鹤的怀里取出不少好东西来,什么“干柴烈火丹”壮阳用的,一柱擎天散,烈女等。

    “你这色魔,带这些东西害人,全部没收了。”

    虚竹毫无愧疚的全部收入怀中。云中鹤傻眼了,这,这是怎么回事?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只觉得眼前一黑,慢慢丧失了意识,就好像永远也醒不过来了。虚竹看着云中鹤倒下,冷笑一下,随即几个残影,便早已经不见人了。此刻,甘宝宝的房间里怕是早已经忍不住了吧。

    他猜得没有错,甘宝宝此刻越发的迷乱,满脸潮红,一只手捏着自己的胸部那对大白兔,一只手在下面不断的摩挲,无奈全身乏力,却是怎么也使不出力气,只感觉的虚空感更加的强烈了,那里源源不断的流出水来。此刻,在偷看的虚竹早已经是目瞪口呆了,这药效也太厉害了吧。的小兄弟早已经撑起了很大的帐篷了,直到看到甘宝宝忍不住发出呻吟的声音时,再也忍耐不住了。

    “砰砰砰。”

    虚竹假装敲了几下门,说道:

    “钟夫人,刚去追赶贼出了一身汗,我也想洗一下,你不介意吧。”

    边说边就推门而入了,被敲门声勉强提起一点理智的甘宝宝则是脸红的看着虚竹盯着自己的胸部,而自己的一只手还在摩挲着下面呢,被这么一刺激,只感觉一种快感汹涌而来,顿时发出一阵呻吟的叫声,可是那种空虚感似乎丝毫没有减弱,反而更加的强烈了。

    虚竹也是再也忍不住了,三下五除二的脱去了衣服,露出了那狰狞的的小兄弟,随即“扑通”一声,也跳进了浴桶里,所幸,浴桶很大,两个人绰绰有余。

    “公……公子。”

    虚竹一跳进浴桶,就一只手抓住了那俏丽的大胸,甘宝宝只觉得一种全身的麻酥感不断的涌来,比自己摸着更加的爽快,虚竹的另一只手也早已经深入了那一片森林之中,不过他用的劲更大,三根指头全部伸了进去,只觉得里面滑腻异常,不禁感叹,少妇就是不一样啊。

    被这么一弄,甘宝宝早已经沉入其中难以自拔了,随即不顾羞耻的抓住了那只火热的,虚竹只觉得浑身大爽,虚竹的手抚摸着她那完美的身体,他的手揉捏着她的傲人的胸部,同时嘴唇也开始吻上了她的脸颊,一直到她的嘴唇。甘宝宝当然不愿意虚竹吻上她可是虚竹这个时候却将另一只手滑向了她的。在她的幽谷上抚摸了片刻,然后伸出一根手指了进去。

    只是这简单的刺激就让甘宝宝呻吟出声“唔~!”

    而虚竹也趁着她开口的瞬间将他的舌头伸入了进去,虚竹贪婪的全力追捕她香滑的丁香舌头,而且很快与她的香舌纠缠一起。

    甘宝宝口腔里的香津玉露段誉饥渴地吸吮不休,如此般窒息式的拥吻、甘宝宝有生以来尚属首次遇到,她很快就气息休休、娇喘浪啼,乏力挣扎,小嘴不住发出尽是惹人沸腾:「唔……唔……唔……唔……」之娇吟声。

    虚竹搂著甘宝宝那香喷喷柔若无骨的胴体,心里乐开了怀。

    甘宝宝实在喘不过气来、拼命摇摆皓首以摆脱他窒息式的湿吻,「唔唔……唔唔……」。

    虚竹松开她红唇之后,随即吻向她耳垂、细致的粉颈,他更用舌头舔她耳里的洞洞,登时令甘宝宝全身发软,娇喘连连。

    虚竹嘴里不住称赞著:「唔唔……好香的粉颈……唔唔……好滑的肌肤……」

    更是令甘宝宝娇羞不已,她多么的想推开眼前这个人,她的身体已经不受她的控制。

    虚竹一点点的吻了下去。来到她傲人的胸部上。发热的嘴唇吻住另外的浅红色,他仔细品嚐,又用手轻揉、细捏、使之变形……用不同方式和力度去把玩甘宝宝的一双骄人,他甚至用舌头在上打圈,用牙齿轻咬、慢磨她那突出变硬的。

    从来未尝试过这样子调情的甘宝宝被吻被舔被轻咬得十分舒服,以致早已湿漉漉了,蜜汁液流过不停呢。

    她曾经发过誓以后都不会再接受男人的疼爱,可是虚竹的爱抚让她慢慢崩溃。

    时间随著彼此的喘息声中分秒溜走,虚竹并不满足单单甘宝宝雪白香滑的酥胸而已,当这对饱满圆润的被吸吮到又挺胀又突出时,他的手开始在甘宝宝的胴体上四处游走揉捏抚摸,它越过微鼓起的腹部,来到了那圣洁胀鼓鼓、被乌柔细长的毛发覆盖的上,甘宝宝那两片肥美娇嫩又湿漉漉的花瓣一开一闔地颤动,和喷著热气;中间那条粉红色的裂缝正渗出乳白色透明的蜜汁。

    他仔细地用中指伸入那水汪汪而粉红色的裂缝,一阵子的轻刮搅弄,混合着洗澡水的搅动。甘宝宝早已经发情了。

    他同时又把手指伸进里去进进出出,有时则轻捏那突出的小……

    「啊……你……不能……碰……那里……唔唔……」

    甘宝宝那里经得起这般高超的性挑逗,已完全陷入的深渊里,她粉嫩的肌肤呈淡红色,曲线优美、柔若无骨的胴体正散发著如同春药般诱人的体香。

    虚竹见到甘宝宝如此般娇媚浪的美态,她身上诱人的肉香绕鼻而至,早让他欲火焚身,之大早已胀硬如铁。

    可是虚竹并不想就这样的满足她,因为他想趁机永远收服甘宝宝,一定要让她自己说要。

    他的手指轻轻的动作着,舌头也与甘宝宝的香舌搅拌着。他又吻上了甘宝宝的耳坠,嘴里道:“钟夫人,你还要让我离开你么。”

    甘宝宝媚眼如丝,虽然已经将她迷失,可是她也不想放弃。刚想出声反抗,虚竹的手指又捻住了她的花蒂。

    当即要反抗的语言被打消,在虚竹的动作中甘宝宝终于完全的被给饱满。她的眼睛疯狂的转动着。期待的看着虚竹。不过虚竹依旧不满足她而是道:“如果你要的话,你就说出来。”

    虚竹握住甘宝宝的右脚。他双手捧起那完美无瑕的玉足,仔细轻柔的抚摸了起来。虚竹一手握着甘宝宝的玉足,一手顺着甘宝宝圆滑的小腿,缓缓游移至甘宝宝丰盈柔嫩的大腿。他来回抚摸,迳自向前,当抚至臀腿交界那块隆起的多肉地带,他改抚为捏,大力的搓揉了起来。

    刹时间,甘宝宝只觉极端的空虚,虫行蚁爬般的搔痒,钻心撕肺的直往体内漫延。紧闭双眼的甘宝宝,脸颊被欲火烧得通红。她眉头紧蹙,小嘴微张,鼻翼开合,轻哼急喘。虽然她极力压抑,但浓浓的春意,已尽写在她娇艳的面庞。

    虚竹见甘宝紧闭双眼,眉头轻蹙,一副欲火焚身,性急难耐的模样。不禁心想,再刁她一会,让她忍无可忍,那才来得妙呢!他将甘宝宝浑圆修长的玉腿架在肩上,张嘴伸舌,便顺着大腿内侧缓缓向上舔唆。甘宝宝痒的直如万蚁钻心她欲火焚身,娇喘呻吟,不知如何是好之下,竟呜咽啜泣了起来。

    虚竹道:

    "哭什么?是不是很想要?

    "甘宝宝:

    :"……嗯…"

    虚竹道:

    "想要就说,光嗯啊嗯的,我怎么知道?"

    “我要……我要。”

    虚竹站在甘宝宝两腿之间,托起雪白大腿,昂然挺起之物,猛然向前一顶。只听"噗嗤"一声,那根热腾腾、硬梆梆、又粗又大的宝贝,已尽根没入甘宝宝那极度空虚,期待已久的湿滑甘宝宝十多年未有开恳的幽谷遭此一插当即大声的呻吟了起来。只觉全身都充满了美感。

    甘宝宝"啊"的一声长叹,只觉一股酥酥、麻麻、痒痒、酸酸,夹杂着舒服与痛苦的奇妙感觉,随着火热的,贯穿体内。她修长圆润的双腿,笔直的朝天竖了起来,五根足趾也紧紧并拢蜷曲,就如僵了一般。虚竹这一插,直接顶到她体内深处,从来未有人触及过的。

    至今始遭初探的甘宝宝,整个人几乎舒服的晕了过去;无限的快感排山倒海而来,体内就如同火炉点燃一般,烧得她全身不停的颤栗抖动。暴凸的肉菱,像是刮到了她的心坎,又酥又痒,又麻又酸,就如同触电一般。她只觉充实甘美,愉悦畅快,禁不住放浪的呻吟了起来。

    粗大的撑的胀膨膨的,甘宝宝不由自主的伸出双手,想要搂住男子坚实的身体。虚竹识趣的伏身,俩人紧拥亲吻,嘴唇密接,齿触舌舔;原始的兽性取代一切,的本能充分的发挥。虚竹开始狠狠的了起来,甘宝宝的也随着而一开一合,发出噗嗤、噗嗤的声响。加上浴水的混合更是乱不堪。

    粗壮火热的,每一均直达敏感的口,然后挤过了颈,钻到了里面。只是段正淳都没有达到的地方,那种紧缩吸吮的感觉,使俩人都感到极度的舒畅。

    一股酥酥痒痒的暖流,由深处,缓缓升起;椎心蚀骨,回肠荡气的愉悦,也随即来临。她白嫩的臀部疯狂的研磨挺耸,那种沛然莫之能御的舒爽,使得甘宝宝全身颤栗抖动,她死命的紧抱着甘宝宝,指甲也深深陷入甘宝宝的肩头。虚竹只觉陷入火热柔嫩的当中,不断的遭受磨擦挤压,部位更像有张小嘴在强力的吸吮;他只觉腰际酸麻,快感连连,随即挤过了颈,再次钻到里面,片刻之间,已禁不住的狂喷而出。一股清凉的循着直透而入,射满了。虚竹只觉麻痒舒畅,直钻五脏六腑,一时之间神清气爽,更是坚挺不倒,益发粗壮。他见甘宝宝粉脸通红,鼻儿紧皱,小嘴微张,两眼蒙眬,一副舒畅迷惘的模样;禁不住又蠢动了起来。

    随即把甘宝宝从浴桶里捞了起来,随便的擦了擦,就把甘宝宝丢到了床上,看着她嘴巴微开,随即就把刚从她里抽出的大塞紧了甘宝宝的小嘴里,一时之间,春色满屋。

    二人的呻吟声整夜的回荡着…………

    虚竹喘气的从甘宝宝身上下来,看看窗外,却已经是天色微明了,没想到,居然从天色刚黑干到快天亮,梅开三度啊,爽透了。甘宝宝这时候也已经神色恢复了正常,也早已经明白这事情这么回事。想到段正淳,只觉得万分的愧疚,用被子捂住了脸。虚竹见状,知道甘宝宝想起了段正淳。

    “宝宝啊,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不会做个负心薄信之人。”

    甘宝宝浑身颤了一下,不过没有说话,虚竹心里却是乐开了花,嘿嘿,还有两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