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其他类型 > 穿越天龙之风流虚竹 > 第039章 终南山下,巧遇甘宝宝
    虚竹这一走,便是千里之行,所幸不愧是良马,居然一直没有歇菜,看来所挑的的确不错,随着天气的慢慢变热,也越来越靠近南方了,依据玄天部的情报来看,段正淳应该绕道四川了,不过四大恶人乃是西夏一品堂的人,查找一个王爷的下落,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所以段正淳几人被擒也就不出意外了。至于段誉一行人,则是又被王夫人抓了个正着,现在关键的则是应该先去救段正淳还是段誉呢?王夫人纵然性情古怪,不过对段正淳一直念念不忘,应该不会对其下手,打定主意,随即朝着给的方向前行。

    看着眼下的这座翠绿巍峨的终南山,大气磅礴,颇有威势,也难怪全真教会把这里他们的清修之所,虚竹暗自感叹,大有把灵鹫宫也搬到终南山之势,不过随即想到可能全部笼罩在大宋的势力范围之内,反而会有所限制,这时,他也不禁对当初灵鹫宫的初代主人的魄力敬佩不已,毕竟远在西北,虽然各方势力庞杂,但只要你足够的强大,便没有人敢打扰你,所以这样灵鹫宫也就可以一代代比较完整的传承了下来。

    压下了自己的冲动,四处看了看,此处可谓是僻静,人烟稀少,正在神游之时,却被一阵不和谐的声音打断:

    “你们跟随了我这么久?到底欲何为?”

    一个女子的声音冰冷,却显得十分的疲乏,虚竹心念一动,随即几步就赶往所在地。一名身着缟素的少妇,手持一柄短剑,身上粘着不少的血迹,双眼充满着血丝,却显得十分的冰冷,看着眼前的三个人,那几人都不说话,却都好像受过特别的训练似的,堵住了少妇的后路,三人拿着短刀,目光冷静,衣衫上也粘着不少的血迹,看起来都有三十多岁的样子。

    “还是劝夫人束手的好,好几天了,你的体力也到了极限的吧,不然刀剑无眼,万一不小心在夫人的脸上划几下就不太好了,再说了,我这几个手下火气也是很大呢。”

    一名看起来是头领的人,阴笑的说道,其他两人顿时眼前一亮,看着少妇的眼神也变得放荡起来。虚竹也不得不佩服这人,三眼两语不但打击了敌人,也提高了士气,果然那少妇脸色白了一下,随即牙一咬,举剑朝那头人刺去。

    一时之间,场面有些混乱,不过看那几人砍杀的样子,似乎都没有砍向要害,应该是打算活捉,眼看那头人趁其不注意,一掌记在了少妇的后背,顿时,小嘴吐出一口血来,随即步伐招式开始乱了起来。虚竹大怒,三个大男人对付一个女人,还这么下三滥的手段,真丢人,他可不知道,对付这个少妇的本来有五人,已经被杀掉了两个了,自然不敢大意。看那个头人准备再次绕道身侧,抬手准备下手时,虚竹知道要是在这么一下,那妇人准被擒,遂随手摘下一片小叶子,运劲发了过去。

    那头人原本暗自得意,在这么一下,就可以轻易完成任务,不料只觉得手掌一痛,顿时使不出力气出来,一看却只是一枚小小的叶子,正插在手掌中,大骇之下,忍住了疼痛,大喊:

    “哪路道上的英雄,这么不出来一见?”

    其他几人见状,顿时警惕万分,随即四处扫视,少妇也觉得力有不逮,却突然被打断,顿时也想知道是谁,众人只觉得眼前一闪,一道身影已经在自己面前了,看起来不过二十左右,一身白衣,正笑吟吟的看着他们,此人不是虚竹是谁。

    众人见露出了这么一招,也都不敢大意,眼前的这个少年可不简单,那头人小心问道:

    “不知小兄弟是哪路道上的?”

    虚竹哪里看这几人,近距离的看那少妇一眼,只觉得白肤若雪,精致的五官,很像一个人?嗯?小钟灵啊,小钟灵那水灵灵的样子可是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和此人极为的相似,难道是小钟灵的母亲甘宝宝?极有可能,小钟灵和段誉一起,而钟万仇已死,万劫谷也没几个人了,甘宝宝这才出来寻女儿,不过到底是找女儿,还是找段正淳就值得考究了。

    众人只觉得虚竹看的那少妇眼睛都直了,以为是贪图美色,也都放下心来,那头人笑了一下,却有一道杀机一闪而过:

    “既然少侠也垂诞这个女人,不如又少侠亲自擒下如何?等少侠玩腻了,我们只要活人就行。”

    那妇人见虚竹盯着自己无礼,心下也是恼怒不已,这人看起来不错,居然也是个登徒子。在听头人这么一说,随即脸色更是发白,前门狼还没有驱走,后面虎就已经来了。

    “咳咳。”

    虚竹咳嗽了几下,随即脸色一正道:

    “你们这几个恶人,当本公子是何人?”

    众人脸色顿时一道黑线,刚才那赤裸裸的眼神,难道还能看错不成?眼看无望,几人随即举刀朝虚竹招呼,可惜,三人还没有近身,一招还没有到,就只感觉眼前一花,随即感觉全身几道道一麻,随即就感觉全身好像有无数的蚂蚁在嗜咬一般,丢下刀,满地乱滚,惨叫起来,手上在全身不停的挠,浑身顿时渗出血来。

    那妇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三人已经是这般惨状,只觉得浑身发寒,此人看起来人畜无害,怎么下手这么狠辣?

    那头人勉强压下这种难受,大声求饶,虚竹饶有兴趣的看了一下,也正好要问点东西,随即点了几道道,那人才摸了一把汗,颤声道:

    “麻烦大侠把他们两人也止一下,我才好全部告之。”

    虚竹觉得有些奇怪,不过也觉得这人蛮够义气的,却觉得有些不对,却不料三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牙一咬,一声闷哼,嘴角流出黑血来。见三人自杀,虚竹暗骂一声,找出三人的携带之物,其中有一块是一品堂的腰牌。

    “一品堂!”

    那妇人也是惊呼一声,看来她也是知道。

    “敢问妇人尊称?”

    虚竹微微一低头,问道。

    “不敢不敢,叫我钟夫人便是。”

    妇人道一个万福,小心回答。

    “哦,尊夫是钟万仇吧。”

    虚竹看了少妇一眼,发现她眼神依然很是警惕,妹的,再怎么说,我也救过你一次,怎么就这么警惕?

    “敢问钟灵是你什么人?”

    虚竹明知故问。

    “钟灵是我小女。”

    钟夫人眼色一喜,随即道:

    “敢问少侠见过小女么?”

    虚竹点头,随即只是小心的说了一些怎么遇到钟灵的,也表示她现在很安全。

    “钟夫人国色天香,在下刚才一时失神,还望夫人见谅。”

    虚竹鞠一躬。

    钟夫人面色一红,心下却是感觉甜甜的,谁不喜欢被赞美啊,刚才的不喜也就烟消云散了,对这个少年也是大有好感。当下道:

    “未亡人不敢当次赞誉,敢问公子称呼?”

    “哦,在下虚竹子。夫人直接喊我虚竹便好。”

    虚竹觉得不能这么说下去了,只觉得浑身不自在,毕竟他又不是读书人,老是这么文绉绉的,实在受不了。

    “夫人是去哪里呢?不如我送一程吧。”

    虚竹笑着问道。

    钟夫人哪里知道去哪里,得知小女无恙,心下也就放下心了,总不能说是去找段正淳吧,满脸的迷茫之色。

    “还是去集市买几套衣服,养足了精神在做筹划吧。”

    看甘宝宝这般行为,又看了看她的上下,笑着说道。甘宝宝也觉得浑身不自在,也想好好梳洗一番,遂点头答应了。

    向行人打听了最近的一个小镇子,两人遂朝那里走去。

    虚竹本还以为钟夫人会买朴素些的衣服,却不料买都是花花绿绿的喜色长裙,不料付钱时,甘宝宝一副窘迫的样子,虚竹哪里放过这个机会?笑吟吟的付钱,甘宝宝一副羞涩的样子,也都几令虚竹心下痒痒的,看来甘宝宝果然对钟万仇没什么感情啊,丈夫才死了没多久,就已经将他丢在了一边。

    “天色不早了,我们找间客栈吧。”

    虚竹问道,甘宝宝点点头,答应了,四处看了看,找了一家看起来不错的客栈,两人进去了。

    展柜只觉得眼前一亮,好一对俊男靓女,不过,那女的貌似比男的要大不少。

    “掌柜的,来两间上房!”

    虚竹故意高声说道,同时不断的朝那掌柜的使眼色,那掌柜的何等的精明?哪里还看不出来,看来是这少年人不知是哪里拐带的少妇啊,心下暗自鄙视了一番,不过面色不变,假装翻看了一下账本,随即为难的说道:

    “不好意思,上房只剩下一间了。”

    虚竹暗自朝掌柜的点点头,身后的甘宝宝哪里知道这些猫腻,虚竹回头故意为难的说道:

    “钟夫人,怎么办?不如我们去找下一家吧。”

    甘宝宝也是为难,这一家算是最好的了,其他的她还真看不上,再说了,看人也不是很多啊,这么会没有房间了呢?那掌柜的一看生意要溜,急着说道:

    “两位两位,别急啊,虽然只有一间,不过却是极大的,各种设施完全,还是以前的一位的富家公子才退下来的。”

    虚竹点点头,道:

    “那我们先看看再说吧。”

    甘宝宝也是为难,听虚竹这么一说,也就不由自主的答应了,到房子一看,果然奢侈,两个套间,各种家具也是完备,还有一个专门洗澡的小浴室,屋中的那张大床简直大的奢侈啊,一看就知道是干嘛用的,见到这幅摸样,甘宝宝也是很是喜欢,虚竹遂朝后面暗自诽谤的掌柜说道:

    “好吧,掌柜的,就这间了,这是房钱。”

    虚竹丢过一枚碎银子,掌柜的接过一看,一喜,讨好的说道:

    “那好,你们慢慢看,有什么需要的喊一声即可。”

    随后小心推门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