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其他类型 > 穿越天龙之风流虚竹 > 第038章 除仇敌,千里单骑
    “主人什么时候下江南?”

    梅剑问道,其他三人也都希冀的看着虚竹,看着那兴奋的眼睛,虚竹有些心虚,毕竟这次主要是去泡妞的,带几个丫头,怎么着也不合适吧。

    “尽快吧,不过我打算一个人去。”

    虚竹还是直接说道。

    “这这么行!”

    其他几人惊呼。

    “此次江南之行,可能危险性比较大,而且敌暗我明,十分的不妙。”

    虚竹这么一说,觉得反而好像为他人着想一样,不过这么一说,四人也都知道主人嫌自己本领低微,一起,跪下,只恨自己不努力练功。

    “婢子知道自己本领低微,可主人身边总要有服侍的人,再说我们姊妹四人,不怕危险。”

    梅兰竹菊四人这么哽哽咽咽一说,虚竹看了良久,把四人扶起来,还是摇摇头,这一次真是为她们着想,想想段延庆何等的手辣,连岳老三都毫不留情的杀掉,何况是其他人,虚竹依然自问自保没有问题,但是带上其他人就不敢保证了。

    “听我说。”

    虚竹苦笑道,一边替她们擦眼泪,

    “我一个人还怕什么,自信自保没有任何问题,不过这次的对头非同小可,再说了,万一你们要是受点点伤,我还不心疼死啊,再说了,你们留下还有其他的要事要办。”

    四人这时候也知道虚竹已经心意决绝了,也就不再要求,虚竹随即告诉她们怎么办,隐隐约约之间,虚竹觉得宫中的所有大权集中于余婆婆一个人之手,虽然余婆婆忠心耿耿,但无法表明其他人也是如此,所以这次借助武器的贩卖问题,逐步解决这个问题。

    随即要求红玉回去马上扩大兵器坊的规模,并且以前的一些图纸由易到难,依次要生产,并且要大力提高工人的地位和待遇,想办法不断提高武器的生产速度和质量,要求在自己回来后,可以看到一座真正规模的武器坊,直接拨给了她五十万贯,此外进一步和潘仁美的谈判,以后的箭矢长枪大刀,凡是有能力可以提供的,都可以贩卖,并且价格要控制的十分得道,保证哪怕量少也要高价的程度。

    随即让红玉配合梅兰竹菊四人,逐渐运输一批可以装备五千人的武器提供给西夏的银川公主,随后拿出二十万贯让其交给在大辽的大哥萧峰,并且再提供一批武器。告诉红玉可以分批慢慢来。但要保密,不希望自己的底牌提前出现。

    随后又向红玉出一计可除仇敌王虎:借刀杀人。说路途凶险,希望可以派饶勇凶狠并且熟悉地形的将领担任护卫,符合这一条的,唯有王虎,随后在透露给一品堂,西夏一直缺少精良的武器,自己的铁质又不过关,也就经常打打草谷,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

    “但这样这批武器不就落入了西夏手里了么?”

    红玉皱着眉头,虽然此记可除仇敌,但她以前毕竟是大宋的人,不忍心这么便宜了敌人。

    “那主意就多了,想办法让西夏的人轻敌,在提前告诉王虎有人有人劫营,再或者西夏派人这么大张旗鼓的,想办法在他们饮食里动点手脚,不就是小菜一碟么?到时候,再从宫里面找一个两个帮手,对付王虎这种菜鸟,还不是绰绰有余。”

    虚竹这么徐徐一说,红玉的眼睛也就亮了起来,高兴的点点头。虚竹也是松了一口气,要除掉王虎虽然轻而易举。不过让他死在与西夏的战场上,也算是一个好归宿吧,战士要死就应该死在战场上。

    安排了后事,虚竹也就可以放心的进行他的江南之行了。

    眼见虚竹要走,几人一起为践行,以前虚竹让梅兰竹菊和自己一起吃饭,可惜这四个丫头怎么也不答应,这一次借着要走之际,虚竹软磨硬泡之下,几人纷纷和虚竹同席,几杯酒下肚,几个小姑娘脸红扑扑的,看起来十分的可爱,梅兰竹菊四人不知道轻重,见虚竹敬酒,几人还不是心惊胆战的喝下去?红玉就乖巧的多了,不动声色的就推掉了不少,也算是几个小姑娘唯一一个比较不错的了。一时之间,莺莺燕燕,莺鸣雀语,显得十分的热闹,几人也就忘了身份,各自表演拿手绝技,唱小曲,演剑舞,红玉还表演一项杂技,一顿酒喝的快三更了,这才依依不舍的散席了。

    以虚竹的酒量,这么一点也就毫不在意,所以也就没有用六脉神剑逼酒,不过还是觉得头晕乎乎的,毕竟他喝的最多了,红玉摇摇晃晃的告辞,回到了房里。梅兰竹菊四姊妹则是挣扎着起来想服侍虚竹歇息,却是连站都快站不稳了,没办法,虚竹只好一个个把她们抱了回去,这也是他第二次来到她们的屋子,昨天晚上压根还没有看清楚,抱着梅剑进屋,在看到屋子里一张大床,原来这四人发现不方便,于是便将两张双人床并在了一起。将梅剑放到了床上,给她脱掉了鞋子,不知道是不是她嫌热,眯着眼睛褪下了外衫,露出了鸳鸯戏水的肚兜,歪在一边,此刻已经微有醉意的虚竹,就感觉头脑里一片空白,不过随即又压下了这种念头,外面还有三个呢,不过小虚竹却已经是昂头挺胸,斗志昂扬了。这样每次抱美人的时候,小虚竹就和翘臀不断的摩擦,几乎快擦出火来,

    等抱着菊剑时,虚竹已经气喘吁吁了,面色泛红,不是累的,是压抑自己导致的,不知道是不是菊剑敏,还是上次留下了太深的印象,小虚竹一碰到菊剑的翘臀,菊剑迷糊中就不安的扭动着腰肢,这样一摩擦,几令虚竹抓狂,好不容易将菊剑放到了床上,虚竹却是致命也无法忍住了,他也不是那种可以忍住的人,随即一声低吼,就压在了菊剑的身上,三下五除二的就除去了一副,握着那对如膏腴的柔软,同时也顺着平坦的,摸进了那片湿热之地。虚竹左手从背后探入菊剑的衣襟里,入手满是滑腻温润的肌肤,虚竹顺势而上,一把抓住了她那不盈一握的,菊剑的不是很大,但弹力惊人,手感甚好。虚竹做怪地用手指掐了一下春梅的蓓蕾,换来的是菊剑娇媚的轻呼。

    而虚竹的右手却是走了下五路,轻轻撩起裙围,探手直捣黄龙。一路沿着菊剑的大腿内测向上,待扯掉她的亵裤,入手是一片温湿。虚竹的五指大军稍做停留,就直指幽深谷地,私秘所在。

    虚竹菊剑的罗裙,菊剑绝色的一丝不挂呈大字形躺在虚竹的身下,莹白如玉,柔滑似水,健美、修长、丰满、苗条,浑身上下绝没有一寸瑕疵。盈盈蓓蕾初绽,浑身闪耀着青春神采,尤其那双骄傲坚挺着的象两座软玉塑就的山峰,顶端那两粒晶莹剔透的红宝石四射着眩目的光辉。体下浅浅的草丛,丘陵底下掩藏着一痕红色裂缝大半可见,紧紧闭合,唇口娇小,正是无数男儿为之销魂的所在。

    菊剑脸颊绯红紧闭双眼。虚竹坏笑道握住那对丰满的。

    “菊剑妹妹,睁开眼,和你主人在一起做时可不准闭眼的哦。”

    虚竹听菊剑的喘息也知道她已经醒了,菊剑慢慢的睁开眼脸颊更是绯红,

    “主人,你好坏。”

    菊剑羞得满脸通红,急忙翻过身子,还是将玉背和香臀裸露给虚竹。

    虚竹邪笑的翻过菊剑的身体:“给姐姐们看看嘛,来你们也都睁开眼看看吧,等下要把你们都吃了。”

    梅兰竹三人更是脸色通红,知道主人看出来她们没有醉,以前就羡慕菊剑妹妹可以得到主人的宠幸,心里有些吃味,不过现在也都不这么觉得了,三人看了一眼虚竹相继脱去自己的衣服。菊剑这才知道三人没有睡去,羞得面色更是通红。虚竹仔细的打量着菊剑的身体。手指怜爱的在她的娇躯上滑动着,也有好几个月没有疼爱这具娇躯了。

    水嫩嫩的脸,曲线玲珑、浮凹有致的身躯,玉雪柔滑的肌肤,未盈一握的柳腰,雪白修长的大腿,胸前对峙着两座软玉山峰,大腿中间突耸浅浅的,上面两扇紧闭的肉扉,洞口上半还隐现着黄豆大小的,这一切构成了一幅美丽绝伦的原始图画。虚竹看得热血上涌。

    当虚竹的嘴唇印在菊剑的樱桃小口上时,菊剑体内那股强烈的热浪终于爆发,理智的防线彻底崩溃,她娇喘吁吁的回应着,完全迷失了自己。几个月未有主人的怜爱了,那种感觉至今令她回味不已……

    “啊……”

    菊剑低声嘤咛呻吟,身体因挑逗而泛粉红,一股股难耐的燥热不断由体内升起,令她春潮翻滚无力承受,两人嘴唇紧密相贴,虚竹灵动的舌尖不断在她口内吸吮拨弄,品尝一道道甜美的玉液。

    虚竹双手逐渐下移,双手各执一,左右品尝,头部埋进菊剑深谷呼吸着诱人的乳香,偶尔双唇夹住不断研磨。旁边几女也好奇看着虚竹的身旁。虚竹双手下探,摸进菊剑双腿间的禁地,菊剑忍不住惊喘出声更增添了香艳气氛。虚竹无视她的抗拒,手指微微用力向菊剑的体内挺进,伸腿挤进她因抵抗而并拢的腿间,使菊剑的桃园在他身下一览无余。

    虚竹舌尖一路向下,在菊剑小巧的肚脐留连片刻,便直滑下的禁地,拨弄着花瓣,用牙齿在花瓣上轻轻摩擦,诱引菊剑释放体内的热情和欲火。

    “……”

    菊剑连续娇喘呻吟着,紧咬下唇,克制自己不让矜持臣服于之下。虚竹埋首菊剑双腿间,嗅着芬芳的气息,手指在细缝上轻轻揉弄,感受着桃园的温热湿润,伸手拨开粉红的洞口,看见繁复重叠的幽远香径。

    “哦…啊……主人……好奇怪啊………”

    菊剑的声音似吟似泣,不住的扭动,虚竹知道差不多了,在三女的注视下,将菊剑的身子摆正,然后挺着那硕大的龙阳就了进去。随着她的,

    菊剑那娇小滑软的本就紧窄万分,他插在佳人的体内不动,就已经令佳人芳心欲醉、玉体娇酥、花靥晕红,再一起来,更把菊剑蹂躏得娇啼婉转、死去活来,只见佳人那清丽脱俗、美绝人寰,娇俏可爱的娇靥上羞红如火。

    “唔……唔……唔……主人…………啊……唔……唔……”

    菊剑开始柔柔娇喘,娇滑玉嫩、一丝不挂、娇软雪白的美丽胴体也开始微微蠕动、起伏。

    在佳人那美妙雪白的赤裸玉体娇羞而难捺的一起一伏之间,回应着主人的的抽出、顶入,虚竹逐渐加快了节奏,在佳人的中进进出出,越来越狠、重、快……

    菊剑被他刺得,心魂皆酥,一双玉滑娇美、浑圆细削的优美玉腿不知所措地曲起、放下、抬高……最后又盘在虚竹的臀后,以帮助主人能更深地进入自己的桃园深处。

    绝色清纯的菊剑那芳美鲜红的小嘴娇啼婉转:“唔……唔……唔……主人…………唔轻……唔……轻……点……唔……唔……”

    菊剑花靥羞红,粉脸含春含羞承欢。

    当大到达时,菊剑的青春的身体由花芯开始麻痹,烧了又烧。身体内感受到那充满年轻生命力的大正在无礼地抽动,全身一分一秒的在燃烧,菊剑高声。虚竹用手包住菊剑的,指尖轻轻捏弄新娘子柔嫩的。

    “啊……”

    两个在不知不觉之中,好像要爆开似的涨著。被虚竹修长的手指抚弄,快感就由的山麓一直传到山顶。

    “喔喔……”

    无意识地发出陶醉的声音,菊剑苗条的身体摇摇晃晃,花谷里充盈的蜜液已经使小彻底湿润。

    菊剑从意识早已飞离身体,晕旋的脑海中一片空白。世界似乎已不存在,只有紧窄的小中火烫粗挺的龙阳不断抽动,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在全身。

    菊剑两支娇挺的被大力的捏握,粗糙的手指用力搓捏柔嫩的。修长秀美的双腿被大大地分开,娇挺的臀峰被压挤变形。粗挺火热的开始加速,滚烫的每一下都粗暴地戳进菊剑娇嫩的深处,被蜜汁充份滋润的花肉死死地紧紧箍夹住龙阳。“啊……”

    像要挤进俏菊剑的身体一般,虚竹的唇紧紧堵住菊剑性感的樱唇,两手紧捏丰盈弹性的,死死压挤她苗条肉感的背臀,粗大的深深了。

    蓦地,菊剑觉得他的那个插进自己身体深处的“大傢伙”顶触到了自己桃园深处那最神密、最娇嫩、最敏感的“花芯阴蕊”——少女幽径最深处的,菊剑的被触,更是娇羞万般,娇啼婉转:“唔……唔……唔……轻……唔……轻……点……唔……唔……唔……”

    虚竹用滚烫梆硬的龙阳连连轻顶那娇滑稚嫩、含羞带怯的少女,佳人娇羞的粉脸胀得通红,被他这样连连顶触得,娇呻艳吟:“唔……唔……唔……轻……受不了呢……”

    随即只感觉浑身一颤,花蕊喷出一股,喷在上,虚竹赶紧压下了的。

    “啊……泄……泄了……主人……”

    菊剑气喘吁吁的,全身瘫软,使不出一点力气,不过虚竹却是没有要射的,菊剑还是感觉道体内的大家伙还没有射,媚眼如丝的喘气道:

    “婢子……不行了……主人……找其他的……姐妹吧。”

    其他三人都是面红耳跳的看着虚竹把菊剑干的死去活来,不过菊剑好像一副十分满足的样子。“啵”一声,虚竹把从菊剑里抽了出来,带出了菊剑不少的,亮晶晶的,虚竹像诱惑小的怪蜀黍一样道:

    “来,哪个先尝尝哦。”

    竹剑跟过虚竹不少时间,也胆子最大,看过不少人和主人欢好,也看过不少人给主人,随即身子向旁边侧了下去,然后跪在一旁两手握住了虚竹还沾满菊剑的龙阳张口将虚竹的硕大给含了起来。

    第一次含男人的东西,让竹剑又紧张又是稀奇。虚竹躺在床上,竹剑在他的动作。虚竹的另一只手则随意抚摸着竹剑浑圆而笔直的酥腿,虚竹的腰身开始前后的挺耸起来,他的也开始在竹剑的嘴里肆意的进出着,她的眼睛越来越魅惑,呼吸越来越急促,水汪汪的,虚竹知道时间差不多了,把竹剑拉起来,让她在上面,把对准竹剑的粉嫩的毛还不多的,慢慢的挤了进去。

    “啊……好满……好奇怪……痛……主人……”

    虚竹的碰到了一层膜,知道长痛不如短痛,随即一用力,捅破了那层膜。

    “啊……好痛……”

    竹剑眼泪都流了下来,虚竹知道双手攀上了那对馒头似的上,在手里不断的变换着形状,嘴唇也吻上了竹剑,慢慢的竹剑的表情越来越享受,低声呻吟:

    “啊……好奇怪……好痒……好痒啊……主人”

    虚竹知道可以动了,遂轻轻的抽动着,一点点血丝不断的被带出来,流了出来。

    “啊……好酸……好麻……好痒……”

    竹剑似乎自己要止痒,主动的上下的摇动着腰肢,虚竹自己反而不动了,只是揉捏着竹剑的,看着竹剑一脸的泪水,却是一副享受的摸样,也被竹剑擦出了火气,一把把竹剑推到,抽出,狠狠的插了进去。

    “啊……好爽啊……主人……就这样……用力……”

    虚竹自然乐得大力的,每一次都狠狠的撞击在竹剑的花蕊上,惊的竹剑一颤一颤的。

    “啊…………主人。”

    竹剑突然全身绷紧了,虚竹也是无法忍住,使劲把挤进了颈,钻到了里面,在里面把射的满满的。

    “啊……好烫啊……好满……我……不行了。”

    竹剑躺在一边,不时抽动着,满脸泪水不过却是满足之色。

    虚竹抽出了还带有血丝混着白色的和竹剑的的大,对剩下的已经满脸潮红的兰剑和梅剑怪笑道:

    “你们俩,谁先啊!”

    此刻兰剑和梅剑早已经赤身裸体,都是湿湿的,在处的床单早已经湿了,不过梅剑毕竟是老大,脸皮有点薄,兰剑则是举步出来。虚竹一把把兰剑推倒,虚竹的嘴吻向了兰剑的脖颈、肩膀,兰剑便动人的吻起了虚竹健壮的肩膀,任凭男性在她那玉嫩的臀部上尽情的揉捏抓抚着,虚竹从后往前使劲抚摸着的会,多兰剑扭动着丰盈的身体。

    兰剑显然已经进入了发情阶段,美丽的身体上香汗淋漓、肌肤腴润,衬着少女那白嫩身体的美丽的曲线更显迷人,的脸蛋儿红扑扑的,但最纯洁隐秘的部位紧紧的贴在了虚竹的身上。

    “主人……嗯……你慢慢来……不然小兰兰会受不了……”

    “好,我会轻轻的弄。”

    一用力,一挺腰,大宝贝刺破了。

    “……主人……痛……痛…不要动……痛死了……啊……”

    多兰剑弄得死去活来,额头上冷汗直流,泪如雨下,嘴里拚命的喊痛。

    虚竹一见她如此,急忙的停下动作,轻声的问道:“小兰兰,痛的很厉害吗?”

    “好了,小兰兰,你忍耐一下,等一下就不会痛。”

    虚竹低下头吻住她的嘴唇,轻咬她的舌尖,两只手在她那雪白细致的胴体上轻抚着,同时也在她那对又硬又挺的上,用力不停的捏弄。多由也被虚竹这一阵子的爱抚,阵阵酸麻,混身急颤不已。内的,似温泉潮涌般的涌出。

    兰剑渐渐的扭动她的娇躯,口中也不停的低声呼道:“嗯……主人……嗯………好痒……嗯……痒…………”

    “嗯……主人……嗯……哼……”

    内部令兰剑惊喜的夹弄着:“嗯……好烫的棒棒……唔……喔……”

    虚竹渐渐的越插送、动作越大,虚竹的全身紧绷,宝贝头更胀得大大的,每一下捣入湿滑中,都发出「滋滋」的响声。

    唔……主人……深深……用力的……哦…………嗯……”

    兰剑低声哼着乱的话,不但双腿努力迎送着,紧密的更是一下下挤弄着宝贝。虚竹低头欣赏着她紧小的,每当他奋力时,嫣红小唇也贴着宝贝陷入之中,而抽出时,小红唇又高高噘着,好像舍不得宝贝带出的丰沛液。虚竹又卖力地磨弄她的。

    “嗯……主人……别顶人……哦……人家……那里……唔……唔……不好……”

    虚竹两手握住自己一对俏,轻轻揉搓,手指更是夹弄着那一对硬得发胀的少女:“嗯……主人……快射给……小兰兰……呀……呀……”

    兰剑激烈地甩动着臀部,随着内壁阵阵的收缩,在深处激荡、向外溢出:“呵……主人…哦………爽死……来…了…”

    虚竹的宝贝,已因她中的规律收缩而无法再忍:“喔……啊……”

    只觉得又酸又爽的喷洒出阵阵烫精:“…哦……跟你一起……哦……哦……”

    “喔……好暖……喔……烫得好……好爽快……”

    虚竹挺着腰,把放射中的宝贝深深顶进兰剑的:

    “兰兰……我也…………啊”

    “喔……好……好啊……多射一点……喔……一股……一股挤过…………好烫……好满…都……满了…”

    兰剑趴着喘着粗气,兰剑竹剑菊剑三人都看着梅剑,梅剑脸色通红,里的已经沾满了大腿,颤颤巍巍道:

    “主……主人……啊……”

    虚竹一把把梅剑推倒,把她翻了过来,像狗一样趴着,而正好和其他三人的目光看在一起,虚竹摸了一把梅剑里的,伸到梅剑面前道:

    “梅剑啊,这是什么啊?”

    梅剑羞的通红,更是不敢喝其他姊妹们对视,虚竹也没有多余的动作,把对准,使劲的挤了进去。

    “啊…………”

    梅剑被插的突然抬起头,叫道,正好和其他三人对在一起,还没有等反应过来,就感觉像是被撕裂了一般的痛,知道虚竹已经捅破了那层膜,顿时,脸色煞白:

    “好痛……主人……痛啊……”

    虚竹也就徐徐的慢慢的抽动着,过了一会儿,梅剑不安的扭动着,道:

    “好痒啊……主人……好痒……痒……”

    虚竹哪里不知道该怎么办,大力的着…………

    天色晓白,虚竹才在梅剑体内发射,梅剑也是使不出半点力气,这样,五人这才徐徐睡去,这一睡便是日上三竿了,直到被敲门声叫醒。

    “梅姐姐,你们还不起来啊。”

    外面叫人正是红玉啊,昨夜她的可一点都不好过,睡在旁边屋子的她,梅剑她们屋子昨天响了几乎一晚上,她也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在外面多年,她又如何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只觉得全身燥热不安,却已经湿透了,还别说,尊主好强啊,几乎是一晚上啊,同时只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只好用被子把头捂住,意图掩耳盗铃,这一晚上,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了。

    五人惊醒,却是彼此红着脸不敢看对方,天,昨天晚上羞死了,怎么那么大胆啊,竹剑昨天晚上还在主人的上面呢,还有梅姐姐,那羞人的样子,像着一样,兰剑昨天晚上还大呼小叫的,真是,那么羞人的话,怎么说得出口,现在四人只觉得火辣辣的,红肿不已,腿都不敢动一下,全身酸乏无力。

    四人好像心有灵犀一样,纷纷用被子捂着脸,不敢见人。

    “哈哈。”

    虚竹哈哈大笑一声,只觉得神清气爽,心中一片快意,虽然四姊妹脱了衣服几乎一模一样,不过在床上却是各有各的特色,平时稳重的梅剑此时却是欲拒还迎,诱人无比;平日沉默寡言的兰剑,在床上则是大呼小叫的,听听声音就知道多么的诱人;还有竹剑,看不出来在床上还那么的大胆,虚竹也是费了不小的劲才压下她的;最后的菊剑有过经验,更是令自己爽翻了天,其他三人都是新瓜出破,自己不敢太过用力,对这一位才是大大方方的尽力施为。想到这里,虚竹就心念一动,在四人的上各了一下,嘴里笑道:

    “你们今天也就不用起床了,好好休息吧。”

    四人露出被子一角,红着脸小心的看着虚竹,听这么一说,知道虚竹要走,也都再也顾不得羞涩,纷纷挣扎着要起来,却是略微动一动,就已经酸麻不已疼痛难忍,唯独菊剑勉强还能站起,虚竹又将菊剑放下。温柔让四人好好休息,随即穿衣出去了,这才发现,红玉红着脸在外面。

    “嗯?你这么在这里?”

    虚竹问道。

    红玉把一些银票双手递给虚竹道:

    “婢子今天早上将银票换零,我计算了一下,扩大武器坊用不了那么多,三十万足够了,这是剩下的五十万。”

    虚竹点点头,接过看了看,抽出了一张最小的一千两,把其他的又交给红玉,让她等下交给梅剑,她知道会这么处理。

    告别了几人,虚竹接过红玉牵来的良驹,挥鞭南下。寻美之行,终于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