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其他类型 > 穿越天龙之风流虚竹 > 第035章 梦回长安,拼酒曹彬
    “尊主,长安到了。”

    一名女子队前面的一名男子说道。一行人风尘仆仆,却都是显得十分的兴奋。

    “梅剑,你带姊妹们寻一个客栈先休息,我先四处走走。”

    这些人就是虚竹一行人,看到城门上繁体的长安字样,虚竹也是一阵失神,数百年前的长安啊,即这么呈现在自己的面前么?这里,曾经大汉盛唐,定都于此,那时候的中国,毫无疑问的屹立在世界的顶端,之后,却一点点的落下了巨人前进的脚步,繁荣的大宋,眼看就要完成资本主义的积累时,却被大辽,大金,之后的蒙古一点点的拖住了脚步,耗尽了精力,直到被野蛮的打趴下。大宋是各个朝代领土最小的帝国,却是最为富有的帝国,凭借着血肉之躯,硬是扛下骑兵的肆虐。

    可是,现在呢?自己又能做什么呢,虚竹叹一口气,随即也没有听清梅剑说什么,就一人进了城,梅剑喊了几声,虚竹都没有听见,无奈只好和竹剑和菊剑说了什么,二人随即跟在虚竹的身后。

    走在几百年前的大街上,虚竹只感觉一种陌生的熟悉感,前一世,自己也是西安人,西安的大街小巷更是道出乱窜,不过此刻却是没有了任何的熟悉感。看着慢慢来往的百姓,上演着底层劳动人民的顽强生命。

    两边的小吃,小买卖,不断的讨价还价,已经上演着一个盛世的即将到来,虚竹无力的看着这个盛世,这个被无数读书人向往和伤感的盛世,这却是是读书人神往的盛世,读书人被提到了一个空前的高度,也唯有太祖敢豪迈的说出:与书生共治天下。的豪言壮语。忽然,虚竹想帮这个帝国一把,无他,不希望这个帝国太早的过世,希望这个帝国可以积累足够的财富,才实现量变到质变的突破。

    “膨——”

    “大人,你走路看不看啊,瞎了你的狗眼啊。”

    虚竹的神游被打破,自然十分的不爽,不耐烦的一看,只见一个头高马大的汉子被只见撞得退了几步,后面的几人貌似随从,随即大怒,奔前大声的呵斥。从稳重的脚步,自觉的合围看起来,应该是军伍中人才对,这才去看被自己撞的人,那人头高马大的,显得极为的粗狂,一脸的络腮胡子,脸上一道醒目的刀疤,浑身的古铜色皮肤,弓起的肌肉,此刻那人揉了揉胸口,神色古怪的看着自己,被这么古怪的人一看,虚竹只感觉浑身的鸡皮疙瘩,这人,这么这样的眼神?随即不由自主的退了几步,拱手道:

    “对不住了,刚才没有注意。”

    几个随从还要说什么,那人一摆手,随即都闭住了嘴,那人也是震惊,从这人的表情来看,应该是无意撞的,自己怎么说也是练家子的,下盘极为的沉稳,被这人无意一撞,居然连退数步,而且胸口麻酥不已,此人不简单啊,又从这人招呼的姿势看,应该是江湖中人,江湖多奇人啊。

    “不碍事,刚才也是我不在意。”

    “主人,你没事吧?”

    菊剑和竹剑见主人和别人起冲突了,大惊之下,随即赶到虚竹前面,焦急的问候,看着两个丫头紧张的样子,虚竹微微一笑,摇摇头,随即将二人拉到身后,走到那壮汉面前道:

    “俩丫头不懂事,不要见怪。”

    那人见两个漂亮的小姑娘赶来,还叫那人主人,顿时惊了一跳,不过看二人拿着短剑,也知道都是练家子的,那几个仆从见到漂亮的小姑娘,也都是睁大了眼睛,要不是大人在这里,早就开始调戏了。或许感觉到了那些人的眼光,虚竹有些不喜,那人也是有些赫然,长期的军伍生涯,众人见了漂亮的小姑娘还不是都跟狼一般,瞪了他们一眼,怒斥:

    “眼珠子掉地上了?还不他娘的滚后面去?”

    众人见大人发怒,也都乖乖的跟在后面,低着头不敢说话,却是忍不住偷偷起头看几眼也是好的,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这样漂亮的姑娘。

    “小的们失态了,让你见笑了,敢问你怎么称呼?”

    这人看起来粗狂,说起话来,却是文绉绉的,后面的菊剑竹剑抿着嘴,没有发声。

    “在下虚竹子,敢问你是——”

    “不敢不敢,叫我曹彬便是。”

    那人还有些奇怪,按说虚竹子好像是和尚的发号一般,难道这人是俗家子弟?难道是假名不成?也不像啊,不过还是报上了自己名字。

    “嘶嘶——”

    虚竹呼出一道冷气,不禁失声道,

    “曹国公曹彬?”

    “国公?哈哈,不错,那倒是我的梦想,不过看你表情,难道你认识我不成?可是我们貌似没有见过才对。”

    曹彬奇怪的问道。

    也对,离曹彬被封国公,却是还有一段较长的时间。

    “认识倒不认识,不过大名倒是听过。”

    虚竹一副看到名人的样子,随即笑道:

    “不知曹大人十分赏光和本人喝一杯。”

    虚竹随即热情的邀请道,一则是瞻仰一下这个大宋开国名将,二则是也好趁机推销生意,听到虚竹请自己喝酒,曹彬也是哈哈一笑,军伍出身的人,哪个不是嗜酒如命?管你谁请,有酒喝就成。二人随即热情的好像亲兄弟一般,有说有笑的进了一家酒楼,竹剑菊剑自然的站立在虚竹身后。

    大海碗端出,一碗也随随便便有半斤左右,曹彬二话不说,先自饮一碗。

    “痛快!他娘的,好久没有这么爽过了。”

    曹彬随便的摸了一下嘴,只觉得喝酒才是一大快事,虚竹也不矫情,二人就这么推杯换盏,一坛酒眨眼间就空了。

    曹彬却是越喝越心惊,这个公子看起来文文弱弱的,这么喝酒比我还狠?在军队里,没几个人不怕和曹彬拼酒的,那哪里是喝酒啊,喝水也喝不了那么多啊。=,不过现在确实遇到了对手。虚竹哪里真有那么大的酒量,六脉神剑,画酒为水,早从指边流了出去,只是一般人没有觉察到而已。

    二人就这么你一杯我一碗,一边说着江湖逸事,一边说着军伍中的乐事,也是大觉得过瘾。

    “额。”曹彬打了一个酒隔,意犹未尽的放下了大碗,随即正色道:

    “公子恐怕不单单是请我喝酒吧,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

    虚竹一愣,倒是没有到这曹彬又是个直性子。

    “将军不愧是爽快人,鄙人只想做笔生意。”

    虚竹徐徐道来,曹彬一双眼射出冷光来,不愧是尸山血海里拼出来的,感觉到寒意,虚竹却是面色不便在,转身对菊剑道:

    “菊剑,把马刀拿出来吧。”

    菊剑从后背拿出一把刀来来,只是用粗布包着而已,随即虚竹丢给曹彬,道:

    “将军可用此剑和你的宝刀对砍试试。”

    曹彬也是一愣,看着那奇怪的马刀摇着胡须不语,随即让一名手下拿出自己的宝刀,看着那奇怪的马刀一眼,随即挥下。

    “当啷。”

    自己的宝刀化为两段,曹彬几人大惊,自己的宝刀已经锋利无比了,和这把奇怪的刀一比,反而脆若薄纸。不过随即的一个消息更是令他吃惊。

    “这种货色的马刀,我有上千把,还有同样锋利的匕首和短剑。”

    曹彬彻底呆住了,随即欣喜若狂的看着笑吟吟的虚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