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其他类型 > 穿越天龙之风流虚竹 > 第031章 刺杀突变,再回灵鹫宫
    等菊剑竹剑二人醒来,发现彼此大眼瞪小眼,而且睡得正是主人的床,赶紧手忙脚乱的起来,随即发现虚竹正神采奕奕的从外面回来,脸上还有一点水渍,看样子,虚竹已经洗漱过了,虚竹练了一晚上易筋经,早上反而觉得精神饱满,看来这的确是好东西。

    不过,虚竹笑嘻嘻的神情却是另菊剑竹剑二人不安,二人互相看了一眼,赶紧单膝跪下,哽咽道:

    “婢子没有服侍好主人,望主人责罚。”

    虚竹则是愕然,至于么?还这么爱哭,不让服侍难道不好么?不过,他哪里还去想这些没用的,随即拉起二人,莫名其妙道:

    “我不是说过了多少次了么?不用跪下啊,再说了,我什么要责罚你们?”

    看着二人抹泪,一副泪眼朦胧的样子,虚竹眼神一转道:

    “好吧,既然你们要责罚,那我就责罚了。”

    二人低着头,一声不吭,虚竹绕着二人转了一圈,只觉得二人腰细臀翘,只看得流口水啊,早上又是精力旺盛的时候,虚竹都有些心猿意马起来,不过随即想起还有的事情,也只好压住了自己的想念,随即朝二人的,一人拍了一巴掌,二人惊呼一声,随即脸色通红,主人就这么责罚么?

    虚竹朝二人的脑袋摸了一下,随即道:

    “好了,我还有正事要办,先把这件衣服给我换上。”

    虚竹随即把一件黑色的夜行衣丢了过来,二人疑惑的看了一眼,不过没有说什么,主人要做什么事情,自然有主人的道理,她们只需要服侍好主人就行。二人随即熟练的帮虚竹穿戴起来。不一会,就传好了。

    虚竹交代了几句,随即去找萧峰,萧峰找了两个武功不错绝对可靠的手下,虚竹将武器交给他们,随即交代了几句,便一起出去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穿过繁闹的大街,周围有不少神色警惕的护卫,中间有一辆华丽的马车,里面坐着的正是公主,公主和虚竹商量半路假装刺杀的事情,而现在正是关键之处,他们却是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环:在哪里下手。所以,现在每走一处,公主都觉得小心肝不争气的直跳。

    路过一处华丽的大厦时,突然窗户擦擦一响,几个身穿黑色服装的刺客突破窗户跳了下来,就奋力的朝马车涌来。

    “保护公主!!”

    侍卫叫破了嗓子,拔刀向刺客冲去,不过显然刺客十分精通合围之术,转眼间,侍卫便倒下不少,公主从喊杀声中也已经知道刺客来了,心里的一颗石头却是落了地:小冤家,才舍得来啊。而且有一个已经冲到了近处,公主傻了眼,不是说尽量不出人命么?怎么一下子死了这么多?看着刺客凌厉的攻势,刀刀致命的攻击,公主哪里还不明白,这是真的刺客!

    随即脸色煞白,又拉上了窗帘,心跳不争气的咚咚直跳,怎么办,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刺客的身手显然不错,很快的,侍卫倒下了一半,这也怪公主自己,害怕伤到了情郎,还专门挑武功一般的人护卫,现在就吃了大亏。剩下的也是苦苦支撑,情况十分危急。不远处,虚竹几人则是已经傻了眼,这,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媳妇自己找人砍自己?这和商量的不对头啊,不过很快的,形势便迫使他不得不做出改变,因为公主那一方已经撑不住了,一人已经熟练的拉出一张大臂力的弓。

    虚竹眼神抽搐了几下,转过头,对萧峰说道:

    “大哥,麻烦你们去对付那几个刺客,不必留手!”

    几人随即冲了出去,那边的侍卫们正苦苦的支撑,忽然发现又有刺客冲了上来,心里暗暗叫苦,怎么这么杯具,难道今天要交代道这里?那边刺客也傻了眼睛,怎么又多出一伙出来?难道太子殿下拍了不止他们一伙人?

    不过,很快的,这些人就知道了结果,这些人冲过来后,对侍卫们是大放水,对刺客则是毫不留情,转眼间,几个刺客也倒下了,现在侍卫们威胁大减,那名拉弓的见势头不妙,随即连发三箭,覆盖了马车的所有死角!该死的,居然是连珠箭。

    虚竹全力赶到,使劲一脚,将那人踢的吐血,转眼就不活了,随即心急的朝马车奔去,修习武功多年的公主也不是吃素的,听风辨位还是学到了几分,听到刺耳的声音,就知道弓箭来了,随即面色慎重,细细倾听,身体摆出了一个极为诡异的姿势,啪!啪!啪!三箭将马车洞穿,外面的人只听到公主一声痛呼。随即便什么都没有了。

    虚竹更是大惊,掀开帘子就钻了进去,发现公主摆着一个诡异的,身体在马车底上,头也挨地,抱着两腿,总之一般人看着确实有一种暖昧的想法,不过却把重要的身体和头部都放在了最低处,尽量保证了安全。

    三箭有两箭轻松躲过,不过最后一箭还是擦破了胳膊,发现有刺客进来,公主正要挣扎着起来,虚竹低声道:

    “是我。”

    随即拉下了面罩,不是虚竹是谁?发现是虚竹进来,公主先是一喜,随即翻了一个白眼,委屈道:

    “怎么才来啊。”

    虚竹一把拉起公主到自己的怀里,陪笑道:

    “好了好了,都是我的错,这次怪我啦。不过这些刺客是谁派来的?”

    公主眼里闪过一道寒光,冷笑道:

    “能是谁?除了我那个大哥外,还有谁这么大的能耐请得动军中的势力。”

    “胳膊怎么了?我看看。”

    虚竹发现胳膊上有血迹,随即发现了一道箭伤,小心卷起衣袖,上上灵鹫宫独门的金疮药,这种金疮药可以不留疤。随后二人就在马车里你亲我浓,春色不断的时候,外面却是杀声满天,鲜血淋漓。虚竹在公主的身上不断的游走,公主气喘不断,不过一想到外面的情况,也只好无奈离别。

    “就不能多待会么?”

    公主一脸的希冀,虚竹摇摇头道:

    “再呆就穿帮了。”

    随即朝公主的小嘴亲了一下,又朝高耸之处摸了一把,才意犹未尽的假装从马车上跌了下去,马车里传来公主的娇喝声:

    “滚!下次让你们主子来试试!”

    “撤!”

    虚竹低声说道,萧峰几人心领神会,丢下兵器,几人轻松的就没了影子,剩下的那几个刺客早已经是伤痕累累,眼看刺杀无望,互相看了一眼,也转身逃走,剩下的几个伤重的,也牙一咬,嘴里流出黑血,显然已经自尽了,居然都是死士。

    一名看起来侍卫长的人禀报:

    “禀告公主殿下,刺客已经被击退,如何处理。”

    “收拾残局,摆驾回宫。”

    公主连门帘都没有掀起,就冷冷下令。随即一咬牙,在伤口上故意捏了几下,很快的,绑上的绷带便血红血红的,随即一行人又朝皇宫里走去。

    “废物,,连公主都保护不了,朕要你们何用!”

    李继迁愤怒的朝一个护卫踢了一脚,那人倒地随地继续保持跪下的姿势,随即摆摆手,那人松了一口气,小心退下了。

    “李公公,你怎么看!”

    李继迁朝身旁的一个老公公问道,那人沉吟了一会道:

    “老奴不敢,怕是那一位下手了,至于后面来的几人,可能是公主的人吧。”

    停了一会,随即又道:

    “陛下,是时候给公主加点人了。”

    李继迁朝他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没有说什么,随即对外面道:

    “让太子过来吧。”

    随即又躺在了椅子上,眼里的精光尽收,看起来就好像被酒色掏光了一般。

    …………

    却说虚竹一行人,在公主进宫不久,也就离开了客栈,没有过多久,一张贴着“招募公主护卫队”的告示开始出现在各个地方,不久这张告示就出现在了灵州的各个地方,不过这个时候,虚竹一行人已经走远了。

    一行人也就慢慢的分开了,萧峰带着幽云十八骑,奔驰去了北方大辽。段誉几人则是直奔江南,木婉清担心爹爹的安危,也和段誉一起离去,而王语嫣则是要到江苏姑妈王家,暂时也和段誉一起走,虚竹拜托朱丹臣照顾好,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去,随后虚竹他们则是先转战去了缥缈峰灵鹫宫,要回去了,竹剑菊剑两个小丫头则是格外的兴奋,虚竹则是有些复杂,因为他的老妈眼下就在灵鹫宫,梅箭传信道:叶二娘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和薛紫紫一起到的灵鹫宫。

    不知道为什么,要把一个看起来不过三十多岁的女人叫妈,对于虚竹来说,还真有些接受不了,唉,怎么办呢?看着两个小丫头兴奋的买这买那,都是些不值钱的小玩意,而对于虚竹来说,这些东西压根没有多少用处,不过看着俩丫头蹦蹦跳跳,他也感觉一阵温暖,压毕竟不过都是十七岁的丫头,天性是压制不住的啊。虚竹本来是是想帮忙拿一些的,不过二人确实坚决不让,哪里有主人替丫头拿东西的道理,所以两个小丫头就是一大包东西背着还有说有笑的,对于习武之人,这点重量确实没有什么,虚竹也没有坚持什么。

    虚竹一行人马上要回宫了,梅剑蓝剑余婆婆她们一行人,也都纷纷下山迎接,虚竹倒是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来迎接,只觉得花花绿绿的,看起来格外的心旷神怡啊。还是灵鹫宫好啊,如果有可能,他还真不想奔波出去。

    见到虚竹回来,余婆婆她们则是纷纷单膝跪下,道:

    “婢子参见宗主(主人)。”

    虚竹点头赶紧拉余婆婆她们起来,发现有两个人没有跪下,一个看起来十分和蔼的妇人,看起来也就不过三十多岁,旁边一个小姑娘正一脸好奇的看着自己,那两人正是叶二娘和薛紫紫。

    看到叶二娘,虚竹心里一热,随即赶紧几步跨过去,拉住叶二娘的手,哽咽道:

    “娘!”

    叶二娘也是哽咽不住,不过也看到众人正等着虚竹回话呢,用芊芊素手替虚竹抹泪,道:

    “都多大了……还……众人还看着呢。”

    虚竹这才注意到大家正看着自己,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随即道:

    “好了,有什么事情,先回宫再说吧。”

    路上,虚竹一边扶着叶二娘,另一边,薛紫紫扶着,不过她撅着小嘴,看起来十分的不满。身后,梅箭兰剑,竹剑,菊剑四姊妹自然的站在虚竹的后面,在后面则是余婆婆她们一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