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其他类型 > 穿越天龙之风流虚竹 > 第029章 同时推到巫行云和李秋水
    只见李秋水和巫行云二人并肩站着,不过二人却是满脸潮红,只穿着肚兜,还是露出,底裤早已经湿了一大片了,二人一只手摸着自己的,一只手还摸在早已经湿透了的底裤上,巫行云的甚至透过底裤,顺着大腿流到了小腿上。

    而李秋水的面纱已经去掉了,脸上的伤疤早已经消失不见了,看起来艳丽无比,看来灵鹫宫的灵药果然奇妙无比,见虚竹虚竹赤身裸体的站着二人面前,二人虽然面色红了一下,不过马上跑了过来道:

    “怎么才来啊!”

    虚竹哈哈大笑了一声,随即指了指下面道:

    “下面的小兄弟还没有好呢?”

    二人看着狰狞的还挂着和梦瑶的大,朝虚竹媚笑一声,随即李秋水过来跪了下来,舌头在虚竹的上着,一手扶着虚竹的身着,李秋水对着虚竹的也是快速的吞吐起来,心的替虚竹起来,香舌不时一下虚竹的,一会吐出香舌在上面打转着,荡的样子,看得有巫行云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见到的,这还是平时温柔端庄的李秋水吗?

    “嘿嘿,别看着了,阿云,你也过来,帮你师妹呀……”

    虚竹见到巫行云的惊讶表情,不由便是对其嘿嘿笑道,师姐妹一起替自己,那感觉个肯定很棒。

    “啊、、、、好……好”巫行云闻言先是惊呼一声,旋即局虽然兴奋的叫道一声,脱去衣服上前便是伸出香舌跟李秋水抢着虚竹的,。

    虚竹也没闲着,一边享受两女两的同时,双手各自在她们身上把玩着,有时同时大力的在李秋水跟巫行云的上大力一捏,看着两女一起惊呼一声不由爽翻了天。

    噗!足足过了一个小时,雷诺才猛地膨胀,一股股滚烫的喷射而出,灌满了巫行云跟李秋水的嘴巴后还抽出来她们细白的娇艳脸上。

    巫行云和李秋水把虚竹的吞食进去后,接着便是把虚竹上了舔舐干净,李秋水更是含住虚竹的把虚竹的吸得干干净净,最后两女才互相舔舐她们脸上的。虚竹对巫行云道:

    “阿云,先让你师妹爽一爽,在到你哦。”

    巫行云乖巧的看着二人缠绵,虚竹摸着李秋水那丰满的,她发觉那只被握着的莫名地很舒服,而另一只竟然有点寂寞的感觉。但是虚竹并没有忘记它,他的唇滚热的贴了上去,让舌尖追逐着,让它在他的嘴里变硬了起来。她舒服的呻吟了一下。

    而现在这强烈的感觉让她心痒难忍,水流从幽谷中潺潺流出。虚竹的唇顺着她身体的线条温柔地向下,一直来到那让她颤抖的源头,当段誉的热舌探到那里的时候,她的身体敏感地绷直了。

    虚竹打开了她的双腿,整个脸贴了过去。他的那条灵活的舌头则不断的刺激着露在外面的粉色的,她的蜜水汹涌而出,将她身下的草丛濡湿了一片。他突然将舌头探了进去,她啊了一声,身体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感觉,又酸又麻,说不清楚,只希望他的舌头能更进去一些,因为那里好痒啊!

    李秋水美眸含羞紧闭,丽靥娇羞,桃腮晕红如火,“小坏蛋,人家现在可是什么都给你了。”

    “嘿嘿,秋水师叔,我说过我要照顾你们的。”

    虚竹压着李秋水的娇躯紧紧的贴住,手轻抚着她的脸颊说道。

    虚竹口中吸吮李秋水渡来滑嫩的丁香软舌,一边打着舌战,一边双手自然而然搭上她柔细的腰肢,触手处嫩滑润暖,有若凝脂。

    李秋水一手环在虚竹颈项之间,一手渐渐由他胸膛顺势滑落,春葱无瑕的柔滑玉指,由轻抚渐变紧贴,仿佛还带着些微颤抖,些许激动,手心汗珠泌出,慢慢探向他禁地,在丁朝午皙白肌肤上,划过一条玉掌抚过的汗痕,五指徐张,握住了他怒然耸立的,轻轻来回起来。而那被女人握在手中的受此刺激,青筋暴起,一阵急跳,上下抖动,怒气腾腾的肿胀着,昂首向天直挺起来。

    虚竹强有力的左臂钢箍似的紧紧锁住她柔细柳腰,用力地拉往自己身上。而她则顺势往前猛挨,丰满柔嫩的身子像条八爪鱼似地紧缠着年轻俊美的师侄,口中娇喘吁吁道:“小…坏蛋…爱…爱我…”

    虚竹此时体内的欲火也已涨到极点,龙阳硬热肿胀,当下左手紧抱李秋水柔软腰肢,让她紧紧地贴紧自己,右手则伸向那后翘高挺的丰臀,熟练地在她修长左腿根部用力一提。

    只听她“啊”的一声,玉腿猛地被抬高,露出了汨汨而流的溽湿桃花园,红滟滟地闪着水光,仿佛沾满了油,手指轻轻一碰就会滑开似的。仔细一看,她的幽谷密密的长着层层柔毛,部份微微隆起,一条乳白水线自两片鲜嫩沿着白晰如玉的大*腿腿肉流下,两片粉红淡褐的还不时或缩或张,吞吐着热气。

    此刻这个绝艳的尤物已美眸含羞紧闭,丽靥娇羞,桃腮晕红如火,水汪汪的大眼布满了情*欲打火焰。涨成紫红的粗长龙阳送进那微微分开的雪白玉腿间,那浑圆硕大的滚烫龙冠在她娇软滑嫩的幽谷上来回轻划着,不经意间向前一挤,猛力地插了进去。千娇百媚火热烫人的立即紧紧箍夹住龙阳根部,它的每一寸都被娇软嫩滑的和火热湿濡的粘膜紧紧地缠夹紧箍在那依然幽暗深遽的娇桃园内。

    李秋水娇靥晕红,桃腮羞红似火,在那根粗大龙阳逐渐深入雪白无瑕美丽玉体的过程中,一阵令人头晕目眩的强烈快感刺激涌生,清雅丽人急促地娇喘呻吟,娇啼婉转。

    虚竹边听着声浪语,边享受着那娇媚的美艳胴体,整个人兴奋之极。只觉体内欲焰蒸腾翻滚,一股脑儿地往胀热难受的集中。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双掌分按两条玉腿,令她两腿大张几乎横成了一字,将幽谷毫无遮掩地整个暴露了出来,纤毫可见。

    虚竹触手所及,但觉心姨肤如凝脂,柔嫩而富于弹性;两腿之间的方寸之地墨林稀疏,隐隐透着红光,含着的秘若有若无地吸吐张阖,异香扑鼻,涟涟涌出的蜜汁更是沾满了毛发,润湿了她雪白肌肤,显得光泽滑润。

    虚竹坏笑着俯身在她耳边,轻舔着晶莹玉润的可爱耳垂,道:“秋水,以前无崖子不知道哦爱惜你,就让我来疼爱你吧。让我好好的安慰你一番,不让你死去活来我决不罢休嘿嘿!”

    她素来清雅如仙,虽然已经和虚竹心神合一,此番听及他的调笑之辞,依旧娇羞万般,丽色晕红如火,紧闭美眸不敢睁开。

    在一阵静默中,她发现他在自己的身体内抽动起来,一进一出之间,两片肉棱,时张时缩有如两片肉刷,每一次,便受软壁刮磨,在棒身上涂了满满的汁液,抽出之后,油亮精壮,更显威武。

    雄躯在美丽胴体上耸动着,在那异常紧窄娇小的幽深桃园内抽*插,而佳人则在他身下娇羞地蠕动着雪白如玉的胴体,欲拒还迎,鲜红娇艳的樱桃小嘴微张着,娇啼轻哼、嘤嘤娇喘。突然虚竹俯身含住充血硬挺的嫣红,舌头轻轻卷住柔嫩一阵狂吮,一只手握住另一只颤巍巍娇挺柔软的雪白椒乳揉搓起来。

    在虚竹的蹂躏中,她情难自禁地蠕动,娇喘回应着,一双娇滑秀长的玉腿时而轻举、时而平放,盘在他腰后,随着的每一下抽出而迎合地紧夹轻抬。

    李秋水娇晕如火,樱唇微张,娇啼婉转、呻吟狂喘着,一双柔软雪白的如藕玉臂紧紧抱住男人宽阔的双肩,如葱般秀美可爱的如玉小手紧紧地抠进肌肉里,奋力承受段誉的雨露滋润。

    那火棒也似的龙阳在进进出出,滚滚热气自中传来,扩及全身,在她雪白耀眼的美艳胴体上抹了层层红霞,身子不由自主地颤动,胸前高挺坚实的,波涛般的起伏跳动,幻出了柔美汹涌的乳波,身上沁出香汗点点如雨,混杂在中人欲醉、撩人心魂的微薰,如泣如诉的娇吟床声中。

    男狂女媚,一连串急促的声喘息声呻吟声,两人身子幌动的更加厉害,香汗飞溅,异香弥漫,从在花园里回荡。

    不知过了多久,李秋水只觉那根完全充实胀满着紧窄的巨大龙阳,越插竟然越深入桃园内,一阵狂猛耸动之后,她发觉越来越湿润、濡滑,随着越来越狂野深入抽*插,狂野地分开柔柔紧闭娇嫩无比的,硕大浑圆的滚烫龙冠粗暴地挤进娇小紧窄的桃园口,分开桃园膣壁内的粘膜,深深地刺入那火热幽暗的狭小桃园内,竟然刺入了那含羞绽放的娇嫩花蕊,龙冠顶端的刚好抵触在上面。

    一阵令人魂飞魄散的揉动,她经不住那强烈的刺激,一阵急促的娇啼狂喘。柔若无骨、纤滑娇软的全身冰肌玉骨更是一阵阵情难自禁的痉挛、抽搐,幽谷膣壁中的粘膜更是死死地缠绕在那深深的粗大上,一阵不能自制火热地收缩、紧夹。

    虚竹正在最狂野地冲刺、着一阵阵痉挛收缩的,次次随着猛烈的的惯性冲入了紧小的口不一会儿,那羞红如火的丽靥瞬时变得苍白如雪,娇啼狂喘的樱桃小嘴发出一声声令人血脉贲张、如痴如醉的急促哀婉的娇啼。“哎”随着一声淒艳哀婉的销魂娇啼,窄小的口紧紧箍夹住滚烫硕大的浑圆,芳心立是一片晕眩,思维一阵空白,鲜红诱人的柔嫩樱唇一声娇媚婉转的轻啼,终於爬上了男欢女爱的极乐巅峰。

    虚竹那被紧紧夹住的也一阵剧颤,顿时将一股又多又浓的滚烫直射入李秋水的深处,令她更是被射地极力挺起雪白平滑的柔软,与紧紧楔合着,全身心都陷入了一阵剧烈无比的之中,顿时气喘吁吁,连动一根指头也难。虚竹后没有立即萎缩,抽出了还在狰狞的,顿时和从已经红肿的阴流了出来。

    看着一旁已经瘫软在地,满脸潮红,一只手插在自己身下的巫行云,虚竹怪笑一声道:

    “阿云,该你了!嘿嘿。”

    虚竹的一只手压住她酥胸上的一只房,轻柔的搓挤起来。

    “唔……好徒弟……唔……好重……啊……轻点……唔……”

    巫行云喘息的说道。她白皙娇嫩的小手也开始抚摸着虚竹结实健壮的身躯,她滑腻的手指下意识的游动到自己的双腿间,一把捂住虚竹那根火热跳动的粗大,轻缓的搓揉起来。

    虚竹觉得自己的被巫行云一阵搓揉已然是坚硬如铁,变得粗壮之极。经过巫行云的小手在进入幽谷,真的是太美了。“小妖精,竟然敢主动挑衅我,唔……小手真好。”

    虚竹的一双大手按压在巫行云雪白香滑的酥胸上,握住那两个高耸颤动的神女峰把玩搓揉着。

    巫行云被这番揉搓直弄的娇喘呻吟,

    “哦……啊……不行了……嗯”

    巫行云一双雪嫩光滑的酥腿交叉的盘在虚竹的腰间,一双雪白的皓臂勾住虚竹的颈项,娇艳欲滴的红唇中腻人心魂的道:“啊……好徒弟…………爱我……”

    巫行云的头上梳满了细长的小辫,弯弯如月的黛眉下,一双清澈的圆圆大大的眼睛妩媚的看着虚竹,高挺小巧的鼻子下,两片薄薄的红唇带着丝丝低吟。

    她大大的双眸满含如火春情的看着虚竹,小巧高翘的琼鼻中发出诱人、甜腻的哼吟之音。

    虚竹听着她娇嫩童音,感受着身上鲜嫩滑腻的香软胴体,更加疯狂的,两个玉人的贴紧,虚竹的动作是疯狂的。

    虚竹硕大的龙眼在巫行云码火热湿滑的中动作,那份窄小紧裹的滋味是他以前从未感受过的,他口鼻中不禁深深呻吟的一声,双手也有力的捏握在巫行云娇小纤细的蛮腰上,巫行云也配合着上下扭动腰臀。

    虚竹的粗大被巫行云娇小紧窄的不断压挤搓弄的酥麻难当,一阵阵热流激烈的冲击着自己的,巫行云娇嫩滑腻的揉搓的虚竹甚是兴奋酥醉。这紧俏让虚竹在短时间里内就又喷出了精华,不过巫行云也同样被虚竹带入了。

    云歇雨毕,虚竹一边搂着李秋水。一边搂着巫行云,和二人交代着什么,最后又回到了小屋里,抱着梦瑶,这才就这么互相依偎道沉沉睡去……

    次日,二人更是依依不舍道分离,走出皇宫时,虚竹还感觉到一阵恍惚,唉,好日子就是短啊,看来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谢绝了公主道陪同,一则不想引人注目,二则客栈里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呢,让他如何分的下心来处理?

    却说,他一个人,慢慢道踱步回到自己道客栈,已经尽量低调了,刚走到门口,却是传来段誉焦急的声音:

    “不行,我今天就要走,我爹爹有危险,我这个做儿子的却在旁边干着急,有这么做儿子的么?”

    “公子,这也只是我们朱天部姐妹们探寻的一点蛛丝马迹,具体的还需要进一步去查探,至少等主人回来再说商议吧。”

    这却是菊剑的声音,竹剑也在旁边附和着。

    “三弟,别着急,这事情既然是灵鹫宫查探到的,不如在等二弟一两日吧,你爹爹暂时应该没有什么危险。”

    这是萧峰稳重的声音,虚竹暗自点头,做大哥的这样才显得稳重,不急不躁,却又不缓不拖。

    虚竹推开门道: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众人发现有人进来,先是一惊,随即发现是虚竹回来了,纷纷露出笑意之色,菊剑竹剑二人面色一喜,赶紧跑过来,拱手道:

    “主人!”

    虚竹点点头,二人随即站到了他的身后,刚才还愁眉苦脸的样子一下子似乎变得有了主心骨似的,木婉清则先是欣喜了一下,随即故作生气醋意浓浓的嗔怪道:

    “居然还舍得回来?还以为肉包子打狗呢!”

    虚竹也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醋意,哈哈笑了一下,随即一把拉过,道:

    “有小清在,我怎么可能不回来?”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这么亲昵的动作,饶是木婉清泼辣,也是羞红了脸,轻轻推开道:

    “回来就回来了,还有别人看着呢。”

    萧峰哈哈笑了一下,毫不在意,段誉则是脸红了一下,也只是善意的笑了一下,而朱丹臣几人则是打着哈哈看向了窗外,就好像不存在一般,唯独王语嫣先是见虚竹回来,眼神顿时一亮,想要跨步上去,不过随即发现木婉清被虚竹拉到了怀里,一下子变得暗淡起来,跨上的脚步也随即停了下来,自从王语嫣被虚竹救回,随即便安排和木婉清她们住一起,,不过木婉清却是多少有些醋意,不过自从知道虚竹遇险的经过和王语嫣的投井,对她也多看了几分。

    虚竹如何感觉不到这种情况?随即也笑着把王语嫣拉到了怀里,两个女人都被虚竹抱在怀里,彼此眼对眼,顿时似乎有一较高下之分,生性软弱的王语嫣也是毫不示弱。看到这幅情景,别人似乎都没有感觉什么,唯独段誉是眼神黯淡了不少,朱丹臣眼神一扫,发现了段誉的情况,眉头皱了一下,随即笑道:

    “虚竹公子尽享齐人之福,令人羡慕,不过现在还是说说王爷的事情要紧。”

    两女被这么一打断,也羞得从虚竹怀里挣脱,木婉清跺跺脚,回到了自己的屋子,王语嫣则是面红过耳,也低着头回去了。虚竹暗叫一声老狐狸,回想起刚才温香暖玉的感觉,还余味未尽,可惜被打断了。

    “哦,段王爷怎么了?”

    听到这么一问,菊剑上前道:

    “禀告主人,今早朱天部的姐妹们发来传书说,现在在江南,针对段王爷有一个很大的阴谋,现在已经发现了一点蛛丝马迹,知道段誉公子和主人关系密切,固以告之,此外玄天部也已经去增援了。”

    虚竹点点头,没有想到这么快啊,在这场阴谋里,段正淳的几个情人纷纷被杀,最后还搭上了自己的身家性命,虽然风流成性的段正淳死了倒也没有什么,不过他那几个相貌不凡的情妇死了不就可惜了?

    想到这里,不问段誉而问朱丹臣道:

    “不知老先生怎么看?”

    段誉也是一脸着急的看着朱丹臣道:

    “叔叔,你可知道我爹爹平时有什么仇人么?”

    朱丹臣沉吟了一会道:

    “王爷一向和蔼,待人为善,怎么会结下生死大仇?不过王爷年轻时生性风流,也许结下了风流债也不好说。”

    段誉点点头,自己经常在爹爹身边,也有不少耳闻。顿时也觉得有理,一下子愁眉苦脸起来,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虚竹转过头对菊剑道:

    “让玄天部和朱天部再多多探查一番,过些日子我们也去江南一趟,这个大阴谋,一下子还不会发生,估计得些日子。”

    “二哥也去江南?定要去大理一番,到时候我给你们当向导。不过之前还是先要告诉爹爹。”

    段誉先是一脸惊喜,不过随即想到爹爹,也有些沮丧,听说虚竹也去江南,朱丹臣则也是满脸笑意,灵鹫宫在江南的势力极大,如果得到了灵鹫宫的支持,要想探寻这个惊天的阴谋,应该不难。

    随即又问道:

    “不知道大哥有什么打算。”

    萧峰顿了一下,道:

    “如今皇帝大哥身体不好,上京蠢蠢意动,我可能无法配你们一趟了。”

    原著中萧峰也没有陪同这一趟,原来是大辽皇帝快不行了,怪不得,虚竹随即笑道:

    “大哥现在是南院大王,以后如果要去大辽还得要大哥多多照顾呢。”

    萧峰爽朗的一笑,道:

    “我这个南院大王也不过是个空壳子,也带不了几个兵。不过你们要去,那还是可以让你们好好乐乐。”

    虚竹诧异道:

    “南院大王执掌兵马行政大权,怎么会是个空壳子?”

    “二弟有所不知。”

    萧峰苦笑道:

    “现在南院的大权都掌握在一个叫耶律斜轸的南院主事的手里,而且幽州还握在一个叫韩德让的手里,有事情一般是这两人处理,我基本上不管事。”

    “哦?韩德让?”

    虚竹一惊,那不是大辽著名的太后萧燕燕的情人吗?难道……

    遂问道:

    “那现在的皇后叫什么?是不是叫萧燕燕?”

    萧峰愣了一下,没有想到居然问起了皇后,想了一会儿说道:

    “有次和皇帝大哥喝酒,他好像叫皇后‘燕燕’,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二弟,你打听这个干什么。”

    虚竹现在心里是拔凉拔凉的,碰到了一个李元昊倒是可以处理,现在又多了一个萧燕燕,还有耶律斜轸,耶律休哥,萧燕燕的女人耶律德蓉,哪一个都是惊采绝艳的主啊,天,怎么这么倒霉,而且马上赵光义就要攻打幽州城兵败而归,到时候又是一场大乱。

    见到虚竹脸上阴晴不定,萧峰以为他在担心自己,遂大笑道:

    “二弟不用担心,我还是没有问题的。”

    虚竹点头,不在说什么,随即和段誉他们几人商量了一下,段誉朱丹臣巴天时他们先走一步,虚竹几人先回灵鹫宫一趟,随后再赶往江南和段誉他们相见,并且随时通报最新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