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其他类型 > 穿越天龙之风流虚竹 > 第026章 梦耶真耶
    却说众人或是不甘心或是心怀幻想,也许下一刻就会被公主叫上,可惜直到最后一个人离去,也没有人通知,纷纷暗自为这一趟没有任何价值的招亲之行而不满,一些有些才能的则被一品堂看重,纷纷加入了一品堂的门下,也算是有所幸了,宫里传来虚竹的纸条,让段誉他们不用担心,顺便让段誉传话给菊剑竹剑,让她们等几天,同时让王语嫣和木婉清住在一起。

    却说这边,虚竹和公主一起走进了内堂,从里面布置来看,应该是女孩子的闺房,虚竹一手揽着公主的蛮腰,一边四处不断的打量,而公主呢,则是一直含情脉脉的看着虚竹那坚毅的脸庞,眼里满是幸福,虚竹只感觉脸上一暖,公子摸上了自己的脸庞,虚竹转过头来,也摸着公主润滑如脂的玉手,低头看着满脸笑意的公主,笑道:

    “怎么了,娘子,还没有摸够吗?”

    公主俏脸一红,却是想起了那一段羞人的却是充满甜蜜的日子,她悠悠的叹口气,低声说道:

    “我开始一直以为那是一个美好的梦,也一直忘不了你,日也想夜也想,后来,和大哥起了点冲突,他和父皇合伙起来逼我成亲,没有办法,我也只好求的了这个办法。”

    虚竹看着那双温柔的眼睛,心下一暖,双手抓住了公主的手道:

    “这段日子,还真是苦了你了。”

    公主摇摇头,说:

    “只要能见到你,就不苦。其实,我还一直怀疑,这到底是真的,还是我又在做梦呢?”

    虚竹心下一动,吃笑道:

    “管它是真的还是在做梦,此刻我不就是在你的眼前吗?”

    说罢一手揽住公主的腰,另一只手抓住了公主的,将公主抱了起来,只觉得公主全身轻盈盈的,公主也惊呼了一声,随即羞红了脸,遂想起了那段熟悉的美好的却又无比娇羞的日子,是啊,不管这是不是真的,是不是在做梦,此刻,梦郎不就是在我的眼前吗?这一切,是真是假又有什么意义?

    虚竹抱起公主,轻轻的放在了,低头吻上了那张樱桃小嘴,同时,将自己的舌头伸进了公主的嘴里,贪婪而霸道的占有着公主的嘴,同时双手也不老实起来,同时解去了公主的腰带,脱下了公主的外面的裙子,不一会,便只剩下了肚兜和,虚竹抬起头,低声说道:

    “梦姑,让我们再次进入那一段熟悉的梦吧。”

    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脱得只剩下了,遂轻轻的压在公主的身上,公主只是感觉浑身热的发烫,虚竹坐到公主身旁,一手抱着公主娇美的身躯,一手搓揉那完美的。

    “嗯……嗯……喔……哼……”

    公主一边呻吟,另一只手也轻轻的抚摸着虚竹刚硬的宝贝,然后用温暖的手掌包着,大拇指搓揉着,慢慢的。虚竹果然被她搞的宝贝好像爬满了小虫,又麻又痒的,急忙将她的头给按了下去,道:“来,梦姑。先帮我吹一吹吧。”

    公主媚笑一下,掠掠头发,先用舌尖舔了舔,手指轻轻搔着,只听虚竹「哼」了一下,公主才慢慢含住那根充血发胀的大宝贝。她不停的摆头,公主小嘴就这么上上下下的着大宝贝,舌尖偶尔磨磨,双手还不时的搔一下、摸一下,弄的虚竹麻痒难当,忍不住叫了出来。

    “啊……你真会吹……嗯……啊……”

    虚竹双手玩弄着公主的秀发,一边享受从所传来的快感。

    “嗯……喔……滋……嗯……”

    公主像一只饥渴的饿狼,小嘴含着宝贝进进出出的,虚竹被弄的欲火高升,双手抓着公主的头,直往前顶,干着她的小嘴,嘴里直喊:“喔……好爽……啊……真会吹……啊……快受不了啦……唔………”

    公主的越来越快,虚竹威猛的宝贝就被公主这么吞进吐出的,像一根油亮的巨棒。不知不觉,虚竹居然感到一股要的快感冲向宝贝,急忙扶起公主的头来,上膛的炮弹才退了下去,看到公主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不由笑说道:“好了,玩点别的。”

    虚竹让公主躺在床上,打开她的双腿,仔细的端详着她的。躲在茂盛的下,粉嫩的之间夹着一颗早已充血发胀的,口春潮泛滥,美丽的倒三角形早就湿成一片了。女性总是不喜欢将让人这样赤裸的观赏,公主也不例外,只听她娇羞的说:“好哥哥……别……别看了……好丢人喔……”

    虚竹伸出手指轻轻的磨着花瓣间的突起,时慢时快,搞得公主唉声连连:“喔……哎哟……好舒服喔……啊……”

    虚竹见公主浪了起来,便抬起她的双腿,低下头去来回舔舐着那对饱满的。公主感觉一根湿暖的异物在自己的游移,只觉得又酥又麻,就像是要融化一般。公主被搞得放声,但虚竹毫不放松,继续上下左右磨着公主的,甚至用舌尖浅浅的插进公主又湿又黏的口,吸吮花蒂周围的蜜汁。

    “嗯……喔……要融化了…………好……好痒啊……唔……喔…………喔……好哥哥……快……快……来吧…………啊……喔……”

    公主肥美的被挑逗的又酸又麻,里就像爬满了小虫,蜜汁一阵阵的泄了出来,她不由自主的扭动丰臀,将向上高挺。虚竹也知道公主已经欲火焚身,已经要来消火了。虚竹伸出中指慢慢的插进公主迷人的,在里轻轻的转着、磨着,公主被虚竹这种忽快忽慢的前戏,折磨的快要崩溃,她搓揉着自己丰满的双峰,吸吮自己的手指,忘情的呻吟:“喔……哥哥……别玩了……好痒啊……喔……我要宝贝干啊……喔……求……求求你啊……哎哟……快干……”

    虚竹继续玩弄着公主湿润的,另外一只手抓着白玉般的,又捏又揉的,并用牙齿轻咬着挺立的。饱受煎熬的公主就好比热锅上的蚂蚁,粗壮的宝贝就近在眼前,却迟迟不进入自己体内,感官的快感弄的全身又痒又酥,不断的扭动丰腴的身躯。

    “啊…梦郎…拜托好哥哥……别……别再逗我了……哎哟……啊……”

    虚竹加快了手指研磨的速度,硬直的宝贝从背后顶着公主的,就是迟迟不肯。虚竹搞得公主银牙暗咬,疯狂的用去摩擦宝贝,但这好比隔靴搔痒,整的公主,突然她惊觉自己敏感的竟然快要了,最后公主终于咬着下唇,紧闭秀目,一股从泛滥的洞口急泄而出。

    公主被虚竹整的躺在床上酸软无力,娇喘连连。全身香汗淋漓的她,嗔道:“梦郎……你怎么还……还不肯跟人家……”

    虚竹哈哈一笑,便躺了下来,未发泄的巨炮朝天高耸。公主乖巧的跨站在虚竹腰际,一手扶着宝贝,一手微微张开粉红的,将对着口,然后慢慢的坐了下去,公主轻轻吁了一口气:“嗯……好大……好充实……”

    公主,几个月没有承受过虚竹的宝贝了,自然会有不适!突如其来的痛楚,也才让公主从梦中清醒过来,知道这已经不是做梦了!想到刚刚自己说出口的那些羞人的话,马上脸色通红起来!

    充满成熟气息的美妙紧紧的包着火热的宝贝,弄的虚竹通体舒畅。接着,公主开始慢慢摆动柳腰,享受宝贝直顶的快感。公主的玉手压着虚竹厚实的胸膛,每次都重重的坐到最底,让虚竹威猛的宝贝能干到最深。虚竹手扶着公主纤细的蛮腰,也配合的轻轻挺腰,「噗滋」、「噗滋」的声音伴随公主浪荡的呻吟,搞的公主,流出的弄湿了一地。

    “嗯……喔……梦郎……的好大……好美啊……喔……舒服…………唔……喔……我了………哎哟……再来……啊……”

    “嗯……喔……梦郎……好厉害……喔……好美……好舒服喔……”

    虚竹迎合著公主坐下的节奏,狠狠的挺腰顶了上去。

    “用力啊……再来…………好……喔……啊……太棒了……要死了……全身……要……要散了……啊……”

    公主被激烈的搞的有些迷糊,眯着春情汤漾的双眼,拨弄着散乱飞舞的秀发,额头冒出一粒粒豆大的香汗,一对丰满的上下剧烈的在虚竹眼前摇晃,粗大的冲过黑草丛,在两片肥厚的中进进出出的,公主不太禁得起虚竹这样疯狂的。

    “喔……好爽……大宝贝干的我好爽……哎哟……梦郎……太强了……嗯…………快……………喔……”

    公主双手抓着丰满的用力向内挤压,香舌舔着上唇,宝贝的节奏越来越快,虚竹知道这是女性的前兆,更是卖力的干。就这样又插了几十下,公主雪白的一阵悸动,从深处一股射向虚竹的,这股温暖的刺激差点也让虚竹缴械投降,还好公主在丢精之后,精疲力尽的趴在虚竹身上喘气,没有继续,只是温暖湿热的依然紧紧的包着大宝贝。

    虚竹让公主躺了下来,抽出宝贝,让上膛的炮弹又退了下去,他轻轻的吻着公主的脸颊,温柔道:“怎么?梦姑,这样就累了吗?”

    公主紧闭双眼,双颊晕红,轻捶虚竹的胸膛娇喘道:“梦郎……你好厉害……搞得人家……魂都飞了……”

    虚竹轻轻在公主耳边呵气,道:“好妹妹,我还想再搞一回呢。”

    公主发嗔道:“你……你还要……”

    虚竹并不给公主有休息的机会,将她柔软的娇躯扶了起来,双脚跪着,双手则撑在床上,像一只发情的,给人观赏臀缝间粉红的。虚竹用手指摸了摸流满的,手扶着依旧刚硬的宝贝一口气插了进去,尽根没入。这种像狗般的,使得公主本来就紧密的更形狭窄,跟宝贝也更是密合。同样也让公主更是放浪,贪婪的舔着嘴唇呻吟着。

    “唉……哎哟……这……这样好紧啊……”

    虚竹笑道:“梦姑,精彩的在后头。”

    说完便摆动腰身干起来,虚竹先是慢慢干着,每一下都重重的直顶,再慢慢加快速度,发出了「噗滋」、「噗滋」的声音,随着摇摆的公主也忍不住浪出声来。

    “啊……顶死我了……哎哟……唔……哥哥你真行……再来……喔……”

    虚竹扶着公主的柳腰,玉柱无情的猛干着公主红嫩的花瓣,剧烈的使得两片跟着翻进翻出的,胸前两个雪白的子,像成熟的木瓜晃来晃去,也泊泊流出。公主眯着媚眼,雪白的粉颈高高仰起,疯狂的呻吟,享受快感。

    “啊……再干……唔……好舒服……梦郎啊………喔……嗯……”

    公主的花瓣又被快速的活塞运动插了好几十下,敏感的玉体不禁一阵颤动,温热的吸吮着的大宝贝,她欢愉的叫:“喔……要了……啊……要……又要了……”

    虚竹也感觉自己的一麻,知道也要,用力挤进里面,抵在壁上,便全力的发射起来了。

    “好妹妹……我也……唔……”

    直到天色微微泛白,二人才停止了彼此的互相索取,公主累的使不出一点力气,虚竹也好不了哪里去,草草的擦了一下汗水,随即抱着公主沉沉的睡去。

    天色大亮,不过二人还是沉沉的睡着,此刻,公主那位贴身的宫女轻轻推开门,准备侍候公主洗漱穿衣。卧室里一股糜烂的气息依然未散,那位宫女脸羞得通红,跟着公主好几年了,此刻年纪也不小了,也知道这股气息表明了什么,抬头朝看去,只看到两片白花花的身子,顿时不经意的清呼了一声,自己昨天在门外几乎听了一夜,二人折腾了大半夜,把她也弄的浑身酸麻不已,真佩服公主居然可以坚持那么久,也对这位驸马敬佩万分。

    不过就算是这一声轻轻的呼声,却也令虚竹公主醒来了,那位宫女也发现了公主醒来了,随即低头轻跑了出去。

    虚竹看到宫女跑了出去,回头就发现公主正一脸正经的看着自己,虚竹有些诧异,遂在自己的脸上摸索着,疑惑的说道:

    “奇怪了,难道我脸上有花不成?”

    公主吃笑了一声,摇摇头,道:

    “我想好好的看着我的梦郎,生怕自己梦醒就再也看不到了。”

    虚竹朝公主的轻拍了一下,笑道:

    “小懒虫,还不起来?以后天天让你看个够,不过话说,昨天晚上你也够疯狂的,夫君我差点都承受不住了。”

    想起昨天晚上自己的疯狂,公主脸红了一下,这才想起来昨天晚上,以为又是一场梦,自己索取了一次又一次,天啊,好羞人,还有那些羞人的姿势。公主只感觉自己没脸见人了,赶紧用被子把自己包起来。

    “好了,宝贝儿,起来吧,还有事情呢。”

    公主小心的露出一双大眼睛,发现虚竹穿好了衣服,这才小心翼翼的抓过肚兜,发现虚竹转过头来笑嘻嘻的看着自己,顿时觉得恨不得找个地缝藏起来,这时候,有人敲门道:

    “公主,奴婢进来服侍公主洗漱穿衣。”

    “哈哈,进来吧,你家公主正不知道怎么穿衣服呢。”

    虚竹逗笑着,被公主轻捶了几下,这才先出来,发现几个宫女在门口端着用具低着头,前面带头的就是昨天的那个宫女,发现有男子出来,后面几个宫女惊讶万分,前面的那个更是羞红了脸。

    虚竹心念一动,随即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宫女低头答道:

    “奴婢没有名字,公主叫我小月,驸马爷也叫我小月就是。”

    虚竹点点头,道:

    “恩,小月,你们进去服侍公主吧。”

    随即先出去了,去了昨天的那间书房,墙上的字画已经被取了下来,墙上均是小子和小人,虚竹一点点的看起来,虽然样式不一样,不过和灵鹫宫后面的石洞上的武功大同小异,甚至要逊于墙壁上的武功,不过虚竹也没有在意,又领悟出不少的心得,以前的一些疑惑豁然开朗,而且感觉又好像领悟进了新的一层。

    “梦郎,不知道这些十分入你的法眼?”

    后面传来公主的声音,虚竹笑着转过头去,不禁眼前一亮,发现公主穿着一件丝绸玫瑰红抹胸,披着淡紫色拽地长裙,媚眼含春,一副成熟妩媚的样子,后面只跟着小月。

    “呵呵,你来了。这应该是师叔李秋水习武之地吧。”

    公主点点头,答曰:

    “不错,太妃娘娘也常在这里指点我武功,现在太妃娘娘和一位师叔在密室里修炼。”

    虚竹想起李秋水和巫行云来,知道她们还不知道自己来了,看来有空得要找她们一趟了,虚竹当着宫女的面拉住手,公主脸红了一下,不过没有挣扎,后面的小月则是识趣的低着头。

    “记得以后称呼我为夫君哦?”

    虚竹勾着公主的下巴,公主却是摇摇头,说:

    “不,我以后就称呼你为梦郎,我愿意一直沉溺于这个梦里,至死无悔。”

    说到后面,几乎已经细无声,不过自然被虚竹听的清清楚楚,不禁一愣,随即将公主拉到怀里,轻轻道:

    “傻丫头,唉,对了,我总不能一直称呼你梦姑吧!”

    公主轻轻伏在虚竹温暖宽大的怀里,只觉得无比安全,无比轻松,遂轻轻的说道:

    “为什么不行呢?”

    “额,这个。”

    虚竹摸了摸鼻子,失笑道:

    “梦姑,梦姑,我怎么觉得好像你是我的长辈一般。”

    公主轻轻捶了虚竹一下,笑道:

    “坏蛋,有你这么编排的吗?那你以后叫我梦瑶好了。”

    “梦瑶,你这些年过的苦吗?昨天我看到你大哥了,也看到你的父皇,总觉得他们怪怪的,说说你现在的情况吧,虽然我只是一介草民,不过也可以帮你点什么。”

    梦瑶抬起头,看着虚竹眼里尽是温柔,拉着虚竹坐在太师椅上,自己站在旁边,不过随即趁她不注意,虚竹一把将碧瑶拉在了自己的腿上,抱着梦瑶的腰,道:

    “宝贝,现在可以说了吧。”

    碧瑶虽然有些不适应,扭了扭身子,想站起来,不过在虚竹的几番调戏下,只觉得浑身没有力气,自己都奇怪平日里练得武功却是怎么也使不出来,遂朝虚竹翻了一般白眼,尽是妩媚之色,道:

    “别,你在这样真就无法说话了。”

    虚竹一正,只是抱着她的腰,笑道:

    “现在可以说了吧。”

    梦瑶点点头,转过头去对低着头的小月说道:

    “小月,守着门,一丈之内,不希望有人靠近。”

    小月低头答一声“是”,出去了,一会儿,虚竹听到了几声闷哼声,门外小月略在喘息的声音道:

    “公主,好了。”

    虚竹好奇的看着门外,梦瑶看出了他的疑惑之色,笑道道:

    “不碍事的,小月是我偶然救下的,跟着我学了几年功夫,信的过的。”

    虚竹点点头。良久,梦瑶叹口气,道:

    “这事情,说来,就话长了。”

    梦瑶娓娓道来西夏的一些皇家私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