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其他类型 > 穿越天龙之风流虚竹 > 第024章 几回生死,井底定情
    “国师!不是说好了只是吓唬一下而已的吗!”

    慕容复挣红了眼睛,对着鸠摩智叫喊,本来鸠摩智对没有看住王语嫣有点愧意,不过看到慕容复这幅问罪的样子,反而冷笑一声,道:

    “慕容公子,怎么,明明是你妹子自己掉下去的,反而怪我吗?再说了,就算是我故意的,你又如何!”

    “你!!”

    慕容复瞪着鸠摩智,却无可奈何,鸠摩智的武功他也是见识过的,通晓少林七十二绝技,任哪一项,他都无法敌国,忽然想起老爹说过其中的隐患,遂冷笑道:

    “国师大人也不要逼人太甚,少林七十二绝技可不是那么好学的,其中还有一个巨大的隐患,我爹爹以前说过……”

    说道这里,慕容复故意断了一下,鸠摩智心下一跳,其中的隐患他也见识过,发作后疼痛难忍,他知道慕容博送他绝技没有安什么好心,可是见猎心喜,也就没有多想,听慕容复这么说,遂狰狞笑道:

    “你爹爹说什么!”

    见到鸠摩智扭曲的面孔,慕容复心下也是慌乱,遂脱口而出道:

    “爹爹说,少林七十二绝技乃是至刚至阳的武功,如果多练,每次使用时,就会气息大乱,真气散入全身经脉,开始可以压制,但是长年累月,气息得不到宣泄,就会爆体而亡!”

    鸠摩智大怒,吐蕃事业方兴未艾,自己怎么可以身死异乡,又想起少林老僧的话语,更加感到惶恐,都是慕容博,慕容一家子没有一个好东西!鸠摩智冷笑道:

    “胡说八道!老衲身体可是好好的!”

    慕容复业已经看出鸠摩智微微颤抖的身体,遂讥笑道:

    “不知国师在腰间“脊中”、腹部“商曲”各自点一下就知道什么后果了!”

    鸠摩智暗想一下,随即一点才发现体内马上炙热如火,内息左冲右突,几近走火入魔,却是无论如何也压制不住了,发现眼前冷笑的慕容复,骤然升起一种暴戾之色,伸手朝慕容复抓来,慕容复发现掌法严谨,找不到破绽,难道是发作是假的?大惊之下,连连后退,不过还是被扫到了胸口,只感觉胸闷异常,嘴角一甜,吐出一口血来,更是连连后退,后面的包不同几人发现慕容复吐血,大惊之色,扶住慕容复,几人发现鸠摩智已经面色潮红,知道鸠摩智马上快要发作了,遂赶紧离开,免得殃及池鱼。

    “小子休走!”

    鸠摩智发现慕容复他们要走,愤怒之下大声喝止,不过反而慕容复他们走的更快了,鸠摩智有心想追赶,却哪里想迈不开脚步,只觉得胸口压抑非常,胡乱一抓,一门小册子飞出,正是《易经经》,发现小册子飞走,鸠摩智大惊,这可是保命的家伙,丢不得,却不想居然落进枯井里,鸠摩智往前一扑,勉强抓住书的一角,却不想下盘未稳,一头也跌落进枯井里去了。

    鸠摩智心下暗自后悔不已,不想今天真的要丧命于此,却只感觉脚下一软,枯井下面居然都是软泥,正在侥幸的时候,却传来一阵熟悉的冷冷的声音:

    “国师怎么也掉下来了?”

    居然是虚竹,他居然还没有死!不过想到自己都没有摔死,他们自然也没有摔死了,鸠摩智赶紧退到边上,等适应了黑暗才发现,虚竹正坐在一处稍微干净的地方,而王语嫣也坐在旁边,看样子道已经解开了。

    其实虚竹此刻已经是十分的虚弱了。虚竹掉下来之后,发现底下是一个巨大的湿地,而且还发现,八荒六和唯我独尊功居然有自我修复的功能,不过一想到天山童姥修炼这门武功都可以返老还童,那么自我修复的功能也是附带的了,下来勉强压住了毒势不成想王语嫣居然也掉了下来,惊喜之下,先替王语嫣解开道,可以让她自由的活动了,而王语嫣呢,也发现虚竹居然没有死,自然也是欣喜万分,自从那口井跳下的时候,她的心已经寄托在了虚竹的身上了,解开道后,就扑在了虚竹的身上,嘴里呜呜的哭着,

    “呜呜……公子……还以为再也看不到公子了……呜呜”

    被王语嫣这么一压,虚竹只感觉伤势更加的重了,想抬起手来抱住王语嫣,却使不出力气,嘴里苦笑道:

    “王姑娘,能不能先让我把毒先排除来啊。”

    “啊!!”

    看到虚竹龇牙咧嘴的样子,知道刚才弄痛他了,有些不好意思,虚竹则是勉强借着井口投下的光,从靴子里取出随身携带的匕首,脱上的衣服,发现肋下已经黑了一大片了,而且内藏也隐隐作痛,知道毒素已经深入到了身体里面,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遂在黑色的地方处花了几个十字,这样可以毒素排解的快一些,然后慢慢的暗运内力,将毒素慢慢的从刀口处逼出,慢慢的,一滴滴黑色的血液被排除,黑色的部分慢慢的变淡,最后都变成了红色,流出的血液也慢慢的变成了红色,这才松了一口气,随即把衣服撕下准备包扎,不过却是怎么也不好清理。

    “公子,我来吧!”

    发现虚竹在自己面前脱衣服,本来有点羞涩,不过随即发现了那一大片触目惊心的黑色,这可都是因为自己啊,等虚竹为难的怎么包扎的时候,遂开口说道。

    虚竹笑着点点头,把简易绷带交给王语嫣,在虚竹的指导下,勉强将伤口包住了,现在最大的危险就说体内那一团至寒至冷的真气了,散在全身的各个经脉里,又不断和原来的真气搅和在一起,更加的麻烦,除非有至刚至阳的真气,不然,怎么也无法彻底清楚,虚竹坐来,静下心仔细的压制收缩体内的那团真气,不想突然一个黑影掉了下来,已经适应了黑暗的虚竹也已经发现,掉下来的正是吐蕃国师鸠摩智。

    鸠摩智上前想抓住虚竹,发现虚竹挣扎着勉强站起来,知道虚竹还没有复原,正是大好时机,突然感觉体内真气乱走,胸口烦闷异常,只好停了下来。虚竹也觉察出了异样,忽然想起一事来,遂笑道:

    “呵呵,原来国师也已经走火入魔了啊,怎么,少林七十二绝技不少那么好修炼的吧。看来现在你我也不过是半斤八两了。”

    鸠摩智心下一惊,虚竹居然也知道修习少林七十二绝技的后果,恼怒之下,狞笑道:

    “小子!收拾现在苟延残喘的你还是绰绰有余的。”

    勉强压住了体内真气乱窜,趁着虚竹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一把抓住了虚竹的胳膊,正在高兴怎么处置时,发现虚竹露出诡异的一笑,随即感觉真气狂泻而出,这才后悔不已,虚竹可以吸人内力,这事情他早就知道,不成想,自己居然一时大意,意图甩开,不成想,虚竹只是吸收了自己压制体内乱窜的真气,一下子真气没有了压制,四处乱窜,身体不时的莫名肿大,又不断的消逝,只感觉就说十八层地狱也没有这么痛苦过,嘴里怒叫道:

    “小子!快点放开!”

    看到鸠摩智扭曲的面孔,虚竹哪里肯放开,吸收的内力和先前体内的那团至阴至寒的真气一交融,又生成一团十分温暖而舒服的真气,虚竹只感觉十分的舒服,在融合的差不多的时候,忽然鸠摩智大叫一声,嘴里吐出一口血来,虚竹知道,鸠摩智已经伤了内脏,气色萎顿不堪,也不再犹豫,将他体内的那团真气悉数吸收,又慢慢的和体内的那团真气融合,只感觉十分的舒服,内力尽失,经脉大坏,内脏大损,鸠摩智算是彻底的费了,一下子就好像老了十多岁,虚竹冷笑一声,暗骂一声活该,又点了鸠摩智的几处位,封住了鸠摩智的五官,然后又运内力在体内循环了几个周天,毒素才被彻底的清理了出去,只感觉身体异常的舒服,又比以前大近了一步,内力也可以运用自如了,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将鸠摩智丢在一边,捡起地上的书本一敲,居然是《易经经》,虚竹心下暗自感叹,果然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虚竹转过身来,发现王语嫣正睁着一双大眼睛担心的看着自己,眼角还挂着泪痕,虚竹心下一动,几步走到王语嫣的面前,将王语嫣拥入怀中,轻声说道:

    “王姑娘,以后你就跟着我吧。”

    一股男子的气息拥入鼻子,王语嫣只感觉全身好像酥了一般,无力的任虚竹这么抱着,脸色红红的低头用蚊子的声音道:

    “国师,国师还在呢。”

    “嘿嘿,鸠摩智现在已经相当于是活死人了,不用管他。”

    虚竹说完一把将王语嫣给拥在了怀里。抱住王语嫣,虚竹就觉得他的心在狂跳。这可是一个绝对的美丽仙子啊。王语嫣身材高挑,身材也是魔鬼般的s型,还是属于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类型的。

    右手挑起王语嫣的下巴,虚竹吻了下去。王语嫣羞涩的回应着,虚竹一只手顺着小蛮腰摸向了王语嫣的翘臀,一只手顺着胸口伸进了里面,王语嫣隐隐约约觉得这样不好,想打开那只贼手,却是怎么也使不出力气,虚竹顺着胸口伸进了内衣里面,感受着那种滑腻如玉的感觉,又捏了几下那只小葡萄,只感觉慢慢的变硬了,王语嫣则是感觉好像突然被电了一般体内好像有一种热流不断的流动,的那处神秘的桃花源隐隐好像有水流出,而且还居然有一种脱衣服的冲动,呜呜,好羞人,怎么会这么想。而舌头不停的和王语嫣纠缠着。

    忽然虚竹放弃了与王语嫣舌吻,而是转向了她的耳朵。轻轻的舔上了她的耳朵。另只手则在她的不断的拨弄着,挑逗起那未被开垦的幽谷来,那里已经是溪水淳淳了。

    “啊……公……公子……不要。”

    此刻的虚竹哪里还停的下来,只感觉小虚竹意图解脱,一只手已经伸进了那处沟壑,忽然王语嫣夹紧了双腿,羞红了脸道:

    “公……公子,等我禀报姑妈,在……在任君索取。”

    虚竹哪里肯听,就准备在有所动作时,王语嫣又道:

    “今天……不还有招驸马么?”

    虚竹这才冷静了下来,对啊,还有一个宫主在宫里等着自己呢,今天是不能错过了,已经错过了这么久了,得要抓紧时间了,看着慢慢低头的小虚竹,虚竹也是苦笑不已,指着已经是昂首挺胸的小兄弟,道:

    “可是,我现在涨的难受啊,不如?”

    虚竹试探的问了一下,果然王语嫣羞红了脸,不过还是点点头。

    只见王语嫣满脸羞红,娇媚之极的看了虚竹一眼,掏出了虚竹那狰狞的紫红的大家伙,看的王语嫣也吓了一跳,好大!!!不过张开樱桃小嘴,含了下去。虚竹右手用力的握紧。哦买高的!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这一直都是虚竹最深刻的想法,居然在好像仙子一般的王语嫣身上实现。

    那温热,那滑嫩的刺激。深深的触动了虚竹的中枢神经,差一点就控制不了排除了八千万含量。

    王语嫣妩媚的看了段誉一眼,然后开始羞涩的吞吐起来。由于是第一次,她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弄,可是越是这样虚竹越是幸福,这羞涩的玩弄实在是太刺激了。木王语嫣这清纯的小蹄子,那生疏的,让虚竹的神经为之颤抖。

    虚竹享受著木王语嫣蓉温柔的服务,看著自己的肆意的出入王语嫣的小嘴,得意的满足感充斥全身。一边慢慢教王语嫣怎么弄,不要用牙齿,用舌头慢慢舔,一边摸着王语嫣那可堪一握的胸脯,王语嫣果然十分具有学习的天赋,没过多久,就感觉越来越熟练,虚竹搬起王语嫣的头,让她的喉咙直起来,然后把大就直接插到了喉咙里面,直接抵达到了食道附近,王语嫣被压的直翻白眼,只感觉嘴巴里已经木木的了,虚竹这时候正是爽的时候,自然没有注意到。

    “啊……语嫣……好爽啊……要……”

    虚竹加快了速度,在王语嫣的喉咙和嘴巴里快速的抽动着。

    “呜呜……”

    王语嫣想挣脱虚竹,无奈虚竹按着王语嫣的头,嘴巴直接碰到了肉囊,虚竹的插在了食道口,随即一热,精华喷涌而出,王语嫣只感觉喉咙一痒,就感觉一股腥味的热热的东西流进了喉咙里。

    虚竹把大抽了出来,师妹黏糊糊亮晶晶的,处还有一点白色的慢慢的要流出来。

    “别吐出来,嘿嘿,这可算是美容好东西。”

    见王语嫣要吐出来,虚竹提醒道,王语嫣皱了一下眉头,就都吞了下去,正所谓女卫悦己者容,找到了自己的心上人,自然开始注意到外貌起来,见虚竹的上还有不少白色的精华,也乖巧的过来把上面舔的干干净净,然后在为虚竹系上了裤子。虚竹只感觉大爽不已。

    虚竹的的一只手顺着翘臀伸进了里面,顺着股沟,也伸向了那处神秘的桃园禁地,只感觉湿热湿热的,只感觉王语嫣浑身一颤,颤声道:

    发现王语嫣低着头,遂问道:

    “语嫣,如果,我再给你找几个姐妹,你会伤心吗?”

    听这么一说,王语嫣感觉心里一酸,不过像这么优秀的男人,三妻四妾也是少不了的,遂摇摇头道:

    “不会的,公子,纵然我为妾,只要在公子身边也是愿意的。”

    “傻丫头。”

    虚竹爱怜的摸了摸王语嫣的脑袋,

    “想什么呢,无论有多少姐妹,在我看来都是一样的,不分什么妻妾,你们在我的心里都占有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少了谁,我都会伤心的,在我看来,你们都是独一无二的,谁也无法代替谁。”

    王语嫣惊喜的看着虚竹,破涕而笑。

    “好了。”

    虚竹把王语嫣拉近怀里,道

    “我们上去吧。”

    王语嫣迟疑了一下,又指了指昏迷的鸠摩智,虚竹迟疑了一下,解开了鸠摩智的道,冷笑道:

    “居然敢害我家的语嫣,让他自生自灭好了。”

    遂抱着王语嫣,现在功力大进,出井自然不在话下,踏着井壁,飞到了井外,发现外面早已经无人,重伤的血玉也已经不见,要不是还剩下打斗的痕迹,还真看不出这里发生过惊心动魄的战斗。虚竹深吸了一口气,抱着王语嫣,运起凌波微步,几个身影,就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了悄然的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