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其他类型 > 穿越天龙之风流虚竹 > 第023章 可悲可叹,腹背受敌
    一大早上,当菊剑竹剑过来服侍虚竹之时,只见虚竹和衣而睡,眉头紧皱,似乎正担心着什么,又或者遇到什么难题,菊竹二姐妹见状,只觉得心理怪难受的,只恨自己本领低微,无法帮到主人,唯有更加用心的服侍主人。此时,虚竹翻了一个身,觉得闻到了一丝香气,神情一动,随即醒来,刚好发现菊竹二人正拿着洗漱用品,怪怪的看着自己。

    虚竹有些不好意思,随即马上起身,笑道:

    “你们这么早就起来啦。”

    二人见状,跪下道:

    “婢子侍候主人穿衣洗漱。”

    虚竹拉二人起来,拍了拍二人的脑袋,笑道:

    “说了多少次了,以后不需要跪下了,怎么不记教训了,是不是还想打啊。”

    二人脸色羞的通红,想起以前这样子虚竹就会轻轻的打自己的,那种滋味,只觉得怪怪的,好像有一种电流在自己身体里流过,觉得全身酥酥的,使不出力气,最羞人的是是在那个神秘的地方似乎也开始有了反应……

    见二人脸色红彤彤的样子,虚竹哈哈笑了几声,不过却也没有动二人,随即在菊竹二婢的服侍下,洗漱穿衣。

    “主人今天进宫去招驸马吗?会不会不再回来了。”

    菊剑在后面替虚竹穿上衣服,绑上腰带,低声问道,觉得心理失落落的。

    “不会吧!主人,那我们怎么办啊。”

    竹剑为虚竹拉下领子,把衣服折好,温柔的好像妻子一般,惊闻菊剑的话,随即失声说道。

    “说什么呢!怎么可能不回来,再说了,就算为了你们,我也不可能不回来啊。”

    虚竹呵呵的笑着解释,不过还是发现了二人眼里淡淡的失落,虚竹一伸手揽住竹剑的美人腰,拉到了自己的怀里,又拉住了菊剑的柔荑,也把她拉到了自己的怀里,看着二人俏丽的脸庞,红红的嘴唇,虚竹心下一动,在竹剑的小嘴上亲了一下,又在菊剑的小嘴上也亲了一下,在二人翘起的上拍了几下,哈哈笑着出门去了,嘴里说道:

    “哈哈,洗干净等我回来!”

    二人只感觉全身好像使不出力气,互相看了一下,随即发现彼此的脸色通红,羞得又彼此转过身去。

    却说虚竹刚下楼,却发现慕容复一伙人正愤怒的和王语嫣说着什么,虚竹心意一动,随即超这边走来,近了才发现王语嫣正抹着眼泪,眼睛红红的,虚竹怒了,MD,还真当自己是大爷啊,发现虚竹走进了,慕容复转过身来,用可以杀死人的眼神瞪着虚竹,冷笑道:

    “来的正好!虚竹公子,不知道昨天晚上你和我表妹说了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公子没有听说过么?”

    发现虚竹过来,王语嫣的眼神亮了一下,不过随即暗淡了下去,又低下了头,虚竹没有吊慕容复,径直走到了王语嫣的面前,轻声说道:

    “王姑娘,怎么了又哭了?有人欺负你了吗?”

    王语嫣抬起头想说什么,不过又看到慕容复那杀人的眼神,随即又还是低下了头,发现虚竹没有理自己,慕容复则是出奇的愤怒,几次三番的令自己出丑,慕容复咬了咬牙,勉强压下了自己的愤怒,想起昨天晚上和李元昊的合谋,心里冷笑了一声,等下让你跪着求我!

    “虚竹公子,希望在去皇宫之前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慕容复淡淡的说道,虚竹转过头来,心里有些诧异,不过随即感觉到了一丝异样,按说慕容复早就已经拔剑相向了,难道有什么阴谋不成?慕容复大步的出去了,随即包不同几人也是一起跟着出去了,虚竹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怎么可能害怕什么,随即毫不迟疑的跟着出去了,王语嫣迟疑了一下,也跟在了后面一起走去。

    段誉几人则是刚好要回客栈,发现慕容复几人出去了,而虚竹王语嫣则是也一起跟着,段誉正要打招呼,发现几人都没有注意到自己,感觉十分好奇,也准备一起走,朱丹臣几人则是拦住了段誉,道:

    “公子,招亲要紧。”

    段誉哪里肯,发现自己心爱的王姑娘的身影,心里早就没了魂似的,几步绕过朱丹臣,却正是凌波微步,朱丹臣哪里拦得住,街上人正多的时候,几下就没有了段誉的影子,朱丹臣几人则是急的四处去寻找段誉。

    而段誉他们呢,则是越走越偏僻,很快到了一处荒无人烟的地方,前面是一处破旧的房子,从落满的灰尘上来看,应该是没有人居住,慕容复停了一下,随即进去,虚竹也是无所畏惧,发现发现一处院子,院子中间则有一个枯井。

    “哈哈,慕容公子果然说道做到。”

    却是太子李元昊的声音,随即血玉公子也跟着出来了,看到虚竹,李元昊笑道:

    “虚竹公子,我们又见面了。”

    不过却从话里怎么也听不出丝毫笑意,虚竹不动声色的站到了一处最佳的位置,随即拱拱手道:

    “不知道殿下千里迢迢的把在下骗到这里所谓何事。”

    “哈哈,当然是好事了,希望虚竹公子可以加入我们一品堂。”

    虚竹静静的看着太子殿下,后者的眼神则是越来越冷。

    “答应如何,不答应又是如何。”

    “答应了当然是只有好事了,钱财美女任君索取,不答应么,今天可能走不出这个院子了。”

    “哼。”

    虚竹冷笑一声,

    “不是我小瞧你,就你们这几个人恐怕还无法拦住我。”

    “哈哈,那再加上老衲我呢。”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却正是以前交过手的鸠摩智,后者手上提着一个姑娘,近了才发现,却正是王语嫣,只不过此刻王语嫣面色萎顿,好像十分的不舒服一般。

    “表妹!国师,你对我表妹做了什么!!”

    慕容复红了眼睛,毕竟是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的表妹啊!

    “慕容公子过激了,不过点了她的肩周而已,暂时无大碍,怎么,公子忘记了昨天我们怎么说的了吗?”

    却是后面的血玉公子那好像和小孩一样的声音,慕容复冷颤了一下,随即压下了自己要前行的脚步,也冷静了下来,都是虚竹害的!随即又狠狠的瞪向了虚竹。虚竹面陈如水,看不出是喜是怒,鸠摩智的武功他是领教过的,虽然内功逊自己一筹,不过外功十分凶悍,而且也修习过小无相功,也不是什么易于之辈,况且还有一个自己不熟悉的血玉公子,再加上王语嫣还在对方手上,看慕容复的样子,估计是不敢去救的,心下略一沉吟,道:

    “好吧,我可以考虑加入一品堂!”

    李元昊点点头,随即笑道:

    “虚竹公子也算是识时务者的了,不过为了防止欺上瞒下的事情发生,希望公子服下一颗药丸。”

    血玉手晃了一下,虚竹接过,却是一颗血红色的小药丸,虚竹看着沉吟不语,李元昊笑道:

    “这是为一品堂里面一些桀骜不驯的高手所准备的,它不是一般的毒药,它会抑制住本人的功力,内力越深,所受到的限制也就越大,一个月后若无法服下解药,就会侵蚀本人的经脉,三天就会成为废人。”

    虚竹心下暗自惊讶,如果是别的毒药的话,也许还可以找赛华佗帮忙,可是如果是这种专门针对内力深厚的习武者来说。就是一种噩耗了,看来这种药丸自己是不能服用的。看到虚竹眼里的犹豫和慢慢坚定的眼神,李元昊心下也是马上知道虚竹要反击了,随即当机立断,马上转入血玉的后面,随即道:

    “剩下的就交给你和国师,慕容公子了。”

    擒贼擒王,虚竹也马上看出李元昊准备跑路,心下暗自惊讶这只老狐狸,使出凌波微步正要去抓住李元昊时,血玉也马上出手了,身体诡异的使出超出人体范围的招式,拦住了虚竹的面前,虚竹心下一惊,好怪的招式,虚竹被迫停止了下来,这才仔细的打量起血玉来,面色诡异的白色,而且红红的嘴唇,好像也不是染红的,好像天生的一般,后者诡异的笑了一下,对身后已经惊出一身冷汗的李元昊说道:

    “太子殿下先行一步吧,小的随后就到。”

    鸠摩智把王语嫣放到了枯井旁边,身体好像入定了一般,正好把住了虚竹的退路,而慕容复几人知道自己本领低微,无法阻挡虚竹也是乖乖的退到了一边。

    血玉暗骂鸠摩智老狐狸,本来三比一的优势一下子变成了一比一,不过他也有这个自信可以击败虚竹,不过要多花点功夫罢了,等了解了此事,看怎么收拾你们!嘴角微微一扬,闪着蓝色光芒的扇子就朝虚竹击来。

    虚竹不敢大意,天山六和掌使出,看似轻轻的击打在无关紧要之处,却迫使血玉不得不放弃了攻击,血玉几次三番的被打断了攻击,恼怒之下,按下了扇子的开关,几道蓝光一闪而过,纷纷盯向了自己的死角,虚竹小心避开几枚银针,剩下的几枚眼看无法避开,趁机用袖子甩出一段,击飞了银针,一开暗叫不妙,血玉居然不见了,心念忽然一动,马上避开身后,不过还是被击到了一点,马上一阵麻酥的感觉迅速传来,虚竹连忙撕开一开,一处已经发黑,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暗骂卑鄙,而血玉也是心下一惊,本以为必杀的局势居然被躲开了。

    血玉马上手臂突长一分,虚竹猝不及防,几乎被击道了胸口,忽然感觉身后一道风来,急忙彻身躲到一边,却正是鸠摩智身后偷袭。虚竹身下几乎站立不稳,勉强笑骂:

    “没有想到老秃驴居然也这么卑鄙。”

    鸠摩智老脸一红,一击未中,也不好再次出击,只好退到了原处,又好像入禅的老僧一般。

    虚竹暗叫好险,没有想到居然遇到了这么危险的局势,无奈之下使出了八荒六和唯我独尊功,这套武功威力甚大,不过消耗内力极大,所幸虚竹内力深厚,不过在已经中毒的情况下,也感到了经脉有一丝阻力,看来毒药蔓延的很快。

    血玉也马上感觉到了虚竹的不同,此刻的虚竹好想像被风裹起来一般,四周马上狂风大作,几乎近不了身,他不过是从小被李元昊派人用毒药泡大的,对付一般的人还可以游刃有余的应付,不过对于虚竹这种内力深厚的武者来讲,就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了,无奈之下,只好远处游斗。鸠摩智则是暗叫好险,不过也看出此能力消耗内力极快,等会好坐收渔人之利。

    虚竹也暗自感觉内力越来越跟不上来,趁着血玉不小心,使出天山折梅手,一把抓住了血玉的手,只感觉润滑如玉,好像女人的手一般,心里暗骂李元昊变态,随即使出小无相功,搭住脉门,吸取血玉的内力来。血玉的手被抓住,先是大惊,几次都没有挣脱,然后感觉内力泻出,不过血玉却诡异的朝虚竹一笑。

    虚竹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只感觉内力越吸越快,不不过全身感觉有千万根针扎一般,一把摔过了血玉的手,却是已经全身发寒,疼痛异常,脸色煞白。

    血玉则也是不断的喘气,毕竟不少内力被吸走,看来需要不少的时间来调整了,不过看到虚竹的样子,心下也觉得值得。原来,血玉从小被药水泡大,经脉中充斥着不小的药力,而且修炼的又是纯阴的内力,本来如果仅仅只是纯阴的内力还可以化解,不过加上了不小的毒药,再加上外伤,便再也压制不住了。

    不远处的鸠摩智虎视眈眈,慕容复一伙人则是眼睛红红的看着自己,好像要吃掉自己一般,虚竹暗道不妙,难道今天自己还交代道这里不成?不行,怎么可以,王语嫣还在这里,还有小清,小钟灵,还有梅兰竹菊她们,还有灵鹫宫的姊妹们,自己怎么可以交代到这里?他不甘心!!

    血玉只感觉虚竹好像变了一般,眼睛变得血红,只见他仰天长啸一番,随即放弃了压制毒势,全力应付血玉来,不管不顾,好像如下山的猛虎一般,此刻已经内力大耗所剩无几的血玉又怎么可能对付得了?几下就被击倒,愤怒的虚竹则是狠下杀手,彻底的击碎了血玉的经脉,而远处的鸠摩智则是看到虚竹状若疯虎一般,知道虚竹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又怎么会触这个眉头?

    解决了血玉,虚竹摇摇晃晃的朝鸠摩智走来,看到虚竹披头散发,全身沾满血液的样子,连鸠摩智也是不知觉的退了几步,此刻王语嫣虽然没有力气,却也看出了虚竹为了她才这般模样,不由得心下只感觉好像撕裂了一般的疼痛,泪水如断线的珠子一般,不断的涌出,虚竹只感觉自己此刻全身疼痛欲裂,脑子嗡嗡只想,隐隐约约看到了枯井旁边的王语嫣,无意识的朝这般走来,只感觉眼前怎么有两个王语嫣在晃动?随即朝前面一个扑去,却感到眼前一黑,一头栽进了枯井里面!

    看到了虚竹掉进了枯井里,王语嫣哭喊:

    “虚竹公子!!!”

    罢了罢了,死后同也是可以的,随即挣扎着也一头扑进了井里,远处的慕容复看到虚竹掉进了枯井里,正幸灾乐祸,却又看到了表妹也栽倒了枯井里看-,大惊之下,连忙意图抓住,却是哪里够得着,眼前,只有一口黑黝黝的枯井,半点生息也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