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其他类型 > 穿越天龙之风流虚竹 > 第015章 大杀四方,豪情比天高
    “大哥!!”

    看见乔峰来了,虚竹惊喜交加的冲了出来,段正淳拦之未及,钟灵也跟着出来。

    “二弟,你怎么也在这里?”

    乔峰发现是虚竹,高兴的笑道。虚竹连使凌波微步,几步便已经赶到,乔峰也在丐帮的人群里发现了阿紫,随高声喊道:

    “阿紫,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害的我找的辛苦,快点过来。”

    阿紫开始听见乔峰的说话,还不太相信,现在听说这么喊她,高兴之下,游坦之还没有注意过来,就已经扑到乔峰的怀里,哽咽道:

    “姐夫,呜呜,你总算来了,我还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丁春秋弄瞎了我的眼睛。呜呜”

    “你放心,我定挖下那狗贼的眼睛为你出气。”

    乔峰随之安慰道。

    “狗贼,你杀我父母,我,我要为我父母报仇。”

    游坦之看到这幅情景,心里十分难受,又是杀父仇人,随大声喊道。

    “你这契丹贼人,我们要替天除害!”

    人群中有不少人趁机大喊,乔峰看着这些乌合之众,随毫不在意,大笑道:

    “我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我杀的,要报仇,就冲我来好了。”

    随即传来几声悲鸣,回头才发现,马匹已经被毒死了,看着星宿派一伙人慌慌张张的行径,乔峰也发现了什么,一脸忧愤的看着他们。

    “拿酒来!!”

    每次大战之前,乔峰都要喝酒,许多人都知道这个习惯,一个随从递过一壶酒。

    “大哥,算我一个。”

    段誉也拿过一壶酒大喝起来。

    “好兄弟!”

    乔峰欣赏的看着他。而看到这幅情景的虚竹如何不心动?乔峰的豪爽与无所畏惧,也令虚竹心下折服不已,换做是他,也不一定这样做的过来。看到他们痛饮的样子,随即哈哈大笑几声,几步迈了过来。

    “哈哈,大哥散帝,你们喝酒就把我落下不成?”

    众人还没有看清楚是谁,就已经移到了乔峰他们面前。好快的速度!众人都是这样暗自思量,纵然是乔峰,心下也是暗自一惊打量这个僧不僧,俗不俗的人。

    “呵呵,这是我在天山缥缈峰结拜的二哥,也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好男儿。”

    虚竹弯腰一摆道:

    “上次听说三弟说起你来,就仰慕已久,现在也算是见到真人了,受小弟一拜。”

    “不敢!”

    乔峰随之拉起来,上下打量道,叫道:

    “好好,我乔峰等在临死之前有你们这两位结义兄弟,虽死无憾。契丹的好儿郎们,你们害怕吗?”乔峰转过头来,对着随从大喊。

    “不怕!不怕!!”

    “誓死追随大王!!”

    随都拿起酒来痛饮,虚竹也是心下激动,感觉心中被激起了一种豪气,拿过一壶酒,仰头大喝起来。

    “好好!!”

    众人摔下酒壶,拔出了武器。

    “乔峰,你是契丹的英雄,我也算是在南方略有薄名,现在就看看是你们契丹是英雄还是徒有虚名。”

    此时,慕容复也是站了起来,意图收拾人心。

    “哈哈,莫非你是南慕容的慕容复?今天就一起领教了。”

    乔峰大笑几声,完全没有丝毫惧色,看着丁春秋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虚竹心里感到十分不爽,虽然没有来由。随即想起无崖子好像就是被他害的,随即对乔峰道:

    “大哥,丁春秋害死我师叔,今天我要替他老人家报仇!”

    随即大叫一声,使出凌波微步,朝丁春秋就是一掌,丁春秋岁月也是早有准备,奈何虚竹速度实在太快,他还没有从坐起来,虚竹就已经近身了,无奈之际,仓促出手,气力不足,随即被击退了几步,撞到一名弟子身上,随即一把抓过挡住,那名弟子,倒地身亡。丁春秋也是一脸镇静的看着虚竹。

    “二弟的功夫很好呀。”

    乔峰点点头,段誉也笑道:

    “嗯,二哥的功夫很好,他的内功应该是我们之中最高的。”

    “嗯,那我们就不用担心了。”

    游坦之随之袭来,乔峰和他开始打的不可开交,慕容复先是看了看乔峰和游坦之的打斗,完全是不要命的狠达,而见虚竹和丁春秋,虚竹明显占优优势,他狠狠的看了看,随即拔出剑来,走向了段誉。

    虚竹也在随时关注着这边,不经意之间,丁春秋溜向了旁边的小树林,虚竹毫无惧色,赶紧跟上,很明显游斗并不适合虚竹,虽然虚竹气力有余,相反丁春秋已经开始气喘吁吁了,不过显然,打斗经验比虚竹厉害许多。这样也不是办法,虚竹心下暗自徘徊,随即心下一定。运气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来,虚竹虽然都学得十分精深,却一直没有用到实处,现在一使用,马上风云变色,却是逆天的功夫,树木摇摆不定,已经不再丁春秋的把握之中,随即又逃离出去。

    外面形势已经大好,游坦之完全在乔峰的压制之下,抬不起头来,段誉也已经对六脉神剑使得神出鬼没了,慕容复只有躲避的份,而且六脉神剑无色无形,更是防不胜防,虚竹心下也是暗自欣喜,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弄到手,可惜原件已经毁掉了。一扫发现丁春秋准备跑路,冷笑一声,一脚踢起一个破酒壶,随即暗运内力,将酒水化为寒冰,打入了丁春秋的几道位,丁春秋随即行动滞住,跌了下来。

    随即浑身乱抓,嘴里大叫着“痒痒。”一道道血痕触目惊心,众人心里恶寒,虚竹几步跟上去,一脚踏在他的胸口,暗运北冥神功,抓在丁春秋的手掌的一处位,内力随之如洪水般涌进虚竹的身体里,丁春秋一辆惊恐的看着虚竹,

    “你,你。”

    虚竹冷笑一声,把酒水化为极小的冰粉末,打入丁春秋的脉络,随即丁春秋就感到经脉里一阵酸麻,大骇连忙停止运气,才觉得好些。虚竹低头低声道:

    “你只要一运气,你全身就会酸麻无止,纵然你一辈子不运气,每隔一天,生死符就会轮番发作,一天比一天严重,又迫使你运内力压制,嘿嘿。”

    随即大笑着离开了,而那边,游坦之已经快输掉了,段誉也又打断了慕容复的剑,击散了他的头发,王语嫣脸色发白也喊了一声,段誉随即傻笑的了停止了。慕容复羞耻之下,拿起断剑,发狠朝段誉刺来。

    虚竹脸色发白,乔峰也被游坦之缠住脱身不急,段正淳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却见一晃之间,段誉被人退开,而慕容复的断剑被夹住。

    那人赫然便是虚竹。虚竹大笑一声,朝过来的乔峰喊道:

    “此人真是卑鄙龌龊,居然和大哥齐名,大哥你看着办吧!”

    说罢,一掌击碎了短剑,一脚把慕容复踢向了乔峰,乔峰也大笑一声,一把接住,,大喝道:

    “三弟有心放你,你却暗剑伤人,我乔某与你齐名,真是我的耻辱,我也懒得修理你。”

    说罢,用力抛向了包不同他们。

    转身发现其他人已经被中原群雄所包围,露出疲态,乔峰大喝一声,使起降龙十八掌来,气势威猛,顿时,血光四射,残值断臂四处横飞,那场面,看的真是凄惨。就连少林寺他们也准备出手之际,虚竹暗道不妙,车轮大战,绝非他们的优势,诵道:

    “大哥,剩下的交给我吧!!”

    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威力巨大,一使出来,就惊天动地,其实逼人,所以天山童姥往往以一敌百也不漏下风。此时,乔峰也已经感到有些吃力,降龙十八掌虽然威力巨大,但是消耗内力很快,就连是他也有些吃不消,发现虚竹在群雄中大展威风,也是大笑一声道:

    “行,那就交给二弟了。”

    随即扶起一名受伤的随从起来。

    虚竹大笑出手,凌波微步飘渺无影,同时还暗自运气北冥神功,接触之间,军人内力,众人往往是大骇之下,不敢近身。相比于乔峰的血雨腥风,段誉就显得十分儒雅,不用兵器,谈笑之间,就可以使人萎顿倒地,失去战斗力,却没有血腥场面,少林寺的众僧见状,也是口称佛号,没有出手。

    众人越大越心惊,虚竹这么久,居然丝毫不漏疲态,反而越来约有精神,相反许多和虚竹接手的人却是再也不敢出手,很快的,虚竹身边的人越来越少,最后虚竹一脚踢飞了最后一个人,大笑一声道:

    “天下英雄,不过如此尔!”

    四周一片寂静,看着眼前的这位潇洒的少年,都有些恍惚。

    “不错,不错,中原的英雄,都是一群狗屁!”

    众人朝那里看去,却是四个人,三男一女,为首的一个人,面容丑陋,处着拐杖,站在不远处。

    “是四大恶人!!”

    来的,正是四大恶人“恶贯满盈”段延庆,“无恶不做”叶二娘,“凶神恶煞”南海鳄神,“穷凶极恶”云中鹤。

    虚竹却是一直注意着那个女人,一时之间,有些感叹万分,该来的还是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