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其他类型 > 穿越天龙之风流虚竹 > 第012章 分工协作,携美下江南
    很快的,虚竹便和余婆婆商量了前前后后的事宜,从铁矿的开采冶炼和最后的炼制,虚竹也开动了他的大脑,把几百年后的浮选矿法大概的说了一点,这样就可以得到纯度比较高的精铁,然后又照猫画虎的画了后代一些常规冷兵器,不过他的画风实在不敢恭维,找兰剑代笔。

    这样,先是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同她们商议,又花了一天的时间把一些兵器是外貌尺寸材料全部编写出来,按照难易程度,编写了一部兵器谱,之后又按照现代的一些逻辑思维和常用的企业管理模式,编写了简略版管理细则,前前后后的加起来,又花去了一个周的时间。

    之后,对九天九部进行了整顿治理,对各部进行了缩小,同时设立了内务部,全权负责整个灵鹫宫的日常生活的采购和日常护理,又加设了飞禽部,负责整个灵鹫宫的财务支出和收入,同时对九天九部的职责范围作了划分,哪几部负责西北,哪几部负责南方,哪几部负责北方,哪几部负责灵鹫宫的镇守,再依据其特点修习适合的武功,这样子。整个灵鹫宫的人就知道自己具体干什么,自己的目标是什么,再也没有以前的盲从和杂乱感,虚竹也从具体的事务中解脱了出来。

    前前后后的,又花去了不少的时间,虚竹算了算,也该是去少林寺准备拜会自己未来的母亲了。可是,自己真的有勇气拜会自己那从未见面的老娘吗?还是四大恶人之一,看到虚竹又对着月亮发呆,梅兰竹菊四人也都是站在其身后,她们也不明白,为什么主人老是这样一幅萧条的样子,看着很令她们心疼。没有错,是心疼,她们也觉得奇怪。以前在老尊主烦恼的时候,她们也觉得难过,不知道怎么办,可是,和现在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感觉,他的平易近人,他的和蔼可亲,他的一笑一语,总是牵动着她们的心,尤其,是,在询问菊剑的那一晚,更是令她们心里感觉怪怪的,以前,主人就是她们的天,说干什么就会干什么,毫无二话,现在呢,她们会在他想做什么的时候,会想,他为什么这么做?怎么做才更好?慢慢的,连看他的眼光也变了,以前对老主人是敬畏的惶恐,现在则多了一种温柔体贴。

    虚竹一转身,又看到她们如水般温柔的眼光,只看得虚竹心里一跳一跳的,感觉把目光迈向了别处,真是四个小妖精啊,一个个迷死人不偿命啊,还是自己的贴身婢女啊,我每天早上的晨勃她们都看到了啊,真想把她们推到啊,尤其是菊剑,好几次,虚竹甚至都可以从她的眼睛里看懂了渴望!我的天阿,老天啊,我该不该伸出我的咸猪手呢?想着想着,下腹生起了一股热气,小虚竹又准备开始蠢蠢欲动了,额,感觉转移话题道:

    “梅剑,红玉那边怎么样了?”

    “额。”

    梅剑也才惊醒过来,道:

    “铁矿已经在采集开始冶炼了,红玉姐姐则是准备去招铁匠了。”

    “哦。”

    虚竹点点头,叹了口气,道:

    “我准备去少林寺一趟。过两天就准备出发。”

    “什么!”

    四人惊呼一声,梅剑焦急问道:

    “主人是嫌宫里不好?还是我们姊妹四人照顾不周?请主人责罚。”

    虚竹点点头,摸着已经慢慢长长的头发,苦笑说道:

    “怎么会,我倒是想天天呆在这里,可是还有些俗事要处理啊。”

    看虚竹的心意已决,她们也不敢多说什么,梅剑道:

    “主人,在外多不舒服,也缺少个人照顾,恳请主人也带我们去,也好照顾好你。”

    虚竹本来想拒绝的,不过原著中貌似有两个人最好也一直跟随着,不过看着她们如花似玉的样子,让他们在外面风餐露宿的,也觉得有些唐突了佳人了。

    “这个,外面可能很辛苦,而且风刀霜剑的,你们吃的了这个哭吗?”

    四人一听可以,惊喜道:

    “当然可以,别说外面风餐露宿,只要和主人在一起,服侍主人,纵然刀山火海,也微乳甜。”

    “额,好吧,不过去的人不宜太多,这样吧,梅剑担当大局,留在宫里,注意宫中的动态事项,有事多和余婆婆她们商量,兰剑这段时间跟着我多谢,红玉那边有什么疑问,你也帮忙照顾吧,兰剑和菊剑跟我走一趟吧。”

    看到梅剑和兰剑满脸的失望,虚竹摸了摸她们的脑袋道:

    “两个小傻瓜,我又不是去了就不回来了,放心,等下次再去就带你们去。”

    梅剑和兰剑也只好勉强笑着答应了。

    想起上次来时骑马的尴尬,这次无论如何先把马学会了再说,打听到了马房在哪里,随后就找个借口肚子去了,要是被知道自己连麻豆不会骑,不知道会不会是被笑死。马房看起来很大,数百匹马被拴在马房里,不时还有人牵进牵出的,虚竹在感叹的同时,也是左右为难的看了看。

    不远处的一个女子惊疑不定的看到这里,随后有些惊喜的奔了过来,虚竹本能的觉察到了有人在看他,随后发现一名女子奔了过来,乍一看还有些眼熟。

    “石嫂参见尊主。”

    “赶紧起来。”

    虚竹把她来起来,摸着她柔软似骨的手,才想起来,在来的时候好像是何她同乘一骑,想起上次马上的暖昧情景,两人都有些不好意思,石嫂才想起来,问道:

    “不知道今天尊主到这里来是要做什么,婢子暂时掌管这里,不知道是不是可以帮得上尊主。”

    “这个,”

    虚竹摸摸脑袋,有些不好意思道:

    “骑马有些不熟悉,马上又要出去了,所以呢,想,额。以前在校里,额,是在少林寺里没有骑过,所以呢,比较生疏。”

    石嫂笑了笑:

    “尊主是要学骑马吗?”

    虚竹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还是点点头。

    “请尊主随婢子来。”

    随后来到一匹高达的白马面前,

    “尊主,这匹小白龙,看起来高大,不过性格很温和,很适合尊主这样的初学者。”

    随后,石嫂便告诉虚竹怎么引马怎么控马,有时候又说说怎么相马,怎么驯马,几次下来,骑马倒是学的差不多了,不过却也弄得和大花猫一样,看的石嫂嗤笑不已。虚竹看的有些不好意思,随即有些恼怒,几步追上石嫂,照就着就是一巴掌,嘴里笑道:

    “你这小蹄子,也笑话大爷我吗?”

    石嫂上挨了一下,马上脸红的跟快财的,了一下,转头媚笑了一下,惊得虚竹里又升起来一团邪火。虚竹赶紧把头迈向了别处,:

    “咳咳,不知道哪里可以洗一下么?这样子估计不敢回去见人。”

    石嫂也才反应过来,刚才怎么了?怎么又想起那逝去多年的丈夫了?又想起那些羞人的事情来了?随即觉得脸烧得发烫,低头道:

    “请尊主随婢子来。”

    随即把马送回了马房,跟随石嫂去了一处院子,看起错落有致,也别有一番风趣,看着样子,似乎是石嫂的住处,笑道:

    “石嫂住的这地方还真不赖。”

    石嫂端出一杯茶来,听到虚竹这么说,笑道:

    “让尊主笑话了,这里这么简陋,上不得台面。”

    虚竹笑了一下,喝了几口茶,随即道:

    “怎么把正事忘了,先洗脸去。”

    石嫂笑了一下,带虚竹去了里房,虚竹看了看,外边应该是洗漱的地方,里面隔着帘子,不过看到一个大木桶,看来应该是洗澡的地方,闻着淡淡的清香,看着精致的摆设,虚竹边洗脸边笑道:

    “真是个好地方,我觉得自己一身的汗味,倒是破坏了这里一样。”

    石嫂递过毛巾,笑道:

    “尊主这是哪里话,要是不嫌弃这里简陋,不如在这里洗澡吧。”

    虚竹失笑了一下,随即笑道:

    “我倒是想啊,可惜,连换洗的衣裳都没有啊。”

    “没事,我让丫鬟去给梅剑说一声。”

    虚竹还没有制止,石嫂就已经去出去告诉丫鬟去了。

    躺在浴盆里,虚竹直舒服的的想再也不起来,而石嫂则在外面忙着女红。

    “石嫂啊,你丈夫以前是开马场的?”

    “嗯,先夫以前是在西夏国有一股小马场,可惜,后来交战就……”

    虚竹沉默了一下,怎么又扯到人家的伤心处了,随即觉得也差不多了,怎么梅剑她们还没有来?真奇怪了,觉得水开始变凉了,随即出来裹上浴巾,刚好,就听到石嫂叫了一声,虚竹一惊,赶紧出去,发现石嫂正捏着手,

    “怎么了?受伤了?让我看看。”

    “呀!!”

    随即拉过石嫂的手,放进自己嘴里,一种女人淡淡的香气弥漫,看着虚竹皱着眉头,石嫂只感觉一阵恍惚,那股认真的劲头,就好像以前自己的丈夫一样。

    “嗯,这样就好了嘛。”

    虚竹抬起头,正发现石嫂以一种极其温柔的眼光看着她,目光里尽是妩媚,立刻就感觉到一股邪气上升,大脑开始发热,随即顺着石嫂滑腻的手臂摸到了腰间,随即用力一拉,就拉到了自己胸前,两团柔软的挤压让他丧失了最后的一点清明,随即两片嘴唇就凑了上去,

    他的手当即摸向了石嫂的腰间,滑了进去。另一只手直接进入了石嫂的套裙中。一直向上直到幽谷的位置。然后就开始两面夹攻了起来。这刺激的石嫂当即娇哼一声。

    “啊……尊主……别……”

    石嫂满脸的潮红之色,哪里有拒绝的意思?守寡了好几年,身子也旷了好几年,好多次,都只能靠自己的双手来解决那如潮水般的,现在终于有男人了,比自己的男人帅气,比自己的男人武功高,比自己的男人年纪小,又这么可能抗拒呢。

    虚竹将王石嫂的身子一转,让她坐在了自己展开的左腿上。然后右手继续抚摸那饱满的白兔,而左手将石嫂的头靠了过来,一个热吻又开始了。虚竹的右手时而有力揉捏时而轻佻细捻。

    对于两个神女峰他并不是厚此薄彼而是左后不停的安抚着。渐渐的虚竹已经不满足这样的爱抚了。他开始解下了石嫂的套裙,含住,轻伸舌尖撩拨着,石嫂只觉快的感阵阵犹如电流袭遍全身,粉红色的已微微向上翘起,同时凄凄芳草地被那滚烫粗壮的异物隔着亵裤用力的摩擦着。

    “啊……好爽啊……尊主……你把婢子弄的……好爽啊……”

    石嫂早已瘫软无力,嘴里更是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呻吟声~!虚竹将石嫂放置到椅子上,蹲了下去。吻上了那幽幽深谷,贪婪的吮吸着两片肥美的,并用牙齿轻咬,灵活的舌头挑弄着渐渐充血肿胀的,同时双手粗暴的揉捏着臀峰以及周围的性感带。

    石嫂哪里受过这样的刺激,禁不住这直接的进攻,汁如泉涌,乳白色的液体喷的虚竹满嘴满脸。

    “唔……唔……尊主……我要……我要……干我……尊主……干……”

    石嫂娇呼出声道。

    虚竹知道时机已到,放平石嫂的身躯双手于口沾上湿润的,示威般的涂弄于王梦萝丰挺的双乳将其双腿架于肩上。然后,将挤入了那神秘的里面。里面滑腻腻的,在尽情的驰骋着。

    “啊……好爽啊……尊主……干的我好爽……啊……顶到了……天啊……挤到颈了……啊……这么大……进到里面了……天啊……我要死了……”

    石嫂满脸的春潮,各种荡的话都说了出来,就算是以前的丈夫也没有这厉害,那根简直让她又爱又恨。虚竹见差不多了,叫石嫂掉转了一个姿势,让其扶住了桌子。手掌在石嫂的翘臀上拍了拍。

    挺着那傲人的,狠狠的从石嫂的身后刺入了进去。

    “啊……天啊……要被你干坏了……好重……”

    男欢女爱的乐趣征服的快感频频袭来,不自禁的加快了的速度与力度每一次,都如电打雷击般直入深处,粗大的在深处进进出出,石嫂娇嫩的一上来便迎接如此般的攻击!

    更兼虚竹不住挑弄她已然鼓胀欲裂的,上身两股快感交错着频频袭上心头经历了约莫一盏茶十分,虚竹半跪着猛的附身把她娇躯抱起,让她双腿缠绕在自己腰部此时虚竹全身的重量都压在巨大的上,本来已经很深的随着这一下巨大的冲刺又顶入更深处!直接抵在了壁上,不住的摩挲着。

    石嫂终于熬不住这巨大的刺激感,

    “啊……丢了…………”

    叫的同时急剧收缩,同时大量花蜜涌出喷洒在虚竹轩昂的上!

    虚竹知道她第一次了,享受着收缩给自己带来的巨大快感,同时感觉一阵酥软,知道要,随即低吼一声,用力把插在里面,直接抵在了壁上,才一阵阵收缩,出来。

    “好烫……好满……”

    石嫂气喘嘘嘘的喘气,满脸潮红,虚竹慢慢把拔了出来,“啵”一声,好像塞紧的瓶子被拔掉了盖子,一股混合着一滴滴的滴了出来。虚竹见石嫂休息的差不多了,随即又摸上了那对豪乳。

    “啊……又来了……”

    随即便是一阵阵耳麻的呻吟声…………

    于此同时,梅剑拿着虚竹换洗的衣服过来,走到门口就听到了屋里连绵不绝的声音,还有些奇怪是怎么回事?

    然后发现,石嫂像狗一样趴着,虚竹在后面大力的着,石嫂满脸的潮红,一片享受之色,看见虚竹那吓人的不断在石嫂的下面进出,带出了一阵,难道是这个吓人的东西进入到菊剑妹妹的那里吗?天啊?好吓人,这么可能进得去,一下子脸羞得通红,只感觉全身软绵绵的,自己的那里好像也开始流出什么黏糊糊的东西出来,生怕再不走就走不了把衣服放在了椅子上,脸色通红的,轻轻的拉门出去了,屋内春色依旧……

    三天后,虚竹向余婆婆告别:

    “余婆婆,宫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在这里多谢了。”

    虚竹向余婆婆一鞠躬,余婆婆哪里受得起,赶紧拉起虚竹道:

    “少尊主这是什么话,折煞婢子了。”

    虚竹又转头对梅剑道:

    “梅剑兰剑,你们有什么不懂的,多向前辈问问。”

    梅剑她们忍着泪答应,随即虚竹向后面看了一眼,沉默一阵,笑道:

    “那我们先走了,宫里面就拜托了。”

    “恭送少尊主!!”

    门内,石嫂看着虚竹她们远行,低头摸着肚子,囔囔自语。虚竹偕菊剑和竹剑,打马江南下,这一趟江南之行,也注定了不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