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其他类型 > 穿越天龙之风流虚竹 > 第011章 山重水复,柳暗花明
    计划虽然好定,可是没有钱,没有人,却依然令虚竹头疼不已,虽然其他人觉得计划可以,可是,对于知根知底的几个人来说,眼下就是困难,难道去劫富济贫?哦,不,是济自己,最后,虚竹又让余婆婆留了下来。看到余婆婆眼里的苦笑,虚竹就知道了事情的不好办,况且余婆婆跟随天山童姥,对灵鹫宫比他知道的多了。

    “余婆婆,你也觉得计划不可行么?”

    虚竹苦笑着。余婆婆摇摇头,

    “少尊主,计划虽好,可是远水解不了近渴。我们灵鹫宫的钱粮也需要尽快解决才是现在的问题。”

    虚竹心下一跳,不会这么快吧。

    “虽然灵鹫宫暂时没有什么问题,不过加上修葺和损失抚恤的费用,还可以在支持半年,半年后恐怕就——”

    余婆婆担心的摇摇头,虚竹心下一惊,还没有开始享受呢,钱的问题又出来了,妹的,还以为可以享受几天呢。又问道:

    “其他人知道吗?”

    “嗯,暂时没有几个人知道,不过大部分沉溺于练武当中,也不过问这些俗事,我们也没有办法。”

    一想到这些,虚竹便头疼万分,怎么都是些麻烦啊,无奈点头道:

    “好吧,钱的事情就交给我好了。”

    离开议事厅,虚竹在前面踱着步子,慢悠悠的走着,梅兰竹在后面跟着,见到虚竹这副烦恼的样子,她们也只是空着急,也没用什么办法,虚竹停了下来,叹口气转过头来,问道:

    “以前姥姥在的时候,就没有为这些烦恼过么?”

    梅剑答道:

    “老尊主有时候也为这些俗事烦恼,不过往往滞后就下山去了,之后就没事了。”

    虚竹苦笑着摇摇头,随即道:

    “好了,不提这些了,去看看菊妹妹吧。”

    到达她们住的地方后,发现菊剑没有在床上,而且收拾的干干净净的,问过后,才知道,她们经常去后面的练武场练功,去一看,果然,菊剑正舞者一把短剑,看到虚竹过来,赶紧上前行礼,虚竹怎么舍得,赶紧拉起来,温柔笑道:

    “怎么,这么快就没事了?”

    菊剑哪里还敢答话,低着头羞红了脸用蚊子才听到的声音,说已经没事了。虚竹也没用多说什么,随即让她们去休息,说让自己好好走走。好说歹说才让她们离开,看着她们有说有笑的远去的背影,这些人的命运都是寄托在自己的身上,自己的一言一行,也都在影响着她们,虚竹感到自己的肩头压力更大了。

    徘徊在灵鹫宫的各处,灵鹫宫不单单指一处宫殿,是一个很大的宫殿群,彼此互相环绕,勾连,花花绿绿,却又错落有致,可是大气的外表掩盖不了内部的朴素,看起来灵鹫宫的历代主人大多不擅长经营,所以灵鹫宫名气虽大,财力人力物力却并非多么的庞大,全部加起来也不过两三千人而已。看着这些人,有练功习武的,有说说笑笑的,还有一些人不断的巡弋着,地位低下见到虚竹还以为是外来者,绕道而走,高一点见过的,则是笑着行个礼,虚竹也没有多么在意。

    如何解决掉她们的衣食住行问题才是关键吧,看着花花绿绿的姑娘们,一个个凹凸有致,虚竹也是干瞪着眼睛,这历代的宫主其他的一般,不过这选人倒是没的说啊。还没有发现一些长的对不起人的,不过一想到吃住问题,虚竹也就没有了兴致,摇摇头走了。一咬牙,真是的,实在不行,去一票,整个大的,估计可以管不少年头,可怜前世的大好青年,居然沦落到这种地步,就在他盘算着怎么踩点怎么勒索赎金的时候,听到有几个人的说话声,听声音,年纪都还不大,虚竹一抬头,却是从假山背后走出的两个姑娘,穿着鹅黄色的裙子,看着背后苗条的线条,虚竹也就悄悄的跟了上去。

    “,红玉,你知道吗?我们今年的才来的新尊主据说年纪不大,看起来才二十多岁。”

    右边的那位对左边的那位说道。

    “哦?你听谁谁说的?二十多岁?怎么可能!”

    叫红玉的一声惊呼。

    “嗯,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估计看起来年轻吧,姥姥看起来不也很年轻么?不过这还没有什么,你知道吗?据说尊主还是个男的。咯咯”

    “死丫头,你思春了吧?我们灵鹫宫传下来有几百年了,有过男尊主了么?”

    叫红玉的笑了几下,也没有太在意。

    “嗯,也是,我也是听秋蝉那小蹄子说的,她去练功的时候看过,回来说的。”

    “那丫头整天神神叨叨的,能说说出什么来啊。”

    “嗯,确实啊,红玉,你知道吗?听说我们我们灵鹫宫最近钱粮不足呢?许多人都抱怨不够呢,我上月让买的脂粉居然都没有采购呢,唉,不知道怎么回事。”

    叫红玉的那姑娘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怎么了啊?又叹气干什么?”

    “不是据说,而是确实如此,我们灵鹫宫往往用的多,入得少,不够就往往挟持其他门派,可是这也不是办法啊。你看宫里的姑娘,真正安心练功的有多少?许多还不是一天就知道混日子?前段日子又闹出那么大的乱子,唉,看来,这样的日子能维持半年就不错了呢?”

    听到这里,虚竹大惊,昨天晚上余婆婆也是估算后才得出的接过,这丫头居然从一些蛛丝马迹中得出,这丫头也不简单啊。

    旁边的那个也不以为意,笑着说道:

    “你又多想了,怕什么?有什么事情有尊主在呢。你看,这朵花怎么开这种颜色啊。”

    俩人停了下来,对着路旁的一朵花指指点点,而虚竹则是已经沉溺于刚才的思绪里还没有反应过来,依然向前走去,正好而后转过来的红玉撞在一起。

    “啊!!”

    虚竹感到胸前撞上了一对柔软,一声尖叫,随即一道剑影闪来,虚竹本能的夹住,这才发现红玉正满脸通红的怒气冲冲的瞪着他:

    “贼,还不束手就死!!”

    旁边的那位也准备拔剑的时候,远处的一道声音传来:

    “住手!!”

    声音里包含着恐惧,随即一道身影闪来,单膝跪在地上,颤声道:

    “玄天部管教不严,望尊主责罚。”

    居然是新上任的玄天部部主花嫂,看到部主这样子,红玉她们哪里还不知道情况,赶紧跪了下来,颤抖着不知道说什么好,以前天山童姥御下极严,部下居然敢对尊主动了刀剑,这还得了?看着她们颤巍巍的样子,虚竹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这事整的,占人家的便宜,还反过来要处罚人家,当然,地点换换倒是可以考虑。擦!我这是想什么呢?“

    “额,这个,花嫂你先起来吧。不怪你。”

    花嫂却是没有起来,只是抬起头,道:

    “婢子管教不严,看在年幼无知的份上,望尊主轻罚,婢子也有过错,请一并处罚。”

    “额,没事了。不怪你们,都先起来吧。”

    虚竹只好无奈让她们都起来,花嫂可能听说了虚竹的个性还好,不过其他人则还不知道,隐藏都有些忐忑的看着虚竹。虚竹还准备说几句时,梅兰竹菊四姊妹来了,得知红玉她们居然刀剑指着尊主时,差点就准备要将她们当场格杀,森严的等级制度让虚竹也惊得冷汗直冒。

    看样子在这里是无法说清楚了,说道:

    “红玉,你跟我来一趟。”

    又对花嫂道:

    “这个,花嫂,你就不要处罚她了吧,这事情就交给我吧。”

    花嫂点头,红玉离开时就差点哭了,看她那副要上刑场的样子,虚竹都有些好笑,不过却也没有说什么。到了外堂,虚竹站在里面来回踱着步子,红玉则是忐忑不安的看着梅兰竹菊不时投来的不友好的眼光。

    虚竹转过头来,正要说什么,红玉吓得赶紧跪下,哭道:

    “婢子知道错了,请尊主处罚,绝无怨言。”

    “额。”

    虚竹正要说什么一下愣住了,随后把红玉拉起来。

    “刚才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吧,我叫你来是问你,你怎么知道我们灵鹫宫现在状况比较紧迫?这个,是有人告诉你的,还是你自己看出来的?”

    红玉惊魂未定,看虚竹的表情不像作伪,答道:

    “婢子的先父是大宋朝兵器监的一个管事,不慎得罪了上司,被派到陕西运输兵器,不料半路被西夏贼人所劫,先父被贼子所伤,婢子也是灵鹫宫路过,杀散贼人所救。婢子自幼更随父亲去过各处兵营,因此也算上略有所知,故才看出。”

    “哦。”

    虚竹点点头,忽然惊喜道:

    “这么说,你老爸是造武器的?”

    红玉小心的看了虚竹一眼,不过还是点点头。

    “哈哈,我就说嘛,总会有办法的啊,梅剑,去把地图拿过来。”

    梅剑疑惑的看了虚竹一眼,不过却也没有多说什么,一会儿,便把地图那里过来,铺在桌子上,虚竹喜滋滋的道:

    “现在,北方大辽正在兴起之时,而西夏蠢蠢欲动,吐蕃又心怀鬼胎,大宋金迷纸醉,而天山却恰恰处在三国的交界处,转乱时期,什么都不好卖,却有一样,一定可以大行其道,那便是武器。”

    看着虚竹炯炯有神的研究,红玉下了一跳,不过还是小声的说道:

    “可是,我们什么都没有啊。”

    “没什么,钱好说,这件事就交给你了,红玉,地址就选在天山下三百里的那个小镇子,那里应该有大量的铁矿。”

    来时,虚竹看过那里,无论颜色和硬度形状都可能是含铁量很高的铁矿石。

    “兰剑,你去把余婆婆喊来,就说我有事找她。”

    兰剑点头答应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