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其他类型 > 穿越天龙之风流虚竹 > 第009章 话离别,醉卧美人腰
    却说虚竹从洞中出来后,发现天已经大亮了,不知不觉间,居然熬了一宿,不过虚竹却没有什么感到不适的,似乎熬一夜对他没有什么影响,这对于前世的他来说简直是不可想象的。梅兰竹菊四婢已经在外面等候,手里端着洗漱用具,看那副架势,开始还把虚竹吓了一跳,不过却也享受了一把,又别人伺候着洗漱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啊,她们似乎个人都有安排,有的帮他洗脸,有的帮他梳头,有的帮他换衣服,怪不得古人都喜欢被人伺候着,虚竹舒服的伸了个懒腰,打趣道:

    “怪不得都喜欢被人伺候啊,这种日子还真令人留恋。”

    梅剑笑道:“尊主这是什么话啊,我们四个婢子本来就是要服侍尊主一辈子的,除非尊主嫌我们粗鄙,要赶我们走。”

    虚竹哑然失笑道:

    “我怎么舍得赶你们走呢,心疼还来不及呢。”

    看着眼前帮自己收拾的菊剑,脸上水灵灵的,虚竹忍不住摸了摸她的脸蛋,打趣说:

    “你是菊剑?”

    菊剑笑了笑脸红了一下,没有躲开,只是笑道:

    “尊主先别动,我们本来就是尊主的,等收拾完了,要打要骂都可以。”

    虚竹笑了一下,讪讪的缩回了手,不是他愿意,而是他的小虚竹差点又要兴奋了,这样子不行啊,改天得把她们收了才好。

    随后,虚竹她们几人便来到了大殿,此时的群雄在不在担心无药可解之后,气氛已经很热烈了,不过看到地上被弄的乱七八糟的,眉头皱了皱,却也没有说什么。看到虚竹出来了,还没有解掉生死符的,立刻又跑到了他的身边,虚竹摆摆手,笑笑说:

    “各位好汉,今天就会把各位的生死符都会解开,所以大伙也不用担心,不过。”

    虚竹语气一变,冷笑道:“要是有人不遵守昨天定的规矩,到时候可别怪我们灵鹫宫没有打过招呼。”

    众人一愣,随即强笑道:

    “哪里哪里。”

    “怎么会,不会的。”

    虚竹没有管他们愿不愿意,昨天他们是要保命才答应的,许多人今天估计心里后悔,虚竹又笑了笑说:

    “当然了,既然你们向我们灵鹫宫臣服,我们也就应该起到保护的作用,如果你们被人欺负了,可以直接来找我们灵鹫宫,我们灵鹫宫可以为你们做主。”

    众人一听,大喜,纷纷拜服,许多人昨天因为保命才被迫答应,今天许多人已经有些后悔,又经过慕容复他们的蛊惑,今天还准备翻脸,打不过,跑还不行么?现在听到虚竹这么说,心里自然高兴,找到了灵鹫宫这棵大树,以后就可以在自己的地盘横着走了。

    随即,虚竹惊其他人解起了生死符,不知不觉间,就到了下午时分,等完成最后一个时,梅剑给虚竹擦擦汗,虚竹这才感应到,时间真够快的。医好了众人,也觉得天色不早了,众人纷纷告辞离开,慕容复一伙人见由始自终没有什么漏洞,想借力打力的主意也落了空。于是只好准备告辞:

    “虚竹兄,我们也要告辞了。”

    发现他们准备走,虚竹笑了笑,走了过来,问道:

    “怎么,慕容兄,我们灵鹫宫款待不周么?”

    “哪里哪里。”

    慕容复虚伪的说道,二人都感到这就是味同嚼蜡,却也不得不说,虚竹不想说下去了,太恶心了,虚竹偏过头去,盯着王语嫣看了看,吓得后者脸色发白,又躲在了慕容复的背后,虚竹就有些无奈了,我有那么可怕吗?低头想了想,对慕容复说道:

    “慕容兄,看到你妹子我十分喜欢,不如把她让给我,我助你复兴燕国如何?”

    慕容复先是一惊,随即大喜,灵鹫宫不但拥有三十六洞七十二岛部众,还在南方有很大的势力,得其相助,复兴燕国不在那么困难,看了看王语嫣,发现后者正一脸期待的看着慕容复,慕容复有些歉意,道:

    “焉儿,你可以现在尊主这里呆几天,等……”

    慕容复还没有说完,王语嫣已是脸色惨白,绝望的说道:

    “表哥,你,你……”

    慕容复一狠心,不看他,转身正对虚竹答应着,虚竹笑着摇头道:

    “对不起了,慕容兄,刚才只是和你开个玩笑,别当真。”

    慕容复感觉好像又从云端跌落到深谷中,恨恨的看着虚竹,却也不好多说什么,转身对包不同他们吼道:

    “走!今日之辱。来日必当奉还”

    一行人快速离去,王语嫣则是满眼的迷茫,跌跌撞撞的跟着他们一起走了,这时候,段誉走了过来,一脸懊恼道:“虚竹兄,怎么可以这么唐突家人呢。”

    虚竹不管那么多,一把拉着段誉笑着说道:

    “走,喝酒去,还有许多事情问你呢?。”

    灵鹫宫里都有二十年的葡萄酒,虽然度数不大,但是后劲不小,没有几杯,就把段誉灌的差不多了,几次问下来,段誉把知道的都说了,甚至连小时候了几次床兜了出来。最后甚至连在无量山底的秘籍都拿了出来,虚竹不动声色,看了一眼,递给了梅剑,让他复制一份。

    段誉是段正淳的儿子,他也却是是大理国世子,而且也确实遇到了小钟灵和她的母亲甘宝宝,木婉清在得知是段誉的妹子后,伤心而去,他也遇到了乔峰还和他结拜了兄弟,唠叨叨的。最后连虚竹自己都喝糊涂了,这种葡萄酒的后劲还真大啊,随后二人就糊里糊涂的也结拜了兄弟,随后迷迷糊糊的自己也浑身无力。

    随后虚竹就感觉到了自己身上暖洋洋的,就好像泡在温泉里。

    “菊剑,今天你来服侍主人洗浴吧。”

    “嗯,姐姐先去吧。”

    哦,是菊剑在给我洗澡吗?感觉有人轻轻的用纱布给自己擦拭,顺着胸膛到了下面,还握着自己的,好奇的捏了几下,顿时就气势汹汹了,没多久,就感觉自己好像被人擦干净水,扶到了床上,虚竹一个翻身,隐约听见有人惊呼一声,随即一具软软的身体被压在了身下,鹿丸马上吻了上去!

    “呜…不要…主人……唔”

    菊剑本能的抗拒道,却碍于主人的身份而不敢抗拒,虚竹除去菊剑身上的所有衣物,鹿丸低头就咬上菊剑小馒头似的的,虚竹入口就觉甜美可口,更是使劲的吸允起菊剑的来!

    “啊…痒…主人……好痒…”

    菊剑挪动身体,想挣开虚竹的魔抓,脸上布满了红潮,紧张的眯着眼睛,想要让离开虚竹的嘴!却又不敢用力。

    虚竹右手滑到菊剑的下面,扒开浅浅的软软的,手指插进菊剑的阴!只觉紧紧的,夹得自己手指好舒服,要是进入就更爽了!

    虚竹把菊剑的大腿分开,马上对着菊剑的缝口顶了进去!

    “啊…好痛…主人……不要……”

    菊剑马上痛呼出声,不由夹紧双腿,两片把虚竹的夹得紧紧得,进退不得…

    虚竹只感觉头晕乎乎的,哪里听得见菊剑的哀求大力的分开菊剑的双腿,鹿丸腰间猛的一挺,大嗖一声马上刺破菊剑的顶进里面深处!

    “啊…痛…好痛啊…”

    菊剑马上再次痛呼出声,双腿再次夹紧,内因为疼痛不住的蠕动!

    用力的抽了出来,猛的又,一丝血丝在虚竹的抽出时带了出来!

    “啊…痛啊…主人……不要……主人…啊…痛…痛啊…”

    随着虚竹的,菊剑忍不住的叫道!只感觉下半身好像被撕裂了一般,双手抓上了虚竹的背!

    虚竹俯身吻住菊剑的香舌,虚竹奋力吸允起来,也是有节奏的大力,菊剑也本能的借助和虚竹舌头的纠缠来化解的疼痛!

    “…啊…”

    菊剑突然偏头大叫一声,“啊…好痒…啊…好奇怪啊……主人……啊………”

    虚竹抽出,把菊剑翻转过来,再次从后面狠狠的插进菊剑的里!

    “啊…插的好深…啊…好爽…”

    “啪…”

    虚竹的拍打菊剑的的声音不断响起。

    “啊……好怪……丢了………”

    菊剑本能的最后大叫一声,马上一股液体虚竹的上,旋即一股吸力自中强有力的吸允虚竹的,更是强烈的蠕动起来…

    虚竹马上承受不住在菊剑体内狂射而出,虚竹泄后就这样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