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其他类型 > 穿越天龙之风流虚竹 > 第003章 拜师天山童姥,然后推到?
    虚竹也瞧出了姥姥眼里的疑惑,难道姥姥昨天晚上偷听着?不然怎么可能那么巧?天山童姥流露出一种奸计得逞的骄傲。

    “怎么?昨天晚上的色戒破的令你食不甘味了么?”

    天上童姥冷笑道,正吃着的虚竹脸色一疆,随即苦笑着,转过头来:

    “姥姥,昨天晚上的事情你都看到了么?”

    天山童姥脸色难道红了一下,一沉:

    “混账!我看到什么?你自己做的还需要看么?”

    额,那就好,虚竹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你越是这么说,那么就显然是你自己做的了?解释就是掩饰,这一点我还是知道滴,不过此人太过于多变了,还是小心为妙,所以还是露出一副受教的样子。看到虚竹这幅样子,还以为虚竹已经服软,心里有些高兴,语气也发生了变化:

    “好了,你那少林弟子不做也罢,现在拜我为师吧。”

    虚竹心里一喜,面子上却假装为难,看到姥姥又要发怒,连忙跪下来,叫道:

    “弟子,虚竹拜过师傅。”

    说罢磕了三个响头,一遍磕头,心里却是暗自诽谤,我这不是在想你磕头,而是以后要推到你,还要接掌你的灵鹫宫,看在你的那些美貌女弟子的份上才磕头的。

    磕完头在,走了过来,姥姥看了他一会,叹气道:

    “虽然知道你不服气,不过日后你就知道有数不尽的好处了。”

    “前几天教给你的天山六阳掌,你来演示一遍。”

    虚竹大惊,那些自己压根没有任何印象,怎么演示,被她看出破绽,还不是死的很难看?看到姥姥不耐烦的表情,赶紧跪下,语气中带着惶恐:

    “弟子不肖,前几天惊惧不安,而记不起了。”

    听说虚竹忘记了,天山童姥大怒,又听说前几天惊惧不安,不就是自己害的么?虽然天山童姥狡诈多端,不过却极为护短,不然,手下也不至于那么忠心耿耿了。

    “唉,忘记就忘记了吧,真不知道师兄怎么会看上你?算了,我再教你一遍吧。”

    自此,虚竹也知道姥姥武功之高,所以又也潜心的一个教,一个学,虽然虚竹看起来什么都不懂,就好像压根没有接触过武学一样,天山童姥有时候问起,则说自己只是少林寺打杂的,压根没有接触过武功,自此,姥姥才深信不疑,虽然虚竹知道的不多,不过其理解力却十分突出,很快的,关于武功的各种基本知识,都了解的很透彻了,这或许正是大师级别的差别吧。

    很快的,天山六阳掌学会了,再然后,天山折梅手也学会了,二人不时在冰窖互相演练,虚竹进步神速,以前,姥姥还不时的的斥责,现在则说一直不断的赞赏。这样,又持续了几个月,已经基本上很熟悉了,天山童姥则说,现在就只是差出去历练了。

    这一天,虚竹又演练完毕,姥姥则在一旁看着,眼里流露出满意的神色,虚竹停了下来,满脸的探索之色,问道:

    “师傅,我再‘百鬼大会’听说过,你还会一门独门暗器,叫‘生死符’,能不能教给徒儿呢?”

    姥姥神色有些古怪,怪笑的问道:

    “你确定要学吗?这门比较古怪,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虚竹点点头,说道:

    “师傅,徒儿已经做好准备了。”

    “好。”

    姥姥随即快步上前,在虚竹的胸前,腹下后背个点击了几下,随后,虚竹就感觉到全身好像都有蚂蚁在全身爬一样,想说话,却又说不起齐全:

    “师,师傅,……,你,,这是,这是为何?”

    虚竹此刻才真切的感受到这种痛苦。

    “哈哈,乖徒儿,学习生死符就是这样,要想学,必先经受体验一把,不然,很有可能处岔子啊。”

    随即,在虚竹的前胸后背,各自点击了几下。虚竹这才感到好些,慢慢的爬起来,全身已经出了一身冷汗。

    “你体验到什么了吗?”

    姥姥笑着为虚竹。

    “明白到什么才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姥姥满意的点点头,随即就把生死符的章法要理和解法都传授给了虚竹。虚竹也不失所望,全力练习,虽然人身上的道有限,但是不断的重复不同的组合,又衍生出不同的解法,由此又有不同的指法,虚竹彻底沉迷其中,有时候就在自己身上试验,看的一旁的姥姥胆战心惊,这小子,敢拼命啊,不错,这才算是我的弟子。

    晚上时候,天山童姥照例找公主来陪虚竹,不过虚竹也多了一个心眼,不在沉沉睡去。

    “啊——我泄——泻了。”

    公主气喘吁吁的呻吟道,虚竹足足好一会,才停了下来,大照例硬硬的插在公主的里面,虚竹假装睡着了,这才发现,姥姥慢慢的过来了,虚竹眯着眼睛,勉强看见姥姥居然只穿着肚兜,底裤的中间居然湿了一块!姥姥的居然湿了!

    只见姥姥停了下来,从公主的里拔出。

    “啵——”

    一声,和白色的一起流了出来。这一次,姥姥没有即可带公主离去,只是不停的摩挲着,好奇的低声说道:

    “难道这种滋味真有这么好受?”

    这几天里,每天姥姥都可以看见虚竹和公主在这里翻云覆雨,而每一次都看着姥姥心里痒痒的,觉得黏糊糊的,不断的有水流出。越擦越多,而擦拭的时候,也感觉到一种快感,好像需要满足一般,现在摩挲着虚竹的,觉得这么大,怎么可能插得进去,不过被姥姥这么一摩挲,变得更大更粗更硬了,虚竹此刻只觉得涨的难受,急切的需要发泄,而此刻的姥姥则是正蹲着,虚竹一个翻身,正好把淬不及防的姥姥压在身下。姥姥大惊,想起身,不料,男子的气息让她浑身好像都使不出力气出来,这种感觉,也让姥姥心下一横,大不了体验一番。而虚竹这么一压,刚好对着深入了一点,不过隔着裤子却是这么也不舒服。

    姥姥被推倒,虚竹马上吻了上去!

    “呜…不要…”

    姥姥还是本能的抗拒道,却感觉使不出力气,这也注定了姥姥今晚保留几十年的身子将为虚竹呈现!

    一口咬下杏黄的肚兜,顺便一扯扯掉了已经湿了的底裤,虚竹低头就咬上姥姥那丰满的,虚竹入口就觉甜美可口,而且好像大了好多,更是使劲的吸允起姥姥的来!

    “啊…痒…好痒…这种感觉好奇怪啊。”

    姥姥挪动身体,想要让离开虚竹的嘴!只感觉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姥姥的手依然抓着龙根,不断的摩挲着,虚竹感受着姥姥柔夷的,右手滑到姥姥的下面,下面居然光溜溜的,手指插进姥姥的阴!只觉紧紧的,夹得自己手指好舒服,要是进入就更爽了!

    随即一挺身,慢慢的挤入了那白白净净的里面,随着虚竹硕大的挤入,只是一个,就让姥姥犹如雷击。天,这种感觉好怪啊。虚竹的在外边摩擦着,左手安抚着姥姥的,然后再到的泛滥之中,腰身一用力,抵破了那一处障碍物,刺入了姥姥的身体,天山童姥守护几十年的贞,就这么被虚竹夺取了。童姥眉头一皱,短暂的疼痛过后就是一种饱满肿胀,一股更加酥麻的感觉让她难受之极,怪不得那个小丫头这么,这滋味却是好舒服啊。

    虚竹随即故意睁开眼,明知故问道:

    “啊,怎么是师傅,还以为是梦姑呢。”

    随即故意狠狠的一下刺入里面,抵入了颈。

    “啊!你这坏徒弟……磨死姥姥了。”

    童姥被这么一刺激,本来有点清醒的神智再次被所淹没。

    “哦,师傅,我错了,那我吧。”

    虚竹故意愧疚的说,随即“啵”一声,带着血丝的沾满了大,离体,童姥立刻感觉到一种空虚的难受的感觉。童姥正在爽着呢在,这么一掉,随即双腿勾住虚竹的腰道:

    “快,别叫我师傅,我叫巫行云,叫我阿云,别再折磨我了……快……快进来……”

    “哦,师傅有命,徒弟哪敢不从,阿云,我来了。”

    虚竹并没有让她多加的等待,又再次狠狠的刺了进去,开始抽动了起来。俯子和阿云的香舌交织在一起。

    阿云不断的呻吟着,虚竹左右两只手分别撑开阿云的白皙的美腿,让童姥更加有力的接受者他的刺入。

    “唔……唔……唔……唔……唔……”

    阿云开始柔柔娇喘,娇滑玉嫩、一丝不挂、娇软雪白的美丽胴体也开始微微蠕动、起伏。

    在阿云那美妙雪白的赤裸玉体难捺的一起一伏之间,回应着虚竹的抽出、顶入,虚竹逐渐加快了节奏,在阿云的中进进出出,越来越狠、重、快“唔,……好哥哥,……阿……云……好……痒,……好难受……”

    虚竹卖力的挺进着听着身下的可人儿发出的呻吟满足之极。

    阿云被他刺得,心魂皆酥,一双玉滑娇美、浑圆细削的优美玉腿不知所措地曲起、放下、抬高……最后又盘虚竹誉的臀后,以帮助虚竹能更深地进入自己的深处。

    阿云花靥羞红,粉脸含春,忍痛迎合,含羞承欢。

    蓦地,阿云觉得他的那个插进自己身体深处的「大家伙」顶触到了自己深处那最神密、最娇嫩、最敏感的「花芯阴蕊」——最深处的,阿云的被触,更是娇羞万般,娇啼婉转:“唔……唔……唔……轻……唔……轻……点……唔……唔……唔……”

    虚竹用滚烫梆硬的连连轻顶那娇滑稚嫩、含羞带怯的,阿云娇羞的粉脸胀得通红,被他这样连连顶触得,娇呻艳吟。

    突然,阿云玉体一阵电击般的酸麻,幽深火热的湿滑膣壁内,娇嫩滑的粘膜紧紧地箍夹住那火热抽动的巨大一阵不由自主地、难言而美妙的收缩、夹紧,「哎……」

    阿云的「花蕊」出了股宝贵的,虚竹在阿云狭窄紧小的嫩滑内、冲刺了好几百下,早已如箭在弦上,被阿云的一激,立即一阵迅猛地、挺刺……然后粗大滚烫的深深地阿云狭小的底部,紧紧地顶住阿朱的颈,曲折的穿过颈,进入了深处,抵在了壁上,这么一刺激,滚烫的就出来,将装的满满的。

    “啊——好烫——好满——我要飞了——”

    阿云满脸潮红,不断的呻吟着。

    过了越一盏茶的功夫,虚竹感觉到慢慢的耷拉了下来,才抽了出来,此时那雪白嫩滑的精秽物斑斑、下落红片片,交构合体中达到了后,阿云娇喘细细,香汗淋漓,玉靥羞红,桃腮含春,芳心娇羞无限。一丝不挂、玉体横陈的阿云犹如一朵带雨梨花、出水芙蓉,娇艳绝美、楚楚含羞地合上修长雪滑的优美玉腿。

    看着刚才夺去她冰清玉洁的童贞,刺破她娇嫩圣洁的,深深地进入她体内,令她娇啼婉转、呻艳吟,顶得她死去活来,奸蹂躏得她娇啼婉转、,让她挺送迎合他的奸,并使她领略到男女合体交欢、行云佈雨的销魂的男人虚竹。阿云花靥羞红,桃腮娇晕,芳心含羞脉脉,娇羞万般。

    “阿云,你满意么?”

    “你!你这样轻薄你师傅,还问我么?坏人。”

    见虚竹这么一问,阿云只感觉羞涩难当,虚竹长啸一声,只感觉这才是最爽的事情,随即搂住了阿云,阿云身子一颤,也乖巧的偎依在虚竹的怀里。

    算算日子,离李秋水来到的日子也还有半个月了。